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16|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精品展读|胡查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 08:5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胡查,男,笔名弥赛亚,1973年生于四川广安。获第二届(2006-2007年度)“界限诗歌奖”、第五届”或者诗歌奖”、第二届“中国诗歌突围年度奖”。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百优诗人。作品散见于各刊物,出版诗集《太平广记》。自印诗集《空。是》、《野史趣》。

精品展读
   
●重耳

冬天的俄罗斯多么忧伤
我带上我的耳朵
一边念诗
一边逃亡
彼得,这个没落的
贵族名字
华丽而糜烂
仆人们在打扫房间
拣出一张张
腐朽的脸
回不去了,我的祖国
在一场鹅毛大雪里
眯着眼,半蹲着
长满羽毛

●凉洲词

最近的一次移民潮
发生在唐代
在十里亭外的茶寮里,坐着几个
波斯商人
他们从遥远的中亚细亚
运来了珠宝和香料
当炉卖酒的胡姬
穿着异域的条纹布衣服,有种迁徙的美。
他站在城门内
是个汉人
一出了关,就成了鲜卑。
并不只是游牧民族
并不只是
远离故乡的人
谁都有卑贱的血统,谁都有琐碎的生命。

●大马士革

蚂蚁在小亚细亚
搬运粮食
今年修道院的收成好
他在吃饱之后
开始祷告
中世纪的雨
下到傍晚
路潮湿,勋章骑士披上雨衣
骑自行车回家
帽子揭下来现出首都,一座万籁俱寂的空城

●两碗水

桌子上有两碗水
一碗是热水
一碗是冷水

冷水要端平,免得洒出来
热水可以放久一点
等它变成温水

男人回到家
端起冷水,一口气喝干
女人洗干净手,端起温水喂给孩子

现在
两个碗都空了
水去了该去的地方

●急惊风

没羽箭射穿所有的隐瞒
黄袍怪卷走世间的炊烟

袖手旁观的郎中
以为是熟地就该当归
是病人,就该等死
不对,我不赞同这种说法

太阳穴两边,住着书记和总理
我有一盒清凉油
要涂在这个病怏怏的国家

●夜航船

一个和尚
乘船过河
艄公在掌舵

我在家,我在长头发
那是另一个朝代的事情
泥沙俱下

泥沙俱下,河流上升
渡口的阴影部分
保持平衡

他坐在船头,他吃素
隔着茫茫的水面
他与我对称

●甘草

在一本书的封底上写字
纸是黑色的
笔芯也是黑的
写完后看不见
如果侧对着光,字迹清楚了
变成了银灰色
我写下的是“甘草”这两个字
甘草也变成了银灰色

●中央·叁

醉倒在喉咙最深处的小市民
就像三十年前一样。
昨晚被谋杀的妓女
是太平间里最风骚的那具尸体。
癌症病人死了,他和另一个男孩
参军时照的照片
成为捂着脸的遗像
过去如酸奶而现在
如积水的肝区。
又是一年开始,细雨源源不绝。
丧子之人默默关掉了电视
每当我咬着甘蔗,打开报纸。
某年某地,我成替身
不由自主不切实际
逢人便说:“今日春风拂面,汝可安好?”

●定风波

很少有东西
能像天空那样,完整而空虚
自我满足的时辰
东南西北,忽然吹来了风

偶然迟到的雨,轻轻敲打着竹叶
鱼浮于水,人浮于世
谁也不会是永远的漂泊者
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上
樵子遇见了和尚

●无咎

扫地的人
来到我们中间
使我们成为落叶的一份子

煮鹤的人
顺手煮了一壶好茶
邀请我们来围炉夜话

极少的雪落在梅花上
更多的尘土覆盖在公共之地
焚琴的人望着火沉默不语

我们是说不出的话,流不出的眼泪
一生有迹可循,却无枝可依
十里之外,我们是自己的附庸者

小雪的冬天
客人结伴经过小城
行一段路,过一条河。众生匆匆,犹如枯鱼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23 16:22 , Processed in 0.06349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