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9|回复: 0

[原创贴诗] 第五届北京文艺网诗歌奖(2018/)投稿/组诗/螺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9 08:5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星期三z 于 2018-12-7 11:09 编辑

螺旋(组诗)

文/星期三

一:生命

这个组合神奇
繁复
神拿着密码
解读者重未现身

造出了钢铁的身躯
用它击败自己人
集中智慧
排除爱

二:病

一次亲吻
不时的焦虑
转氨酶心率上升
我会丢失钥匙

背弃朋友
偷瞄女人的屁股
感冒因为不爱喝水
残疾修不好

三:迁徙

家乡就是之前
心,离开幼稚的泥人
尿过的被子
从不晾晒

当植物新奇
路长且短
看车人:干啥子?
我的舌头多了种味

四:错误

母亲做过绝育手术后生下我
五岁前她没有死
我一直哭
吃干了她的奶水
我的卦象不好
克最亲的人
哥哥们也离开我
这成为我自立的基础
经常可以喝到水
凉水
衬衫兜里经常有一个牙刷
吃过很多人家的饭
被很多人和自己同情
这些都不正确
我很瘦
打架时用刀
这能显得我强壮
输不起
输了没有食物
我恶名昭著
离开生我的地方
这都不对
我从来没对过

五:学习

我开始读书
在囚室里
读书是我的命运
为了这一天我一直在准备
《论语》、宋词、荷尔德林、《人间词话》……
我也拿起笔
书中有所有答案
我的答题都不标准
用内在的暴力抵抗外在的暴力
词语如猛兽
我的血压起伏不定
记不住师承
他的名字太长
直到有一天
我的诗与他如出一辙
难道他挨饿?
被迫成为诗人?
进过他的囚室
去他的战场
硝烟一直不散
我干咳

六:再错

雨下一个月了
树站立着
我表情木讷
歌声响在颅内
我两点一线
买阿坝州的牛肉
酸一点的番茄
我的汤汁被夸赞
学生教我单纯
我越来越多
我空洞
当我汹涌
就像沸水漫出边沿
我又错了
我由一个空荡的房间,转入
另一个
我一直没对过
这是习惯
习惯性的繁殖
如果不去错
还能干些什么呢

七:安全

来过之前的朋友
带他去看川剧
吃火锅
讲我的学生
我的诗
我的圈子
我的博士老婆
理想不同于之前的理想
文字正在成书
思想与影响
我劝他出走
更换活法
他表情复杂
换了一个话题:
读书人让他羡慕
读书人很安全
书更安全
这话他没说
文字更危险
这话我也没说
每送走一个
就失去一些语言


八:存在

家乡有故人
我曾经在那里吗?
无人的树林里
一颗树倒下
声音可以被想象?
女儿在上大学
我总喊加油
对着旧苹果手机
荷尔德林是谁?
一个遥远的被命名的神
所有存在都因你在
意识在存在之外?
我问诗
诗不说话


九:学历
  
与一个博士后聊天
她学文学理论
导师是长江学者
说起保罗·策兰、欧亨利、里尔克、荷尔德林
生平、著作、理念
像百度一样
说起他们的诗
她不懂
不知道表达什么
也不知道怎么表达
没有实际的理论是理论吗?
最近各大学在抢博士
博士不愁吃穿

十:大师
梵高没画几年画
他有的都是不幸
才华也是不幸
割自己耳朵的人有多不在意肉身?
弟弟不再宽容
她爱的女人是他的剩余
他的画一无所有
向日葵和星星都在燃尽
他从内部沦陷
所有的画是他的不幸
维特根斯坦和希特勒是同学
这很偶然
他在战场上冲在最前面
一次也没死
当死神摊开双手
大师都是结果
作品是过程

十一:机械

车刚做的保养
哪有毛病都不好用
前几天水温高
结果温控开关坏了
接近二十万公里
小毛病都来了
两天不刷,开着浑身发痒
车门被人划了两道
很不爽
买的全险
越老越得投资,像人
人一样的机械

十二:晚上

闭灯有一会了
眼睛还亮着

十三:明天

不曾来,不会来,不必来






停车场

文/星期三

进来,鸣笛
拿卡
电脑计时
奔忙,消耗,焦虑
换取。出口没人
哎!
计时结束


妈,我再也不哭

文/星期三

从出生到除夕灯花抖动。场院
女孩们围着你的歌
一张炕席我们接着用,从十五
到清明
那以后我再也不哭
我们缺少什么又多了什么
端出粽子和月饼
目光比冬天白
我再也不哭,只饥饿
当安顿不再是安顿,挨着你
背起圆形石头
我再也不哭




玻璃杯

文/星期三

就在那
不影响视线
它的质地如我的质地
习惯于,称呼
是完整的
怎么穿透它?
路人都穿透我
它就在那
如果不触碰
如果触碰
就在那






大嘴的假牙

文/星期三

嘴巴比格温普兰还大
天生,一直补充
饥饿是天性
从不满足

花儿闻了闻
蝴蝶翅膀重压者
嘴是船仓
离开从不彻底

攀登全靠假牙
这影响进食
同时它又不幸
就如西西弗的石头

它和它矛盾重重
时而野猪一样的龇出
时而瓷器般碎裂
没有牙医



宽慰

文/星期三

被一件衣服的刺绣吸引
瞄了一眼价码签
几双眼睛审视
至少有一双盯着我胸前的logo
为了淡然淡然
指向一双鞋子
会意地送进舒服的视距
一双白嫩的手
斗牛士抖红布样的展开
摸过的T恤
“那条裤子不错”
又一个恭敬的声音穿透
谢谢,离开
淡然的很习惯
步子还是方方的
那谦恭的姿态欣然领受
进去与出来都空荡
所有人进门都一样态度?
宽慰
淡然的更像了




命名者

文/星期三

我越来越像我的名字
它从来不像我
我很少提及
不愿提及

总是称呼你,或她
我,会消失的。

石头会记录一一阵子

争取多为死人命名
活着的人都没我正确
我从未正确
我只命名

有一颗星是我的名字
它是猎户枪头的一滴血
明天
我没能再找到它

我死了
石头开始记录
总会有人读出我的名字
死人总比活人正确



蹄印(改自韦庄《思帝乡》)

文/星期三

你的长发
粘满杏花样的目光

见似不见
血,如雪般踌躇

蹄声如月
在烈日边丢失





划分

文/星期三

一切都在雾中
整个70年代
到处是我的哭声

我是奔向2000年路边的logo
耳朵是必须的饰物。清晨
又回到牢房

昨天是唯一的财产
字幕夹在黄昏的墙里
夜,就像没有家具的家

命运一帧一帧挤进来
如将尽的幕布
布是黑的

布的背面也是黑的







《花》的注释

文/星期三

眼睛如石头
干枯、无生气
身体,如手忙碌
一次次从黑夜挣出
真热—瞎子说
从《圣经》中习得上升
哪个词在说教?
水迟早蒸发
你的眼睛并无所见
生命一直在残喘
你靠着
头上插满花
阻挡黑血流出
场院中一只也没有
摆动的锤子比时针更无着落








三姑

文/星期三

弯弯曲曲的
接近一个名声
在她族人中,端坐
就如神,模糊于香火

背景还有九小时
仅有的灯火,弯曲
脸和背
是三姑的广告

睡眠无法消费
胃是满的
导师的背影比长桌子长
在8点钟

灯下
都是她想说的
她的脸
在8点之前







实验

文/星期三


嚎哭着伸出
世界是大容器
元素们追逐,抵消
消除

杂质
你、我、她
竟然挣扎
竟然留下符号

滋滋作响的后代
猜疑
我不和盘托出
我的手势我不懂

爱,粘合残渣
是异形
是事故
带来的灰尘

(早就)被丢弃
是失败的验证
腐烂的气体
像灵魂




死亡时

文/星期三

遭砍杀胳膊目光松散。脱离拥挤
血滴飞溅不惊扰。余光在观众席找寻
不错过正裂开的白色皮肉
醒来,别在血光中
沉睡。不理会骨头碎裂之外的环形惶恐
砍杀者并不熟练手抖着,麻木从第二次挥动
手仿佛指向里面
感官与头脑,如情人喘息着对视
阳光此刻也不容直视
一只影子掠过如一个念头
越缺失愈沉重,声音弯曲扭在一起
枪管冒出青烟
脸皮飞溅在空气中
血腥味滴下边缘
黄昏的扩散比以往快速
没有痛楚




对话

文/星期三


“三儿!都几点了还不回家吃饭?”
大哥有点愠怒
黄昏拖慢脚步,远远的跟着
裤角都是泥
多想再听愠怒的召唤

“又是片儿汤”
“你尝尝,可香了”
喝汤的声音里,满是不开心
区别于后来所有悲伤

中秋的月饼被偷吃
哥哥们遭责问
多年后告诉爸是我干的,他
只是笑。他们如果听到

他们没有儿女。七月十五
街口满是火光和纸灰
“能收到吗?”
“万一能收到呢?”
买一堆黄纸,写三封信
火光前与她们对坐
每年七月我们都说说话






文/星期三

如石榴的果肉挤在皮里
何等的包裹水分——
何等的心干涸——
终究说点什么
词之间,嫌隙颇深
都不肯干瘪
酸涩的诗挤出
皮里皮外
何等的夜下滑——




封面

文/星期三

驯养的狮子捕杀角马,后
不知如何是好
如富翁的金子装饰颈项
不比蜣螂推回的粪球
神,无耻的喂养
砍伐,建造,腐烂
狮子如“山竹”被回收
带走毛皮
而创造之物
假以名声





通过它走出它

文/星期三


这有些可笑,当我被称作
诗人
实际上……我告诉你
真相
我并没有改变什么
也没把自己经验为一个固定的
我体验外来的
这真的讨厌
无形中戴上
一匹马看不见的金色笼头
当你说过之后
所说之物开始下滑
然后你就像一个开关被经常打开
触动你的人被你拐骗
你知道这很无聊
就如知识分子
把交谈当作财产
正如马戏团的山羊凭借走钢丝
等待喂食
所以你可以写一首诗
通过它走出它


玫瑰与老人

文/星期三

不知道它从哪儿来
他粗糙的手再不会刺痛
他们都尴尬
各自揣着

长椅子将一切——摆放
路灯在白昼里
玫瑰红了,胡子白了
它们会以何种方式分开?


他误入歧途在衰老处停靠
它故作姿态,有一次
它们的田地满是灯火

提纲

文/星期三

当右脚离开左脚
从寄居到寄居
何时停止啊!
激进的人

你是离开的结果
怎样的意义?一切
根源坐标的
如何通晓

结局处她会出现?
带上些许悔意
带着孩子
当左脚离开右脚



个人简历:
        原名周建国,黑龙江齐齐哈尔人,目前在成都从事儿童诗歌创作培训。
        邮箱:84946996@qq.com
        微信:84946996

诗观:
         写过诗
         曾被称作诗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0 21:24 , Processed in 0.05429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