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6|回复: 0

[原创贴诗] 独白诗剧:肃侯遗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7 14: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灵——吾儿!:
    这春光这春光,遗留万里山河的星。这春光啊春光!这春光这春光!这戴着手表的春光!春光!春光!这春光是星光!这春光吾——眷恋已久!的女人的旗袍!吾赵家的旗袍与一粒秋辰的砂!
    这春光这春光。这春光凸起,潜低,注意,懊恼又多美!吾赵家未有这春光!吾赵家合有这春光!吾赵家良驹多懊恼!吾儿,你要,长期默默地体察这懊恼。吾赵家良驹找不到对称的母马的春情的,那懊恼!他们尥蹶子的时候,你不要嫌他们,你要告诉他:北出胡,那儿星辰如砂砾,那儿母马盛而烈!唯独那儿无春光!唯独那儿的母马,需到我赵家碗里来!忠烈璀璨如刀声断,如霜残秋,昭昭如天,又如日。吾赵家盛产这“日”的英烈!是以——
    吾赵家,合有这春光!让他们,撒野,尥蹶子,让他们催情,让他们拥有一夜情——那尥蹶子的——那春光!那母马那春光!吾赵家王廷盛产催情剂。吾赵家王廷不产催泪弹。——那是圣贤的
    事儿……吾儿——你始终记牢了!让英烈的丧钟响起在情欲过度,那远胜于死于松柏!让英烈勃起后砍杀之欲大起,让你在后方淡定无为——
    既生产催情剂,又生产装载女人的华丽的车——要运载胡王、中山王最美,和最丑的公主!这昭然若见的淫荡的——
    春光!胡地万里,那封侯那春光!那秋辰灿烂如洗澡——带着帝王备而不用的——洗洁精。
    !这万里江山多让人眷恋!为父老暮矣,为父即将离开这赵国!这合有春光而上天不配与之的,赵国!为父虽死而无善言。为父年轻时,抓蝈蝈。本属于吾赵家的!灵丘的蝈蝈!催发情欲,骨感无荣的一夜春情就立刻消瘦下来的,蝈蝈!是夜,风雨大作。秋辰迎着风雨,劲道这么强(我一生没见过这么肥硕强劲的一颗——
    秋辰),逆势而上,独自照耀着没有天花板的灵丘王台上,那梦遗的父王!那还没有成为父亲之前,必须成为自己的父亲的——父王!那用手催发你母后荒凉的乳房的父王!!!是夜,风雨大作。王台之上,大地微微震颤,象王的,——
    披风,微微震颤。你这看不见的万风之手……这星旋这斗耀……你在催发谁的情欲!?素来张狂的父亲——现在风吹残年的吾!——那晚象在吹箫——那晚,人生中第一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感知到,男人的乳房,微微有一点紧束。你母后依偎在我怀里——她的嘴唇如带电的丹药,那稀薄那蝉翼,微微颤动——对称着我胸口的凸起处的,紧张!吾儿——那死后或被嗣为“武灵”的,吾儿!就是那样一个秋辰如洗的,风雨大作的,母马生下了它的烈枣儿(而马槽中一粒呼吸着秋辰的枣,裂开?)的,那个为父的乳房居然轻轻震颤的,春光倾斜的王台之上的,夜晚!你母后丹唇震颤后,有了你!那死后或被嗣为"武灵"的你!你!你呵,你!!!啊我赵家的良驹呢?我赵家的烈枣怎么那么红?宫廷侍卫呢?春光——你父亲告诉我的胡地的……春光,在哪里?你父亲呢?他—骗我?!我的少女时代在哪里?——那晚,完事后,你母亲如此惶恐。你母亲素不问其他,你母亲素来温婉(是以为父—一旦爱她,就毕生爱她。为父一生敬畏、迁就于她。为父找她,如天找地,如磁吸砂)哦武灵,哦吾儿,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要记得,帝王的春宵,是政治局灯光明亮的春宵。抽调文件的旷大书桌,拆掉窗户,让星斗泄进来,那幕席而坐,那想拥有哪个女人就占有她——但除了你的妻子,你一生不必眷恋于其他!你的出生地,那浩大的,灵丘王台,将如你的内心一样,空阔。阔大得,容不下除了你的初恋的任何一个女人的倒影。
    吾儿,为父知道,这灯盏已燃尽。这灯油将汇入星光!呃……那蝉翼那星光,那空廓得打着饱嗝的那——星光!(那儿有我大赵所没有的那春光?)为父在人间的任务,已经完成。——其实从王台之爱那一刻始,我知道,此生我最重要的任务,已完成。吾儿,莫要惊惧那星光(那簌簌作响的宇宙的灯油!)。吾儿,那不过是为父的另一场征途!那儿时光更快,更短暂,很快,你也将和我相会在,人间称之为云霄的,云霄。吾儿,那灵丘王台的那一夜,为父从此变得沉默。内敛。深沉。不再轻易尥蹶子。为父深知王台已抽调了它的梯子,它倒逼着为父要给你留下一个投影。吾儿,如果,在以后漫长的道路里,你感觉到,在你成为一个父亲以前,你的父亲未能给你一条可以复制的,光彩照耀得孤寂的道路。你也要同为父一样,在成为别人的父亲以前的岁月里,漫长的岁月里,先成为,自己的父亲!精神上的父亲!!!
    现在,人世的杠杆,已向你——倾斜。恰如这灯盏,它摇曳得已久了点。现在,父亲——那被称之为赵王的,我的乳房,男儿的乳房,一生不相信圣贤的眼泪只狠狠催发英烈的嗅觉的,外表孤峻高耸如同一支部队,而内心如野驹交配的父王的乳房!它再次微微颤抖!那星斗那璇玑……那灵台之爱,它已又一次的降临——迎着星空又一次的征途!吾儿,收起——为父扮演了一生却一生痛恨的——妇孺的眼泪!让你从这一刻起,收起一颗圣贤的心但要成为
    ——圣贤万箭归心的父亲!圣贤眼中的松柏!
    钟声已响。哨声已响。这足球仅踢了半场——它的下半场,注定是你的。吾儿,要习惯边当裁判而同时扮演
    ——一个足球边锋帅呆全宇宙的过人动作!父亲一生守护的赵家门庭,寂寥没有春风的赵家门庭,是这样孤寂!——而——
    为父爱它!象尥蹶子一样——爱它!象爱你的母后一样爱它!是以,为父一生,是守门员的一生。为父珍藏着一把哨子,不敢拿出来。
    一个守门员的一生,90分钟了,补时了,他没有得分。他从灵台之爱以后啊——就没有,边锋的旷野!但是——
    直到补时这一刻,我赵家的门庭,也没有被谁攻破。零失球。
    噢,这帅——呆——了!跟父亲年轻时的灵丘之爱一样——帅—呆—了!现在,这把哨子——交给你了。
    好好爱惜它。象爱惜自己的生殖器,爱惜自己的乳房一样,爱惜它!但你的乳房——
    一生也不要颤抖!不要像为父一样,颤抖!
    你的哨子,一生也不要迟疑!
    直到此刻,全场即将结束。为父终于把哨子平安传递——给你了。连同我赵家王朝素来没有却合该拥有的,梦寐以求的,春风!赵王廷的春风!天下儿郎的春风!英烈蹈火的春风!象你母后一样,尥着蹶子的春风!!!这一刻,星光如洗。这戴着手表的星光不断低头看着什么?现在,时间到了!为父的一生,作为一个守门员的一生,攻入了一生仅有一次的进球!它那么平缓的(象我赵家隐隐约约的—父王曾经拥有就一生拥有的——
    山脉呵!),它在眷恋些什么?!
    作为一个守门员的一生,一个用一生攻进唯一一个进球却一生也不曾被对手破门的守门员的一生,死后,请嗣我为:赵—肃—侯!
                                            
                                    吾儿,谨记!谨记!男儿一生的乳房,永远不要——让他颤抖。那太苦。你儿时的老虎帽。爸爸一生都……暗自藏在口袋里……连同这把哨子。
列祖列宗在上。我就要,去见你们了。赵肃侯。绝笔。   
   
                                         全剧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10:35 , Processed in 0.05606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