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6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张玛丽的十三首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23: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花 于 2018-7-15 23:34 编辑

月经

“抓住”,海水涨潮时的余浪
一边逡巡,一边,匿迹

“走开”, 攀住一段脐带,当作最后的浮木
雀斑颤抖成河,执意向南流

如白日里陌生男子说你的气味
煮沸的猪肝
        
汩汩冒出的,是北投的地热
你今夜没来


二十我悟

世间的真理短札,远没有秋夜的一场风力透纸背
童年像极一个被包庇完好的失语者
早前曾经巨大的梦想,被人群世事绑架,噤了声
看起来反而如同一个心里有鬼的人

已经失去的,以为还藏匿在唇齿的罅隙
或者无耻而快乐,或者小心而免于悔恨
葳蕤时光
庆幸人类犯下的多数过错在其中得以宽宥

每一个万籁俱寂的时刻,常常与自己短兵相接
譬如那时我们的名字集体叫做一种濒危的天真
现在我们在路上常常发饿
而人间实在好味



盲徒记事

身体勤奋地行动,发亮的口齿拆解人心时
一部分属于高谈阔论,一部分扎进松弛的
腰带,认真扮演各式各样的角色,那可是
从世界上彻底消失的一面。让他猜猜看吧
那些从没相信过的彩色旗帜,简直就如同
一个普通人,享有色盲的权利。要避讳地
在风景画上署名,又需谨慎于经典曲目的
播放顺序;诞出另一个相似的人,或物什
不如模仿,微弱的血脉,加以证实,有些
命运无关乎意志和信仰,是无辜的骑行者
在夜中举办庆典,指出生命兼具其他美德
正襟危坐,譬如幽魂的童真,健康的跪拜
纠根结底,他说他思念人群。尚未发生的
天气预报,跨海大桥,在船舷外,一股股
再次到来,小腹的春潮安慰他凹陷的眼部




美梦

没有酸朽的谣言与炫耀
干干净净的
那神奇的一次

卵石蒸红扇贝吞吐城墙的碎屑
十字纹星象行将重合地貌,试图勾勒
每一步的道德禁忌与规范
从形状归纳成符号,定律公式成为泄露天机的渊薮
秩序搭建起帐篷,爱祭的人群在卡弗广场呼吸
仿佛黄昏孑然在风里暗去

从容的经验是约束精准的谬误
教导后辈顺从斗转星移
和引人嗤笑的家乡习俗,如约而至的

和平年代里,只有
公园的棋手们杀得正酣




特别的

桃花软弱,雪粒的玲珑骨架裸露时
有一千颗霓彩鸟啭啼亮你的画布
你还是俏俊的短发模样,不讲话
我便猜想有什么光可以撞进你的心里
然后还有没有多余的夜供给低瓦数的黄灯泡
让我们围坐一节电影,佯观时间一寸寸松弛、懈怠、塌落
随后一群群风飞出你的眼睛
你不讲话,双眼看进深壑、阔大与玲珑处
此外没有更大的迷失
我试图握住你甜蜜的腰,和甜蜜的心脏
还有什么可以与你的呼吸登对         
你无法被归类形容
你属于特别,属于凹凸细致的静谧
你无法被豢束
你擅长洁白、打动和被攀登




你也在一场雨中穿越一排屋檐

你爱我的热忱吗
爱我紧张而鲜亮的头颅吗

我不知道把我的四肢如何摆放
它们活动着,自觉穿越新的空气

你也不过凭借一具普通的躯干
来了又走

忽而光束,忽而尘埃
明明晦晦,你是伟大的指挥

我不再贪恋
举起的酒杯太浅
牵不住绿波里的桃花船

朽与不朽
我很快将被收起,像一具雨伞

你是迎着一只花色的斑鸠,跑去
而原本我还能在形状优美的水洼中
不停地沉睡




肖像与变化

打蔫的蔬菜挂在菜市场,腥味吹拂着安静的鱼鲜
一种叫做摇晃的沸水,咬住竹木鱼竿,勾兑虚影
多年来我悬在日夜中间。在等着什么
竭力瞒过母亲,直到通红的正午迎上来
走近我新鲜的脚印
就在钉死的慵倦的墙壁上,
使除此之外的细节,热烘烘地蒸发
还有被碰倒的奥义,短暂似闪电,惊动
难忍如一截呼吸
你注定要变成远方,愈来愈模糊
托起神游和期望,与崭新的历史浑然一体

我不是失落。我有时下坠,有时祈祷
是谁瞒住了母亲?开始打蔫
掐断危险的夏天,蒲扇提前蠕动以及覆盖
拐角的冰块,耗尽一整个瞬间,流泻
这一天不产生变化,没有第二层的深意
平庸的停顿,屏息如同回甘
在傍晚的瓜棚下,火苗窜突
引来洪水,短暂的灭顶
有婴孩诞生
乌云飘过万户窗棂




睁开的上海

我在上海,我在体验每一个沪牌经过的瞬间
“学习一种新的语言,跳舞,朗诵,让男孩子
在柔软的部分舒适地躺下,”繁华的光亮处
总有羞赧的粗糙的人。不适应精细的灯光。
其实他在街口站久了,也便有了几分主人的模样。

“女儿,你得保持端庄和神秘。”
闭塞的内陆,夹杂着旱麦,没有水流出来
倒是雪,趁着一个熟睡的夜晚,盖在跳跃的
马背上,偷运出城。“用建造房檐的木棍,
敲打你的天真,不要归类我为鹳鸟,”甬道又长。
一排高傲的柏树,滴在我干燥的头盔上

你问,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真正的独立
“大概从摆脱形容词和比喻句开始,”忍不住怜悯
在穿梭的霓虹中,定位自己的身形
或是刚才在寒风中等待的一个人,“我始终
好奇信里的内容,它是忧伤的马匹。”
我们栖居的房屋还在,是我们不在了

“这城市开始涨潮和覆盖”,放不进多余的身份
我那烂漫的想象和真正的浪漫,适合
在疏松的干草堆上流淌。这里不乏风度
我常自说自话,吐露出金色的惊讶




名姓
   
我又得到那个人的消息
于是这个普通的黄昏也使我晕眩
我这颗平凡的心真不敢想象
教人痛苦无法得救的竟是这原本甘美的事物
刻在浮萍上的爱与誓
这次次的消沉与折磨
象征性的痛,扬声问,你呢?
形形色色的旅人只是简单的路过
只有你留下了钥匙又留下了复杂的谜面
我寻思着你过往的善待
无异于鞭打我在雷暴的空洞中
渐渐升腾,再下坠

而夜深了我仍会梦十二月理想的冬季
等寂静的北方消失,你就躲进我江南的
流水中,是最有力量的弓拉回你的镜面
我要和你谈谈一些美好的部分
比如洁白的牙齿和松弛的醇酒
吻着你,你永远游不回毗邻的河道

如果要编纂我的历史
请在这些语词中定位
是含着正午的水汽区分着我百无聊赖的衰老
是我独立的意志在火焰的逼问下
抖动地说,你是最清晰地醉态

再有多余的朗读
在风尘仆仆的路上密谋
天地间代替一个无暇的影子
我绝不可承认这世上仍有身影似你
似你来来往往,似你纷扬无踪
我越深入你,就越觉察生命的生动
这真正哭泣和愉悦的生命
这正在表达着的运命
我无垠的心灵是你奔腾的投射
如果有下一次
我仍会献出此前我生命所有的经验
去迎合你明亮的胸膛
被隐秘着的大地,进行集体的捍卫

哨声总是从远处传来
借着虚实的梦与戏的验证
我们今夜在上海呼吸着同一片月亮





走失

妹妹走失了
我还在读书的妹妹
飞翘的马尾辫和认真的运动服
在一个模糊的傍晚
不见了具体的线条
是从阁楼升起的,袅袅的那种年龄
比糖浆还蜜,有女儿的模样
多层次的人性尚未铺展开来
就静静地阖闭
原本她喜欢站在树下,发挥单调的情绪
被清晨覆盖过的酒窝
接住冷掉的露水。只是流经家乡的
河流还飘着她鹅黄色的发带
轻柔的,在比想象还遥远的位置
温和地凝视,家里厨房的水池
和神秘的猫眼。呜呜的用餐时间。
妹妹不再发出声音,抽象成相框中
彩色的纸纤维,高高地悬挂
于是我说出的话,只能浮在空中
张着脑袋,遥望她饱满的耳垂
半响,远远的
她拾起爷爷的一片咳嗽
催促冬天赶快过去




前往塞维利亚

我与一个瘦小的女人同路,手里各捏着一张狭窄的车票
挤进人潮的入口,我更能冷静地思考这件事

“你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厌倦了生活?”
我们撞在一起,发出钟表般虚掷的声音

世界永远对年轻人怀有无尽的好奇
我松开嘴唇的轮廓,佯作虔诚的听众

女人擦拭浆果,吞咽复杂的维生素片
在丘壑的起伏中,我们轮流看到山尖的太阳

我并未作声,观察雨季将天空压得很低
与己无关的议论中夹有高亢的情绪

是什么让自私的语言有了发端
车厢充满气味、手套和毛糙的坐席

女人为自己怀有的敏感的良知而感到骄傲
一节衣袖从隔壁的行李箱里流泻而出

“随便什么形状,都是胡说八道”
另一个有洁癖的人正穿过我胸腔扑通的斜角

剧场一边坍塌,一边创建新的希望
在萍水相逢的位置上,还是要编造永恒的物什

漂亮的风景旖旎至第二日清晨
我们凭借模糊的信任一同跃出事故的正面




温泉

从遥远的童年开始
预感成熟的火山集聚

哦,火红色的桔子
一瓣一瓣围绕着鲜艳的舌尖

在细腻的耳颈之后
温泉里的恋人露出两颗甜蜜的头颅

蕴蕴然,如琉璃的一生
越喜悦,就越热情

雾状的颤栗滚落
一列列牙齿不痛苦了

收紧的浊辅音
缓缓注入温热的池塘

有十个挺立的指头
细致摩挲你松林般的气息

吟唔,或是沉溺在鲜花的醉态中
我们迟早会有如此盎然的会面

新月停留在活水人间
你与我的任何形态都是捕捉树上发亮的樱桃



妈妈

这片土地上暗夜的路途太长了
我的血液本是光明地流淌
字正腔圆地练习吐字与交谈
如今岁月搁在我肩的行囊是我曾幸免于难的他人的日子
是另一个女人的一生,曾经凝视过的坡脊与钟楼
妈妈,北方的灶火一点点燃烧的是我野蛮的骨头
是你把我托于掌心的太平盛世
如今让我亲眼目睹我与人间的烟火共存是多么的落难

你令我到来
令我有了表情和装扮
我觉察到一丝安稳的时候也正是危机四伏之时
生命的紧张,泅鬼的无奈
我做好一生的准备等待来源于你的噩耗

我想要的还没有得到
我拥有的都是难以尽兴
我大概要向你道歉
这场生命实在是有些黯淡无光
除了我那能文能武的童年
它参与我一生中最好的一部分

我的祖国被鲜亮的个人史填满
我的藏匿处被故乡一手收回
我的腹身终于也因为人类之爱而在日光下受孕
我们再也不会在同一条路上重逢
那么我是否仍可在世间慢慢追赶你
或者整齐地回到一朵花里啊
妈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10:37 , Processed in 0.05859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