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82|回复: 6

[诗歌奖投稿·短诗] 何冰凌短诗十五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21: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何冰凌 于 2018-7-15 21:48 编辑

《小西天》

蔷薇就开到这里。
你好吗?我轻微厌世。
却没有一个湖,
能够让我抱着去死。

《献诗》


蒲塘之水,安静了,一些了断的
波纹。此生已不可重复。
可能很多人都是一个人,
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
请不要试图僭越我们的生活,
古人早已替我们规定好了。

在次日,花喜鹊飞出林梢。
献出贞洁之唇的
有刺槐和棠棣。悬铃木的粉尘,
怀着几颗少女之心。
“这舞女,正失去她的舞蹈。”
当她低头,并不代表她在想念
那些已经失去的。她没有哭。

为什么一定要哭?
你太多情了。这不好。

让他们此消彼长,
而我们,获得呼应。
在过去的十年,
我经历了梦魇、分娩和死亡
在徐河,我是个消失的青年,
是我妈妈的好女儿,
我还要一直做下去。

致合肥》

让人轻度敏感的黄色粉尘,整条芜湖路都是
法梧年久失修,顶着水泥树冠。
这是我生活的合肥,少有的几十年不变的一条街
从拉芳舍的玻璃窗户望出去,绿荫如盖
行人如织,黄昏独具婴儿之美。

她在灯下,在日记里恶狠狠地写道:
合肥,你见过我的好时光
我要你,看着我死。

想起环城公园纷落的无患子果实
“九重葛缓慢开放的清晨”①。
再没有人给你写信,用东风印刷厂的白色信纸
芜湖路168号同济大厦505室
几个大字,龙飞凤舞,漫不经心
而萱草,它有另一个名字
叫忘忧

①   引诗人吕布布的一句诗

《不知道怎么爱你——给女儿》

我爱过的人,他们在哪里?
哪里,还有我赞美过的玫瑰?
清晨浇过水的花园已渐渐干涸。
小人儿,你用瞳孔取缔的大海
用歌声破译的春天,它们好好的
都还在。我始终舍不得
让你长大。
“明亮的小河里,有一条小鳟鱼。”
世界于你指尖,恍若一个下滑音
装在玻璃器皿里
低,到不能再低
像空调机内禁锢的风车
我们的心,也剧烈跳动着,到了一起。
亲亲!有时,你也是我仇雠
是我消失多年的
嚼槟榔的女友。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湖水不安
在夏天,人们会凋谢得快一些
芜湖路高大的法梧
遮蔽着路面,阴影加深

哦,我们的旧邻居
在厨房里煎鱼
他快活地打开窗子
大声唱一支所罗门之歌


《记深夜南陵鲁班广场的一次散步》

秋虫一刻也不停止鸣唱,也许它们自知时日短暂
在霜冻来临之前,拥抱和歌吟一切藤蔓枝丫,
夜晚活动着的和进入快速眼动时期的生命体,
广场上的巨型灯柱和节假日才开放的人工喷泉,
北半球广漠的土地上渐次温良的河流山脉。
假使亲人们的睡梦里出现天际线和彤云,
此刻也将有孤星微光的投注,更有这蜂鸣器
无处不在、此起彼伏的覆盖,
伴着他们的美妙小鼾。
毕竟,宏大的秋天来了。
路边花坛里的大部分花儿,在深夜,
都已随着光线关闭收拢,如酢浆草、风雨兰和牵牛花;
而另一些花儿则不,那水里的红蓼、飞廉和奶蓟草,
它们,瞪大眼睛,在等待神迹来临:
当夜露从草叶上展现并在清晨明亮的光线里
撤回的时候,
诗歌发生了。

《清明悼黑光师弟》

万物皆有倒影
这是存在之明证

当我凝视
一阵风突然吹散了水中的影子

我才意识到——
我的师弟黑光
已离开这茫茫人间
去往未知世界的千山万水

此刻是初春,在包河的淤泥里
莲藕开始萌动
要不了多久
大大的叶子和大大的花朵
就会挣破水面
挺身而出

一切如你生前所言:
(其实你生性腼腆
寡言又少语)
“我无所顾忌了啊。”①

是啊,如你所言
生命的大欣悦和大悲痛总是交错

当我回到家中
看见牡丹花在细雨中低垂
不,我不学她们哭泣

你看这细雨中也有发亮的新枝
在去年斫下的伤口处

①   引诗人黑光诗句

《听岱山慈云极乐寺净友法师说法有感》

再见,蓬莱。
再见,磨心山。
再见,修建中的慈云极乐寺,
红色石榴上披挂的雨水。
海夜阴湿暗昧,生出白粉蚧,
它似乎病了。
一定是有个人在这树边愁苦过,哀告过。
在东沙角,
我接过一个儿童散给我的传单:
“图片上的首饰海岛随处有售。”
这佛法也广大,
金刚奋力化身蚁群,
那东海的水晶宫得到了拯救。
“一个儿子会把自己的心磨成血水,
拯救自己的妈妈。
砥砺石头,混合泉水,
这是菩萨对他的考验。”
真的很好啊,在海边,
每天看到天际线,海水浑黄,
心愿已足。

《海滩别》

每一处大海都被我视为孤独的源头。
“孤独的滋味早尝够。”

现在,又添上别的滋味。在浙南洞头
海水报丧的消息传来,对着半屏山
刀刻斧劈的危崖,死亡如此狰狞
清晰和苦咸。真不相信你就这样走了

背负着还不尽的人间债务
——那血肉模糊难以剥离的孤峰
有一部分还在我身上
你带走了大部分
穿着家纺大厦清洁女工的制服

你曾经拥有的彩色车间里冰冷的机器
照旧——
彻夜轰鸣
我们活在这世上
遗像早已打印完毕
                     
《清明扫墓帖》

万物的生灭变化有一定的尺度。
精研雨声里的逻各斯,却具有非一致性。
三百里路程。天色暗沉,小车驮着积雨云飞奔
重幕垂注。这牢笼,使人看不远,也看不真,仿佛
我人生的窗牖已经闭拢。
在无所事事的悲伤中,我睡着了。肉身仍在飞奔
向着墓地。

阵雨间隙我们上了山
公婆的坟挨在一起
又各自独立
六个儿女全部到齐
焚香、跪拜、祷告。往坟头上插颜色鲜艳的新绢花
替换掉去年的旧花

大颗饱满的雨水汇聚在松针尖上
鸟鸣声盘旋在墓碑之间,这加剧的寂静
一部分来自死者。
沿着来时蜿蜒的小径我们下山
踩踏着绵软的松针土
在山脚下
遇到一条浑浊的小溪流

溪流尽头
是公婆生活了一辈子的宿松水泥厂
巨大的烟囱早已拆除
现在成了县重点高中
生铁栅栏内,到处走动着——
修剪如冷杉般
整齐的
社会主义新人。
                       
《桃花潭诗》

我曾借了把怀疑的尺子来丈量
潭水
只缘于两个字:情深

清流
也须得去往下游
那时寒潭生雾
——堪比悔悟

古巷老宅的屋顶和门窗上
爬满青藤
开着风车旋转的小白花
新和旧交缠在永恒的语言法典里
一种来自古代的空荡感令我们
怅然

猛的一阵风,吹倒岸边一排单薄的
油画架
那水中的一切也随之倾斜。倒映的星空和漩涡
正在画布上厚重的油漆里凝固

在夜里,透亮的青弋江
并不停止奔涌

这是种子解脱束缚的春夜
画上初孕的母亲
第一次感受到
腹中胎动的狂喜
她捂着脸激动地
哭了

《街头即绘》

几只风筝,谨慎地游荡在林立的高楼间。
命运的细线,攥在一只布满青筋的老者手中。
他熟练地吐线轴:一个少年生涩地模仿,
发出快乐的尖叫。
在大通路公交站,两个年老的妇人在梧桐树下侯车,
一坨灰白色的鸟粪掉在其中一个灰白色的脑袋上,
她的同伴看见了,大惊失色。

《小河流》

谨记着河流迂回的教育:
迤逦走过七都溪、凤坞溪、楼塔溪
小十字,小风车,小莲花
泽被光影的流苏
络石飞旋
编排长夏浓阴的梦境
几位中年的故友
在桥头拱起的命途里相见
这场面欢乐又哀伤
单孔石桥下的流水一去不返
景物不断得到刷新:泡桐树
有高高的华盖,烛台千万盏
花瓣随着流水飘荡,那绿织锦缎的滩涂
皆无法控制随波逐流的快感。
河流在平原上蛇行,一路
虚耗清澈
那平缓的和湍急的
似乎把我们生命中的某一部分
也一同带走
悲歌,却永不消隐:
世道啊,那幽微又辽阔的人心
“不是平坦的欧几里得空间,
而是弯曲的黎曼球形。”

《四望萧然赋》

请给失败的人一条河流
让他回到故乡。让河水抚慰他的
身心,洗一洗
他战袍上的征尘
关于战争的细节已不可考
只知是——四望萧然
“伤心欲绝时,我们就返归某处河岸。”*
是的,唯故乡的山水才筑得牢春秋霸业的
堤坝
卧薪尝胆。忍耐和坚持。迎来二十年后

冲击平原上定胜负的一战
河边浣纱的美人
曾带着大义和藻类的气息
投向敌国
传说中的爱情野草离离
但有些并没有真实发生

如今这江南佳丽之地
河网更加密布
看水途中,遇小镇上的老妪制作
皮蛋
默默观看了一会儿:
河面上野凫泅渡
蛋壳里的松花——
正在形成
﹡引米沃什诗句

《白湖农场速写》

车间里劬劳的人儿,你犯下罪衍
羁押在国家的监狱中
制造天堂牌晴雨伞的
是一群熟练工
面容平静,手脚麻利
劳动铸造人。救赎的汗水
使白湖农场特有的香软稻灌浆
并垂头

铁门在我们身后关闭,发出巨大的轰响
栖止在铁丝蒺藜、刀片刺绳上的鸟雀
似乎习以为常,一动不动
在警示教育处,其中一位
演说完毕,被重新戴上镣铐带离
创疤被揭开,语言已成血肉
我为这中年人罹患乳腺癌的亡妻流了泪
愿你劳作过后,不再多思
有如死去一般海绵深陷的睡眠

此地盛产油菜、匹棉、稻米和莲藕
兆河从这里通往巢湖
水鬼蕉伸展白色的伞状花序
令人再一次想起
高墙内制伞流水线的场景
水沟边摇曳的不知名野花
也一起参与这美和新的创造

凡日光照处,皆有裂痕
这一天的风,也分成
自由和不自由的两种


发表于 2018-7-15 23: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   喜欢中
发表于 2018-7-16 08:5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中 学习中
发表于 2018-7-16 13: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暴雨将至,湖水不安
在夏天,人们会凋谢得快一些

顶一个!
发表于 2018-7-18 09:4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蔷薇就开到这里。
你好吗?我轻微厌世。
却没有一个湖,
能够让我抱着去死。

---推一下 ~~
发表于 2018-7-21 12: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顶一个!
发表于 2018-7-23 10: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凌老师好诗歌!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10:37 , Processed in 0.06388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