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94|回复: 8

[诗歌奖投稿] 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20: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半思想者》


一只孤独的灯盏
在浩茫的黑暗深处
发出清冷的光


《有一种火》


有一种火是难以熄灭的
虽然   岁月的积淀
可以把它冷却或掩埋


然而    在岁月底层
它依然燃烧    并且等待
当清风一旦把复压的岁月掀开


《一个人的歌》


不必问什么时间
一个人坐在山巅
一瓶酒喝了一半
一场雾渐淡渐远
一股风有点怪诞
一阵雨下了几点
一片云消散之后

一条河徐徐呈现


《有关猛兽》


曾经   我们惧怕猛兽
在林莽或山野
猛兽拿人类的性命
填它们阔大的胃口
我们设藩篱筑围墙
并用体内类同
猛兽的东西   抵御猛兽


许是文明的进化
而今   猛兽少了
我们却渐渐发现
缺少猛兽的年代
其实比猛兽更可怕
缺少了猛兽   我们的
同类   正悄悄异化


《从桃花谷盛回水声》
                           
秋天的桃花谷
桃花   隐匿踪影
耳朵罐满水声
清凉   清澈   清脆
泉水一样纯净


白玉的润泽
水晶的剔透
深入岩层坚硬的年龄


暮从碧山下
泠泠的水声盛满双耳
一点儿也不沉重


用水声沏茶
用水声调酒
月高人静   用水声
轻轻擦拭内心的伤痛


《梨花》


不是霜雪。 这一树树白
是经了薰风抚唤
乍然醒来的   小小睡眠


是一群群玉蝶   刚刚
挣脱庄生梦的蛛网
遥遥飞来   有些惺忪疲倦


是素衣的小小灵魂
于清明时节返回   找寻
各自的故居   墓地   或祭祀的香烟


而细雨总在此时   纷纷
打湿听觉里的笛声
诱发感冒   支气管炎


我听到它们小小的咳嗽


星光漶漫。我独自徘徊于
梨树丛里   倾听枝头
梦呓   私语   或轻叹


薄羽飘零。谁的忧郁
令我迷失   在故乡土地上

走不回有点鲁莽的少年


《信阳毛尖》


整个夏天
我都在喝信阳毛尖
雨前的    一颗颗
少女一样新鲜娇嫩
我迷恋于她清苦的味道


让自己闲下来
独在静默里沏上一杯
能听到风雨声
会有一场薄雾漂浮   弥漫
然后澄清   泛绿   泛黄
泛出玉液的色泽   让人无语
如古典的音乐或诗歌   优雅   舒缓
像多才情又多辛酸的女子  
忧郁   困惑   使人不知不觉沉陷


我爱林地   
也喜欢山水和田园
可我不能归隐    也无暇参禅
我体内还淤积着些许欲念
我无法清除它们   现在也不想
我愿独在静默里

慢慢消融于一杯信阳毛尖


  《墙》


直到一天要远行 -
才恍然发现它的存在 -


原来   这么多年东奔西走   -
始终都在这墙内 -
我们被墙内事务忙碌着 -
并成为墙内事物的一部分 -


曾站在高处   遥望远方 -
谈论异域的风景 -
曾激昂慷慨满怀豪情 -
产生奔突的冲动 -
而墙   其实并不高 -
跨越它   只是一纵身的事情 -


日子一天天消逝 -
我们中的一些 -
已病了或老了   可至今 -
我们依然在墙内   在墙内     -
困惑而又躁动-


《想起贾岛》


仙风道骨   依然在
白云深处的山寺里
蘸   一池冷月   
吃力地磨么


请唤醒池边树上的
鸟儿   指引我
你的所在   千难万险
我都要去寻你


恕我不敲   便
推门而入吧
我急需那柄
霜刃的



《残雪,铜雀台》

铜锣。时钟表面。夕光没入西山
这是雪后黄昏   漳水褪尽  
何处打捞失落的笙歌和咏叹


岁月随骑牛西去的老者   渐行渐远
留下一座土台   残损  颓败
如湮灭后阴冷的灰烬


灰烬无法还原成火
一把黄土   如何测出某个朝代的DNA
一座城池又怎能克隆复活


茫然于台上   我是位历史拾荒者
怀揣    一个怀疑主义者霾一样的困惑
残雪的微光里   被一只乌鸦的唳叫击中


幸好   还有一串地名散发余香   
习文乡   三台村   邺镇   讲武城   
而风骨   莫非是堤岸上脱光叶子的白杨


西园已矣。 那群璀灿的星辰
亦如落叶飘零。当今骚坛    轻薄  卖弄   
狐媚鼠窃   沽誉钓名    境界已成反讽


而雪后林地有单薄的慰籍   仿佛
神来过。鸟巢像一道暗语  
默唤   新雏破壳鲜嫩的啼鸣






发表于 2018-7-16 10: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孤独的灯盏
在浩茫的黑暗深处
发出清冷的光
发表于 2018-7-17 23:1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写的比很多精华帖里的还好些。恕我直言,这些评委实在是水平有限。
发表于 2018-7-17 23: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只是手法不太新颖,另外需要些凝练的特色和表现物象的质感。但其实论诗的结构控制力,你比投稿的大多数人都要好。他们的诗很多非常松散,根本前后联系不上,也不是《尤利西斯》那样的意识流,都是想到哪写到哪,更有甚者是硬凑了一些片段,结合成没有生命力的诗。但单从语言技巧来说你确实需要提高。现在像你这种语言技巧确实落后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7-19 18: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点评。都是多年前的旧作,来凑个热闹。先生写诗功力不浅,理论水平也很高,几个跟贴点评客观忠肯,像是位学者,对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11: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树线 发表于 2018-7-17 23:18
你只是手法不太新颖,另外需要些凝练的特色和表现物象的质感。但其实论诗的结构控制力,你比投稿的大多数人 ...

谢谢点评。都是多年前的旧作,来凑个热闹。先生写诗功力不浅,理论水平也很高,几个跟贴点评客观忠肯,像是位学者,对吗?
发表于 2018-7-20 17: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澈的凉风 发表于 2018-7-20 11:48
谢谢点评。都是多年前的旧作,来凑个热闹。先生写诗功力不浅,理论水平也很高,几个跟贴点评客观忠肯,像 ...

不是。我是业余的。只是喜欢诗歌。所以一些诗论和诗都喜欢看!诗歌这个领域没有专业与非专业之分。因为这本来就很难真正成为一个谋生的职业。我是教中学生物的。
发表于 2018-7-25 10: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种火是难以熄灭的

恼火
发表于 2018-7-25 10:4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不是又发错帖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10:37 , Processed in 0.05978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