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89|回复: 1

[原创贴诗] 惶然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19: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阿尔 于 2018-7-15 19:56 编辑

惶然录

阿尔


惶然录1

看到很多人从屋子里出来
我就知道又是春天了
我这样说好像我经历了很多春天似的
可我确实经过很多春天
每一次,都是从深睡中醒来


惶然录2 武晓荷在厨房里差点哭了出来

为什么好好的南瓜
一削就成了坏的
一刀一刀地削
不停地削
削去坏的
还是坏的
削去坏的
好的也变坏了
胖大嫂
拍着胸脯说
我的南瓜是好南瓜
可好好的南瓜
一削怎么就成了坏的
武晓荷又开始削南瓜的另一头
南瓜的另一头
也坏是的
坏了的南瓜
应该砸在什么地方
客厅里的男女
勾着头
不知在说些什么
武晓荷
看着他们
一刀一刀地削南瓜
发了疯似的削南瓜
可削去坏的
还是坏的
削去坏的
好的也变坏了


惶然录3 老公鸡

一只老公鸡的头终于被剁去,红鸡冠跳跃一下
飞上了蓝天

无头公鸡迈方步,甚至还想奔跑,不,是已经在奔跑
无头公鸡还想打鸣,噗噜噗噜的橡皮管,飞溅着血沫子

后面的朝阳,有如落日
前面的鸡舍,仿佛墓地

蓝天是那么蓝
蓝天呦,是那么蓝

左边的翅膀划动如船桨,右边的翅膀旋转似车轮
它始终不是舞动干戚的刑天

不是不肯接受到来的死亡,而是它还没
完全准备好

一根旧竹竿在它脚下轻轻使个绊子
它轻轻一跃就跳了过去

惶然录4

昨天晚上
我在看海明威的小说的时候
儿子杨小坡
挥舞着小手跑进来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爷爷今天看见
一条蛇过马路
我说,你看见了吗
他说,没有
他说,那条蛇
躲过了一辆车
又一辆车
却掉进了马路对面
一个巨大的石灰池
我拿过一张白纸
抄下小说中的一段话:
在西高峰近旁, 有一具
风干冻僵的豹子的尸体
豹子到这样高寒的地方
寻找什么
没有人作过解释
抄完以后,我看见小坡
眼巴巴地看着我
我迟疑了下,把那张纸搓了又搓
揉了又揉.扔进了
垃圾桶

惶然录5 蝴蝶诗

六岁时我和翠花
模仿戏台上的男女,我说,英台啊
她喊,山伯。英台和山伯
是两只蝴蝶,——流着鼻涕
抖动着膀子

不大的庭院里
咿咿呀呀嘻嘻哈哈。母亲拿起扫把说:
“滚一边去”。我们飞出村庄
飞进油菜花里。“哦,那么多蝴蝶”
翠花说,“哪一只是男哪一只是女”

“那么多蝴蝶”我说,“哪一只是我哪一只是你”
春日的阳光下,我们楞了一下神
这些真正的蝴蝶——用翅膀
在我们的脏脸上——震颤出一些波纹
不,应该说碰散了一些花粉

惶然录6

去年的草
还没完全死去
今年的草就覆盖了它们
我坐在草地上
看见一对男女
逗弄着一条穿马甲的小狗
远处河岸上的草木
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


惶然录7

杨小坡在大路上
趾高气扬地走着
一条狗跟在后面
耷拉着脑袋
刘二梅从超市里出来
看见了杨小坡
也看见了耷拉着脑袋的狗
杨小坡从大路上下来时
刘二梅很奇怪
那条狗为什么还在大路上
耷拉着脑袋
懒洋洋地走着


惶然录8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荡妇

她从东边走过来
她从南边走过来
她从西边走过来
她从北边走过来
她有时
也从地底下冒出来
也从天上掉下来
一个男人
拿掉头上的帽子
伸出手来说,你好
又一个男人走上前,说
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一个孩子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跟了一条街又一条街
她的身上
好像闪着光
他痴迷那光,追着那光
车链子掉了
他就把自行车扔到了街边
她走过的地方
牙科医生露出雪白的牙
打铁师傅
抡起的锤子停在半空
女人们的浓痰
憋回喉头
又啐在地上
据那个后来成为老人的孩子说
没有她
我就不会长大
没有她,这个小镇
和死了没啥两样
她显然没想过这些
拐进一个胡同就不见了


惶然录9

武哓荷死了
没人知道
武哓荷躺在麦地里
没人知道她是武哓荷
只有一个正在写小说的人
手指突然一颤
打出一片
谁也认不出的乱码
一列火车从南边开过来
却消失在北边


惶然录10 械斗

邻村的人
在两个村庄之间的一片豆地里
扇了四爷两耳光
并喝令他跪下
四爷跪下了
三爷恰巧从此经过
他举起手里的铁锨
就扑了上去
接下来,从此路过人
听到消息赶来的人
他们没有一个人站在旁边围观
他们不是加入到三爷这边
就是加入到邻村人那边
一个外地人从此经过
他不知该加入哪一边
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想转身离去
这时,一个人突然倒在了他身边
另一人手拿着泥杈
冲了过来
那天从太阳偏西,一直打到月亮升起
白森森的月光下
除了三爷倒在地上
也有其他一些人倒在了地上
有的已经死去,有的正在死
有的摇摇晃晃站起身来
又倒了下去

惶然录11

大伯家的狗咬人
大伯喊我去打狗
打死的是花狗
咬人的是黑狗

惶然录12

在东仙桥
我看见虫二
虫二的咯吱窝里
今天没再夹着那本书
两只手插在裤袋里
眼睛好像看着什么
又好像什么都没看
我上前正要和他打招呼
他的手却挡在了我面前
我张开的嘴,只好
又慢慢地合上
我这才发现
他正在对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开着玩笑
(他是一个总能把玩笑
开的一本正经的人)
他说,如果人死了
可以化成一场雪
我愿意下三场雪
第一场稀里糊涂地为你下
第二场明明白白地为你下
第三场,死心塌地地为你下
年轻女子见他不再说话
就说,接着呢
他说,接着,什么接着,没啦
接着他似乎有点悻悻地说,接着
当然是春天了
女子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捂着嘴
笑得直不起腰来


惶然录13

那是个夜晚
豆茬地里的东方红
一阵阵喘着粗气
也挪动不了一步
驾驶员扔掉手里的烟头
又猛轰了一脚油门
一口棺材从犁子下面
一下子站了起来
就像一只大鸟突然展开了翅膀
东方红身子一歪
差点摔倒在地上


惶然录14  我:看望一个诗人

一个人从车上下来
向这边走过来
在他身后,关上的车门又打开
又一个人从车上下来
准确地说,那不是一个人
而是三个人
他们从车上依次下来
向这边走过来
在刚出苗的麦地里
紧走几步赶上前面那个人
他们有说有笑
他们在看到一个新堆起的土堆时
突然严肃了起来
刚才走在前面的那个人
揉了揉眼睛差点哭出来
他们放下一束玫瑰
和一本新出的诗歌杂志
他们站了一会儿
又回到车上
消失在扬起的烟尘中
一页页被撕开的诗歌杂志
在还没燃尽的火中
就像树叶,翻卷着

惶然录15

早上醒来
她听到厨房里
有水滴到水盆里的声音
这使她想起昨晚
昨晚她被一个蒙面的歹徒追逐
慌乱中她躲进一个山洞
山洞上方
倒悬着一根冰柱
冰柱上
悬垂的水滴
拉长
变圆
一滴追逐着一滴
现在她醒来
她知道那是昨晚的水龙头
没有拧紧
啪,啪,啪
水滴
滴在水盆里
像是滴在了脑子里
也像是滴在了身体里
水盆里的水
起伏荡漾
她也跟着起伏荡漾
歹徒站在门口
黑布蒙面
手插在裤兜里
她觉得这很可笑:
他在她的想象里
像是在一盆清水里
清水上方的那滴水
再一次拉长
变圆
她张开了自己
可不知为什么
那滴水却在就要落下的时候
又缩了回去
她绷紧了身体
屏住了呼吸
那滴水
又一次拉长
又一次变圆
可又一次缩了回去
如此反复多次
她每一次都为那滴水攒足了劲
可那滴水
始终没能落下来
终于,她有些不耐烦了
站在门口的歹徒
也扯下脸上的黑布
转身离去


惶然录16

她在炒菜的时候
他说我去买包烟
她透过窗玻璃
看见他穿过马路
走进对面的商店
他从商店里出来
她看见他
站在马路对面
正要穿过马路
手里拆着刚买的烟
她往盘子里盛菜
盛好菜,他就不见了
她以为他在客厅里抽烟
她喊吃饭了
他好像听到她喊他吃饭了
他加快了脚步
可他见到她已经是
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如果不是她右上唇的那颗好看的黑痣
他可能会认不出她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只是出去买了一包烟
只是穿过了一条马路
甚至还没来得及
抽上一颗烟
她就从一个年轻的女人
变成了老妇人


惶然录17

昨天我写了一只刺猬
一个人说你不能写一只老虎吗
我说,好吧
没想到的是今天在街上
我还真的看见了一只老虎
当时看见老虎的还有杨小坡
当然不止杨小坡
我之所以这样说
是因为我只是想告诉你
这不是在写诗
而是真的有一只老虎
从山上冲下来
来到大街上
人们纷纷避让
我把杨小坡推到一旁
也想像他们一样让开
可每一次避让
老虎都会挡在我面前
它的头向下低着
下颚几乎要挨到地面
可它的眼睛却看着我
喉咙里滚动出低声的吼叫
此时,人们好像已经知道
老虎是冲我一个人来的
一个个回转过身来
站在旁边观望着
杨小坡带着哭腔喊,爸爸
用枪爆掉它的脑袋
我扭头看了看杨小坡
摊开双手
我的枪早被警察没收了
老虎看了一眼杨小坡
然后,又看向我
它原地打了个旋儿
身子后撤后撤……再后撤
像一个弓箭手拉满了弓
突然把自己射了过来
我来不及闪躲
也来不及向后倒下
它就从我的前胸冲了进去
当我醒来
我看见杨小坡
哭喊着摇晃我的身体
而我的喉咙里却滚动着老虎
低沉的吼声


惶然录18 有时我并不知道一个死了的人是死人

夜里
我亲了她
可她不知道我亲了她
她在多年前
就成了死人
骨灰装在
木头盒子里
木头盒子装在
棺材里
可昨天夜里
我不知道她是个死人
不仅亲了她
还和她一起
干了一些其他的事

惶然录19

在三角洲公园
我和杨小坡从一个女人身旁经过
我拉着杨小坡的手
杨小坡扭头看了那女人一眼
或许,杨小坡扭头
并不是想看她
只是想扭一下头
而她恰巧站在那里
我们没走出多远
那女人跟了过来
紧走几步挡在了我们面前
她指着杨小坡说
为什么看我,为什么看我
杨小坡的个子虽然看起来像个大人
可他毕竟是个孩子
他低着头
用脚尖反复碾压一片落地的树叶
我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着那个女人
微笑着点了点头,说
他看你了吗
现在我也看你了


惶然录20

我从电脑前起身
去了一趟厕所
回来的时候
我看见一个人坐在我刚才坐的地方
眼盯着电脑
手指不断地敲击着键盘
我看着他
他发现我看着他
吃惊地看了我一眼
就消失了
他是谁
他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长着我的样子
写下的,却是
和我不一样的诗

惶然录21

据说有的人
头可以飞出去
头离开身子之前
脖子上有一圈红线
头从红线处断开
两个耳朵模拟着翅膀
扑打扑打地忽闪着
有一次,一个男人
把头也飞了出去
她看见一个女人的头
在窗外等着他
他连忙飞了过去
两个头飞在了一处
完全忘了
他们的身子
还在等着他们回去

注:此诗部分材料取自《唐书·南蛮传》

惶然录22

一个人从大雾中出来
又消失在大雾中
事实上,她消失的地方大雾已经散去
是她自己在上雾
她穿着鲜艳的衣服
就像一棵开花的桃树
被一团雾紧紧地裹住


惶然录23

昨晚我又一次梦到了他
在梦中,他还活着
还是活着时的老样子
他戴着眼镜,高高的个子
和我,还有其他几个人
抬着共同一顶轿子
奇怪的是,我发现
他竟然也是坐轿子的人
可他坐在轿子上却
不像是坐在轿子上
他抬轿子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
真实的他,脱下
各种形态的皮囊,只不过
还是个孩子
孩子像孩子一样到处干坏事
事实上,这个世上
还有什么坏事可干呢
指责他的人无不指着他
见到我的人,无不向我告他的状
可我知道我这是在做梦
他作为我的兄长
也知道这是我在做梦——
他的生命不会超过我的这个梦
他看着我,尽力地
活的不像个样子
我看着他任由他
活的不像个样子
一个父亲模样的人想上前管束他
被我一拳打倒在地

惶然录24

一把刀从楼上掉下来
杨小坡吓了一跳
楼上所有楼层的阳台上
都没有人
那把刀
插在一块砖头和另一块砖头之间
还在颤动着

惶然录25 青蛙

淘米时,我听到青蛙的叫声
我愣了一下神——
窗外的城市
反射着临近中午的阳光
把米倒进锅里,我在客厅读书
“咕呱咕呱”
我掀开锅盖,米白白的
水还没有沸腾
我以为这是昨夜的失眠
让我又一次产生了幻觉
妻子回来,我们坐下来吃饭
“咕呱咕呱”
我看了妻子一眼
妻子也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当我喝汤的时候
咕呱咕呱的声音又在耳朵里冲撞
我让妻子张开嘴:“啊——”
我看见她的喉咙和留在上面的残渣
再往里,黑洞洞的
什么也没有
下午我没有出去
我在厨房里到处翻找
碗柜,菜橱子,坛坛罐罐
甚至碳火燃烧的炉膛里
就在我想放弃的时候
我又听到了那声音
“咕呱咕呱”
我断定它就在水龙头下
石质的水槽里
但当我的头勾到那里面
什么也没看见
我拿掉塑料滤网
用手电往里照,黑洞洞的
就像妻子喉咙的深处
什么也没有
我想,它应该还在下面,下面那粗大的弯头里
当弯头卸下来的时候
天已经黑了
手电光从这头进去
拐了一个弯,从那头出来
什么也没有
什么也没有
当夜深人静,我又听到了那声音
“咕呱咕呱”
我趴在被子下面
捂着耳朵,撅着屁股
我在妻子深夜的瞳孔里
看见鼓动着的腮帮子

惶然录26

你说你是符离人
符离我知道
自有战争以来
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你说,1943年
每家都准备了三面旗
一面膏药旗
一面青天白日旗
一面是红布上
印着镰刀和斧子
前天又见到你
你好像鼓了
半天勇气
你说其实不止三面
据县志记载
一棒子土匪占据着西山
为首的已经称帝
他们打的是龙凤杏黄旗

惶然录27 呜啦呜啦

你把自己和一切都简化成四个字:呜啦呜啦
你说:呜是,呜啦呜啦
你说:啦是,呜啦呜啦
你不是哑巴
你不用手比划

你指着鸟儿说,呜啦呜啦
你指着太阳说,呜啦呜啦
你指着蝼蛄说,呜啦呜啦
你指着河流说,呜啦呜啦
你拍着树干说,呜啦呜啦
你指了指站在身旁的母亲,说,呜啦呜啦
你指着他——一个过路的陌生人,说
呜啦呜啦

你下定了决心
要把自己和世上的一切
简化成四个个字:
呜啦呜啦

我拍了拍你的肩膀,嘿嘿笑了一声,说,呜啦呜啦
你的脸被太阳换上新皮肤
你也嘿嘿笑了一声,说,呜啦呜啦


阿尔,原名杨永振,安徽人,生于利辛,长于宿州。少有作品发表。作品曾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及其他选本。强调个人气场和非诗意化写作。





发表于 2018-7-17 23: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一晚上诗,还是这组好,比佩索阿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0 10:05 , Processed in 0.05644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