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91|回复: 11

[诗歌奖投稿] 任何悲伤的形式都有辱悲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13: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水逆》


1.水逆


你通灵,我就从意象派的那面下山
你最好的时光,我都用来读隶,刻篆。每天擦拭流泪的器皿
星光散去,我才写植物记

你的扑朔迷离,在民间
清澈,自在民间


2.墨


你是我超现实主义的脊梁
在悬崖上。在水的边缘。成群的白翅蝶从我腹中飞起
你是我连衣裙的灰蓝

因此,你偶尔也是内部。是前方
是我的狐形面具


3.嘘——


你把食指放在嘴唇。当我的双脚
踏在复活之地,你暗示我希区柯克会从那里降临
就像春天的夜晚

星光来得隐秘又出人意料
又艰难


4.尽头


黑白齐飞的正午,阳光
以讹传讹,你要躲避的,非得是自身不可
而寂静比想象中更加猛烈,且对冷暖没有任何说明

对过去没有任何支撑。阴影
确立在辉煌的一瞬


5.梅尼埃综合症


从迷路的松香
一把旧斧头,截获的情报解放了一段时空。未来的
鸟鸣回到深夜叫卖。空中的黑鱼,在雪前的石板路上游走

来来往往,比偶尔的眩晕
更为诡谲的,是,一个伐木工的宁静


二、《排比是一种暴力》


1.


我做不到如丝如缕
做不到亲吻自身的弱点,如亲吻胜利
做不到微醺如散步的企鹅

我做不到不直白。不认真。不痛
做不到接受腹黑者的创口贴
做不到声东击西

我做不到一只月亮在水中
渡过的那夜


2.


不要说是。

不要给未成形的鸟
以笼子。以鸣啼。以羽毛。以飞翔
以清晨,以夜晚

要它远远地散着
以空气。以沙粒。以水中水。花中花
以喜欢。以漠然

以驱赶。


3.


不再醉心
于陶,以及对陶的描述。就像
不再醉心于昨天的晚霞

不复古。不朴素。不颓废
不再从时间的余温中
拾取旧红


4.


据说它光芒万丈
据说它永不解释。据说
它每天抱着自己风干的尸体痛哭

据说它近在睡眠,远在熟睡的梦里

据说它只有在寻找的时候才会丢失
它圆。没有边缘
没有裂隙


三、《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1.


夜深临睡前
茉莉花忽然开了一朵

那时,我刚吃了一片艾司唑仑,两片尼美舒利,三片B1
听了一小段Jacqueline du Pré的埃尔加

都是白的啊,——它们,都是“白白的”那个白啊——
很快时间就会装进瓶子里去。

十指微微张开便觉疏漏。我的世界
简称:无人知晓


2.


一次小小的风暴,你来了
你睥睨的,马上变得暗淡。我眼前一黑

黑和白一起搭配的要塞。也许是瓷脆,我不知道
我知道这白,月光的瓦解没有替身

喧嚣。旧闻。失败的勇气。为生活方式辩解的都是下等人
歇市的空街婉转如溪,你这漏网之鱼

如果我懂雌。赴汤蹈火的乡愁。暗涌
吹影镂尘亦非徒劳


3.


一个小小的赌局,你赢了
那使我开心的香味

和冬天的蝴蝶有一个对称的未来
那使我瞬间涣散的香味,一部分微醺,一部分泯灭

如护身符遮着夜间的小路。你猜中了我的箱子里
堆满雪花,我的惭愧就更深了一些

世俗就更重了一些
更难蒙混了


4.


一个小小的国度,正在开裂
以纯洁的海岸,以如此周正的一个宿命论者的审美

是啊,我说过,主义必有旗帜,不必有栅栏
我不需要过多的红,过多的荣耀。那么

是谁即将咬破清晨薄薄的皮,鲸。灯芯。或者——别的坚守的
什么。小小的疆域

也有小小的遥远
微微的疼


5.


知时花有尽,明心月再来


四、《端午,在诸多句号里出神》


1.插艾草


现在只有一匹马。
在白色的小路上  星光来过  雨来过
如走近的蹄音  再听就已远去

昨夜  艾草曾散发巫香。

截住我的诅咒。或回忆。


2.吃粽子


我也是午后。但没人告诉我
我与谁血肉相连

我自闭。
我陷入沉思。
我大部分时候  却是甜的。


3.祭屈原


五月  有一颗心脏。
鹧鸪鸟的叫声仍是抽象的。
徒劳。耽搁。

是第一次吗
有人说  诗人是死于失去男人的爱情
我开始对一条江  半信半疑


4.赛龙舟


炊烟又升起。
刚开的雏菊一走神儿  就丢了
一把古老的银匙

那些船真快啊  都
超过了织布机上的梭子


5.戴香包


白鹿跳过山涧。
安好的香味  在它的眼睛里出现
再跳一次。再跳一次

天  蓝得
我说不出那一回头的详细


6.沐兰汤


源源不断
洗过的地平线
洗过的山谷
洗过的寺庙。洗过的钟声。

洗过的汗液。  
洗过的疲惫的神情。
洗过的清醒。与慌乱。


五、《任何悲伤的形式都有辱悲伤》


1.


f-ee-l-ing-s
当一个一个音节从女歌手嘴里吐出来

我感觉某处亮了一下
像雨水滴在窗外的黑铁栏杆上

我想告诉你的是,扶桑花也开了
风从此过的橘红色。我有点轻微的饥饿感。也少了些平素的乖戾

“谁望着它,谁就是第一次见到它,
永远如此。”

想起博尔赫斯的大海,就想起梅西的背影
这个夏天我没有流泪,没有为阿根廷,也没有为我自己


2.


一只麻雀的原则与理想
活在婆娑中,一只小小的巢

还要再牢固一点点,再芳香一点点,才盛得下多疾的主妇
我的厌世之心,也曾如穿堂风中的毛巾

我的泪水,也曾是待洗的污渍
我想告诉你的是,任何悲伤的形式都有辱悲伤

几乎用尽了全部克制的力,才明白虚无的石头仍是沉重的
走过仙人掌的影子,脚心仍会刺痛

也——是重叠的很多次一
它非转折。而是从一通向无限的门槛,和翅膀


3.


因此,我擅长子夜珠算:满天星斗
有时二一添作五,有时八八六十四,有时归零

身处命盘的中心,才深深理解并均分了羑里之城的神秘
火生土,土生金,这天注定的运结

怎么省略。怎么四舍五入。退回或走向,太极专治多疑之人
顿悟,是开在枝头的开阔与明净

这个盛夏,我变得如此平和。九九归一啊
清峭,透明的深蓝

只藏着一颗太阳。你只告诉我
某一天它升起时,会不会冉冉喊我的名字


发表于 2018-7-15 14: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你很多诗作。写得很好。但是你始终克服不了一个缺点,就是散漫,没有边际。如果只是几行极短的诗,你绝对会写得非常好。但只要内容稍多,你的结构控制力就没了。这种毛病其实从200年前浪漫主义时代就有了,所以以艾略特等人为代表的现代主义反对浪漫主义的无节制,不仅仅是抒情的泛滥,还有结构的松散。写诗时诗感、心境、技巧、体验、态度固然重要,但形成健康的诗观同样重要。建议多看看西方近现代著名诗人的诗观,但不用深究理论,因为那跟创作两码事。诗有内在的生命,所以诗句的展开需要顺应它,但不代表可以想到哪写到哪!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5: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说得很有道理。我自己也能感觉到,写的过程中,撒出去的,往往收不回来。或者说就没想过往回收。
多谢了。
发表于 2018-7-15 17: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喜欢你的诗。
发表于 2018-7-16 23: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醒洱 发表于 2018-7-15 17:11
我喜欢你的诗。

你好!焦伊宁。你的诗我好几个月前就看过。现在评委比较欣赏你们这类诗作。虽然我知道其中毛病很多,但是我也不便说。诗歌奖本身就是个形式。我本来就不该来这里的。
发表于 2018-7-17 15: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麻雀的原则与理想
活在婆娑中,一只小小的巢

还要再牢固一点点,再芳香一点点,才盛得下多疾的主妇
我的厌世之心,也曾如穿堂风中的毛巾

我的泪水,也曾是待洗的污渍
我想告诉你的是,任何悲伤的形式都有辱悲伤

几乎用尽了全部克制的力,才明白虚无的石头仍是沉重的
走过仙人掌的影子,脚心仍会刺痛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22: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树线 发表于 2018-7-16 23:20
你好!焦伊宁。你的诗我好几个月前就看过。现在评委比较欣赏你们这类诗作。虽然我知道其中毛病很多,但是 ...

焦伊宁是哪个?我不认识啊。你认错人了。

我的诗发上来才没几天呢。怎么会几个月前就看过?
发表于 2018-7-17 22:43:56 | 显示全部楼层
薰衣草 发表于 2018-7-17 22:07
焦伊宁是哪个?我不认识啊。你认错人了。

我的诗发上来才没几天呢。怎么会几个月前就看过?

醒洱就是焦伊宁。现在流行写她这种诗。但是我只告诉你,自古以来好的诗人从来不会去赶潮流。他必须有独立的意识。你有没有发现被加进精华帖的帖子虽然各自表达内容不同,但写法都类似?其实网络上这种写法的特别多。如果都来投稿,精华帖就更多了。其实都大同小异。诗歌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标准了。这些评委自己都没有个稳定的诗观,只凭自己喜好。所以我说我不该来的。我倒不是说这些被加进精华帖的帖子写得不好,我只是觉得很多真正写得好的已经不愿意来投稿了。我所知道的比如说柏桦老师他们,是根本不会来的。那个于坚也就来过一次好像。不过于坚依我看现在也走下坡路了,毕竟到年龄了。这个诗歌奖热闹是挺热闹,只是网络诗歌水平就这样。我在微信公众号里看到很多写得比这里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7-17 22: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树线 发表于 2018-7-17 22:43
醒洱就是焦伊宁。现在流行写她这种诗。但是我只告诉你,自古以来好的诗人从来不会去赶潮流。他必须有独立 ...

哦,不好意思,回错了。
发表于 2018-7-17 23: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薰衣草 发表于 2018-7-17 22:49
哦,不好意思,回错了。

现在想找到立志写好诗的人真难啊!像这种诗歌奖就跟一阵风一样,一吹就过去了。真心希望有人能从内心热爱诗歌,而不是炫技表现自己。你们有天赋,可惜你们不愿意倾注生命在上面。你性格还不错。但有些人一旦被这些评委鼓励,就会认为自己写法了不起,会一直这样写下去。最后写了多年后回头一看发现自己和其他人差不多,才晓得反省,已经来不及了。不跟潮流的诗人才有独立的方向,才能有所建树,尤其是在这个年代!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9 23:35 , Processed in 0.11221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