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37|回复: 0

[原创贴诗] 张伟栋丨一首诗的完成(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10: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首诗的完成

精疲力尽之后
一首诗完成
带着凤凰木的云蒸霞蔚
书桌,落下悬崖的步调
词语有一道未来诗人之虹
一首诗完成
将过去的雪化为火焰
将燃烧的山河投入晦暗
凭借爱与希望
颠簸与动荡
一首诗完成
接续另一首诗的无边落木
篡改另一首诗温热的天人永和
在拂晓与晚霞之间
一道闸门变幻着有与无
一首诗完成
收紧忽然跳动的一颗心
从反向抓取遥远的来世
是浩渺的预言回响着过往
是无声刺痛无声
一首诗完成
一首诗重生
我渴念那些闪光的源头,
为肉身铺架四重奏的桥,
我渴念落雪、巍峨
上升为记忆里的一颗星。



花朵颂

在公交车的动荡中
与一支风信子联合
坚守你年龄里的颂歌
从星空的射线呼应它
想象!你的来世
正穿越崇山峻岭
想象!在水仙的暴动中
你的身体正变成
一条银白的河
历史的中轴线上
始终有一朵玫瑰
摇曳生姿
替代火焰的倒影
正如暴雨的夜晚
百合会对应着天空
人的渴念不过是
一百朵杜鹃的重生
一百朵铃兰的初放
在你的归途
会听到海水的失落
短暂的渡江大桥
平衡于暴力与仁慈之间
但你要学会过渡与回转
从连翘、蒲公英、蔷薇
从月季、铁线莲、罂粟
提取闪光的奇迹
以同样的升腾
去怀想一朵花里的拜占庭。


现在

现在是下一代的摇篮升起新风帆
道路交叉彼此连通隔绝动荡且如磐石
现在是河水因肿胀转瞬接入未来之暗流
目睹焚毁的树木壮丽循环
中转于晦暗的闸门
现在是最深沉的昏厥
响亮的长笛,管风琴键喑哑地交汇
现在是凌晨一点现在是凌晨三点
现在是我孤立在椅子之中
如白昼之涟漪
如渡河之回望
现在是短暂的浮桥升降来回
迫使我们深埋寒潮和内热
现在是身体喜悦于欲望的刑具
家,在巴洛克的风格中跌宕
现在是双手如双桨奋然于不进则退
现在是点钞机化身为敏捷的豹子
反复跃入镀金的密林
现在是人在垂直的线索里剧烈燃烧
现在是正午
现在是傍晚
现在是爱上破败的时刻
一个水中的名字变成一滴泪
如海潮之初升
如丘山不可胜。


在杜甫草堂

伟大从何而来?
伟大的诗
以及密境
入口的古树
正探身于墨绿的新云
汹涌的寂静
在累积的云图中
与海棠合力
独自营造撼人的日与夜。

你如同一道虹
探入词语的拂晓
乃有灼人的玉兰
和万里的空无
如佛塔涌出
乃有围墙闭合
围成一座孤岛
乃有双手如起重器
探入碑刻
和廊柱的倾斜。

于是我历经无限的熄火复燃
动荡日出衰竭前返与回望
遁入微弱之流,远游
与还乡,群山与孤城
暗淡,漩涡,试探,求解
曾经但始终是,并且
曲折以曲江的凝聚汇流
乾坤与凤凰台
浮云与沧浪之水
并行于瞬间的狂喜。

日光于头顶倾泻
交织的游人暗暗发出河水之声
乃有落寂的河岸
从时间之外向草堂漂移
乃有黄雀追踪牵引的枝条
如霎那的鱼龙夜
乃有垂落的花柳
自化为春风

伟大从何而来?
一首颂诗像是一道晦暗的闸门
带着神秘的病痛
无限的幻影。

——最后是
停下原地张望默想
北门外的街上
镂空着寂灭
草堂里暗哑无声
空虚的风缭绕于心上



火焰之诗

当海口之白昼骤然交织在火焰里
明亮的压倒一切具象的企图
有中断的意志袅袅升腾
有分解的刑具静候创伤
记忆融化如河水失去耐心的源头
但以蒸腾的黑洞缔造正午的海岸
窗外之海浪与云峡横渡半日错觉
我弱音微凉以至被火焰里波浪梦到
以便完成自我解体恍惚于忽明忽暗
以试探灵魂闪烁不定于焚烧的激情
所有及其一切都自燃中转假借
我浑然替代动荡的穿凿激进
去衔接火焰之中永不休止的哀伤
火焰自上而下,树全体如灯塔
我望穿渴求叹息不及熄灭万分之一。




抑郁症之虹

我使用了最保守的治疗:
药和音乐,
音乐指的是莫扎特
那种带有形式感的韵律
药,是救护的担架
回忆的衰竭

世界在我身上每日坠毁一次
也许两次
也许一直
心,翻滚着
日夜浸萃

每日的结算是
下降二十公里
坠入肉身昏厥的闸门
焚烧过的天使
抓你的手

我终于能
(但毫无用处)
以侏儒之眼
看到巨人繁殖
生命中的自杀者亮如星辰
我反对
(但无计可施)
大地震颤。

次日,
自我是可恨的
被捆绑,麻醉,昏暗
呼吸、吞咽
在阵痛的韵律
你是!
孤零零的潜水之虹
你好!孤零零的潜水之虹
你好!呼吸
你好!睡眠
跻身于带电的萤火虫

我偶尔
听任
看不见的手
解开
雪的漩涡之力
白色小药片
势如雪谷
并没有灵魂可言
一切听凭
仁慈的花冠
但有无限的中止

一道虹
全无光亮
途径内心的岛礁
一道虹
全然凭借忍耐
中转于宇宙之暗

我尝试这一道虹
以拂晓的名义
以辽阔的急流

勾连、纵横
摆渡、洄游
下降并上升

我在餐桌上
划出一个交叉的字符
同时在田野上重复
或此或彼
非此即彼

一道虹
并无成双的可能
并且蜿蜒
并且环绕。




跑步之诗


我暗淡抑郁时看见
操场上满是跑步的人
在颤动的弧线里
试图篡改漩涡螺旋
草地是细小银河
喷溅水珠升起白色
我跑动,以同样的契约
看到日出
是体内的朝霞喷涌
绿色的树之密云
等同于一滴泪
我剧烈,进入黎明
进入汗水蒸腾的急流
伴随着起飞与降落
进入一只燕子
向南飞渡的航线
以坚忍之力
和复燃的孤寂
于是我出神
恍若烧红的铁线
共振于虚无的大气流
我被驱赶
往返、旋转于
这囚禁的圆心
我知晓
一个我在水中诞生
于是另一个我
要承受雪中的降临
是裂变
也是合成。





雪的漩涡之力

在南方生活很多年之后
我已经无法回忆任何一场雪
非凡的绿色教会我以炎热
以回流的想象
一棵树,重复着宇宙之暗影。
不是吗?时间里的银白
以最不可见的方式
映像在你断流震动的河流
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咬合着
泡沫飞溅,
升腾、回旋、四散的瀑布。
在南方生活很多年之后
凭借诗歌的天赋
我知道另外一种雪
停留在绿色与银白之间
深埋在词语的裂隙
带着漩涡之力
带着泉水与火焰的叠影重重。
我怀念另外一种雪
于最寒冷的童年
来来回回重塑你的源头
于激荡的钟声
托举着平原日出。
在南方生活很多年之后
我领会并觉悟
要凭借自我的漩涡之力
进入明亮的雪
进入十一月银色小号的凯旋
进入一只鸟的合唱
进入无所有的颂歌。
雪的漩涡之力
会上升为阶梯。



浮生一日


这一日,使生命发出共振的是
甜蜜的蛊惑和迷幻的虚空
爱欲由语言的朝霞所勾画
人们走在凌晨谋生的路上
也同时走在傍晚的尘雾里
银行里的贷款催促早晨的升起
游戏中的金矿也渲染着惊心的日落

这一日为永恒一日
有人跌进恐怖袭击的热浪
汽车被炸毁,有人失神中失去生命
有人挤在罢工的广场上愤怒失声
为养老金和宪法的修正
有人在变性的手术台上醒来
走进新的生活和生命
有人等待着另一个人的器官移植
独自面对缺失的黑暗
有人在赛马会上狂欢浇灌香槟
裸露半个身体而成为焦点
有人在番茄大战的迷失中找到自我
有人在泥石流的漩涡中消失
有人因为干旱而在泥坑中取水
有人看到巴黎圣母院顶楼的滴水嘴兽为光晕镀金
葡萄牙埃武拉的人骨教堂变成象征的堡垒
这一切和一切
都在同一时间发生
以共振的光谱
以单细胞的碎片
开始并耗尽时间

这一日,应该亲吻
那些真实的厄运
那些愤怒的火焰
带血的和痛苦的书写
崩溃的,寂静的,干枯的禁止
取悦于咆哮的影子
阴沉的欢乐
闪着光的眼泪
肿胀的,溢满的,发炎的苦涩
恐惧练习着
一万种隐喻的变体

这一日,莫须有的大天使
在虚空中升起,
最新型的摩天大楼插入
时间的虚幻并探测浓雾
迎接厄运的是孤独的和弦
新宗教,如一翼风帆
內爆,加速度
互联网以分钟几十亿次的速率
书写着历史
身体里的火
蚕食着私生活的慰藉
流淌着电子幽灵的乳汁
知识的花朵如细雪的探照灯
照射绿色脉管里纵欲的空洞
这一日时间与爱同源
但为另一天的回声所煅烧。



九十年代

整个九十年代,
他在发奋读书
一心想看到未来,可以
摆脱枷锁,享受生活,
把时间花费在房间窄小的桌子旁
从词语中生长出来的枝叶
喂养他的理智和信念。他期望
时代的夜莺,在窗外降落
他想象,十二亿人吐出的蒸汽
凝结成虚无的云朵,此外
男人和女人收割历史的田野。
他进入西方的河流,通过
燃烧的云雀,他认出
每张脸上的烟雾,新的一代人
从家庭跌落,在漫画和游戏机里
寻找栖身之所。

整个九十年代
冬天在升高它的音调,
生活的地下河在云端俯瞰,
人们拼命抵制住自己的虚无,
玻璃窗的现代风格,钱
挖开道德的巢穴,霞光的少女
流入鸡尾酒的配料,但他爱
虚无本身,他爱三十年的历史
被连根拔起,他爱一枝玫瑰
价值十五块钱,他爱被拐卖的儿童
登上头条,他爱矿难中的叔叔
他爱破碎的家庭
将孩子推上倒塌的楼台
他爱雪胜过大海。

爱不过是赞颂和忍耐
整个九十年代,
每个早晨在熔炉里升起
父亲和母亲走在凌晨取牛奶的路上
也走在傍晚镀金的尘雾里
书店售出的每本诗集
每首抒情诗发出精神分裂的气息
抗衡挽歌的韵律
每份报纸都在接管现实
也平息海面上的抗议
每座山岗都拱起落日染红的曲线
每条河流肿胀着
每扇门打开又关闭
使生命发出共振的是
高架桥上流淌着的电子幽灵
和爆炸后仍能降雪的永动机。

这十年如同巨人繁殖,
诞生污浊的河流重塑
二十世纪的盾牌,
时间在火中煅烧,
人群被投入昏暗的黎明,
但是刺目,但是终将
在漩涡中被吐出、汇合。
一个人的身体
将如同被开凿的运河
一首诗因此并无结束的可能
一首诗永远是另一首诗的回声
即使另一首诗是莫须有的琴声
是落日的长笛
是被拆除的遗址
共振,永无休止。

这十年
是他人生的变声器
是他跳跃的提前的二十一世纪
是燃烧的群山
无需祈祷和祝福
此时已是历史的终点
大地如同人造的天体
世界和国土
田野和街头
被写进莫须有的历史蓝图
空气里电流般传播着
胜利者的福音
四季披挂着警示灯
超速前行
这一切和一切
是四重奏的变格,
而非自我的镜像、
虹膜与溪流
但关于我们的未来
机器和科学应竭尽所能
大学和诗歌应竭尽所能
晚霞与花冠应竭尽所能。



不可见的动物


一、

我被清晨的一阵鸟鸣所演奏
但因为身体的黑暗所显现。

不可见的动物是:
小提琴中的雪雁
燃烧木柴中的凤凰
眼泪中的夜莺
词语中的天使

这秋日田野中的宏伟共振
来自不可企及的新生!

二、

我惟有在蝴蝶的翅膀中才能上升
前提是,缠绕的花纹有着叠句的无限
不可见的动物负责开凿
时间中幽暗的运河。

我们的时代继续它的昼夜与终结
我们身体里的盐和雪在历史的伤痛中被雕刻
前提是,所有的高处已被夷平
惟有不可见的夜莺。

三、

不可见的动物是被禁止的激情
是空山莫须有的回响
是一切非人的映像
引领我们跋涉动物巍峨的河流



你在失去雪的词语

你在失去雪的词语
爱,是离弦之箭
射向每一个破冰的方向

阳台,为金刚鹦鹉的明亮叫声煅烧
遮盖你的每一片树叶都经过妄想之手

向下看,坠毁的银河
你应该默念一个词一千遍



呼吸

呼吸
不能呼吸
呼吸
自燃
变黑
被重击
呼吸
粘稠
刺目
阴冷
呼吸
身体里的夜莺跌落
真空是一个灼热的词
呼吸
然后变成
冬天的塔尖
然后进入
漆黑的云团

我嫉妒潜水员窒息的悠长换气
下午的树林燃烧得有如一次洪水。



蝴蝶

蝴蝶的属性是神学
但你可以从它身上拔出小小的钉子
和白色的欲望
但你必须在它身上找到一个子夜的玻璃房
你必须看到你自己正穿过动物的水闸
你必须是神学所厌弃的那个人

在蝴蝶中,始终有一座教堂
始终有一个你,误解这唯美的深意。



岛屿的时刻

我脱下外套,被拖入这岛屿的时刻
岛上的每一事物都获取了可以午睡的幽灵
人像是波浪所发明
但也被一个溃烂的波浪器所推进

我看狮子在空中跳火
我爱达利,这时刻,他可以咬我。



紧要之事

紧要之事是在岛屿上生活
也生活在大陆上,在这里
你像笛子被吹奏你必须是
自己的伊甸园,而在那里
你也要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你知道终生会有一个机会
去看那张乐谱里的莫扎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2 22:10 , Processed in 0.05461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