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0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我的草木我的花》 短诗四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10: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清香木


我忽然想对一个人
说一说大海,沉重的波浪
说一说摩西怎样用手杖敲打过埃及的河水
说一说我喝醉了酒的那个夜晚

此刻,我低头坐在一株清香木前
忽然从细碎的碧绿中看到了深蓝,血红,暗黑
看到了本质一致的痛,犹豫,以及坚定
我知道清香木长得很慢

慢得,就像我每天都得努力推着自己前行
在一个漩涡中,盘旋挣扎,起起伏伏
翻动着淤泥,沙砺,腐败的枝叶,锋利的芒片
再一寸一寸向上

流动。我仍旧不能忘记
已经发生的一切。可是,我已不必忘记
我仍旧有深深的忧郁,不安
可是,这好像正是幸福需要的反复

如果神还在这儿,爱还在每一个毛孔里滋生
像阳光,雨水平分在每一片叶子上
那么,我不必理解,不必知道更多
只须接受这均匀的仁慈


2.鸭跖草


每一个青紫色的瘀疮上
都有四个岔路口,那些路,一条通往过去
一条通往月光,一条通往集市
一条尚在女巫手中

在雾气弥漫的时候
我往往不能甄别,檀香木蓝色的火焰
和晚霞消失前一瞬的明亮
不能甄别每一条箴言谶语的接缝

可是,我是多么喜欢
紫色鸭跖草上那一层细密的绒毛
丝白,几乎透明,像阻挡,又像引诱——
是谁已提前安排好了

这一切——先知的码头离我很近
一块铁也并不总是需要一块磁石来证明
而我,常常,选择荆棘丛生的荒野
一点也不担心,这会往坏里越走越深

我对迷途没有任何偏见
用不着否定这一个,再肯定另一个
如果不曾好好爱过,神自会悄悄抹去它的脚印
就像当初落下来那么确定,容易


3.含羞草


密密的木栅栏后
一定有一双5月湖水的眼睛,湛蓝,清澈
偶尔有一丝难过,有一丝黯然
像天空不时掠过云影

脆弱的象牙笼里
一定有一只更为惊慌失措的百灵
它早睡,早醒
易感,易伤

一盏灯纵然看起来那么孤独
却时刻提醒着我所能做到的节制——
一根手指,就是夜晚的突然来临,全部来临
使我不敢轻易靠近

触碰。对一株含羞草的胆怯,自好
——本能的戒备,处子之爱,神赐的武器
对这无以添减的洁净
我只能想入非非

被睫毛紧锁的泪水里
有怎样一个故事,一个悬念,一种结局
又有怎样一个如花的向往
当微风吹过,羽毛渐丰


4.七里香


七里香还没到开花的时候
——可是,真的只有七里吗?
这绵长洁白的香,要如何到达七里之外
才被拦住了去路

被一条小溪,一群小羊的叫声
还是被山林缠绕的轻雾
我要知道最原始,最神秘,最准确的地点
在那里竖起一个标志

蜗牛蜗牛背着圆满的壳
快马加鞭
大提琴弦上深情的手指也在轻轻推送
我是这样浪费着最后一点时间

盘算,筹措
我宁愿做俘虏,听从五瓣的珍珠
搭在自由的香里,这双倍的美景
早已预先使我安心

谁说这不是神谕
在这未尝到来的虚无之境
在我遭受的一切不公里
爱,那良好的淡蓝色,一点都没有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24 05:05 , Processed in 0.05055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