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16|回复: 3

[诗歌奖投稿] 诗行2012-201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5 02:5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树线 于 2018-7-20 17:32 编辑

      我真正较全面地接触诗歌应该是在2011年以后。虽然在2012年底以前也有过少量诗作,但真正可以在我内心中称之为创作的作品都是在2012年11月以后写成的。最开始我受到浪漫主义的影响,写法较为陈旧,但也为后来的进步打下基础。由于思维处于定势(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工作和生活的不顺)而无法突破浪漫主义束缚的那两年,我开始接触许多现当代诗人的诗作,当然发现了很多的优秀作品,但同时也发现90年代以后的国内诗作走向了不同的极端。我并非否认他人的写法,但我有最基本的判断:如果你们的诗作几乎千篇一律(无论是同一诗人的不同作品还是不同诗人的作品),那我请问人人都能写出的是好诗吗?即便是盛唐时期,也没有出现这么多的好诗人!毕竟唐朝200多年才有那样的结晶。所以我只有自己寻找出路。在比较了西方现当代诗和中国的同期作品后,我不得不说:我们当中绝大部分人真的只是植入了西方诗的形式,表层的深刻掩盖不了深层的空虚。比如有人学西方诗人反传统,但是他们不明白西方的反传统正是整个20世纪西方文化传统发生重大转折——由有中心、有绝对权威的形而上体系向一个无中心、多元开放体系转变的反映。如果移植不了西方诗的文化背景,所谓的学习是无根柢的!如果我们真正想要创作出优秀作品,就必须与古今中外的传统对话,要认识到过去的过去性和过去的现在性,并有充分的历史感。在近两年接触了更多的观点后,我愈发觉得古今中外的诗歌其实是一样的——正如清代著名诗评家叶燮所说:“一言以蔽之,有境界而已”。如何做到有境界?其实排除文化和哲学观念的不同,中国古代诗人和西方诗人的方法也是一样的。那就是济慈总结的“Negative Capability”。这个概念至少有以下几个涵义:1.在对外界和诗歌素材的关照中,尽可能排除自我上意识的干扰,通过内置式的想象深入它们内部,感受它们的内在生命原则,实现物我同一(这与柯尔律治认为诗有内在生命,好的诗歌应顺应诗歌的内在规律,而不能强行扭曲其生长的观点类似)。2.创作过程中诗人自身应处于神秘、未知、不确定的状态,诗人只以审美直觉干预诗歌,而不用逻辑推理、伦理、哲学等观念性的因素干扰诗歌的自然进程。3.在宏观上永远不让自己局限于某种固定的风格,而是在反省自己的诗艺、加深对生活的体验和学习传统的过程中不断否定自己。在阅读世界上最成功的当代诗人作品时,我充分地感受到了这种来自200年前的诗观对当代的影响。特朗斯特罗姆的诗歌也符合这一诗观,而且特朗斯特罗姆不但经常借用古代格律写现代诗,还认为贺拉斯时代的诗人与当今诗人是一样的。所以现在我越来越重视对当代诗和古代诗(无论中外)的同时阅读!我相信这些影响会在我以后的诗作中逐渐展现。但现在,我只是把这几年自身诗歌创作的发展呈现给读者而已。有些诗作水平过低,不值得呈示,没有列在下面。希望你们对我有所鼓励和指正!

           西风
                  ——致珀西·比西·雪莱
二百年前的大不列颠,
赫然涌起迅烈的暴风;
它几乎席卷整个邦城,
魔鬼也只能心惊胆寒。

烈风的力量逐日消散,
残余的涡旋涉洋东腾;
山灵水秀似好友亲朋,
慰它久远而来的忧患。

这里的天空依然湛青,
人类的污浊秽染大地;
它又愤怒地舞动悴形,
奋勇翻掀人心的气息。

激起我那澎湃的心潮,
昼夜都为你啼颂鸣号。

                                   2012.11.7
这首十四行诗我用了西方韵式,抱韵、交韵和并韵齐用。早年习作,较为幼稚。
             诗人与学者

诗人怕来不及——
把飞逝的岁月炼成黄金;
匆匆忙忙,洒下华章便以长眠摆脱空虚。

学者吝啬气息,
吟咏这动人的甘纯韵音;
句句读读,在诗神羽翼呵护下逐渐老去。

                                                              2013.3.25晚
这首诗我也讲究形式的工整,最初我就注重诗的形式。

哦!地球,我和你一起流浪

可爱的地球,我们一起流浪。
踏着我那乐感渐强的脚步,
伴你在浩瀚的太空中旋舞。
哪个舞池能比这里更宽广?

我们不缺朋友,即使它空茫。
什么样的姑娘被铁链绑缚?
飞马与人马究竟谁更威武?
勇猛的雄狮赶得流萤琳琅……

太阳在背面,你受够了昏暗;
转吧,转啊!快向朋友们道别。
霞光冉起时,舞池阖上幕帘;
流浪的人啊,必能忍受残缺。

光芒万丈的另一个世界里,
我们还是默契的一对浪子。

                                            2013.4.13
早期的我摆脱不了十四行诗的诱惑。每行十一字,三种韵式也都用了。

                月的狂想

我的心困惑,迷失与希望同列;
即便在这般温柔的仲夏之夜——
或许要在恍惚的幻影中逝溘,
若不是你孤悬高空映彻一切。

你这一轮明灭在层层云纱间,
要是有双手愿意将“月光”奏弹,
你那轻盈柔婉的漫舞跃动啊,
就会和着美妙节奏驱走狂乱。

乐章响起了,掀开半掩的面纱——
印随吧!也把那银亮光洁倾洒:
浸浴花草,涤尽尘垢着上素装;
再抹给葱茏的林木淡淡晕华。

鸟兽虫鱼已厌倦了聒噪喧嚷,
多想啜饮这散落的玉露琼浆——
或许你就能听见匀长的呼吸,
或许你也会觊觎静谧与安详。

第二乐章——究竟谁是你的舞伴?
他有怎样的触动,如何的容颜?
怎样的默契在这短小的篇幅——
瞬息的温存微笑停驻于深渊。

终于他消失了,你收住了舞蹈。
——最终乐章,怎么我又陷入狂躁?
是你的兄长催你离开天宇吗?
别隐去你的脸,音乐还在骤跳。

你的泽爱之光已汇成了河流,
请赠予我最后一刻,让我泅游。
请在强亢的金光笼罩大地前,
允许我凫上对岸,我别无希求——

只望能在你的世界与你共舞。
不要逼促我,激烈的八分音符,
你连连的顿脚扰乱我的节奏,
你狂怒的心潮灼痛我的手足。

沸腾了!炽热的烈辉蒸燃似火。
水流干涸,无奈我也只能坠落。
坠落!是的,不再宣泄我的幻想。
你终于遁隐,再见!天赐的礼濯。

听,热烈的奏鸣画上了休止符!
听,我且聆听!灵魂仿佛被抽出——
多少次我曾臆想拥抱美与幻,
而此刻,诗句是梦呓还是省悟?

                                                          2013.7.15-7.28
浸于贝多芬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而作。字行工整(每行十二字),但每节用了中国绝句的韵式(第一、二、四行押韵)。

              爱的十四行

我的心太脆弱了,你步履轻盈——
承载的欢欣竟压痛我的神经。
然而哀切又不免过于奢侈了,
纵使我沉重的心跳无力用情。

时间的细沙渗过漫长的沙漏,
你的爽悦永远飘游,从不停留;
我该度德量力,浅醉即须辄止,
可魂灵没有顺从意志的缘由。

于是钟情你柔顺摇曳的皙腕,
于是专注那悲欢起落的眉间;
就浸淫在爱怨交错,不要静默,
就迷赏你粉臂纤足的不一般。

你微翕的明眸穿透我的胸腔,
你鸣啭的音流汇入我的心房。

                                                 2013.11.17
继续使用绝句韵式,这是我最后的十四行。但遗憾的是,我描写的人物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美好。

                      致——

“停住!停住!你的笔尖已然颤抖!
  不过酸甜苦辣,何必哽咽在喉!
  我曾见你留驻校园,独自徘徊;
  什么令你忧郁?什么将你戕害?
  我看见你神色黯然,眼无光彩;
  我听见你吐哀叹怨,音色苍白!”

“校园里有个欢快轻捷的姑娘,
  恬静姝好,毫不妖冶,衣着大方!
  我瞧她刘海齐眉,眉间悬隆准;
  眼眸深邃,有一对精灵的耳轮!
  我见她柔发曼长,梳扎成马尾;
  我听她语声沉郁,弥留我心围。

“她的脚步一响,我的心就打转!
  就绕着她兜圈子,数也数不完!
  转吧!转啊!她手里有个地球仪;
  转过经纬,转过昏昼,转过四季。

“四季!哦!这时令又怎能被遗忘?
  松鼠归巢,麦子也早入了谷仓;
  大地沉睡,河流安眠,处处酣香,
  纵然风莅临,鸟儿也不再歌唱;
  花草林木都把甜美的梦深爱,
  为什么唯独我的爱情要醒来?

“醒来——我就守在这凄冷的学校,
  想起她说:‘你触犯了我的规条。’
  她冷眼对我,嗔怒着,径自离开;
  于是我便留驻校园,独自徘徊——
  一直等到神色黯然,眼无光彩;
  一直等到吐哀叹怨,音色苍白!”

                                                         2014.12.7-12.17
此诗全部使用并韵,字行工整一如既往。

                   音影

白影在湖岸边拂掠,裙摆起伏;
白影要拭去夏日的如火如荼:
探视草叶间暗暗凝聚的晚露,
顾盼易晞的泥土,含笑着赐福。

忽略散肩的长发、连绵的白衣,
忽略颀美的身段、绰约的步姿;
忽略叶芝见到的纤足——柳园里,
忽略实体之美——A小调先舞起!

不要华丽,华丽会把夏炎勾燃。
不要着急,这画帷只配合慢板。

音流涌出白影,白影被它萦绕。
我熟知这旋律,仿佛我曾掌调。
白影听不到自己播洒的乐章,
她节奏自然,自然使大地清凉。

近些,被忽略的实体逐渐清晰;
静些,但阻挡不了亘古的句式——
已倾泻而出,与曲式并行不悖:
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然曲风骤转,A小调变C大调:
白影鼻梁挺正,其上眉骨俏薄;
忧郁的眼瞳微露幽光如玛瑙
——我冒犯了希腊雕像般的容貌。

                                                       2015.7.14-7.17
形式上与前面几首接近,但感情的直白表达减少了。这时想要突破,但又没能摆脱以前的风格。

             音波与水仙

“那耳喀索斯……那耳喀索斯……”

  音波在寻找,音波在回荡。
  穿崖引彻响,越涧余磬音。
  迭山万壑,崇岭峨岩;
  飞瀑入溪,江湖向海。
  春绿岸堤,冬扫落红;
  岛离母陆,星降银河。

  音波在寻找,音波在回荡。
  野火在摇曳,旅人正酣眠。
  借我一夜梦,助续前生缘——
“那耳喀索斯……那耳喀索斯……”

  音波在寻找,音波在回荡。
  梦中人不现,唯有一水仙:
  花儿白嫩,如他的瓷肌;
  茎叶修长,是他的美肢?
  可你替代不了,你也倾听不到。
  我且记住你,我更感谢你:
  美丽的幻象,我爱之依托。
  祈愿你有知,唤你如唤他。

“那耳喀索斯……那耳喀索斯……”
  音波已远去,音波在回荡……

  旅人渐醒,梦如往事:
  他记得音波呼唤时,
  花内在渗血;
  他记得茎叶微颤,
  根系殷红;
  他记得花儿有声,
  却如鲠在喉:“厄科……厄科……”

                                                        2016.2.17-2.18
写的时候心情低落。对这一作品不算满意,总认为叙事方式有些拖沓,不过总不至于没有可读性。这首诗改编和续写了希腊神话传说里的内容,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效果,等待读者评判。

从2017年开始,我才真正完成了诗风的转变。从旧形式转入新形式是痛苦的,如女人分娩时的阵痛一般。但只有这样才有诗的新生。

             爱

碧空正面对两朵巨云:
云之恸,哀碾青穹;
云之怒,反噬上苍。

仁慈的天:
体温融释灰愁,赐人间以礼濯;
口含清气,吹散一团愠火。

昶。

                                                    2017.6.12
从这首诗开始,我更加确定了凝练对于诗歌的重要性,同时也发现中外的传统文化融汇的可能(其实在早期写作中我就一直在实践,尽量融合中外诗歌的精髓)。昶字的出现并非苦吟的结果,而是写作中深入具体物象后在寻词准确表达自己主观体验时脑海里自然蹦出的。

      六绝(一)

  无题(扬抑格)
   垂柳披荫纳凉
   风被烈日追赶
   衔枝以为嚼子
   一息散入空茫

                            2017.6.28
称作六绝其实是不对的。因为绝句有自身的格式。但我深知古汉语与现代汉语相去甚远。用古汉语的平仄节奏来作格律诗,实属难事。因此我借用了西方格律扬抑格,并权且这样称谓这首诗。最令我欣慰的是这种格律是在创作过程中随脑海中字句的出现而自然形成的,而不是写好后自己加上去的格律。以后我可能还会写这种形式的诗,所以写明是“六绝(一)”。

注:嚼子——为了便于驾驭牲口和驯服动物,或防止动物伤人,横放在牲口或动物嘴里的小铁链或其他形状的铁制品,两端连在笼头或缰绳上。

          薄暮


长河如一条蜿颀的巨鱼
俯卧于河床之上
盲目地闪动满身的粼鳞
日昃而悬停注视


                                      2017.7.19
印象主义品格与中国古典诗歌意境的混合,不知道效果如何。


      俳句(一)

湖,永远睁着
温宁地映出一切
不干涸的眼


                          2017.8.20夜


      俳句(二)

呔!真实的我
睡在狂妄的底层
静躺的沉船


                          2017.8.20夜


      俳句(三)

雨过的草丛
传来湿泞的虫鸣
满醉的群呓


                          2017.8.20夜


      俳句(四)

长眠的诗者
汩沥已逝的墨流
——闪光的反转


                          2017.10.21夜

      俳句(五)

博学的智者
在巨大的墙壁前
苦苦地叹息……


                          完作于2017.10.28下午


      俳句(六)

  冬·夜·街
银杏敛伸着
燃满黄羽的手臂
都凝住面孔


                            2017.12.3夜
献上一组俳句,算是练习作品,供各位赏析。


                       断木

灰冷的木雕在暝曚的十字路口伫立。
沉默中怀念被斫去的热带风姿。
断身的勇者,仍有不可侵犯的根柢
在密实的地下深处甩撒着乱麻;
仍如挺立至死的士兵那样孤壮。


为渴饮星辉而顶礼苍月;
为等待黎明而濡染黑夜。
等待:晓星沉。昀。


它缓慢的树语开始生长。


                                                              2017.8.22夜
可能这是迄今为止我受特朗斯特罗姆影响最深的一首诗。


                    写于2018世界杯决赛前夕

                       一
2022,卡塔尔,巨型碗底。
同心圆成立。哨响——
二十二双带有倾斜关节的筷子便围绕一粒皮球迈开。
与马拉多纳在贵宾席毗连而坐。
迷离惝恍中,视线范围缩小为一个光点,又弥散——


我是里奥内尔·安德雷斯·梅西。
2018年6月30日,俄罗斯,喀山。
在全世界的瞩目下,我们挣扎,与高卢人战斗。
我们斗志旺盛,与他们对攻——阿根廷人最后的倔强。
全场结束,哨响。响彻球场的却不是我们的胜利。
我无法离开草皮,无法躲避看台上阿根廷人的眼睛。
旋转的视角——与整个世界杯告别!


                        二
皮球冲入网窝,冲断回忆,冲来对方球员的狂喜。
我无法作出反应,而马拉多纳已坐成一尊雕塑。
我们的球员没能用探戈舞步把绿茵场踢踏成潘帕斯草原。
他们渐渐失去草原的野性,失去阿根廷的混不吝……


终场。离开看台,踱回房间——
我是梅西。
我崛起于阿根廷没落的时代;
我随着这个时代一起没落。
同样没落的,还有整个国家的经济。


门是敞开的,门也是关闭的。


                         三
2018年6月30日,俄罗斯,喀山。
我们承担了近50%的贷款利率来到这里。
因为我们有梅西,我们每个人都是梅西。
梅西印在国旗上,印在每个阿根廷人的心中。


他们拼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也拼尽了我们的助威——
3:4。
但令我们失望的不是梅西,而是恶化的整个阿根廷。
足球只是象征,国家之梦在碎裂。
但我的儿子是梅西,阿根廷绝没有倒下!


                          四
——当我们目睹结局,却不愿离去
——梅西的影子被拉长,笼罩全场
——梅西的影子走来,是那样熟悉
——巨影中闪出亮光,向我们启示
——怎样把子子孙孙培养成梅西
——如你仔细聆听,必定永不遗忘
——阿根廷队歌的曲式,植入神经
——终有一天,我们成为球王之国
——做阿根廷人吧!你当坚如磐石……


                          五
凌晨,两点,无眠。
我不再是梅西,我只来自阿根廷。
阿根廷会成为梅西。
三两句交谈,与马拉多纳道别。


                                                                                                 2018.7.14晚
不能摆脱过去风格的诗人是无法进步的。我也必然受后现代风格的影响,这首诗里还有着摇滚乐对我的熏染。梅西在草皮上久久不能离去。镜头旋转着抓拍他落寞的身影。这一刻我难以忘怀。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3:4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错把“做阿根廷人吧”的“吧”打成了“把”。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3: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错别字,所以又重新投稿。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19: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错字已改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3 09:43 , Processed in 0.05313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