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9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短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4 15: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雪墨 于 2018-7-30 09:04 编辑

  【荒地上站着一株蝴蝶兰】

就在羊羔顶母羊的奶子吃奶时
羊圈外的洁白是毋庸置疑的
而缩腿的鸡不愿留下疼痛的爪印,成了铁定的事实
然而我只描述雪花飞舞时的漫妙和晶莹
从洋洋洒洒的自由载落到灵光闪现


【你问我历史与文学】
就在羊羔顶母羊的奶子吃奶时
羊圈外的洁白是毋庸置疑的
而缩腿的鸡不愿留下疼痛的爪印,成了铁定的事实
然而我只描述雪花飞舞时的漫妙和晶莹
从洋洋洒洒的自由载落到灵光闪现


【记得小时的时候一次打摆子】

记得小的时候一次打摆子
鼻腔里冒着火焰苦苦咸咸
滚烫的身子酸酸绵绵
碎石路上我走走停停又行行
犹记得腿弯里嵌进了铅块,直的弯不的
路当央我手拄膝盖望望等等盼盼
恍若听到阿母在召唤,小杰,小杰
望眼欲穿的心像被火箭射穿
烧的眼睑涩涩干干
我嗅到了四肢被烧焦的味道
我急呼阿母阿母你怎么看不见
但喉咙已被烧干
小路弯弯坎坎,树木遮天
阿母用蓝褂子在扑打火焰
并伸手欲把我拉出火焰
当我伸手去接眼前一片黑暗
倒在了苦难的边缘
冷的我在地上打颤,就像掉进了冰窟
只有发抖的力没有呼喊的声
然而阿母温暖的怀抱
就在眼前,却遥不可及
每当我奋力的去抓总差那么一点点……
阿母的双手,温暖的怀抱飘飘远远

【夜】

白昼的燥体
已给生活撕的支离破碎了
所以我才无休止的赞美你夜
用黑舔舐白的嗜血

我赞美你是万物之母
柔如雾丝的夜幕覆盖那么多的裸体
用深沉的厚爱包容一切
包括它们的小脾气

后来在楼角在星星眨眼的地方
在婆娑的林荫道上
发现你是一位歪歪倒倒夺路的醉汉
黑暗的漫游者,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

   【天地间我是最快乐的哪一个】

雨后的小草徜徉在坡上
绿的春梦送来了清宁和安详
当阳光从云缝里投来一束羡慕的目光
小草将身上晶莹的水珠撒给根须
东风吹来偏向西
西风吹来偏向东
轻松并快乐着
然而我才是天地间最快的哪一个
一棵小草加另一棵小草等于两颗小草
这我知道,而小草却不知道

【风雪夜归人】

镂空的木炭像透明的液体
暖向四壁
同时也暖在黑了屏的手机上
伴着常回家看看的歌声
桌上的猪肉炖粉条和小鸡炖蘑菇
冒着腾腾的香
门大开着
一道锋利的光
照亮了斜飘的绒雪
这引来了犬吠
何许在村口何许在桥头
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焦急等候的人
何许她们在翘首盼望
何许一家三口以紧紧的相拥
无视风雪的存在

   【暴风雨中的老欧】

珍珠般的雨滴砸的街面空无一人了
只剩孤苦的老妪拐着路
而迎面驰来的奥迪A6溅起的水墙
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扑倒
虽然你也没看清
但呻吟总在脑后吧
扶她一把啊!我手头上有活
这一声像炸雷
屋檐下避雨的人们散了
我也赶紧背对门外
深知暴雨彻骨的寒
傍晚的时光真难熬啊
亮灯时分路面上才恢复已往的场面
到底老欧是自行离去的?还是被搀回去的
没人知道?但我多么的渴望她是被人搀回去的呀

【梦回白洋淀】

是意外是邂逅是蓄谋良久
我们都真实的相对而坐了
眼前是平静的湖
我凝望着,远山不远
你缄默着,岁月过处
有沙沙的芦苇涌向湖心
那是我们唯一的一次对话
当你起身离去
衣裙略过一片枯黄
恍惚再说这不是结尾
也不是开始
从绿色的背包到铁茶缸
再到日记本
和蘸好墨水的新农村钢笔
抒写了白洋淀与知青间的
千丝万缕的诗情

【在月亮落下去的地方】

那么多的人
弯腰,低头
捡拾金币
唯有
饥饿的诗人
立着
撑一扇黑白之门
让匍匐的人们
有序的通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9-19 23:25 , Processed in 0.05237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