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1|回复: 5

[诗歌奖投稿·短诗] 王浩洪的诗(2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22:2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在路上 于 2018-7-13 22:30 编辑

王浩洪的诗(25首)

                 王浩洪

《暮色中过长江大桥》

暮色中经过武汉长江大桥
黄鹤楼从对面走来
掩映在苍翠之中,不再雄伟
船飘在江面,很小
包围着轻霭,有一些伤感
楼垣和路边的眼睛亮了
这城市的蜡烛
荧火虫一样,等待黑暗
火车从楼下穿过,去到我的背后
我知道此时,桥在震颤
2007-5-6

《寓言》

机会是一只迷路的野鹿
冷不丁地撞到了我的门口
我的头顶着瓷器,手里拎两只锥底木桶
像电影里的小和尚,从山下取水
拎到庙里,给大和尚洗脚。大和尚
说这叫做练功,水不要洒出,桶不能放下
野鹿只是望了望我,便掉头走开
它要去河边饮水,然后把自己献给
没有提桶的和尚
2006-10-3

《两只斑鸠》

倦了,在这个中午
两只斑鸠,站在两条
电线上,脸对着脸
相隔着一段距离,大约5米
它们没有说话,没有张望
没有用翅膀唱歌,用身体
讨论激情。它们平静地栖息
尽管有5米的距离
我们仍然能够看出,它们不是两只
它们是一对夫妻。哦
这很像我们今天的爱情
2007-6-9

《黑夜里的梅花》

梅花在窗网上,在玻璃的背面
我在玻璃这边的灯下,读那个
刚获诺奖的土耳其作家帕慕克•奥尔罕
憋闷得拉开窗子透气。我看到黑暗中
梅花在笑,有阳光里那般灿烂
这时我才知道,梅花仍在开放
在夜晚,在灯光之外,在地球背面的黑暗中
它与我相邻,与灯相守,与黑暗相伴
隔着一块可以打开的玻璃
有一点灯光照不到的凄然
2007-2-25

《原谅》

原谅水晶兰只能在腐土上生长
原谅黄杨木没有香樟树高大
原谅冬天里树要退出叶子
原谅这么多草都在春季发芽
原谅山毛竹折腰风中
原谅水杉树笔直,不会开花
原谅雪要在冬季里到来
原谅云彩天黑时还不回家
原谅马奔跑时会出汗血
原谅牛躺下了还要磨牙
原谅乌鸦的羽毛只一种颜色
原谅燕子不适应季节,年年搬家
原谅鸡打鸣时没有乐队
原谅凤凰不喜欢椿树枝桠
原谅盲人摸到的都是象腿
原谅桃花比海棠艳丽,松鼠爱翘起尾巴
原谅所有的夜晚没有白天明亮
原谅所有的鱼都在水里,不能变成青蛙
原谅我不能在太平洋造一座岛屿
扛不起珠穆朗玛峰的雪
原谅我腋下没有翅膀,无法跟鸟说话
原谅我,原谅我绿叶长在心上
根系常常挪动,不能像月季那样开花
2008-3-31写,4-1修改  
               
《橘子洲眺雨》

长沙,大雨
橘子洲,雨大
一辆商务小车,几个男女
孤立在那棵树前
湘江在雨中,有一些迷蒙
它仍然朝我流来
在这里分成两支
要流到我的背后
才会合流
那棵树下,没有毛润芝和蔡元培
橘园已经栽好,伟人尚未请回
雨依然下着,湘江在雨中
有一点浑浊,但仍然朝我走来
要经过我身后的洲尾
才能合流。我撑着伞
沿着湘江,并与它一起行走
我庆幸我是在雨中到来
未等到江干灯火如昼,未等到
脚步接踵,人头攒动
我看到了,大雨中的
橘子洲头
2008-12-7

《信誉》

迈出左脚后
右脚一定跟上
流走一滴泪
会有一河水充满
虹没有颜色
藏不住黑夜
雾没有重量
站不住乌鸦
走出去的路
必定连着星辰
晒干了的话
遇上雨水还能发芽
2008-6-9

《独饮》

一个有酒的晚餐
独饮。咸鱼和青菜
酒是儿子带回的,法国廊酒D.O.M
比我送别人或别人送我的
要好许多。没有痛。我不知道
为什么还要饮酒。为什么
要一个人独饮。饮酒之后
脸红,心跳,洗碗碟时
手不会冷。饮酒之后
可以写一首诗,童年的翅膀
在笼子外面飞翔。饮酒之后
我用两只手抱住酒瓶
把这法国人制造的中药酒
搂紧
2009-3-1酒后

《纸上黄河》

我第一次看到黄河
是在公社的墙壁上
黄河像一条蚯蚓,在土里
寻找出路。它不知道海
只知道拐弯
一会儿向北,一会儿向南
老是走错了方向
2009-7-25

《梅花辞》

一生中最后悔的事
就是跑得比别人快

为什么要在雪地里开花呢
在别人都不说话的时候

一生中最后悔的事
就是跑得比别人慢

为什么要到下雪时才开花呢
在别人话都说尽了的时候

一生最后悔的事
要后悔整整一生
2009-4-1愚人节

《两只手套》

一只在家里,一只在办公桌上
它们离开了手,离开了朋友,敌人,离开了方向
它们不像两只手,谁也不脱离谁,贴着身体摇晃
两只手套,两只互相忘记的手套
一只在家里,一只在桌上。它们
不纠缠,不询问,不邀约,也不相互眺望
它们在两个笼子里,没有哭泣,没有叫喊,甚至
也没有疼痛;它们不欢呼,不鼓舞
不唱《孔雀东南飞》,不演《梁祝》
没有变成羽毛、蝴蝶或天上的月光
它们不能够与对手重叠着行走
也不能十指合掌,去拜见太阳
它们不像两只手那样左边热爱着右边
右边和左边,从不相忘
2010-2-3,3-2改定

《密雪》

它们在空中碰撞
所以,很细
它们比冬天的雨更小
比雨下得还密
雪跟雨最大的不同
就在于它不奔跑
没有雨那么夸张,忙乱
那么着急
它们在空中舞蹈
它们碰撞,追逐,拥抱,游戏
但它们并不混乱,并不因匆忙
改变主意。它们
缓缓地降落,沉降中还有扬起
像上苍给人间恩赐礼物
从容,悠然,居高,不急
它们是上帝的一些孩子
它们是一些洁白
所以它们缓慢地走,它们走得
很有秩序
2010-1-5雪正紧时

《过老祖寺看梅花》

双峰山的梅花开了
开得白,或者黄,开得密集,疏朗
开得漫山遍野,开得不能忽略
远行的人,不为梅花而来
梅花也不为我开
梅花撞上了一个偶然
属于梅花的僧人,守候着山门
他不能把必然背到山后
他辜负了梅花的思想
梅花,白得淡然,黄得隐约
2010-4-5

《老祖寺月夜》

老祖寺的月亮并不圆满
旁边长了一丛青青的修竹
老祖寺的月亮在水里
水里也长着一丛修竹。青青的
修竹,在水里,青青的
修竹,在天上
在天上在水里都很清瘦
在水里在天上都是幽篁
老祖寺僧人穿缁衣
坐在台阶上,月亮下,竹林旁
2010-4-6

《夜钓》

那边江面上有人吃鱼
趸船做成的鱼府灯火通明
这边河汊里有人垂钓
蓝幽幽一排儿浮漂灯
那边吃的鱼大,在网箱里呼吸
这边钓起的鱼小,像水里拈起一根根银针
吃鱼的在船上,离水很远
垂钓的在岸边,挨江最近
吃鱼的快乐与钓鱼的快乐有什么不同
只有钓鱼的能够区分
鱼宴散时,汽车从堤上经过,一辆辆
照亮了岸边的人民
他们端坐,神情专注
他们都不看汽车的灯光
他们听得见引擎的轰鸣
2011-5-26

《独处》

坐在别人的词语里,这个夜晚
四野喧闹,植物在丰富羽毛
江河静寂,所有的声音都没有打搅
人坐着,或者站立,在笼子里移动
与你隔着一句话的距离。昨天我说
人也是植物,在暖风里开花
今天风突然摇头:心上的雪
并不跟地上的一齐化掉
风湿和骨痛,总是在皮肤下游走
尖锐及柔软,将盐注入了热血
却无法析出身体内的黑暗
不能把酸放到盘子里
2011-2-23午夜于榻上,25日改定

《李立跟妈妈说得了奖的牵牛花》

牵牛花也有大气象
镇小学儿童托管中心的牵牛花
学生宿舍白粉墙上的牵牛花
爬上了托管中心的电脑
爬进了视频,在空中打开了喇叭
二年级小学生李立,跟远在海边的妈妈
经过一枝牵牛花的青藤
说话。他看见妈妈瘦了的脸
妈妈看见了李立,还有他得了奖的牵牛花
妈妈说,李立不错呀。李立望着妈妈,没有笑
妈妈又说,好好念书啊,莫调皮
听老师和爱心妈妈的话。李立点头,嗯了一声
妈妈说,星期天回家帮奶奶做事啊,奶奶老了
李立又点头,又说一声嗯。等过年我回来买一台电视机
妈妈说,你做完作业陪奶奶看动画。李立又点头,又嗯了一声
星期天你去舅舅家一回,叫大舅妈带奶奶去看病
妈妈说,我听隔壁来的桃姨说,现在镇医院也能诊病了
李立还点头,还说一声嗯。妈妈又说,你跟奶奶说
叫她莫急,到过年再只有两个月,过年我就回来了
回来我给你们带好吃的,好玩的好东西
李立再点一下头,再说一句嗯
他伸手去擦妈妈眼里的泪水,摸一摸妈妈的脸
他的手触到了冰凉的液晶
妈妈的脸在玻璃里,凉凉的,好冷
2011-2-25

《城市鸡鸣》

从没有梦境的睡里醒来
鸡鸣访问了我。鸡访问
凌晨醒来的每一个人
我没有热爱这饲熟的鸟叫
却必须接受,乡村的晨曦
涂抹城市的森林
铜壶滴漏,夜被尺子量过,宫人
从一更唱到五更。鸟不会
鸟只能意会太阳,只能为太阳
撞一下钟声。鸡把钟撞得
完美,悠扬,用脖子的力
把叫唤骄傲成歌唱,骄傲
在不需要寻找配偶的时辰
我从没有梦境的睡里醒来
接受一只公鸡的访问
折叠的皱纹被鸡打开,皱纹里
蹦出了赶集路上的薄霜,以及
村垸的暖,一声,两声,三几声
2010-8-21

《父亲的算盘》

我在父亲的算盘声里睡去
算盘声里有灯光
我在父亲的算盘声里醒来
算盘声里是阳光
母亲说,在我梦见翅膀的时候
算盘一直在响
五分钱的银角子
算盘找不到
跟父亲捉迷藏
五分钱耗去了五角钱的灯油
还不如自己拿钱垫上
父亲60岁时,不再算帐
从乡下迁来城里居住
还带着那把算盘,很油亮
他一次也没有用过
有一天我拉开抽屉
听见了算盘在响
2009-3-17

《湖山之春》

春天把冰雪踩进土地,蹒跚着手脚
树打开窗口,放出嫩绿,鸟的雏形
犹豫了一个冬天的香樟抖落鳞片
地上和风中铺满了声音
玉兰树没给画眉鸟一点预兆
把气质与尖叫唱到了头顶
红得满身通俗的山桃花
不经过蝴蝶的批准急匆匆做爱
急匆匆凸出了嫩绿的肚皮
不讨论梨花的白,不讨论孵窝之鸟的
无比耐心。轮回如此浩瀚,有一些沉重
有一些捷足先登。树不问
为什么温暖里有寒凉,要多少白与黑
才割断前世之果,后世之因
才割断水的阴冷。为什么
世界是圆的,时间却不能完整
一只乌鸫跳上了湖的睫毛
稀薄的绿里有一个黑色问号
来的时候会来,去的时候会去
枝条颤动而不惊慌,如花柳絮也没有飘零
不说话时,树把蒸腾送给了湖水
阳光里,留一些明亮,一些儿荫
2012-4-8

《湖岸之慢》

把近推远。看得见摇曳
摸不到叶子、皮肤和光鲜
水用温柔的平坦,取走了
捷径、时间和速度,把
趣味、隐藏和变幻留在低处
告诉我怎样拥有途中,瞻望终点和
习惯缓慢。那里有一孔桥
它并不提供抵达,只显示
省去或忽略,述说人生
需要连接和驿站。环绕是必须的
而步伐并不总有目标,不总是向前
很多时候我们不能朝着唯一的方向
甚至会有迷乱或回环。那些跑得快的车
在穿越街市,会早早取走钢铁的荣耀
但它们看不见参差的岸和石的嶙峋
看不见湖柳隐现。弯曲把一些味道
捧给了我,并向我致意再三
2012-4-22

《山中》

山只把一些细沙交给河流
水用不能带走的留下平坦

一千只鸟鸣,一万声蝉响
淹没于浩瀚,空寂和无言

向上的,生长葱茏,没有卑鄙
向远的,怀抱弯曲,起自一点缠绵

屋的棱角黑白,孤傲在绿竹之上
静默的声音干净,明亮,没有炊烟

把辽阔和旷远纳入一棵树中
今天我有琥珀的愿望,想牺牲,成为一粒贡献
2012-7-17

《武昌江滩》

江岸平整,洁净
碎砖在水边,与泥沙闲散
那是江景房抛弃的建筑垃圾
被水洗过的砖颜色暗红
一万年后考古发现会证实
现代化过程中的城市文明
2月22日上午十点我从江边走过
柳树的发丝在萌发春天的米粒
两株柳之间有一律的灯盏,都朝着天空
改变夜的黑暗也超支生活的合理
它们广告了空气、楼宇和城市
也广告了柳树的睡眠与摇曳
树下牌子上写着,禁止人去江边嬉水
禁止用钓饵欺骗鱼类。不过
这些柳从不欺骗我们
在硬化的土地上,依然发芽,荡漾
这些柳骨骼坚毅。它们被喧嚣和光虚伪
依然柔软地微笑,在城市的看法里
集体地孤立
2013-3-22

《伤春诗》

我浪费了这个春天
浪费了立春、雨水、惊蛰和花落
浪费了鸟鸣、风柔、叶绿
藏起或没有藏起的歌
我把一小片蓝天装进了瓶子
把大片的阳光留给了鸟雀
我仍然在用你不明白的痛,写一些
无用的泪水,作为向神祈祷的白鸽
昨天我下得地来,在18路公汽上
把座位让给了一棵老树,让小草
牵扯了胸襟,说天空的辽阔
我在木板房子里孤立,吸入
钢铁排泄的分贝,听注入鸡血的音乐
春天就要从我的手中流走,叶吐过芽了
花已经开过,我没有说出的话不必再说
一会儿,桃子就会跳出来,跳出春天
结绯红的果。我的桃子在哪里呢
我还得去写一些无用的泪水,或者语录
开一些无用的花,结无用的果
2014-3-14

《无眠之夜》

客居在别人的城市
夜也不是黑的
白天,我只跟电梯里的小孩说过一句汉语
夜晚,我把心上的痛倒出,电脑沉默
走过很远的路,翻过了群山和日月
依然空垂着两手
我知道雪已经过去,霜正在到来
冷和热都不能持久
昨天我背一棵桃树下山
今天得挖一方土栽种
我害怕桃树在手里开出枣花
我害怕湖风浩瀚,吹皱了骨头
劳动节的夜晚
挖掘机仍在楼下通宵达旦
铁做的机器需要浇油
铁做的机器容易误读
我知道等待得太久
桃树在手里会开枣花
我知道铁机器虽然坚硬
也挖不开没有
2016-5-1清晨

发表于 2018-7-14 16:2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赏读!都是我喜欢的作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8 09: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密雪

它们在空中碰撞
所以,很细
它们比冬天的雨更小
比雨下得还密
雪跟雨最大的不同
就在于它不奔跑
没有雨那么夸张,忙乱
那么着急
它们在空中舞蹈
它们碰撞,追逐,拥抱,游戏
但它们并不混乱,并不因匆忙
改变主意。它们
缓缓地降落,沉降中还有扬起
像上苍给人间恩赐礼物
从容,悠然,居高,不急
它们是上帝的一些孩子
它们是一些洁白
所以它们缓慢地走,它们走得
很有秩序

---佳作 推一下~~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4 16: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过诗友!问候梧桐树!问好晏晴~
发表于 2018-8-1 11: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就要从我的手中流走,叶吐过芽了
花已经开过,我没有说出的话不必再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对已忘言。
期待更多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8-1 16:3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蟋蟀 发表于 2018-8-1 11:10
春天就要从我的手中流走,叶吐过芽了
花已经开过,我没有说出的话不必再说

好眼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5 02:07 , Processed in 0.061175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