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35|回复: 9

[诗歌奖投稿] 北京文藝網第四屆國際詩歌獎/項美靜投稿詩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13: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項美靜 于 2018-7-16 03:32 编辑

1.祖國,虛擬的命題

天未明,公雞就啼叫
昂首的姿勢拓印在一張叫地圖的紙上
我,在版圖外醒來

被甲骨數千年沉澱的氣息牽引
在浩瀚的辭海沉浮,試圖
抓住一個詞條:祖國

步向文化歸屬之門
走進思想流變之門,又邁過型塑的意識之門
念祖,是無法斷根的病

蹲踞在門口的石獅子拽住我出走的腳踝
窗口的青花瓷瓶也伸出長頸
問:欲去何處

無論第一聲啼哭落在黃河岸邊
還是耶路撒冷抑或太平洋
黑白之間,黃皮膚已烙上龍族之印

紫禁城琉璃瓦上的那隻烏鴉呱呱著
風沒有疆界,雲沒有國度
祖國,就是爺爺墳頭的一抔土
2018.06.03

2.春天的事

無非一場雪催生萬物
無非破土的硬刺開含苞的蕾
無非風流喚醒花的本能,遺一席落紅

用落紅串一串唸珠
嗡嘛呢唄美吽,聲聲都是前世的緣
我細想,那是你烙下的印,蝕骨

2018.03.26/04:50即興06.01修稿

3.飛天

想飛,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飛
如同我想擁抱草原
便在園子裡栽了大片格桑花一樣

此刻,我賒了前往天庭的通行證
試圖走入深,不可測的黑
在沒有天 空的窟

白天與黑夜苟合,現實曖昧幻想
我的手探向你柔滑如絹的肌膚
夢,就是那麼的不著邊際

是媚是惑,抑或是
西域肚臍上一根絲帶牽著的靈
哦,你是被抽走那根肋骨,快回我體內

為迷戀你的我
為曾欲擄掠你的那些造訪者
為曠野上的那些白骨,舞蹈吧

你一揮水袖
那姿勢足以讓人匍匐,於
裙擺撩撥的欲望

用緞帶勒緊我的頸脖
為你如貝珠的香汗,我要奉上肉身
讓脫殼的魂,飛天

捕捉高掛的夢,且
在黎明之前隱身
你隱於天空,我隱匿紅塵

2018.02.22

4.怪石得仙

蟬在後山說道,樹幹上
展開的羽翼在太陽下折射出些微光

蜻蜓在庭園戲逐,空中
滑過的影子,讓我想到來了去了的訪客

墨濃些,色淡些
倚在窗前的竹探著身子指指點點

懸在半空的筆
不經意在盤根錯節處打起坐來

好一抹飛白
一塊得仙的怪石,忍不住
拍案
2017.07.26

5.三八的修辭

牆角,置了兩隻缸
盛水也養魚
看魚水嬉戲也看月亮入缸沐浴
偶爾舀一瓢觚雲朵入茶湯

東籬栽菊也種蘭
有時扯幾絲南山的陽光植入
不為修煉,成仙
只求一嗅君子的馥香

我是花也是匠
任玫瑰在身上攀爬,刺出的血
是綻放最美的一次花事
如你留在腹股溝澗的十字繡

院落佈景是三.八的修辭
蹩腳,卻自成一格
2018.03.07

6.如果蜻蜓的腳趾能勾住流水

溪中發呆的卵石
如踏階上托腮的我

在蜻蜓的翅膀上
俯身于水
待不及吻上伊人,出竅的魂
已被漣漪零亂成碎影

瞳仁緊抓住滯留在睫毛上的夢
幻影於擱在唇邊的食指間燃成灰燼
在淡化的煙圈裡
我們各自選擇了寄宿的凡胎

你是女子,我是蜻蜓
藍色的
2017.09.27

7.謫仙

階梯,碑林,漢字在攀登
月亮在上,青蓮在下

靜夜,思一彎鎌
勾住我的影
李哥,借你大腿一坐
無酒,也濕

桃色的羞澀膨脹
在腿上,輕盈如夢
失足於你蓄養眸中的那池春水
恰好,沐浴

縱姍姍來遲,一滴私釀
足以換你為我脫靴

不講究姿勢
動作緩緩像受傷的豹子
我喜歡這樣的你
正需要,用愛舔舐傷口

今夜不邀月
恐你移情,偷窺者設下的陷阱
有絡腮鬍作證
詩已死去,我正老去

2018.03.27
遊江油,登太白碑林而作。
2018.03.29

8.大雁塔

在盤旋的文字中走神
走進天竺的佛道
貝葉經上是否有墜雁的血漬

雁聲半空,我也在半空,俯看
一灘血托起的七級浮屠
塔頂,播種信仰的雲已隨風去

大雁塔,佛的天國
我只能在夢中拾階,盤桓
於你的翅膀上

在詩裡做第一流人第一等事
把漢字煉成的舍利
供養在蓮花臺上
2018.02.19


9.半盞流年

此刻,牛在草垛旁反芻
稻子在它的胃裡繼續成長
而我在庭院享受午睡後的慵懶

笛聲滴落杯中,日沉月浮,茶涼
有雀飛過,昏黃的光在移動
日子被挪到緘默的窗臺

我不擅撫琴,就聽斑竹吹簫
順手在歲月的皺褶裡栽一株蘭草
且令時光逆向進入花的內核
2018.01.04

10.蝴蝶

和夢有著相似的輕盈
輕盈的羽翼上躺著喝醉的雲
民國的胡琴嗚咽著唐宮的長恨
琵琶上盤著的蝶欲飛又停
若不是雪在紛飛中幻化成精靈
你怎會一展翅便淒美成傳說
2016.02.15

11.
一落地你便立誓
陪我終老
無以回報,我以身相許

你用幾塊木板將我羈押
我借你一席之地
與靈魂暗通款曲


12..

再抽就跟你斷交!

她笑著,緩緩劃了根火柴
火苗一下子燃著了乾柴

他說:最後一支,再抽和你斷交!

她想他的時候就劃著火柴
他想她的時候就點一支煙

其實,他覺得她抽煙的姿勢很美
2016.11.22


13.孤城

沙發上一對抱枕鴛鴦戲水
床頭幾滴殘留的酒發酵成醋

壁虎在牆上比手劃腳
幾粒粉塵飄落潔白的哀傷

畢加索從畫中走來
發出滴血的笑聲

找一個衣架把影子掛上
不勝酒力的詩合衣而眠

夜在耳鳴,蜘蛛在夢中遊離
只有洞開的窗獨自風景著風景
2016年1月14日

14.臘八

一碗粥煮了千年
終於
在寺廟的灶臺
熬成
舍.利

摩揭陀國
一粒佛的種子
在缽中開花

苦的是
你已成佛
我仍在紅塵翻滾

15.七夕,不過是個傳說

七夕那晚,獨自在家看碟片
恍惚間把自己塞進了放映機

蠟燭越燃越短,睏意越來越濃
不曾有過的渴,像蛇
纏身

那夜的夢,痛快淋漓
我把最性感的一顆男星,摘
2017.07.24


16.桃花劫

老漢在井臺舀水
想到那如水的女子,濕濕的
便濕了眼眶

受不了村裡人的唾沫星子
那年,她投了井
連同蜚短流長一起沉入井底

她走的時候,正是
桃花紛飛的季節,而今
這叫桃紅的女子在老漢眼裡紅著

無花果在風中紋絲不動
樹葉不動,老漢也懶得動
遇上如水的女子便逃不過前世的劫
唉,快清明了
桃紅墳頭的桃花又開了吧
在井臺舀水的老漢濕濕的,濕了眼眶
2017.03.10

17.在佛前

牆角的斑竹是一段銷魂的筀簫
那葉卻是一柄刮骨的劍

木魚將鳥鳴收納
空空的腹肚內趴著一隻聒躁的蟬

獨守青燈皆因前世不小心
誤食了你種下的紅豆

老尼在佛燈前冥思苦想
除了誦經也許還該再做場瑜伽

這一夜,木魚欲言又止
想說的心事都被風聲訴盡
2016.11.02

18.路過石榴樹
村頭,有片天空別樣燦爛
那被五月鼓動的熱情
是夏的姿態

路過石榴樹
有花朵朵向我迎來
裙下,還跟著一隻貓

紅布襖裹著圓鼓鼓的小腹
大牛家的媳婦
像樹上的花隨性且嬌艷著
當我再次路過石榴樹
已是二個月後石榴爆開的清晨
聽說大牛家的媳婦產下一雙龍鳳胎
2017.07.01


19.荷堂夜話
想攝一枝一葉一荷
卻見蓮葉上坐著我的影子
在褪色的花瓣上如青春的嫣然
在月光下,那一池漣漪中撲朔

迷離於面前的水鏡遙想
少女的紅暈

一個人的蓮池
她站著,我斜倚著
倚著碧蓮把自己站成荷
站成荷,才知對蓮的依賴

我是凡塵一介女子
無意依皈
蓬門中的打坐的蓮子
才是轉世的佛

花開為伊花謝也為伊
淤泥中有我臥著的白骨為証

水鴨輕輕掠過
零亂了荷塘月影
有風從西邊來
吹動一池蟲鳴頌成佛音

夜蝶掠過蓮床
抖落幾滴露珠兒
嚇得那條摟著白嫰嫩大腿的水蛇
嗖地逃去

蓮子安於蓬巢
我安於異鄉客舍
那花晃動著月光的夢幻對我淺笑

從蓮座起身,順手
把心中湧出的那朵荷,收進我的詩裡
2017.08.23

20.在一個平常的晌午看風景

冬日的太陽最宜晾曬
臘肉
連同發潮的日子

一根肋骨
一張豬臉譜
蹄子,大腿,肥臀

風乾的醃肉長出如霜的鹽花
滲出的水珠懸而未滴
在陽光下閃著血色

行腳擱淺在福爾摩莎
流浪的手牽著江南綿密細雨
打傘下走過

七零八落的影子吊在竹竿上
對著看風景的人喊:

2017.01.09


21.胡楊
選擇大漠為立身之處,歸宿之地
用三千年守護一個信仰
每一粒沙都是金子

在遠離都市的曠野
目送駝鈴帶走狼嚎般的疾風
守著荒涼的星際如酋長守護自己的部落


偶爾你也會和風談論藝術
和落日探討永恆,無需語言
所有答案都在你緊攥沙土的根須裡

面對你肅穆之美
我想到沉思者想到大衛
肌肉,線條,陽剛,堅韌

胡楊,請允許我撫摸一下你的赤裸
讓時間把我也雕成你的模樣
2018·01·15


22.

詩是跌入女兒紅的珍珠
泛起的漣漪
且當作是撩人的酒窩
那是我日夜沉溺的酒杯
嵌著我深深的迷戀

我是酗酒的漢子,一日三餐
總是,恣意暢飲
飲你的笑你的哭
飲你的鳳眼你的紅唇
飲盡,你的美
2017.02.15


23.大雪裡一個紅葉

飄落的紅葉是秋的嘆息嗎
是尋我的你吧
我笑了,無視你的零落
一如無視風在吹

你不介意吧
我孿生的姐妹
你是我飛翔的翼翅
你的路徑中有我的足印
從你飛的方向能找到
我的去向

莫停,莫停
當猶豫的紅葉落入眼簾的時候
我會追隨你到天邊的天邊
在歸雁的十四列再加上一行
絕句
2017.02.19

24.烏鴉的懊惱

夜在天空蘊釀黑暗
如一滴落在筆洗的墨,暈開

在樹上打坐的烏鴉
睜一眼,閉一眼

悔恨當初舞文弄墨
一身白衫被染成黑褂


烏鴉的獨白

因為姓烏
人類就給我取了個綽號
小黑

我喜歡
因為黑
才能顯現真理的微光

看,下雪了
因為我的黑
世界才如此潔白
2016.02.10


26.海的慢板

天際下
有什麼節奏比潮汐更悠長

當赤裸的白以花的模樣迎向眸子
海的體香便以浪的形態湧來

當海豚的魅音高高低低舔著耳垂
美人便以水的姿勢魚躍

枕著濤聲,浪
漫上沙床,濕了衣裳又何妨


27.雪
尚未開口,你便斷言
我的前世是水今生是雪
冰淩映射了來生

白了又黑,冰了又水
如古剎青燈,蠋火成淚
濕了經書上一句箴言

指尖下的這首詩
怎麼也挽救不了宿命的必然
2018.02.11


28.其時其地

我的美人靠
必須是紫檀或花梨
結實得可以承載一朝江山

細膩的紋理是女皇的肌膚
你潰敗的命門

我的棺槨
可以是薄薄的一遝毛邊紙
輕盈得可以飛天

線裝的書香是詩人的體味
我凱旋的法門
2018.02.12

29.博物館

甲骨在半坡打著啞語
青花瓷是數個朝代遺精的產物
聚光燈下,碎片揶揄碎影
大腹便便的穀倉拘禁了不眠的遊魂

金縷衣袖籠子鑽出的那隻手,挖出
寡言的遠古,地宮在陽光下煎烤
火中,骨髓嗶哩啪啦嚎啕
良渚痛得吚呀吚呀

紫檀搔杖撓著君王的癢
一卷橫軸試將天朝的江山展開
玻璃與玻璃片之間隔著一片霧氣
朦朧的真實,蒙面的女子

行屍在匣子裡翻尋記憶
不准大聲喧囂!
木乃伊對著青銅鏡打個哈欠又昏昏睡去
一枚貪玩的恐龍蛋趁機溜走
2018.02.28


30.雪祭

歸途中到處是打劫的路徑
每陣風都暗藏殺機
痙攣的落葉在圍籬傍停下腳步
路已盡頭

一個踉蹌,風跌倒在荒塚前
驚惶的雀兒用瘦爪
在雪地上留下一行祭文
落葉歸根

我捧起枯葉,像捧著我自己
2018.02.03


31.窗外倏倏忽而過的時間

窗櫺嵌著夕陽
別出心裁
我把落日剪輯成一枚瑪瑙
墜在胸前
惟恐它不小心跌入山崖
從此,不知去向

紅葉飄過
誤以為是一隻南遷的孤雁
我忍不住喊,停下
別把秋天帶走

32.輕輕推開那扇窗

在敬老院
在某扇防盜窗後
一個滄桑的腦袋探出白床單
雪了嗎?

爬山虎還在窗臺壁畫呢
楓紅,杏黃,妖嬈而燦爛的真實
她們都屬於你的

噢……
怎麼頭上落滿霜花

影子掙紮著從深陷的被窩起身
推開玻璃的冷光
緩緩,向妖嬈而燦爛的真實走去
2017.12.15


33.動了情的風是路過的夢

絲瓜躡手躡腳攀過籬笆,探頭
偷窺,薔薇上午睡的紫蝶
清風處,野花慵懶地撩著裙擺

一隻蟋蟀跳上我的腳背
黑色的羽翼油亮
如外祖父的香雲衫,漂亮極了

陽光在青苔中醒來
鼾聲在搖椅上咯咯的笑著
安眠在風中的靈魂伸著懶腰
夢還是潮濕的
2017.09.28


34.雲以淡泊的心情敘述遷徙的故事

風起時
半爿雲走入雁陣
我走進葉落滿地的杏林

縱然已是深秋
狗尾巴草依然以飄逸的筆劃書寫春天
只要你不介意它字跡潦草

落山風滑過旱煙袋
老牛揚了揚尾巴,鞭向沉默
痛了扶犁上的厚繭

光陰在崖坡嚼著山羊的後腿
一陣短咳,旋即
山村陷入更深的寧靜

嘎~嘎~
幾隻鵝爭先恐後
朝久違的鄉音跑去
2017.11.20



35.期待一場艷遇

月光勾勒出島嶼的倩影,一襲薄紗閑步牛角灣
想看看那珠沙是否藍的和海倫娜的眼睛一樣


一邁步海岸線就離我遠了些
腳一停潮水又一排排聚湧過來

當柔軟之藻纏住腳踝
我笨拙的手游進水裡,撈起一粒夢幻

珠沙,我夢中的海倫娜
千百次死去活來又活著死去

潮汐淹濕了夜夢
死亡已將你的容顏固定

當螢光在我掌心熄滅
依然有一盞燈亮著,如妳
2017.08.25


36.在“睡”意裡徘徊

睡,這個字有太多的意象
容易被引伸到某些很生活的動作
比如
睏了或被睏

避免沾上當下某些詩派的邊
諸如
口語、垃圾、下半身、梨花……
為一個字絞盡腦汁

有些字無論如何不能綴在一起
是忌諱的
比如勃
比如陽

五馬分詩
一些該衝入下水道的穢物
被某些靈長類動物隨意曝曬

推敲之間
秒針被門檻絆了一下
時間卡在午後三點
一杯咖啡

2017/7/21 16:50:47


37.葡萄熟了

夏季,最愜意的
莫過於躺在匍匐架下的搖椅上
遐思的雙翼沿著藤蔓攀延
順手可及的果子,多汁

今夏,或許我可以寫出最陽光的詩句
如眼前,嬉鬧的蜻蜓
一展翅便是自由

今夏,或許我可以寫出最緾綿的詩句
如眼前,追逐的蝴蝶
疊舞便是歡愉

太陽炙熟了白日夢
如懸在頭頂這飽滿的葡萄
由青澀轉而酸甜生津
一手一個處子,一口一個果子
2017.07.22


38.歲月沉香

閑雲浮起青山潦草的影子
一襲托缽的袈裟
從薄霧中走來

削瘦的竹杖
低頭看著魚尾劃碎自己的倒影
碎了,又圓

蟲蟻啃食過的白木,枯朽
匍匐在紅土裡的傷痕
是否熬成樹瘤便可修成正果
結痂,成香

2017.07.24

39.竹影

被伐的竹根來不及清理
不消數日,便又橫生枝節

一撮撮叢生漫延
細細的嫩枝不失竹的品性
節節向上
虛懷若穀在院牆邊

一些鞭筍鑽入土中又拱出地面
窗前的我,渾然不覺被造景在竹林中

這難免想起板橋,想起東坡
我略微豐盈的身影
可配竹的清瘦和青翠

窗裡窗外
青春的竹子和更年的我
各懷心思
2017.07.05


40.聆聽

一個烏托幫王國和一個患了躁鬱症的年代
在同一列駛入隧洞的磁浮上
深入淺出的嗚鳴如臺北街頭同志們的騷動

真理寂寞在被叫醒的夜裡
那只昏睡了多年的蛹一脫殼便開始說教
這是屬於禪的時間嗎

老僧下山了小和尚還在打坐
耳朵在捕捉漸歇漸起的謊言
知了   知了

耐不住喋喋不休的嘮叨
靈魂企圖逃離集中營
殊不知,該走旁門還是左道
2017.06.01

41.局外人

被北風撕裂的冬甚是肅殺
枯枝走筆,在雪地
圍一盤棋

執黑先行
旁觀的烏鴉聽了
亳不遲疑,便把自己落成一子
2017.01.30


42.康乃馨的聯想

你微笑著將一束康乃馨插入花瓶
美是很美,就是呆板了些

這讓我想起了堤邊的蘆花
素是素了點,卻滿身的靈氣

被風折斷的那節蘆竹泊在水湄
宛如一葉筏子歇腳在河塘

這讓我想起母親和子宮
還有生命之水中嬉戲的胎兒

蘆花柔軟的根莖下有著頑固的硬
如髮根下的黑,不卑不亢


蘆葦在水岸柔情地飛白
終於,我看清了靈魂輕盈的模樣

2017.母親節

43.愚人節/問佛

走進禪寺,金壁輝煌
誤以為步入天堂
選擇最靠近神的蒲團
屈膝,叩拜

願慈悲,普渡天下蒼生
願鮮血過後開成潔白的蓮
跪起,抬頭
昏暗中看不清佛的臉

風裹著爐臺的香煙
如黑衣人訕笑著飄過
丟下灰色的心情
我,倉促離去

寺外,正巧一隻烏鴉飛過
留下一聲
觀世的
2016.04.01

44.神農行

常常閉上眼睛不帶地圖去雲遊
這次張大雙眼,不假思索走進神農架
八百里山水,腳是唯一行囊

從江南一抬腿
便跨上龍的脊樑
娃娃魚,白堊紀,丹霞岩

三千多米海拔,天藍雲白
左手山風右手塵沙
前腳都市後腳叢林

一群入侵者
女人,詩人,男人
文明人

感覺自己是遊走在二者之間的
局外人
一路上臆想著一個個邂逅野人的場景

走馬觀花的步履零亂又沉重
在巨龍沉睡的軀體上
踩得神農架的鳥兒也不再鳴唱

手落在風裡
為傳說中一個野人留下的腳印
扛走整個神農架

走出深山前,我大喊一聲
若你去造訪神農時
即便聽不到鳥鳴也能聽到我呼喚的餘音
2017.04.20


45. 長城

黃土壘疊倔強,撐起龍的脊樑
漢磚砌築堅固,托起民族的胸膛
長城,一枚別在中華胸襟的勳章

長如父親伸展的巨臂
城是母親豐滿的乳房
千年不朽的青石有雄性的堅忍,如獅

夯實的根基上灰漿黏連的是家和國
從山海關至嘉峪關,新城舊牆
每一塊磚篆刻著華夏的傳奇

好漢坡攥住我的腳踝
我攥著唐時明月漢時的光
在一棵虯髯飄然的老松前佇足

十個腳趾盤根於錯節的土裡
雙臂長出翅膀
停在肩頭的那朵雲躊躇不決,留還是走

乖戾的風在垛口打轉
胡琴急,禁錮的哭聲裡
有皇靈彎弓的影子

琵琶從關內唱到關外
蹄聲疾,催征的夜光杯裡
有醉臥馬背的漢子

狼煙,烽火,角聲
等鐵騎麾下的長矛刺向我胸膛
用紅色乳汁餵養英雄豪情

野草在牆縫書寫歷史
歷史在苔蘚上滲出血漬
拾級,屈膝,任血漬滲入骨髓

長城,母親,餐風露宿了數千年
今天我來替你站崗
城頭,旗攬江山,我也是一條好漢
2017.11.16
*2017.11.11日進京參加中國新詩百年全球華語詩人詩作評選頒獎會,順道遊八達嶺長城,有感而作.


46.陶罐上的一首漢詩

不小心,失手
珍藏的瓦罐四分五裂
一塊塊碎片紮進地裡
如一個個漢字紮在紙上,滲出血

洞開的瓦罐張著嘴
分明聽到
從夏商古窯傳來的呼喚
中華呀,母親

黃土以陶的形態孕育了華夏
細碎縱橫的桑麻布紋
驗證了龍的血統

我試著用一個字
在她額頭烙上高貴的DNA
並將靈魂安放在一首詩裡

捧不起灌鉛的重量
將詩集合起
惟恐被焚書坑儒的冤魂
從秦朝湧來索命
2017.02.13


47.老街

走進黃土壘起的疆域
古井將來往的喧嚷收納
封印深不見底的傳說

老街一筆一劃
把自己寫成篆書
穩穩地坐著,坐成一部童話

屋頂,一隻慵懶的貓
撓著瓦楞上的苔癬
牆上的旗幡飄著我前世的長髮

走近古宅,門當牽住我的衣袖
聽她講戶對年輕時的趣聞
一個美麗又冗長的故事

沿著蛛絲循著馬跡
我挖出被流年覆蓋的
一串串祖母的笑聲

門前打盹的老狗伸了伸懶腰
啣起散落地上的笑梗
兀自往巷子深處,先我離去

撫摸青磚砌成的歷史
翻尋記載祖輩故事的那頁
佇足,石屏定下韻腳

我不是過客,是歸人
左腳提起的足音
在落下的右腳,成詩

48.烏鴉的沉默

陽光貪婪地吞食天下秘辛
烏鴉在陰影裡漂洗血統的原罪
一不小心,染黑了月光

憂傷的翅膀掠過塔樓的鐘繩
鐘聲穿過黑袍
穿過十字架上受難的耳朵

閃電劃過昏暗的教堂
照見基督眼角的那滴淚
阿們

你說此去三裡便是唐朝
那裡歌舞昇平
還有我要的環肥燕瘦

你說黑夜的洞穴藏有
一本線裝書
記載著進入長生殿的秘語

烏鴉躺在時間的搖椅上
低頭啄自己的爪子
怕不經意將你的謊言戳破

莫測的羽毛閃出高深的顏色
在一棵古老的枯枝上
守住高懸的風骨

夢裡我看見一個疲憊的王
端起一甕盛著月亮的老酒
啜飲著寂寞的圓缺

當太陽再次升起.
烏鴉仰天長嘯用鮮血譜成的悲歌
如二胡,在荒野嗚咽

就這樣,烏鴉沉默了千年
2016..8.25

49.縱風情萬種,誰解斷橋

昨夜,瘋狂想妳
在一首詩裡
今夜,想你瘋狂

穿過孤山,走近西泠
斷橋邊,那葉小舟
在南唐的柳岸邊,搖晃

柳葉拂碎雷峰倒影
一朵流浪的雲,蒼白了
後主的臉

幾聲蛙鳴叫殘曲院風荷
二行憂傷的淚,模糊了
西子的眼

月映三潭,雪殘斷橋
俗塵,留不住一縷飛絮
江南的夜

素白的文字
滑過清蓮
跌碎一池漣漪

芙蓉艷了丹桂
柳枝瘦了紅顏,我們
走過的那條長堤,遠了

怎忍心
讓風染上憂傷
拈一柱香,梵唱

如果可以,好想和你私奔
等西子煙雨,一把油紙傘
將初見的驚艷定格

莫笑癡情
我在橋上等你
等柳浪聞鶯,千年

50.優曇缽羅

月光下匍匐千年
不為綻放
只等盛開後嬌羞的閉合

午夜沐香合掌
不為芬芳
只等這一刻潛入漸合的心

如來
我願為優曇缽羅

一現,不為韋陀
只為妳

既然生為曇花
總要一現

這一夜
遇見妳縱情盛開的美
如若夢裡

像風一樣恣意
從瞳孔直抵心房,攻城
掠池,將我虜獲

你青白的花瓣
比虛無還白
如黑夜我蒼白的夢

顫動的喘息
在耳邊
莫非是想告訴我些什麼

毫無保留袒露之後
旋即又將你的容顏我的青春
羈押

這一刻
褪去的豈止是高潮
月光也帶著一個美麗的傳說死去

記得二十歲那年的夜
曾為守候曇花一現的那刻
屏息,等待

緩緩打開又緩緩合攏
合攏,在我的書裡
一覺便睡了三十年

既然生為曇花
總要一謝

就這樣曇花謝了
在月光下
像二千年前飄過樓蘭的一陣風

2016.07.25


作者簡介:
項美靜,出生杭州。2001年迄今長期居留臺北。
作品常見中國、新加坡、越南、泰國、美國、菲律賓以及台灣、香港地區等詩刊雜誌。
著有詩集《與文字談一場戀愛》《蟬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发表于 2018-7-13 23: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45. 長城

黃土壘疊倔強,撐起龍的脊樑
漢磚砌築堅固,托起民族的胸膛
長城,一枚別在中華胸襟的勳章

長如父親伸展的巨臂
城是母親豐滿的乳房
千年不朽的青石有雄性的堅忍,如獅

夯實的根基上灰漿黏連的是家和國
從山海關至嘉峪關,新城舊牆
每一塊磚篆刻著華夏的傳奇

好漢坡攥住我的腳踝
我攥著唐時明月漢時的光
在一棵虯髯飄然的老松前佇足

十個腳趾盤根於錯節的土裡
雙臂長出翅膀
停在肩頭的那朵雲躊躇不決,留還是走

乖戾的風在垛口打轉
胡琴急,禁錮的哭聲裡
有皇靈彎弓的影子

琵琶從關內唱到關外
蹄聲疾,催征的夜光杯裡
有醉臥馬背的漢子

狼煙,烽火,角聲
等鐵騎麾下的長矛刺向我胸膛
用紅色乳汁餵養英雄豪情

野草在牆縫書寫歷史
歷史在苔蘚上滲出血漬
拾級,屈膝,任血漬滲入骨髓

長城,母親,餐風露宿了數千年
今天我來替你站崗
城頭,旗攬江山,我也是一條好漢

....................................................

挺不错的!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14 00:3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湘西刁民 发表于 2018-7-13 23:04
45. 長城
黃土壘疊倔強,撐起龍的脊樑漢磚砌築堅固,托起民族的胸膛長城,一枚別在中華胸襟的勳章
長如父 ...

謝謝讀詩留言和鼓励!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13 20:2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美诗,问候美静!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0:41: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謝賞读!
发表于 2018-7-23 11: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紫禁城琉璃瓦上的那隻烏鴉呱呱著
風沒有疆界,雲沒有國度
祖國,就是爺爺墳頭的一抔土”
喜欢
发表于 2018-7-29 18:40: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好诗,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31 18:2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毒蝶飞 发表于 2018-7-29 18:40
欣赏学习好诗,问好!

毒蝶飛入窗,好風光!
 楼主| 发表于 2018-7-31 18: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米戛 发表于 2018-7-23 11:28
“紫禁城琉璃瓦上的那隻烏鴉呱呱著
風沒有疆界,雲沒有國度
祖國,就是爺爺墳頭的一抔土”

你喜歡,我歡喜!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一见的好诗!学习!欣赏!祝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5 02:06 , Processed in 0.06826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