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28|回复: 3

[原创贴诗] 我希望它在我的手上枯萎(2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3 11: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简介及联系方式

叶明新,男,祖籍江西九江,现居上海。大学中文系毕业,媒体记者,现辞职。写诗,小说,影评,著有中短篇小说集《人人爱惜自己的身体》。
邮箱:ymxymx@126.com
微信号:ymx20140517


#三月

昨晚睡得安稳
今天醒得早。我想这跟三月无关
在三月
我有个惊人的发现
如同春天的重复
有两个老人,在同一天的上午
分别走出了他们的家门
他们头也不回,蹒跚着迈入虚无
他们的同一天,前后相隔了一百年
龚定庵说
春从天上至,水由地中行
我同意他在清末野史中的意见

很明显地。三月了
天气暖和了许多
北风转向了东南
晌午的温度更是高达22度
春衫逐渐凉薄
蜜蜂等到了土地苏醒
蝴蝶看到了它们的花
而我虚构了一座山
离城市三十里。窗外的鸟儿
在三月的清晨,它们的啁啾
轻松的成份增加
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冬天的冷

其实我不想说老人
收笔即意味着尾声
蕴含着的哲学高度
从笛卡尔时代就已然建立。三月了
晴天意外地比二月要多
太阳比雨水要多
爱情比忧伤多很多
我想说的只是少年
在三月,我梦回少年
三月的冲动
就像高铁掠过车站。李白说
少年有血气,十步杀一人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斯言信矣!
只是梦中的少年
在荷尔蒙中梦游
他是不屑于用刀
还是不知时代已老朽,刀在生锈

三月的少年,本该属于春梦
可是梦醒了
梦到三月就醒了
三月的梦醒在别人的三月
人似秋雁来有信
事如春梦了无痕
三月的少年
只好穿上中年的双排扣
这是三月
距离露似珍珠月似弓的九月
还有半年。我去年就说过
上一个三月不同于本月
三月三月不相同
蝴蝶,蝴蝶,蝴蝶
今年是蝴蝶
它们把双翅种在了土里
三月就长出了春天
从明天起,春雨绵绵

#逃跑者

这是上海的下午
逃跑时刻
海鲜馆门口的水族箱里
一只海螺
沿着箱壁往上爬

一个撑伞的女人
站在树下
她等候的人还没来
她的伞是蓝色的
像此时的天空

海螺移动着
在身后留下一条
发光的道路
它非常缓慢
几公分的距离
就像走过了永生

一辆车疾驶而过
扬起了些许灰尘
车中的男女
他们暧昧的笑声
比灰尘先落在地

海螺攀上了箱沿
但它停住了
似乎在选择进退
如果它回头
它将进入晚餐时间

一个穿短裤的男人
手捧一本旧书
走过街边
他是个诗人
他看到了那只海螺
他的嘴里
念叨着唯美主义的句子

海螺翻过了箱沿
掉到了地上
它打了几个滚儿
重新爬了起来
它依然缓慢
但心里似乎藏着一个海洋

#致卡夫卡

他梦魇
失眠
在该醒着的时候
睡着
他的一生
都在为疼痛寻找定义
九十二年前的今天
疾病摧毁了他
终年41岁

词汇失效
句子
了无意义
疼痛与日俱增
那是一股力量
无法约束和控制
即使披上厚壳
也无法阻止它们
自他的心底
固执地往外冒

#墓园

从喧嚣的大道
走一段僻静之路
就像跨过一座
连接人间与幽冥的桥
他站在父母的墓碑前

国家有规定
要防火要文明
鞭炮不让放了
香也不让点了
那就放弃既成的传统
捧一束鲜花送给他们

把花瓣一片一片地
摘下来撒在墓前
让鲜花簇拥冰凉的石碑
也让花贩子无法回收再卖

把四周的落叶掸干净
碑上的瓷像蒙上了灰尘
用手掌擦拭擦拭
动作轻一点
就像给垂亡者洗一把脸

昔日的悲哀已经淡了
他并不迷信
但愿意认定存在另一世界
瓷像上容颜未改
可见灵魂不受制于时间

政府正在搞绿色城市建设
愿起伏的夯击声
不曾惊扰异世的睡眠

他们的墓地当年地处偏僻
现在四周墓碑林立
就像是死亡在人间占了上风

西边的山坡烧黑了一片
那正是防火的题中应有之意
想必野火的浓烟
被松林挡在了外面

他年年来到墓前
不一定冬至
不一定清明
同样不受制于时间
碑上的瓷像
已经取代了他们的真实模样

给他们画像的画师
或许谈不上完全称职
但有一点值得首肯
捕捉到了他们眼中的慈悲

那份投向人间的怜悯
有着相等份量的虚无

起风了
也许马上就要下雨
左边新起的墓地
传来未亡人的哭泣
他默祷的话,不宣之于口
就留在心里吧


#乌有

我说到土,土就变成了埋人的
我说到花,花就变成了流水的
我说到草,草就在夜里枯萎
我终于发现我什么也写不出,说不出
我是乌有,是其本身

#中华犬

隔壁邻居
养了一只黄狗
日夜看门
非常地忠诚
取名没日没夜

夏天季节
赣江水流湍急
邻居去江里游泳
游不上岸
急得大呼狗名

没日没夜
如同射出的箭
冲进江中
邻居扯住狗尾巴
幸得上岸

我在一篇小说中
写过这件事
后来黄狗被汽车撞死
邻居悲伤不已
葬狗于菜园

第二天拿一块木板
上书救命的狗
要给没日没夜立碑
没想到埋狗之地
已被开掘
估计是被人偷挖去吃了
邻居气得用木板
打肿了自己的额头

#梦中人

一觉醒来
正是午夜
现在的自己
告诉梦中的自己
刚刚写下文字
像山上的石头
坚硬而不朽

太阳东起
晨曦砸碎了玻璃
那些句子
藏进了现实
再也找不到
像荒唐的念头
难见天日
他在等待
怀着俗世中的虚荣
以及孤独中的静寂

又是一个夜晚
夜色有着朴素的美
但他没有睡意
已经失望一天了
“我们在这世上
双手空空
再好的句子
也等同于虚无。”


#薇依



她是个女人
柔弱,笨拙
甚至无法卷妥一根烟丝
但她爱上帝
不爱自己
她用不爱自己的方式来爱上帝
但并不表示爱中毫无质疑
比如,“十字架上的死比复活更具神性。”



她有水汪汪的大眼睛
是美的事物之一
她看到的不是世界
而是世界的意义
她没有爱过
谁有三分的热情
她就有十分的冷漠
——爱是神圣的
一旦侵入人心,心就会碎



有一次,她在乡间采摘果子
在高墙上不敢下来
一个年轻男子伸出双手
想要接住她
看到这一姿势,她浑身颤抖起来
她内心的某处破损了
无法修补



白天之后是黑夜
她死于饥饿
因为她不愿意比贫穷的人吃得更多
但她并不害怕死亡
只是担心浪费死亡
有人让她站在边缘
有人不言而喻地称颂她
“是位圣徒!是位天才!”

#风雨之夜

其实,整个白天都是安静的
路人从容行走,雾气垂挂天际
湖面水波不兴
树叶裹住沉思之鸟
偶有雨丝落下
也吻合轻盈飘逸的美学特征
细若牛毛

六点过后,夜色降临
像是换了国家,人间炸开了锅
狂风拍打着墙壁
大雨如箭镞
每一支都想深入地底
此前,狂风暴雨都在哪儿躲着呢
人们本已赶到了家中
此刻更是退回到内心

有人辗转反侧,有人酣然入睡
诵读佛经的超然物外
手捧圣经的与神交流
我两者都不是
但虔敬自然与上天的事
我也会做
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风雨如晦
远处高楼的霓虹似有若无


#打坐的男子

一个穿灰衣的男子
盘着双腿
两手结印
在草坪中间打坐
这是下午三点
阳光金黄
清风拂动了树叶
一只白色的猫
从草地上
轻捷地跑过
而蚂蚁
也爬上了他的脚踝

打坐的男子
坐了很久
眼观鼻
鼻观心
连我这个旁观者
都认为
他并不是坐在草地上
而是浮在云端里

他物我两忘
放弃了自己
放弃了爱情
以及整个世界
但他并非进入空寂的澄明之所
只是在云端里
嗅到了天空的味道


#关于一座塔的叙事


一座塔倒掉了
倒在深夜里
所幸无人伤亡
周边的民居也安然无恙
并非城建部门的定向爆破
这事就来得有点蹊跷

一大早市民议论纷纷
有人说曾听到了一声巨响
误以为是电闪雷鸣
更多的人安于梦中
只惊讶于早晨的亲眼所见
塔究竟是如何倒的
专家也语焉不详

这是一座古塔
伫立于闹市
有足够的高度与现代建筑媲美
历时数百年或者千年
因无碑记铭文
年代和身份一直是个谜
也许这正是古塔的魅力所在

该塔是一座无名塔
早年有人在塔内拾到马蹄金
俗世称之为黄金塔
塔楼杂草丛生
乌雀筑巢,虫蛇建窠
扁砖到顶,通身乌黑
大雨无法为之洗白
阳光也不能为之增亮

既然来历不明
一夜坍塌也就不足为惜
因受传说的鼓动
市民们扛着铲子和锹
涌上废墟翻掘
使劲挖吧,掘地三尺
也没有挖出沉甸甸的黄金

有人打电话报警
警车呼啸,驱散人群
手持警棍的和持铁锹铲子的
演绎了一幕紧张对峙
毕竟“土地之上,均属国有”
市民逐渐散去
取而代之的是大型挖掘机

只是政府亦无所获
后来平整了残垣断壁
清理了废墟。街道一端
突现一大块空地
饭后可供市民散步
儿童嬉戏。夜幕降临
附近妇女们放音乐跳舞
曾经的古塔偶尔还被人提起


#凌晨的一场大雨

在雨声里,我醒了
认真倾听窗外
耳朵里全是雨声
唰唰唰唰的
有一部份雨声更大
响声也不一样
下在不同的地方
屋檐上,心里边

早晨我不会有意起早
一般是被鸟声吵醒
不看头条新闻
去野外走走,不撑伞
有点雨丝不足挂齿
如果地上足够干
我就走到更远的地方去
比后山还远
鞋跟和鞋帮会沾上湿泥土

我将采摘一些提早开的花草
红的紫的黄的白的
还有别的颜色
带着仪式感
慎重地捧在手里

往回走的时候
遇到用摩托运山货的人
我们会微笑致意
也有可能一路无人
唯有植物在暗自生长
我再一次确认春天
但不关心国家的例会
并想起凌晨那场雨停止后的静谧


#场景

一根木头
很粗很长
刚从山上砍下来的
两端还冒着新鲜的汁液
现在它躺在地上
你站在木头上面
从这端,走到那端

一条溪水
绕着山脚流
经过岩石和芦苇丛
还没有汇入大海就蒸发了
你看到了它的源头
也预知了它的结尾

一个老农
牵着三条牛
越过田埂,穿过土地
从牛栏到后山的草地
他反复地走。也许厌倦了
也许已成生活的惯性

而你自己
一个人呆坐的时候
陷入冥思
一个场景如闪电耀眼
一个人呱呱落地
顷刻之间就到了中年


#冬天的火炉

炉子
散发着热气
他们坐在一间温暖的房子里
这间房子比春天还热
几乎可以脱掉冬天的厚衣

寒风从屋外吹过
叩响了门上的搭扣
他们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围着炉子不开门
聊聊张长李短
也可以闭目沉默

有人向炉膛里投入一段木材
让火烧得更大一点
火中传来哔啵之声
似乎对他报以回应

#废弃的公交车站

长途公交车站
伫立在村级公路的一侧
路早已改道
这里曾站满了人
向往一时一地的生活
如今已是废址
站台内垃圾成堆
唯有穿林而来的山风
在这儿打个旋转
我仍能想象昔日的场景
候车者排成一队
我站在前面或者中间
盯着道路的拐角
像姑娘等候邻村的未婚夫
如今那儿竹林茂盛
不再有车辆出没
新的站台建在西面
与旧的站台隔山相望
我没有去过
想必那里的场景复制了想象
就像今天复制过去
有几只鸟在檐间聒噪
它们已经习惯了废墟的安宁


#山坡上

我爬上了山坡,在平坦处
停了下来。风吹着脸
像被抚摸。金黄色的草长得一样高
但无法看得更远,别处的山更高
不妨坐下,往里看
看自己无底的深渊
天高云薄,四处空寂
阳光把我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我不想离开,但又不想停下
我原地奔跑着,大地起伏
影子在草丛里甩动胳膊
看起来就像一个向高处奔跑的人
恍惚间,就像被人间隔绝
我独占了这里
一块遗世之地,一颗孤独的心


#一月将尽

一月将尽,二月将至
媒体报道了
一个青年创业者自杀的消息
把这虚无的人生提前过完
他又如何体会这身后的轻松

亲人们用纸巾擦泪
朋友们内心惋惜
但他说不后悔爱过
也尊重故事的结尾
那就让我们祈祷他平安西行

谁也无法穿墙而过
悲伤的虚无力重千钧
如今他已不在他所在的地方
今天下了雨,又出了太阳
阳光打在玻璃上
映照着生者
疲惫的面容以及双鬓的白发


#劳动者


劳动者把深坑里的草铲起来
铺在田埂上
与原来的草挨在一起
陌生的植物之间
形成了亲密关系
过一个春天就能弥补缝隙
看不出先来后到
劳动者铲来别处的泥土
填在坑里
他们把坑填得像田野一样平
但愿坑底不曾隐藏揪心的疼痛


#雪夜

雪早就停了
下过雪的夜晚不会那么绝对
就是睡着了
白天的银装素裹
还留在心里

但我是醒的
窗外闪烁着银白色的光
我知道窗外白茫茫一片
我心底生出孤寂与之呼应

#杭州

今夜
一座城市的美
不在于一个湖
而是由一个女子来传递
女子的美
也不在于妩媚
明眸与皓齿
而由一方围巾完成表达

围巾是实体的
柔软舒适
也可能是虚构的
飘扬在寒冷的冬天
说它是素色
它就是素色
说它有泼墨山水
或油墨重彩
它也可能如人所想

女子出门的时候
暮色刚起
温度下降到零度以下
她的母亲
面向西湖叹息
她目睹了青春
体察了衰老
知道了一阙颂词
也是一曲忧伤的挽歌


#你站在我的右侧

你站在我的右侧
像一团影子,模糊不清
你说的,我都没听清
风雨声太大了
我沉默不语,因为无话可说
也许即使说了,也非发自本心

我们等了很久
列车终于进站了
它带着呼啸,它的呼啸
就像是风雨的一部份
“别上去,上车就是分离。”
这句话我听清了,它比雷声更响
直到白天都没有忘记


#迷迭香的气味

迷迭香在夜里开了
没人看见
就像一个答案被翻开
一个巨人在雾中显形
它如果开在白天
谦卑的小花朵则会藏在圆叶后面

香味很猛烈
掠过我的鼻端
一束强光
追踪着黑暗中的人

我醒了
如同遇到一个充满隐喻的句子
有些迷茫
然后我知道花开了
它让我想起来的
远远多过我忘了的

我会把盛开的迷迭香端起来
我希望它在我的手上枯萎


#李斯之悟


晨起洗脸
面前是浴室镜
右边是抽水马桶
这是生活中的常规布局
洗罢脸
忽然想到一个朝代
以及这个朝代的一个人
这并不虚妄
逻辑是清晰的
也就是说
语言的梯子并未抽除

我想到的
是秦朝的李斯
看看这位
上蔡郡的青年吧
他习惯蹲在路边
一边说着粗话
一边就着店家自酿的谷酒
吃烤串
一把烤串两碗酒
李斯的肚子一阵咕噜乱响
他提着裤子
冲向街后菜地的茅厕

人生如鼠
不在仓就在厕
这是某次腹泻之后的感悟
而为了从一只在厕鼠
变成在仓鼠
他跟荀子学习帝王之术
然后咬着牙
吭哧吭哧
奋斗了一辈子
先是小吏后是郎
再是廷尉后丞相
终于一人之下
万人之上

精明如李斯
他没有想到
在厕的老鼠
只有顽童投石之扰
而在仓鼠
因为肥硕
可能剔骨剥皮
可能假冒羊肉被烧烤
公园前208年
秦二世胡亥
判李斯腰斩弃市
李斯对一同候斩的儿子说
儿呀儿
真想跟你一起牵着狗
在家乡的东门外去赶兔子
可惜永远不能了

司马迁在史记里说
遂父子相哭,夷三族

#苏州河

坐在绿化带边上的石栏上
从九点到十一点。离开的时候
烟盒遗忘在灌木丛的上方
他想念他的嗜好
故在上午疲倦
在横跨苏州河的拱桥上
他又附身观看流水
“禁止游泳。”
警示牌的倒影像一条秋刀鱼在游
他是这样理解的:
“不要拍击栏杆
以免惊扰沉睡的亡灵。”

#夜行记

出门的时候
路灯都亮了
夜色涂在你的脸上
看起来比白天要黑许多
下楼以后
是向北还是向南
左拐还是右拐
用不着选择
路的多元性被取消了
每条街你都了然于心

行走之时
都想些什么?
——有朋友这样问
你的心思比城市的建筑要密
但回答接近虚无
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步都被记录
时间的速度
突然变快了一些
身无多余之物
似乎一生都在这条路上

白天对你而言
只是初夏的一件薄毯
你的睡眠重达一百多斤
还是回到夜晚的街道吧
累了的时候
在路边歇一下
看看手机或者抽根烟
座下的石阶很凉
在这静谧的世界秩序中
你转身之处
距离关于生活的一个比喻
估计还有数条街道

用掉半个夜晚
走两万甚至两万多步
人们知道的是
你会蹑手蹑脚地上楼
开门回家
然后在床上躺下
这一切的动静
比一只猫的故事还要轻
今天的夜行到此结束
你再次回到
超越距离的关系中来
直至互不可分

没有走出自己的城市
但已经从北京走到了外省

(以上25首作品选自2016、2017、2018年诗稿)


叶明新诗论五十则

1.不是因为写了诗成为诗人,而是因为是诗人才写诗,要厘清其间的因果关系。这不是先验论,只是诗之由来。

2.诗歌的写作具有有限的自由,边界的存在是确凿无疑的。但这种有限足够一千个诗人驰骋三十年。诗人可以在自己的创作中建立自己的节奏、叙事的习气及语言偏好。

3.诗的核心是节奏。节奏藏于诗人自身,规范词语秩序,结构诗歌形式。阅读者的节奏构成可以与诗人不同。

4.诗中的词语与字典中的词语外形一样,但表意经常可能发生错位和异化。诗人应尽量避免此种词的多义性。因此诗人要以写诗的心情去创作,读者应以读诗的心情去阅读。

5.诗应当介入具体的事物。诗毫不排斥细节的进驻。诗的叙事性不是某个诗人的个人便好,而是世界诗歌的发展趋势,是面向未来的形式。

6.细节既是“我走到乡村的门口
/在一张绿竹椅上坐下来/这张椅子是十三把中的一把”,也是“我满身沾满这个季节的汁液/我要把它在夏天的身上蹭干净”。也就是说,细节也有及物与高蹈之分。

7.所见一切皆可成诗。此处的见包括直接之见和间接之见。基于所见之上的虚构亦是见之一种。诗可以虚构而成。诗可以虚构,我必须强调这点。

8.直接地写出想写之诗。避免迂回运行和障碍停滞。朴素平实的表达是至高境界。坚定地祛除华饰。

9.诗的触发起始点在于灵感。这句话一直在误导读者和诗人自身。灵感是存在的。但诗歌并不依靠灵感。灵感并非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那是陈腐的世俗之见。灵感建立在写作能力之上。灵感可能表现为一种诗的技艺。如果灵感确实存在的话。

10.谁坚持诗人身份的自我认定,谁就获得了诗歌的创作能力和写作权利。这句话也许不好理解,但业已创作有时的诗人们一定会心领神会。或者借助斯蒂文森的诗句来理解:带着冬天的心情,去看霜雪和枝桠。

11.诗三百并不落后,楚词并不落后,乐府诗并不落后,唐诗宋词并不落后,诗言志并不虚妄。时代不同,诗歌有别。这种别包括形式之别和内容之别。

12.人类早期的诗歌偏于狂放式抒情。后世称之为浪漫。诗歌的发生过程如果过于绵和,其品质就会遭到质疑。

13.诗歌的局限似乎不是时间,而是理智。理智的行为遵循规则、经验和伦理,对诗歌施行规范、约束。
缺乏理智规范的诗歌给文学史提供异质。
尤利西斯得于抵抗塞壬的歌声,除了具备足够的理智之外,还要借助外力及其他手段,否则光有理智还不够,也无法生存。菲拉德与其说是死于自杀,不如说是死于爱的疯狂与道德愧疚。但自杀不能说是出于理智。

14.诗歌的创作过程有时不免陷入类似布恩蒂亚的大海模式,你千方百计去寻找,却永远找不到,你不想找的时候,大海的浪涛声却在不远处响起,你甚至可以发现搁浅已久的破败的帆船。

15.诗歌的创作与阅读均有可能存在哲学的困境。不仅读者有时难于进去,此诗人对彼诗人的作品也是如此,均为正常之事。

16.诗人与诗歌的关系,是航海者与新大陆的关系,是欲望与结果的关系。但表面上看,是诗人写诗。

17.社会、自然、生活、细节过于具体,诗复活并使之变得庞大。诗歌诞生于诗思。

18.诗不是即兴发挥的结果,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时间和情感的易逝性催生了艺术。诗是其中之一。

19.不要简单地认为诗人是玩弄词语的人。诗人是人类情感复杂层次的细分者和体会者。

20.诗歌审美要求间隙的存在。段落与段落的间隙,诗句与诗句的间隙,词语与词语的间隙。如果实在找不到所谓的间隙,就请多敲一下回车键,空格一行吧。
间隙的大小分寸由诗人自己拿捏和掌握。单句的陈述由于词或词组位置的不同导致阅读体验的差异。

21.诗就算排除那些词语和句子,也不是虚无之物。当诗人决定写一首诗的时候,那首诗已经具备物质性,即使尚未写出。一首诗的完成时间长短不一,有的一气呵成,有的则先被写出,但不是完成状态,后来在另一个时间完成。就像一朵花从花蕾中绽放。

22.诗歌与我们见到的树木、岩石、河流、空气和云层有何不同?并无不同,都是被创造之物。手指不是明月,但能指示明月的所在。诗借由语言表达和构成。

23.在每一首诗中,紧固自己的内心,诚实地传达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诗人何为?诗人为己。诗人无需对他人承担义务,只需面对自己的内心。意义可以在场,意义亦可悬置。

24.诗歌可以表达意义。此处的意义是诗人自发的感悟与发现,而非威权的灌输与确立。意义悬置是诗歌创作的技巧之一。

25.诗人们彼此寻找和学习,跨国界和跨时空都有气息类似的同行。在具体的诗作面前,他们经常把自己置换成对方,并设问:当我写下同样的题目,我会怎样开始?

26.诗人创作的过程是一个理智和冷静相互作用的过程。所谓的激情万丈和血脉贲张都是不实之词。诗人的姿态保持平静甚至在平静之下。唯有谦卑使词语显灵。

27.诗人宜放慢脚步,从人群中脱身而出。这个世界已有太多的喧嚣与嘈杂。诗人对应世界宛如人类对应宇宙。

28.保留写了一部分越写越沮丧的那些分行,不要删除。如果已经删除,从垃圾桶还原它们,并在另一个时间完成。它可能是你近来最好的一首诗。

29.开阔之诗并不大于微观之诗。诗可以从小处入手,在高处结束。“作始也简,将毕也钜。”上帝都说,你们要进窄的门。

30.诗人写诗大多数时候并不是为了满足读者欣赏,有时是诗人自己对自己的生活有所记录,对他人的生活作出推断和猜测,并对诗人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作出某种定位。

31.诗的创作过程有时候是非明确的,当诗人写下第一个句子时,他并不知道后面的诗是怎样的。就像在一所光线暗淡的房间里面看一幅色彩黯淡的油画,你并不确定自己能看到什么。但当光线逐渐明亮,这幅画才会清晰地呈现。

32.明天具有不确定性,藏着未知和恐惧;当下是正在进行时,未经发酵的时间似乎感觉不出味道;唯有往事供人欣赏和审视,因此诗人独爱回忆。

33.我不反对抒情。抒情是诗歌的功能之一种,并非诗歌的全部。过渡滥情对诗歌具有伤害,矫情使诗歌丧失功能。

34.从拉开窗帘的那一刻起,从早上到中午到晚上,诗如何与我们相处?我们跟亲人跟朋友跟自己说的话,诗又如何见证?甚至在夜晚在梦里,诗还在吗?诗就像是诗人的另一个人格。

35.诗性隐藏在客观性之中,但客观性就像真理一样无法企及。诗人无法放弃预设之心。诗人应将客观性诉求建立在创作的主观内部。

36.当语言仅仅成为一种工具或者物质外化,那诗人就沦落为一个普通劳动者。在诗艺传承数千年的当下,写诗确实就是一种只能安慰自身的普通工种。诗人的夸矜和傲娇是多么地浅薄和虚妄。

37.诗人的作品,要表达的就是真实,即自然、人和他生活在其中的那个世界的事物的立体感。

38.有的词已然腐朽,有的词有待新生。腐朽并非必然,而是人文附会,属于历史的沉渣积淀。诗人应当具备悉查腐朽与生机的敏感度以及处理和安放它们的能力。

39.面对诗人新作,即使暂时没有看懂,也请先叫声好。盲目也是一种责任,至少含有善意。

40.放弃具有普遍意义的词,用一个普通但不太常用的词替代。感觉一下效果如何。尝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陈述刚写下的诗句。警惕光滑与流畅。

41.有时不经意的一段话,说的人不经意,听的人也不在意,一阵风吹过,这事儿就过去了。但这段话,在诗人看来,稍加分行,就是一首可圈可点的好诗。

42.诗最富有效果的表达方式是口语。写出眼睛看到的,不要企图为诠释生活建立更大的语境。诗的形式要求两观:直观,客观。坚决杜绝那种需要特别注释的词。

43.好的诗歌远离繁复的比喻,不追求复义,不纠缠深度意象等修辞格,直接说出存在的本质。如沈德潜所说的“去华饰,工诗品。”

44.诗成于单纯地陈述。语言越单纯,越有可能展现现实的本质。大道唯简。诸多事物的建立是由诗人在诗中实现的。

45.语言不是问题。从短期看,语言的问题始于一代诗人或一代诗人中的部分诗人的革命与反动。从诗歌史的角度来看,语言的嬗化是宿命和必然。

46.诗人以诗的形式提醒自己和他人存在的事实。提醒大家在表面平静生活状态下的呼吸、疼痛、疑问和爱。

47.通过对自身的描述和体会,展示生活的可能性和生命的本质,是诗人与世界发生关系的最便捷的途径。不要拒绝琐碎,要安于细节。

48.诗人的身份具有即时性的特点。当诗人以诗的语言进行思维以及创作时,诗人的身份才得以确立。要想成为一个永久的诗人,那就要在诗上多做钝功夫,少打闲岔。

49.诗歌之于人类,实乃基因自带。这不是妄想,在天文物理学中可以找到依据。每个人都有成为诗人的可能,但必须遇到诱因,也就是需要缘起。
诗就是存在,就是人类自身。

50.我倾向建立于节奏背景之上的客观,明晰而准确,“纯粹的及物”,这个就是这个,此处就是此处,不作意义的衍生。虽然繁复有时令人羡慕和莫测高深,但简约堪称能力。口语入诗是对诗的净化,但也并非绝对。








发表于 2018-7-13 20:3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可圈可点,诗论亦有独到见解!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3: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杨小滨加精华推贴。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4: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锡民 发表于 2018-7-13 20:36
诗歌可圈可点,诗论亦有独到见解!

谢谢阅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5 12:46 , Processed in 0.06038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