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73|回复: 0

[原创贴诗] 蓝星儿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20: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蓝星儿 于 2018-7-12 20:20 编辑

     蓝星儿的诗


◆覆盖

如果以一种冷和另一种冷替换
好比把白天的雪,替换为夜晚的

活着的雪人,在山峰下
弯腰破冰,他的手指被冻得通红

更多的雪在飘,冰块从他的敲打声中飞溅开来
而被覆盖的事物,在轮回里重生

就像每一次沉入,或者沦陷
无边的雪色更加辽远。吱吱呀呀

脚步压低的声响,使一个在尘世
默不作声的人,越发加紧他的步伐


◆望秋风


这是无法拒绝的拥抱
哪怕隔着河流,或者山脉

秋已萌芽,枝丫上
披挂的蝴蝶,准备拿出最炫耀的姿态
扑簌簌一片,放眼望去
如同盛大的典礼

就像高岗之上,晚霞正是被收割的部分
美啊,即使越陷越深
只有当秋风收回这世间的荣辱
此情,此景
才是它所要表述的底色


◆大雪令

大雪涌出山谷,我心震动
但无论如何渲染
一些冷,都无法描述

就像此刻,描述也是多余
现在唯一可做的
就是在夜晚数星辰
看月色,慢慢凉下去

不动声色的事物
比梦境辽阔。双手合十
长头叩拜,当弯曲的肉身
无限展开,体内的山山水水
将随这每一次匍匐缓缓地淌出


◆ 等一场雪

等一场雪,就像
等候一场抒情,或者久别重逢
就像,一眼望穿之后
我们的想象——

风有多大,离你就有多远
这让我确信,除了你
留下半杯水的身影,还有
分别后,望不见尽头的天涯

一场大雪,是一场暴动
也是一场抚慰,即使人间还浅
藏不住陡峭,也要像
等候知己一样迎候它的到来

可是南方无雪,但我依然会等
我相信,那么远的路
还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在走。而这
并不让我急切,我会耐住性子

等候一场雪。从云端到发梢,无非是
等空无被撕得粉碎,等无数次
仰望落下帷幕,然后,把我从失落中
打捞,去迎接它给予的馈赠


◆雨和雪

请接受恩赐吧
它们是上帝的谷物
明与暗,匿藏阴影的玄机
悬浮的声响,可以挥霍闪电
也可覆盖刀光,这巨大的丛林
它们每一次给予都是救赎
可是上帝啊,更多的人
迷失了方向,那些越发空茫的眼
已不能辨认忧伤,和快乐,更不能
扭转季风错拨的钟摆。如同
每一次仰望,都是灵魂的涤洗
如同白天与黑夜,盘根错节
而此时,无需多言
只要一个转身,这眼中的泪啊
足够融化这一世白雪


◆在小城

细小的事物总是让人着迷
比如绵绵细雨;比如爱——
我喜欢用同一种眼神来阅读她们

就像我的小城,一束光便可以打开它
一场梦便走个来回。在小城
要学会喝酒,仰起头能咽下漫天星斗
闭上眼,心爱的人便走到身边
推杯换盏,在小城
百鸟争鸣抵不过一声吆喝
桃红柳绿,也抵不过它一幕夜色

在小城,时间慢过一朵花开
快过一簇闪电。在小城
路过的风景都会说话,错过的
人生可以重来。小城很小
小到四季秋冬不过一瞬间,小到
举起酒杯,便可再续前缘


◆酿酒的人

他用酒曲给一些词发酵
咽下一口,火团便漫过堤岸

人世很深,杯里杯外都是不可言说的暮色
复述总是多余,无声不只是沉默

趁夜晚的影子还在,温热一壶酒
把酿酒人从指尖请来

他目光深处藏着豹子和花朵
也藏着浪潮和漩涡

当喉咙里波涛沾满黎明的光辉
酿酒的人,正用他粗砺的双手擦亮石锅

往事随陈香溢出眼底,酒杯里映现的
江山,有飞溅的马蹄声响


◆祝酒辞

视它为光,为火
为铺天盖地的念想
一些声音落下,又浮上杯沿

月影醉人,而水的缝隙
折射出惆怅的样子
走弯了一条小径

众生皆苦。退后的人生
是可供回味的迷香
任思绪无边,任隐痛化作虚无

而这杯中之物,至少
有一次,在你我的对视中
我看到的夜晚,其实是明亮的


◆选择

我的身后,吹来风
吹来东流水,和笔直的悬崖
我的四周,黑压压人群
他们的脸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左边的身影,匆匆而过
右边的少年,送我一片群山
迎面而来的人对我点点头
脚下,每一条路都充满迟疑

像一场梦不断进出
夜空下,那些人群仿佛已各自散开
又仿佛进入我的体内。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摊开身体,用一种嚎叫来撕碎嘈杂
与另一半黑暗对话
让我的马蹄沾满月光,前方有牧场
前方有彩虹,横刀跃马
前方,还有一场又一场春天


◆幻象

它高大粗壮,类似直立的黑熊
当暮色躬下身,它哗哗地颤动
像接受一场洗礼。远方
有笛声把古庙送上山岗,有
前朝的风,唤醒时间和真理
穿过浮尘的人不断返身,挥手
仿佛一切在虚无之中,又在虚无之外
夜莺用歌声灌醉书生,被切割的
暮色,如同少女的心事,忽明忽暗
溪水旁,柳叶一遍遍模拟柔情
它让游移不定的人,趁月光暗下时
用夜色把自己涂抹干净
灯烛,纸砚,身后的絮语和身影
晃动着羞红和古风的韵味
木鱼声声,弥漫星空
而此时,在时间无法破解的幻象中
轮回的碎片,正从光影无形的
掌纹里,纷纷坠落夜的悬崖


◆火疗

把自己交出去
交给一团火
我在火中,插在脖颈的刀也在火中

多年的病灶,把属于我的部分
抵押上生活的全部
血流加速,一片火光中
身体的死角荒草丛生,
无法忍受,是什么让我如此不堪

热气像暖流涌向全身,直至渗透骨髓
如果火可以让我挺直腰身
我宁愿,冒着被焚烧的危险
头也不回
纵身火海


◆离巢

她坚持把果仁和果壳分开。昨天下午
这个动作一直持续到傍晚。她说
吃核桃对身体多么多么好
离乡一年多,她只想村口的旺财

我在她身边默不作声,她的嗓音
随着语速上下起伏,核桃却始终未曾离手
我学她,剥开果壳取出果仁
说到伤痛处,只剩下剥壳的声响

就像落叶沾满亲人的脚步,离乡多年
仍然在心底回响。而这些
如同此刻我手中的果仁,死死附着这果壳
每当我分开它们一次,我的心,就痛一次……


◆与端午

不知道,要多少诗词歌赋
才能压住一面江水。从楚国到今朝
历史不会断流。每年今日
咽下雄黄与龙舟。时间翻滚而过

像昨天,也像明天,只需要
敞开一扇门,接受朝阳,送走日落
把五彩绳交给手腕,把灯笼交给
杨树枝。入乡随俗

顺从于心。就像清晨被光赋予力量
就像一壶酒被粮食赋予情怀
而一缕风来去,那些反复扬起的烟尘
又能赋予浮世多少清晰的眼睛


◆与春分

写到水的时候,我想到了伊逊河
隔过一座桥,光秃秃的河面
雪还未融化。这是春分

翻新的棉花被一个下午的阳光照耀
如果赋予它激情和狂野,纸的
绝壁,一定有哗哗的流水飞溅

如果写到夜晚,写到夜深处
风一阵比一阵凉,借着月光
尘世的底色无限铺展

而当凸起的鸟鸣,撬开一场春天
我便是百花里一缕花香
在一群追逐的目光下,无从辨认


◆与惊蛰

春风撩动,藏不住野心
就像四野之上,无声描述的辽阔

远方山峦环抱,鸟鸣洇湿小草
一群少女,从虫豸迷雾的眼里快速闪过

它们挣脱洞口,看最后
一层雪,扒开地面

端坐于寺庙,时间的经文
从沙弥的呓语发芽。推开一扇门

菩提照亮的诵经声,把飘忽的
几粒尘埃,轻轻摁回地面


◆与春风

时空边缘,阴影碎裂的光
刷亮天空。春天的
车头呜呜地碾过,万物膨胀
瞳仁的水里,无边的旷野在绿荫中飘荡

四月的风,已是七分熟
盖不住的鸟鸣,从隔世的梦苏醒
苦菊的香,连同草木的拔节和颤动
使身体的每一个骨节,都随这
翠绿的气息攀升起来

有那么一刻,这春天
仿佛就是我一个人的。而春风中
有人用半生开枝散叶,有人
用半生温酒,写字
而我,要用闪电替代永恒
把内心的记忆从前世追溯到来生


◆与立春

一份契约。让寒风
最后一次翻供找回大地的本色
残雪啜泣,山顶一点点变黑

采药的人,登高,俯身,刨开泥土
他脚步很轻,一小团雾气
跟随他沿山脊一路远去

柴门一旁,镰刀等待着什么
它身披的冷风,吹着腊梅树下
一个老人心中抱紧的焰火

说来就来了。鸟鸣一半还陷在云朵
一半已从琴谱起身。山微微摇荡
马匹开始奔跑,就是一片旷野奔跑
而小草苏醒,就是大地开始苏醒

吹拂悄无声息。就像
你看见的静止,和看不见的缓慢
都在向春天靠拢,它们一阵风
挨紧一阵风,一阵风推动一阵风


◆与秋天

大地的棺椁,有现实主义的模样
其中复活的新死的,都是有福的人
他们衣衫艳丽,表情迥异
脊背上的青龙,如同狂野的豹子
从身体里一跃而起

旷野之中,浮动着先人的头颅
几千年的耕读者,都以圣贤自诩
他们口含诗文,咿咿呀呀
宽袍大袖,徒劳地卷曲。而眼中
俯卧的傲骨,可与月色比静谧
与流水比柔情。那些沉默的事物
在解缚的风中,有飞鸟的姿势
它们滚烫的尾音沉入秋色

黑与白对接,明与暗更替
就像一场救赎或者战争。当
泥土中再次埋下新死的人,他们的
信仰和潮湿的灵魂,升入云朵
秋风阵阵,吹醒幻梦,那一刻
他内心的轰响,就像四野上
纷至沓来的马蹄,充满浩大的回声


◆秋 夜

风吹我,吹梦里又吹梦外
吹我压弯的身子,荒凉的
大脑,以及锁骨里锈蚀的铁丝

秋的夜,暗紫,幽深
它的眼里,含着那些孤独的
楼顶,和忧患的人间

我羡慕的景致已经远去,我
逃离的江湖,患得患失
当墓地吞下黄昏和一个喧嚣的尘世
指缝间的烟火,饱含真实的冷酷和虚荣

月色之中,浮现出众神的目光
星辰翻开池塘,被埋葬的爱情和岁月
一片神秘和空旷。而摇动的影子
呈现着新生的模样。当远处
牛群沿山脊蜿蜒而来,那浩大的
寂静,正用它无形的脚步
追赶着渐渐老去的时光


◆清唱

从桃花谢了说起。他眼里的
光,仍然停留在中世纪
夜,还是那时的夜
只是,从截取的曲调中看到了
由远及近的身影。音乐绕过郊外
山顶,绕过欧洲城堡
梦一做就是千年。他策马而来
被踏亮的阶梯,倒映的
石子铺,和着风走进女人的叹息
她是宝物,是他不可言说的秘密
更是他的极乐。云朵也好
月色也罢,他迷恋黑暗甚至
胜过有星星的夜晚。黄金的手那么冷
而她的嗓音却那么暖,他为她的唇驻足
为一个吻,和她渐行渐远的身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1 12:58 , Processed in 0.05653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