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9|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化丹彩而拓唱》23首 李尚锟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18: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化丹彩而拓唱》  组诗
/李尚锟

把忧伤藏在看不见的隅地
那里有菖蒲,薇花,也有松露
伫听清晨,流荡的烟岚
也撷一弯流水将昔日琢磨
倾听,低首在指端日子
一天天,分分秒秒,扣动着

相信这是来自心底的清音
春花秋月
轮回着初端也靠近了柔软
一天天,分分秒秒,是谁,又不是谁?
相信这是属于卒子的美好与美妙
岁月倥侗,一山一水,顿悟于静动之间

分分秒秒,一天又一天。时光,点点滴滴的像
重叠着或在次第绽放中镌刻!欣喜也罢
或于明月在芳菲上淡然,清净入无为
拈尘世化丹的质彩而吟唱!光阴如妍
留一阙意的萦绕穿梭在石门与巴滩的章法神采!

黑夜底部深埋着一块叫蹉跎

黑夜的底部就是一块石的伤感
如同药和春天
在疾风之沙中碎裂或沉吟

如果靠近黑夜的那块呼吸
记住疼痛和贫瘠的状态
有一些危花在左右浮动
记住这难以启口的界线
静寂的夜色围着一种叫蹉跎思绪
黑夜的底部沉着不可名状的伤感——
化远入近,再由近拍打与血的燃烧
在幽暗维距中起伏
一些穿过泥土的野草和脚印
黑夜的边缘深埋着向下的感伤!
若再孤燃的风
把一架叫庄的骨骼用犄角半悬
黑夜多么稀薄!如一块磨石
把从编织古老到大地一隅中或缺!


挣扎的早春快要发光

野性的早春快要从一块画布上游来
带着远古的荒原波涛惊雷
裹挟着技艺上思性与缥缈
挣脱束缚在一些种子和星光中低唱飞舞
挣扎的早春已经抵达!穿过北方那阙冰
无数个点在眺望中将要苏醒
野性的早春快要启航!像梦中刻画的芳香
散发着谜一般的光泽
如梦如幻!穿过明眸的低温也在不经意中
捕捉到欲妍的勾勒!野性的早春萦绕指端
有风有云也有这如绵的敲打和身心!

朴华的歌谣已经启航

春天勇敢用正直善良去浇灌
春天美好,在多少崎岖跌宕中取舍
正如用心去面对险阻艰难,逆于风雨
将盛开于岁月颜花点亮一隅也芳染心田
行而思,而刻大千之柔
读高山流水也吟激荡奔赴——
有时,也顿悟那松竹间冷月
靠近肉身在风雨中挣扎,化痛为岩
化心坎柔韧放逐!明心见性或追问
光阴细小或微弱!隐隐约约
读你如念!在相触那妍,花开正淡
风吹原野也吹野生的芬芳
风吹山岗也扬低处的潜意
读过念过!也许在恰当中相遇
那刻那秒。四月五月六月
朴华的歌谣已经启航!春天如药
划过奋力中黑暗!也穿过如骨的窈窕
念着唱着!一枚新月正穿过流水跃入
欲绽的丛枝和澄澈!

在六月来临之前

. 向下为山,向前也是山
流水行云左右
佩撷着四月五月百花的烂漫
辨用为君心在笔端的豆火与歌谣
倾听于此刻!——
在六月来临之前
禅心与月色萦绕。庄,流水,正趋熟稔的蛙鸣
一片片,一茬茬,交织着过往的节奏
伫望而柔韧袭怀!如同那些缥缈烟霞
在这阙玲珑的边地!洗心为云
衔接于千古而让此刻的静寂置换!
六月,快要来临!以拙为守
镌入点滴而由内而外的拓发!

无有之间

很想将时间的瓶子打碎
把风雨和忧伤重新磨细
对着尘世的秋风与秋雨
用一杯水酒说话
再举一根琴弦给往昔重量
过往如烟如盐,说不清不说
弹得出的俯仰起伏
岁月苍凉!人间已旧
不必在意秀色如秋了!
再面对一场秋风秋雨
看墙角篱笆旁丛菊正淡
何须回眸。往昔思颜消瘦
点点滴滴的摇曳和徘徊!
把平仄漂洗把时间远近磨损
光阴如驿!当夜色在素中降临
只有琴弦如鞭!看山看水
把丛菊的内妍当一豆装入
很想将光阴一角撩至薄霜
看山看水听雨吟歌!无有之间
又是被边地一隅深深揽怀和伫望!

用虚灵和缥缈写下

空间。阳光稀薄天地无味
春天跨越海边也将一些飞鸟变轻
看一隅天空,推门之际,说不出什么
于内嘈杂、贫瘠时常浮动
心无言,景有升
看海边这说不清的五月
那么多沙粒依然坚硬孤独
来来去去打磨往昔和现在
心无言,说不出:时光多么冷冽!像........
只有隔着心海的雨水,砂砾,盐
存在是需要突围的勇气!春天将消逝
说不清什么!
春天将很快过去!在一捧潮湿视线中
用虚灵和缥缈写下无畏
星与一盏照亮自我的豆火!

伫听光阴的点滴

在黑暗中取下四季的边角
环形的,菱形的,甚至更多
如同火焰藏在黑夜底部
打磨着无边思绪和沼泽
拍打着尘世之悠
若给予一枚种子在内
穿透石质的变化
回望或聆听一种风华
黑暗多么凝练。穿过静寂
在风的眼角拓开:月光,叶,流水.......
黑夜有一豆火,忽隐忽现!
触摸灵动之点!遥远和现代都在发芽之柔
伫听光阴的点滴!
夜色萦绕,路在一些线上或增或减!

在四月这漂泊的庄上

知道有些话说出来或为清浅
远与近,高与低
汇聚时间的腐蚀和内力
春天已经抵达,在四月北方的博弈中
一场不经意雪花过后
那些花火在异乡枝头显得更加明艳
在北方的异乡,在京西一隅
过往冷暖和色调已在匆匆独行中
一念如烟

触摸这是异乡粗糙的部分
不必回头,刻在眉宇之间思绪
包裹着发自内心感触
就像此刻,在手中摇曳在窗外闪现
北方一隅,在四月这漂泊许久的村中

打开心扉的一角。释放明净
镌刻一种气息。那是畔岸伊人的倩影
时光多么冷冽。在读你的时刻
把念的那句再一张豆火中半掩半悬
读伊在异乡,四月简淡,听与撩举亦然

细小的苏醒

擦干这一秒的灰色
红黄蓝,在眼前也在天边
思念,从蠕动初春上勾勒

写下这多年未能擦干的线条
美好在哪种节奏与气息中
替代不了的,亦然是摇曳,飞
靠近光,把黑暗中炉火温亮

灰色,幽暗中的光也属春天
淡淡地花开轻盈的鸟鸣
在猛然苏醒中回旋

留下这清新一瓢!是你把撕扯的色彩当作
春常在心坎,流水裹沙在半边!刻下
这细小的属于叫春光如妖的律动

想起远方想起战友

一晃光阴绿了黄,黄了又绿
一晃岁月流变已几许沧桑
走过的那些山水、村庄和高粱
一茬新了熟了又一茬变亮

八一快到了
曾走过的训练场很难再看上一眼
但岁月焕发绿意于柔韧之上
有时还在梦中听到晨起的军号声
说实话,有十几年未见你们了——
连长、指导员、战友们,您们现在好吗
现在在哪里呢?
想起远方,透过夜色和灯火
多年以后还能触摸到那份凝重
深情!
岁月匆匆!光阴如泥,一晃已飞逝多年
再听一听军号之嘹
再唱一首战歌的雄壮与豪迈吧——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想起战友想起远方!想起那火热的军营
镌刻军旅,坚定的步伐与队伍在晨光中依然挺拔
明亮!

雪落渔场

大雪纷飞,雪落入远处村庄
也落入渔场颓败的墙角
风沙里渔场,黄河滩边一犄角旮旯
那年,穿军装的你听着呼啸的北风
也在窗内一盏豆灯下听着清越

大雪纷落,第二天要去鱼塘拉网捕鱼
风还是呼呼地吹
喜欢咬啮破冰入水的手指

拉网捕鱼,鱼儿欢快鱼儿在冰面和池塘边
跳跃!风笔直地吹,鱼儿入框,手背上
有皴裂的裂口,滴答,滴答,一滴滴的血也在跃........
大雪纷飞,深夜,寒星在黄河滩边哭了也笑!

如果听见

如果听见,就在一豆如墨中靠近
让夏花如冰让冬花如剑
让潜伏流水摇曳生香
也让转角岩壁刻上凝练
岁月,长长短短的风,从不同方向
打磨。洗礼。甚于用一窗幽暗

如果听见。就让暗哑在周遭记忆时常拉近
忘记不可遗忘的部分!聆听流水消瘦
冬去春来,在一隅叫庄的维度生发点滴
排列从北到南,或从南到北交织蹉跎
倾听!那些细小而带有节奏追逐和步伐
如果听见。还可以用一念之间挺拔
修饰曾有的忧伤,那些斑驳
用网的形式洗礼把黑夜一线凿空
如果再听,就是这2018年元月最后一天
那些不可磨平粗糙用过了点用过了线
再用就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眺望!
如果听见。就用手边冷暖做鼓
岁月如泥如耕!春在不远之向
释放在砂砾上花火在哪里?等待,还在奔赴!

三分之妙

一场风雪过后
笔墨和手边村庄都白了许多
除了白,还有就是对粉的收拢
倾听之悠!那些于庄鉴析的呼吸与气味
在多年之索中又增减了几分!
如隐又显!
过往,南来北入的又一程
是否能敲打出柔韧!冬去将春来
静静地,一阙挥洒,指端的氤氲拈来
取在虚实和八大山水对饮章节
空或是岑寂!忽有一捧寒气压来
三分之妙!归入一枝在檐角未央

发出大地深处那团火

发出来自大地深处一种眺望!探索.......
苦难岁月啊!要用一把刀子切开
那些灰色与弱小,低矮与愤怒
岁月啊!风霜雨雪还在暗涌
一次次穿过壁垒
闪亮那刻将在那高举!
苦涩人间啊!那些被风雨侵蚀草木
在刀耕火种千年幻来
只有躬耕号子在空中回荡
风雨飘摇这片土地啊!混沌从哪来
灰暗依然在奔腾!——-
这灰暗的草木人间!
这冰冷中只有刀光呼吸锋利!

高举来自草木火把,点燃!
岁月如光!在一片血色苍茫中撕裂或者重生!
看看,那泥土上的瓦还是原本模样
火烧或者用利器刻画
黑暗中挣扎时刻存在

四周在蔓延流水和砂砾
没有方向,气味,和温度
只有纠结一滴雨水在半空

岁月就是一把干瘦泥土啊!
埋过了远近也塑了边际
四周填满了灰暗!在冬天一个点
以一片瓦形状烧火隅空!大雪纷飞......
雪静寂地落下!和着经年的草木和风声!

要聆听一枚词的存在

要聆听一枚词的存在
形式和力量,能力和鉴别
如同大地一隅的面壁,朝着一个方向
不停地凿开,释放呼吸和呐喊
填入更迭的白昼与思绪
清晨在黎明低吟中又一次长大
这是一阙叫虚实
一点点地靠近自然和律动————
佩戴朴素,在栀子花淡妍的六月
拥抱素雅,跟着如宣溪水数着庄畔和西山
再求索柔韧和柔软,如一匹马对答如流.......
时光匆匆,匆匆时光!当一颗星发出
谜一般光点。月色在枝头了了
交织的悲欣和歌谣如故!思在远方亦在江湖
当新的一天开启、只有穿过幽暗才会抵达
无数点线围拢,只有静寂淡举丹青的丛境

小心地摇曳着

允许光阴变小或变大
在一枚空洞中扎入铁刺
又像一隅秋风中低谷
用独立和自悟在注解
不经意就在提炼中靠近了——
颜色和摇姿不多吧!野生的素养
高高低低,从容而有果敢
允许在一掌云中勾勒或弹拨
从低到高,飞是最佳的眼神吧
在允许一枚气质可以迷恋!像爱情
只有珍稀和珍贵可以品茗
再允许行若云弦
唱和念!在千钧一发中豁然跃入

那一年

那一年你在东她在西,如一对候鸟
春天的雨水若盖,在樱花和唇齿上起伏
那一年,说过的情话亲过的月色淡然
扣动着空距之弦,让一颗星在指尖
后来,那一年,樱花还是在边隅中盛开
伊的明眸言辞和微笑是风追逐的芳香
后来........在不可阻挡拥抱中,伊转身
那一年,跨着一江海水,樱花如绵
伊已经嫁人了!那一年,疼痛时刻拍打在周遭
如线如点!现在,只有在一首《致幸福》旋律中
读或者念!岁月如骨人间如矛
潜伏心底星月和火焰!樱花在低魅
走在路上,只有这一首叫《致幸福》的歌
代表了那年那月那时,有一阙芬芳叫做
爱了念了!隔着岁月漩涡风声,只有一滴《致幸福》
穿越了那种理不清的思绪!
樱花在尘间飞舞,如伊在和

在不经意叩问中

听听这来自泥土气息
那些野地里野菜已经悄悄发芽甚于开花
一枚枚,一茬茬,涌动着发自芳心
又是一年芳华染
匆匆前后,左右,方向......
每一种姿态容颜敲打汇聚了经年
未名,还是伫望,启发在心坎点滴
说不出是欣喜还是惆怅
又是一年芳华拈!烟雨迷蒙抑或微波若针
梦里一隅江南啊!
那一豆星月下孑然、明亮
在不经意叩问中
读你,在芬芳节奏与章节!如君子之魅
兰在空谷菊倚危弦,冲过黑暗与风霜
打磨出柔韧和清脆!
黑色是向内挣扎,金色是拓外韵律
过往,风烟,青山如寄三分念
镌刻!留白!人间自有嫣然中!


撕扯一枚很小很小在手中砂砾

三分之一是伊,三分之二也是伊
伊是黑暗中气味与触角
转过岸畔、风沙和大雁迁索
伊在黑暗中摇曳,无形而轻盈
生发出粗糙和朴直
远方,那巴滩河边村头、大堤、渔塘、芦苇
顺着风飘也逆着风勾勒
伊是一枚幽暗中向下颗粒
穿过无声有声也撕扯了冰点
伊是一种虚灵!控制着某种张力......
又是一季风霜时!豆灯若砂
又是一年芳染际,飞雪在界
伊是谁?说不出!伊有毒,在三分之重内外!
可念伊的山色也思伊的秀雅
一分一秒,一质一态
过往白云间,罅隙入清风明月
张弛蝶恋花风姿含着三千之一帧
如梦幻亦入电!三月四月五月,畔岸次第有声
动听在高低之间!菡萏之妖,用一线窈窕
淡月移步!拥抱一阙灵动舒展
是,若似!不似也是!
山山水水,自在一朵怎言?
跌宕柔盈之霓,背负跋涉低唱在眸端在臂膀
也在这七月八月热辣辣情歌之谣!
火辣辣芬芳在清扬!伊人如梦!
花开无尘莲正绵!

只是一种渡

月光里有你的手和牙齿吗
路抱住了什么?
风矮小部分已经软化,松竹之黛
在光阴斑驳一隅
是不是在冬夜最寒冷那刻聆听——
江南斗笠、山路以及会燃烧的鸟都是珠子
一串串鳞片大小!很容易推敲
那是什么那又不是物体!
当时光在压缩路线上闪烁
黑色的圆和白色的线有聚有散
往事如泥!在流动风声中
现在是一枚柔软中伫立!风吹着什么?
远近有些凌乱雪花!朴素的,独立的
从一个方向推向另一种载体!
古今岁月流荡!风雪在悠!
只有静寂!让一种属于心扉打出弧线
多少尘间往事!
冷的暖的,只是一种渡!

一豆乡谣汇入歌

温习月色也塑一盏豆菊
星星点点起伏
或以青铜质地挺拔
就这样一次次穿梭
用青涩和奔赴——
是的!上下求索也罢,形若耕夫
敲打天地一隅和奔放
有多少未言和等待在眺望中
叩问遥远与舒展章节
线条节奏点的步伐衔接!有什么审美取舍?
岁月如歌!黑夜与白昼交织更迭
向前是减向后是定!时光如泥
在指端埋着坚骨和热力
给予聆听!温习来自一枚心核
用内而外!时光和一阙力向前
倾听大江奔腾行云为举!不经意在窗下低语
花开是妍!一笔梦中乡谣汇入耕与歌风采!

行菊在泉边潜伏

不喊你,你就在那里
高山之肩或行烟雨之像
不经意敲打和品吟
若丝竹缠绕若梦幻入心

只有这一行菊在泉边潜伏
用了忘川流水也刻了尘心无碍
似与不似
就在钩月松间维度

只有这一行是坚定和淡然
飞鸟四季静寂流云之上无色
花开半拈!念和想,张弛有序为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8 21:42 , Processed in 0.06210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