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79|回复: 1

[诗歌奖投稿·短诗] 《小狗的痛流进高速公路》等短诗十六篇 作者:王顺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sjwsj 于 2018-7-13 08:42 编辑

作者简介:
王顺健,江苏连云港市人。诗人,作家。常住旧金山、深圳。现在旧金山继续中文写作。为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员。2001年参加“青春诗会”。2008年受邀参加“深圳作家欧洲行”。
偶有发表、出版、获奖。作品计有一百万字。

邮箱:57582643@qq.com



《小狗的痛流进高速公路》

我宁愿相信,这只小狗
在梅观高速公路上睡着了
它抱着脑袋,温顺地睡了
谁也不知道是真正的痛
让他睡去的

他在梦中仍然相信妈妈
会将他流在路上的肠子
肺和心脏捡起来还给他
妈妈还会将痛一点点舔尽的
那痛呵,他从未有过
多么陌生
起先那痛让他来不及舔一下伤口
就一下子呆住了
无法动弹
只让他眼看着
痛流了出来,一块、一块
痛染红了一地
而痛依然没完没了
直看得他双目闭上
他感到靠自己已无法超越
就屈从于痛带来的安详
将头深深地抱进怀里

事实上,我驱车快速经过时
看到的是一条几乎干净的小狗
和一堆已被碾过的小小的脏器
在路上,既像睡着了,又像等待中
姿式朝着南下的方向
毛发在车流中微微扬起
又轻轻落下




《皮肤上的海》

你看你的皮肤总很咸湿
你的心中怎会没有海洋?

从海里上岸的人
皮肤都能晒出盐来
无论走到内陆何处
总有精盐从劳动中析出
直到他死
身体里的海
才晃动着流向海洋




《我为什么常常用虚光看物》

因为我知道在废墟里是安全的
我用虚光正视着对方
就象走神一样
一点也不费力
不累,松开做人全部的紧张
对,你可以试一下
就这样能解决很多问题
找出对方的破绽
大部分用得上虚光
尽可能保全自己
对方又无所用心

在废墟里人是多安全呵




《菜虫子》

虫子是菜长出来的
青菜开始是个芽
不像虫子
长着、长着就动起来
青菜开始是素的
到了一定时辰就变荤了

女孩子也一样
开始多么素静呵
长着、长着就荤了



《花的生理期》

——把这盆花
移到大盆去吧
——不行
——为什么
——她正在来月经
—怪不得这么红
——是呵




《与大海隔着一排浪》

游得再远
都有一排浪
把我和大海隔开
我站在岸上
等着大海把我最后吐出来
等太久了,可人儿
新浴场一个又一个
象太阳伞一样展开了
亲爱的
你感觉到我了吗
一浪接一浪的我
如果我没有了浪
就把我从你的怀里
从你身体的中央
退出来,放在床上
不,一定要放海边
我还有心跳,就有一排浪
从天际不管不顾地涌来
将我带走
哪一张是你的床
粘上星光和情欲的焦味
你长考后第一次清欢
对人世有了一种羞涩
我们多么需要
一排浪啊

你和我,我和大海
永远、永远,隔着
一排浪




《电梯里》

一回召集诗人们去南山
给阿吾饯行,我下楼
电梯门开了,她朝我看
她端详我
我低下头
接着她也低下头
我把头低得很深
因为她美吗还是严肃
她住在更高的一层
,陌生人,多么熟悉啊
她审视着我的人生
选择清高
结果是
英俊的就要领教孤独
而孤独从来都充满歧义
矛盾重重
她明显把我放在了心里
她把长发盘起
大脑更加沉甸甸
她感到日子要珍重
首先要宽大自己的丈夫
而我在低头下行
看着脚尖
何尝不是向她深鞠一躬



《一间无人的办公室》


为找一份晚报
我从一间陌生的办公室
退着步出来
我看到了如此恐怖的情景
整齐的办公桌,整齐的文具
整齐到了空无一人
空调在转,室内寒气袭人
逼着我带着人的气息
退着步出来
我是误闯的,我低头道歉
我什么都没看见
什么也没看见

我看到的是一个时代
人声鼎沸!



《看一个人多像一个人》

电梯里进来一个人
看一个人多像一个人啊
一个爱吹口哨的少年人
只是不在人间吹了

看一个人多像一个人啊
眉清目秀?脸红?口吃?
上唇的绒毛、细汗?
只是我答应为他找份工
是他急于把自己托付掉

电梯小,看得多真切
去年的中秋节,他从八楼
用加夜班的身体吹响了哨声
他惟一的姐姐满地捡
也拼不齐一块月饼
也拼不全一个弟弟了
她带我们到事发地点
指着地上一块小小的暗斑
她先是笑接着才哭诉
她总是先笑后哭
“她那么有礼貌啊”
一个朋友小声地说
那是一个芳龄二十的礼貌呀
她仰头追着哨声,跑来跑去
她唠唠叨叨,浑身发抖
和刚处的男朋友站在一起

站在深圳的红花绿树中




《跟着一个陌生女人下电梯》
电梯门开,一下子
涌入好多熟悉的陌生人
他们选择好自己的楼层
就默默地站到一边
我也站着,束手就擒的样子
有时艰难地抬抬眼皮
电梯沙沙作响
人们时进时出
我竟忘了把头再次抬起
我想说明,我没做错什么
真没做错什么
就是盯久了一双漂亮鞋子
它移到电梯门外
我也随之跟到电梯外
我僵在楼道里
大部分人都选择莞尔一笑
上次,有个保姆
跟着我,误下了电梯
两个人也僵在楼道
就是那么莞尔一笑


人的犹豫》

询问室又传来声响
我走出调解室
看着蹲着的女孩
问保安,交待没有?
这个还没审。!
技术员小刘端着相机
对着后窗不耐烦地说
够了,够了
我一抬头,窗户里
一个飞腿闪过
有点装腔作势
那个放风的女贼吓得吐起来
轮到下一个保安,他停住手
犹豫在持续,巨响的心跳
二楼民警喊,小弟,可以了
停住手的那个是新来的
他看了看其他新来的
只剩下他没上

他盯着自己的手犹豫着
退到椅子后面


《自己人吗》

办案队陈大明喊,小弟,来帮助
保安员猪仔笑嘻嘻跑过去
在一叠材料的见证人一栏
用草书飞快写下:冯猪仔
陈大明拍着他的后颈,乖哟,乖
边上,小劫匪一阵阵发抖
陈大明提审谁,他都在抖
他小声问,说了有没有奖金啊?
陈大明嘴一咧,有有,还有乖的
他朝窗外看热闹的嘻笑着
推着那小的上楼,经过我身边
我移进调解室,装作没看见
锁上门,一个人,拉上窗帘
我头顶着墙,两腿微蹲,双手后背
一会就听到身后说,脚往后移一格
难度加大,汗就出来了
好希望身后有人问,是自己人吗?
我没回,快要抽筋时才答
自己人——
干什么的?
调解员

《保安队长阿辛》

天发白,夜空的诗也醒来
派出所长问,人呢,哪去了?
昨夜我有多困呀,
看到一个英俊的保安
在捆一个英俊的劫匪
我就一阵犯困,午夜时分
保安忙一天,也困了
休息吧,孩子们!
……天亮后,我站在后院
看见一只鞋子,问,他人呢?
一个疲惫的保安指指楼上……

食堂,保安队长阿辛在打饭
钟所长问他,阿辛说
抓六个,只有三个交代了
放风的是个女孩,看到抢三次
在蛇口,她得五十块钱
所长问,都哪里人呀?
彭城的。
是你老乡啊
阿辛低头吃饭,再没吱声
阿辛和我喜欢诗,我们聊天时
他也会突然地不吱声
他比青年的保安员大不了几岁
却异常成熟,肝区老化
他有两个死党
一个烟、一个酒

有些仇怨离他并不远
像在回放,像在转嫁
似乎有那么一年,他远离过它
为了——南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在此或在微信圈阅览的朋友们,在此一并回复了!感谢你们的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6 05:12 , Processed in 0.07878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