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79|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咏叹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14: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咏叹调》

岂止是路口,
视线所及的范围内,都是水雾,
“被雨所篡改”。
穹顶与停车场之间有容器,
收纳万物感知,
随风揣摩,或者以霓虹的纱线为界,
中断与世界的联系。
三十年如隐形之门嵌于夏夜,
我们从年轻一一归来,
分享彼此的孤独。

2018.06.01

《午睡》

与午后对质夏天,我假装睡了。
挚爱包容的城市收起阶梯,
留下街巷、电线杆、冰激凌和惯性思维。

取证者从出租车下来,
进入玻璃幕墙,里面有天空的遗迹,
看上一眼就眩晕。

在冥想的边缘才遇见我自己,
欣喜。许多人在河水的走廊按次序倒立,
不知疲倦,不愿醒转。

2018.06.01

《收获篇》

炉火与舌尖有炫耀的一面,
在午后,麦浪中沉浮的人更像伪文艺青年,
把影子钉在天空。

我们排队,支撑六月,
每一天都深奥。
没有人寡欢,穿过云层的包括高压线。

翻抽屉,让久违的空杯振动。
阴天自有道理,
风的渗透与驶过门前的电瓶车目的一致。

2018.06.03

《六月》

青苔可以装饰记忆,我不可以
洒水车可以不拘小节,我不可以
落日可以喋血,我不可以
空杯可以承上启下,我不可以
小柴胡可以抑制隔夜的遐想,我不可以
楼梯可以折叠深浅路,我不可以
信号塔可以独立,我不可以
灯光可以以柔克刚,我不可以

这个夏天,阵雨说来就来,
在瓦片上乱走,求证自由与束缚的相对性;
游客驾驶收割机,
弥补麦地的每一寸缝隙;
“我们需两个世界”,落脚和沐浴,
洗掉身上电锯的声音。

2018.06.04

《孤独书》

夜空万里,不忍直视的镜子?
星星如铆钉,一个远视眼的抽烟人,
用砂纸打磨过的喉咙
和跃上楼顶的霓虹,与中年对称。
荒草生,芒种的秘密通道,
涉及重叠的部分摞起来,作居所?
拥挤的世界嗓音要小,小得找不到自己,
就像在裸着肌肤的泳者之间,
滑落。原本晦涩的背影删减了篇幅,
躲避“身后的子弹”,
一种疏离感因无声而积攒经验。
栀子花再开一次,香依旧,
岸与流水获得的平衡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往抽象的意义上看,
我们共享孤独衍生的每一个地址,
每一次饱含愧意的抒情。

2018.06.06

《夜殇》

穿背心,敲空杯,
从夏日获取灵感,
星空与百页窗同样引人思索。
电话的忙音在绸缎一样的水面制造契机,
燥热夜,放下悲欢如入空调房,
智者已然洞悉一切。
六月多事,伤人于无形,
群峰经不起推敲,
像架上赝品,弃之又可惜。
夜露比栀子花准时,
点到为止,一条轨道直达眼眶,
谁独行,融入无数影子?
黑暗中一支铜乐队把生计打磨得透明,
能看见水瓶座、岛屿
和我们的异乡。

2018.06.08

《潜伏》

臆想不可名状,
如早间蝴蝶疑惑的飞行,有掩饰之嫌。
总想对过眼的事物提笔润色
而无从下手。
晨曦的袒露不着边际,
磨擦与阅读之间,
不显眼的电弧被每一字每一句架空。
噢,今日忘了说早安,
微风拂面时,
卷曲的叶片和伸展的双臂
都是机关。

2018.06.11

《有所思》

入夏以后习惯平视,望未知之路。
天空是没有玻璃的窗户,
有人飞行,得以看见垂直的美。
打开河面访知己,
水下光线复杂而清晰,多到无处安放,
短的发,长的影子。
微风在炉火边烘湿润的手,
举空杯时,我们的电话一同静音。

2018.06.11

《养蝉的人》

“今天的云,有点任性!”
午前与午后,如截然不同的经卷:
一个久未谋面的人,
一大片文艺化的绿萝藤蔓。
我在客厅,读书、临帖、为窗外蝉声所困扰,
始终未能把留白
和你删掉的照片联系到一起。

2018.06.13

《鹰》

暮晚,大地吸吮光线,群峰交出白日梦,
目击者滞留在最高的山顶。

对天空倒背如流,不如遗忘;
洞悉时间的,除了飞行,还有什么?

灌满风声的内心尚待理解,
视力的漩涡上,他以收敛渲染尘世的风景。

2018.06.17

《黄昏》

世界驶入低音区。
鸦雀指引挖掘机,
不放过每一寸光线。
黄昏,与落日对视的思想者,
露出夜的眼神。

2018.06.25

〖相见欢〗

像一个早晨被雨水布置,
无数镜子打开,
修正虚实。
云朵在奔赴中,
写诗的人在信仰中,
爱在离别中。
天空以逆时针的宽阔诠释了内心,
远与近,
哽咽与凝视,
都有大于起飞的力量。

2018.06.26

〖空门〗

假设陌生之地充斥偏见,
知音隐于画中,认定的路途瓢泼大雨,
我怎样予你避风的玻璃瓶?

未知如眸中雾气,天空抽掉筋骨,
奔跑转为步行,表达最终落入缄默的口舌,
契约又少了谁的笔迹?

每面镜子都是空门,在彼岸,
每朵花都比春天逼真,
时间自带的风声仅供修复光的听觉。

2018.06.28

《听鸟叫》

对镜凝视,我在消失。
清晨并不单调,
有幻想过的各种口音萦绕于耳际。
我梦见你,冰场的舞者,
多情的调酒师,
驱车往空山,
去取尚未写完的读书笔记。

2018.06.29

《独饮》

迟缓的眼神,卷边的舌头,
偏爱趋向孤独时,
落于黄昏的叶子不免含有拾阶之意。

六月如空杯,何忍直视?
你好像没说话,
水天一色,任由湖心岛压着。

离广福禅寺几步远,
雨渐止,过往的人都忘了撑伞。

2018.06.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23 21:42 , Processed in 0.06932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