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62|回复: 0

[原创贴诗]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1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2 13:24: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诗集奖投稿目录:

诗集《我一个人走在街上》
部分目录

1坐地铁者
2科尔姆•托宾
3相见
4致辛波斯卡
5乡间之夜
6一个猎人
7站街的薇薇安
8一杆猎枪
9我一个人走在街上
10各各他
11赤峰路上
12垃圾处理厂
13生活横截面
14关系
15谒鲁迅先生墓

——————

坐地铁者

“乘客朋友们
列车就要进站了
本次列车是六节编组
终点站是沈杜公路”

车门开了
快要关上时
他跨了进来
挟带着汗味
车厢里那么多人
他们巨大的冷静和他渺小的匆忙
在灯光下如此显目

他拎着的蛇皮袋
扎着塑料绳
沾着各种涂料和油漆
里面装着工具
也许是他马上就要下车
也许是脚下没有多余的地方
他一直拎着
一直拎着他的袋子

袋子沉重
装着什么呢
可能有电圆锯
那并不能锯断一切
还有冲击钻
也钻不穿所有的墙壁
也许还有水平尺
谁都知道
一向就是人心叵测

“乘客朋友们
列车就要进站了
下一站是邮电新村
开右边门
下车的乘客请注意安全”

车门开了
他拎着工具袋
第一个跨了出去
因为他一直站在进来时的门边
他匆匆走向出口
背有些佝偻
他扛着他的生活
赶去下一个日子
2016.3.21

科尔姆•托宾

我爱你
向你致敬
向你学习
并深感仰之弥高
你成就的伟大
有生之年就能目睹
不必等到离世

祝你健康长寿
尽管世界变平了
你的爱尔兰
和恩尼斯科西
依然讳莫如深

我是个阅读者
但自诩离你不远
熟悉你
甚至像你一样
爱你的双亲
知道你对他们说话的
语气和方式
我就像你的
那些朋友

对你的温情和自恋
我感触良多
远在万里之外
时常陷入恍惚
觉得自己就是一个
在大雪纷飞之夜
在没膝的雪中迈着步子
走向帕尔萨小镇的人
2016.3.30

相见

有一些事物
在时间里是固态的
有一些人
在回忆中是彩色的
有一些情感
无论是上午
还是晚上
它们的味道都是甜的

我们从简单
或者复杂的生活中
脱出身来
我们从外省
踩踏着省与省的界线
赶过来
我们携带着对近三十年的
再次认定
和重新发现
穿过四月的风
走在春天的路上
正在接近
更加温暖的五月

我们又站在一起
靠得就像云彩和天空那样紧
我们满是欣喜
就像一群鱼察觉到一泓水
我们的微笑
比泪水要多三倍
我们体会到的快乐
可以用巨大来形容
大于丁公路
大于南昌
甚至大于整个江西

我们当然不会忘掉
我们的脸是亮的
光洁得就像
山坡上刚刚成熟的青枣
我们的下颌是白的
没有一根胡须
我们的头发是黑的
黑得像子夜
我们年轻得
就像是一条江的源头
和一场暴雨前的雷声
而我们的青春
即使在梦里
都会发出几声尖叫

我们做过很多事
总结起来
就是一件事
我们写过很多文章
概括起来就是一篇文章
我们都是一个个具体的人
但走到一起
就铸造了一段历史

我们很久不见
久得就像是陌生占了上风
又像是一条河失去了岸
可当今天
我们各自向彼此靠近
我们发现
各自消失了
彼此也消失了
我们还是我们
似乎谁都不曾走开
漫长的岁月
只不过是过了一个黑夜
还有一个白天

毫无疑问
以后的日子
我们会老
会被白发压弯腰
会被皱纹紧紧地捆住
我们衰老的
颤抖的双手
再也握不住
对这个世界的诅咒和赞美
但我们会记住
我们会牵挂
我们会思念
就像西蒙娜薇依所说
无论世界发生什么
宇宙总是满盈的
2016.4.27


致辛波斯卡


大多数时候
你只需要看自己
就像一个陌生人
打量另一个陌生人
眼神怯弱而敏锐

以己推人
是你的处世之道
你寻找
比一只寄宿在
无人的公寓里的猫
还小的事物
你甚至通过一粒沙
走进窄的门
看到人类及星空

你看得够远
看得够清
但并不陷入虚妄
因为虚空的存在
即证明了
狂喜与绝望之物

你是个女人
很特别地
为这个世界站台
诗人之名
似乎可有可无

我像很多人一样
公开地
或者秘密地
但又遥不可及地爱你
像一个站在地上的人
抬头看着天边
也像一个大陆的人
单恋着欧洲

丁香是在六月开的
追逐你的人
多如所有的花
增之一分不多
减之一分不少
我只能像一颗行星
爱上另一颗行星那样
寂寞地在宇宙生活
2016.6.7

乡间之夜

我不想一条一条地
阐述它的落后
以及它的美
这些都在可想而知之中
夜色涌进山岙的时候
人间的黑
纯度异乎寻常地高

但这是夏天
是充满可能的六月的夜晚
即使时间被轻视
天空是低的
低得像遮住阳光的帽子
月牙和星星
只是理论上的星辰
它们闪烁着微光
像不及格的电器
似乎一伸手就能摘下换掉

山坡上繁盛的树木
改变了风的角度
风入松的涛声
只有入调
但听不到去声
牛羊在白天已经叫唤过了
现在轮到蛙鸣

萤火虫自南瓜藤中升起
划过指间
隐入多人不识的姜苗
而黄瓜在偷偷长大
并不说此时就是万物静默
缺乏日间的生动
从此间到彼地的乡间小道
依然有几个青年男女
用手机照亮他们的生活
2016.6.9

一个猎人

大雪封山的时候
他在雪上行走
而夏季
他则隐身于
树丛和生活的阴影中
他用整个四季
把野外生存
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
只有那把猎枪
是他永不言弃的朋友
夜半时分
枪响了
有一头孤独的猛兽
在远方倒下
猎人影踪不定
谁也找不到他
想找他的队伍都是白费力气
2016.8.12

站街的薇薇安

她比其他姑娘出来得早
就像一朵花
开在岸边
无名的街道
流淌着情欲
但男人们
有的还在睡觉
有的正在路上

她二十二岁
来自远方的一个小镇
“我叫薇薇安。”
类似的回答
一天要重复多遍
这是个不错的名字
和她的长相一样
美得像狐狸

公主被困阁楼
每天望穿秋水
骑马的王子
带着她远走天涯
这是很多人
耳熟能详的故事
正是这个该死的童话
支撑着薇薇安的皮肉生涯
2017.1.15


一杆猎枪

废旧的仓库
坐落在郊区的一个角落
似乎长达一个世纪
无人造访
当门被艰难地推开时
静寂和积尘
要把我们挡在外面

这是下午三点
冬日的阳光
就像一群子弹
穿过颓破的墙壁
打到地上
墙上
以及挂在西边的猎枪上

第一眼看到猎枪
就知道
它并非期待新生
而是渴望死亡
枪托朽烂
铁管锈迹斑斑
侧耳倾听
还能察觉到
枪口微弱的呼吸

“它误杀过人
乃不祥之物
使用这把猎枪的人
早已去世
跟现在隔了几代。”
领路的人说
厚厚的积尘中
似乎遮蔽着时间里
不为人知的秘密

当我们一行靠近
想一睹真容时
挂绳诡异地脱落
从上往下
猎枪在空中翻滚着
掉到地上
啪的一声
断成了数节
这是它最后的声音
2017.1.21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

我都快忘了这座城了
仅有的那点记忆
也薄得像一张纸
我真担心起风啊
风一吹
爱情就将散去

这是冬天
大地的温度降了
心比钢铁更冷
一个人走在街上
希望遇到熟人
就算是看起来面熟的
我可能会向他致意
生活的新鲜感
是一个需要纠正的错觉

如果你爱一座城市
你就会把它当成一个人
而爱一个人
哪怕你爱成了伤
爱成了白发
你依然觉得真理在握
2017.1.25

各各他

各各他
也叫髑髅地
是一个五谷不生的山岗
也是处死人的刑场

公元33年
有三个人在此被处死
两个盗贼一个义人
他们的血
从十字架上流下来

两个盗贼
一直到死
都在哭喊,诅咒,挣扎
那个义人挂在木头上
静默无声,如沉默的羔羊

后来他也死了
山岗破碎崩裂
十字架和他垂首的阴影
反而像一片光亮
打在了耶路撒冷
2017.8.20

赤峰路上

在赤峰路上
一位老妇人
走在我前面
她穿灰色的衣服
黑色的裤子
灰白的短头发
无论是背影
还是走路的样子
都像我去世多年的妈妈
理智告诉我
每一位母亲
都会衰老成相似的样子
因此我知道
走在我前面的
是一位陌生的老人
尽管如此
我还是流着泪
跟着她后面
走到了玉田路口
2018.5.11



垃圾处理厂

一个家庭的垃圾
就够多的了
许多家庭把垃圾堆放在这里
处理场的机器张开了
钢铁的大嘴巴
它似乎还能吞下别的
生活的丰富性由此体现
品种繁多
色彩丰富气味杂陈

走过的人
抑制不住窥探的好奇心
忘记自己
只是这儿一个匆匆的路人
要去前面的超市买蔬菜
这些垃圾就像一堆
字迹模糊的文字
头绪纷繁,但各有线索
最后总能上溯到
一个家庭的温暖与悲伤

眼睛就是镜头
希望砖块瓦砾之间
露出一张图纸的一角
在太阳下发出光芒
当你在环卫工人疑惑的眼神中
附身把它从垃圾堆中抽出来
很明显
你看到了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一对目光平和的老夫妇?
一对羞涩的青年男女?
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人?
一个小女孩正露出牙龈
冲世界微笑?
一张褶皱满身的全家福?
或者干脆就是一张影像褪尽的
空白相纸
黄色的陈迹中满盈虚无
这的确需要一定的想像

这一切都未发生
今天中午我经过此地
短暂地关注了这堆杂物
它们产自造物的平庸生活
它们卑微的存在轻如鸿毛
2018.5.21


生活横截面

炉子上水开了,咕噜咕噜响
你看到了热气钻进了排气扇的管道
你收拾灶台,为自己做一顿中餐
炒三个菜,两荤一素
先蒸上米饭,中午吃不完
晚上接着吃
你对自己的了解
可能不如对他人来得透彻
做好了就开吃,不用等人
碗筷已在心里
既可细嚼慢咽也可狼吞虎咽
你就这样在孤独中
表面光滑地关心着自己
像一面玻璃在节能灯下的反光
2018.5.23


关系

我写到一棵草
这草因此进入不朽

我说到一辆共享单车
因为我骑着它远行

我看到一条马路
汽车来回穿梭

我宏观地爱这个世界
因为我置身其中

那草缀着露水
弯曲得再美
也是卑微和渺小的

单车现在太多了
有的被人扔进了河底

公路上的尘土腾得老高
要到深夜才落回地面

这个世界,你爱就爱吧
它可能是聋子,听不到
也可能是瞎子,不回应
2018.4.3

谒鲁迅先生墓

鲁迅的墓
坐落在上海市虹口区的公园里
墓前有两棵玉兰树
树干粗壮,枝叶茂盛,花开如雪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玉兰树
大得像他的文学

我写诗,不敢自称诗人
我写小说,不敢自称小说家
一旦提到写作
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惶恐
因为我无法把鲁迅使用过的汉语
再次排列成有效的呐喊

今天并非特殊的日子
我以前来过
以后还会来。世不见
匕首和投枪的寒光久已
我站在玉兰树巨大的阴影中
向墓碑深深致意
2018.7.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1 20:38 , Processed in 0.05616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