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42|回复: 0

[诗集奖投稿] 卢枫诗选:守夜人的萤火虫之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21: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卢枫的手工作坊 于 2018-7-11 21:32 编辑

守夜人的萤火虫之光

炎夏久旱
父亲扛着锄头,我跟在身后
为从邻村引水灌溉稻田而一起守夜
这是一个令人终生难忘的夜晚

如果从远处看着
我们父子俩走到哪里
旷野中唯一的灯光就亮到哪里
像一直在茫茫黑夜凿开光明的洞穴

满天星斗像萤火虫成群飞上云霄
萤火虫忽明忽灭
更像是落入田间地头的星光
此时蛙唱虫鸣比水声更哗哗喧响地流动

父亲 一 一指给我看漏水的暗处
那不是鳅鳝,即是暗夜潜行的人所为
父亲对我说过什么
我一句也记不清了

我只是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一天天蜕去畏惧之心
越来越像与萤火虫之光呼应的守夜人
如同父亲用泥土修复一个个生命流程暗处的漏口

挽歌

不合时宜里有永恒时间吗
一首挽歌内也有一首颂歌吗
另一个你
眼中滴落无数星辰

家具床

我爱的森林毁了
我裁取记忆的上好木料做成家具床
每块木板都有树纹
每块木板都发出梦一样的虫鸣

心有湖

与时盈虚
心近大湖
有河流入
有河流出

于最虚无处……


于最虚无处
飞出雁阵
时而指道为“一”
时而导路以“人”

于最虚无处
飞去雁阵
晚霞愈来愈暗
眉月愈来愈明

喊魂

幽涧青草
火光,灰烬
彼此失散的根
同一陌上,只是时间不同

天命玄鸟,远行万里回归的本能
檐下孵育四只雏燕
今春面对坍毁旧梁彷徨低飞
同一种鸟认作亲人,只是时间不同

族谱追述明代初年先祖开荒辟异乡为故乡
此地世代母亲行巫礼喊忘归的魂
春天里的废墟,工业区
同一空间,只是时间不同

喊魂的人也会失了魂
谁听从喊音心归而家园无存
故乡成了异乡
无常即是寻常

更多时候
童年的我替现在的我喊魂
旧我如新叶,今我寻故地
如何重建来路,如为前代修史,以归去的云

归巢

那年八月离乡
我拖着远行箱在最前面
父亲分一部分行李在身后
家里的黑狗与麻狗母子吐出舌头跟在最后
我们停下来歇息   它们也一样
上车之际,车流如时间穿梭不息
我像往常一般抚摸着它们的额头
看见一棵枯树上空空的鸟巢
父亲的叮嘱言犹在耳

十年之后,斯人已逝,狗亦无踪,村庄无存
我从分别处下车回来看见
走在最前面的父亲
脸像他多年不舍得扔掉的外套一样黑
黑狗与麻狗母子吐出舌头紧跟在身后
我在最后
我们没有停下来歇息  它们也一样
枯树上空空的鸟巢
在老屋原址四车道公路上方变得无限大
每一根飞鸟衔来的草枝都如参天大树一般
旧村庄屋舍俨然在鸟巢内另有天地
父亲同时独自一人坐在木凳上
黑狗与麻狗母子在他身边追跑不停
乌鸫鸣叫,巢内筑巢
一行白鹭从双重的巢中飞入天际
而我一个人走向眼前陌上那如此真实的鸟巢
永不抵达

菜园记

我们去拜访一位堂舅妈
去年两个人搬椅端茶
今年只一个人
家里明显冷清了
她说并不害怕
只是感觉失了个伴
那是一个勤劳质朴如红土地里长出来的人
他一直悉心打理他们的菜园
鸟鸣声里挑一担晨光与水浇灌菜田
忙着搭好竹木相间的菜架
各种瓜类豆荚类朝向天空作攀爬赛
青菜也喜欢排成绿色的队列向他致意
风中的辣椒不知何时拍红了它们的青手指
临别之际,堂舅妈又带我们去菜园
她略带歉意地说今年的青菜没长那么好了
以前都是他一个人打理得很好
园子里做席面留下满地油渍她清洗了整整一天
又在几块菜田之间铺上红布条
她找回那把木柄有握痕的锄头平整好这片土地的回忆
这么多年的陪伴她其实一直熟知怎么打理好菜园
今年的菜补种得迟,没去年那么茂盛,但一样郁郁青青
每一个怀念的日子啊炒好的菜肴

桃花屋

一切记忆都是黑白的
一家数口人
挤住在村里的粮仓
土砖、青瓦、灶台、朴素衣装
孩子们常偷来放鞭炮的黑柜顶上敬神的香
古井、柴堆、草垛
各种农具:割禾的、栽秧的、扒柴的、锄地的
屋檐一长,就也可安住好几家古今无贫无富的燕子
入暮,蝙蝠纷纷从砖缝间飞出
身形虽娇小,面孔却狰狞
一个个酸菜坛子倒扣着
静静等待竹架子上的白玉苦瓜成熟
有时,孩子们捉回的鱼
白肚皮像阳光一样闪耀
老屋前的大桃树也是黑白的
青枝上到处是桃胶
但满树粉红的桃花开了
如不可见的欢愉竞相绽放
一大群黑白的蜂与蝶尽享这欢愉
但想着一个个木桶内粉红的桃子熟了
黑白的孩子们脸上
也跟着漾出年少不知愁的一丝丝绯红

鲁迅还在

离鲁迅先生故居十公里

司机自觉心明眼亮
去那干嘛
鲁迅早过时了
像熟客谈论某种过季水果

优越而安全
人们何时自动栖居于鄙视链顶端
先生竟携浩浩全集瞬间沉底

数日之后
我发现一本书上赫然立写书名:
鲁迅还在

素净宅院
旧砖石垒砌的风骨还在

已近百年先生手植的白丁香还在
繁花盛开时
都似围拢在先生身边发光的青年

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后园墙外,两株枣树还在
喜鹊吃果子,从民国到而今

先生的藤椅还在
危坐的影子在书写风云
下笔有惊雷
旧文内有新闪电的光辉

苏轼在琼州海峡的木舟上

一劫一难绣成灵鱼闪光的鳞
古针法合律有韵近于无痕
自此曳尾于泥涂曳尾于江海俱是畅游

唯闪电火光与雨后阳光可共筑彩虹桥
天明之后海岛上幸存的七彩鸟抖落一身雨水
瞬间之虹寄身于深谙飞行之道的永恒族类

日饮三百个椰子内暗藏的琼浆
便可在百感交集的胃内
建一个水色如玉的新瑶池

婉约词的幻象果园花如烛照
豪放派的胃阔大如殿宇千年图书馆灯火通明
有别于早已坍毁的人间殿堂

黑暗太广大了  厚积的星体仅仅薄发为微光
但这是表里俱澄澈的光  古典之光
万古星空高悬胸次

琼州海峡水波依旧
先生从夜的铁幕雕玉一般开凿海上星河
疏浚千年之后的灵魂拥堵

苏子的木舟行得慢
慢的好处是长在水天之间沉思
大海保留其大美酒长饮其美

苏子一声叹息化为汉语的典
苏子与客泛舟沧海
以一帆之小直抵天地境界之大

现代人的浩叹
为巨型客轮分车厢加载整列火车
可否作此今昔困局中的灵魂泅渡

旅游业尚未兴盛的古代凶险仕途即是游踪
遇与不遇怀才如故先生从文人一词脱化自成风骨
当此子夜正是为沧海星空奠酒之时

高原上的野鸽子

风霜雨雪合著一面断墙
或者题为野鸽子的城堡

不知何人
消逝在马背上

放下草枝啄穿荒原高密度的衰亡
流淌生命的鸽子泉

黄昏或黎明或某一时刻的内心隐秘
浇铸的红鸽子

同时一股宁静无声的热血
流遍九座雪山

神鹰晦暗
伤害不了隐士般的绿鸽子、枯草鸽子

不断刷新着地平线
飞过油菜花田与青稞地

高原上的野鸽子
飞入语言的纵深地带

空中雕塑


停在空中

岩石的飞行意志
鹰的静定之慧
互为知己  互为参证

自由的海风
空中雕塑的银底座


停在空中

悠悠沧海心事浩茫
世外英雄凝思以对
拍案而起如怒涛拍岸

鹰的眸光
箭一般闪耀神性的正午

冰河

一条河抑制它的感情
一条冰河封冻奔涌的水流
从未如此接近大地
再没有黑色的石头可以搅乱白色的水流
兀鹰在天空盘旋
有如潜入白昼的一部分黑夜
四下搜寻死亡新鲜的气息

一条河抑制它的感情
以便让鹿群跳跃着通过更深的寒意
以便让马群的怒蹄
在冰面上如马骨中奔出的音乐一般恣意敲击
它们呼出的白色雾气
与远处漫天的沙尘有一种奇妙的呼应与对峙
风沙似要迎面撼动犄角与马骨时又呼啸着融为一体

龙王潭

老阿妈
一把把青稞朝龙王潭撒
喂她的赤麻鸭孩子们呢
喂她的斑头雁孩子们啊
喂她的红嘴鸥孩子们呵
喂她的绿头鸭孩子们呀

朝圣者从东西南北的风雪
赶赴拉萨的阳光
飞鸟从天空藏民从大地界定天路
就像天空有光,大地也有光

没有枪声的地方是鸟群的天堂
若卵生若胎生利乐有情
这里无人仅凭目力就烹鸟为筵
这里只有声动天地此唱彼和的鸟鸣

朝圣者的灵魂
白塔分千重身
漫游人的内心
候鸟现万道影

人间

星空下睡了一夜的羊群醒来
牦牛以一吨重的眼神与雪山对望

夏天背水的女人
此刻背着敲开的冬日的晶莹行走在冰河上

接满晨光的藏族村庄
纷纷溢出白色炊烟

赞美人间烟火
就像连连颂语面朝天上霞光一样

高原之晨

喜马拉雅雪山绵延天际
马背上的牧人看着他的牦牛群
一头紧跟一头缓缓斜行
与气势恢宏的山形线构成黑白榫接的锐角
当曙光照亮蓝天与雪山
天地有大音无声而相闻

十四行:荷花辞

绿衣女子摇桨舟上
荷叶般躬腰细嗅一茎出水荷枝
笑靥含香
人来赏花花亦知人意

孤舟人如玉
怎分辨泪珠儿与荷盘上的露珠
落花渐卷如敛眉
终不忍闻隔岸曲

一池荷花花事繁
一腔心事花意深
空舟遁入花语中
了无舟痕月荷冷

湖畔一当世女子面朝花池静默长躬
内心祷词像古典蝴蝶纷飞在花叶间绣尽芳踪

晚霞十四行

一千首光的谣曲涌向一片云
一支笔何以搜罗万有
芦苇仅以七根琴弦藏纳众曲
写,比天空更空的书写

锈蚀剥落的栏杆
如何怀念凭栏者
支离破碎的蛙鸣
如何怀念听风的人

伐倒蝉鸣的樟树
是否记得捉蝉的少年
草垛戴上虚构的雪
是否记得追寻雀鸟指爪踏雪而去的孩子

轰鸣已把亲历的余晖弹断为茫茫黑夜
记忆已把每颗星都藏得星光熠熠

宇宙背景的栀子花颂

万有的背景冥然隐去
浩茫世界唯余满树栀子花
为我而开

夜色广大无边
花枝引燃众多灯台
馨香大放光明

所有花瓣被蝶的冥思微微吹动
而蝶如星绕花运行
一个人背上的蝴蝶翅膀闪耀星光

谁竟随花瓣一起凋殒
蝶的消逝用尽千年时光
沉入无垠宇宙海的深底

万有重现  空声歌唱
我和栀子花树一起拒绝的言辞

开花的语词

语词神圣地开花
在我的指尖
红色的花朵
黑色的蝴蝶

红色的花朵
有火的热烈
就有灰烬的叹息
这黑色的蝴蝶

语词神圣地开花
在我的指尖
黑色的花朵
五彩的蝴蝶

黑色的花朵
火烧尽了却不凋谢
这时的蝴蝶
花魂般五彩斑斓

我常坐在一朵栀子花的花芯想心事……

林荫道两岸不可见的飞鸟
正凌空搭建音乐桥

整个世界涌入我内部
并未使我丰富

我常坐在一朵栀子花的花芯想心事
感受持续散发的原初馨香可贵的意志

栀子花所理解的美
正藏着遗忘时日不论古今的真意

卢枫,湖南浏阳人,高中语文教师,个人诗观:带着故乡流浪他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2 17:15 , Processed in 0.05712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