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4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长诗] 养鹤者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6: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养鹤者说
                    李满强
——兼致刘基



那一日我在廊下观书,忽见一只白鹤
自屏风上振翅而出,鸣叫如长笛穿云
径直奔东南而去
那一夜我在北方故地,杯盏散乱
犹如大梦初醒




梦见一个峨冠博带的老者死了
他的青衫之上,缀满帝国赐予的宝石
他的肠胃之中,塞堵同僚孝敬的毒药
“即便功成身退,也不得善终……”
有人弹冠相庆,有人痛哭失声



他们说,好诗人正在路上
好诗人,也正在去文成的路上
文成,文成!
一截哽在读书人喉头的鱼刺
天下书生掉头南望




望见至大四年的武阳村
这弹丸之地,居然
稻粟遍地,清水漫流
那婴儿呱呱坠地之时,可曾有
紫光盈室,星辰明亮




《春秋》何解?
《六甲天书》何解?
《奇门遁甲》何解?
无非占卜与算计
无非攻伐与守成




十七岁的白衣少年
早已看到江湖凶险,群山狰狞
便直奔上游而去。那青山之中
竟有裂帛之声,竟有坦途
可通世俗山顶




“学得文武艺,货予帝王家”
饱学的元统进士
江山已然憔悴,岂可容你
明火执仗。好在西湖散淡
可容你往来酬和,偶避风寒




“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
玩积木的老男孩,在西湖边不断尝试:
“家国,匹夫、天下……”
积木起立之声
恰好被一个心绪烦乱的凤阳人听见




是时候了,纵然许多光阴虚掷
纵然他是草莽出身
然“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且从了他。且在江湖之中
以身饲虎。操练攻伐之术




迷雾自此拨开
一曲《郁离子》,天下皆姓朱
所有的占卜和预言得到应验
那时的御史中丞啊
可曾料想飞鸟已尽,良弓须藏?


十一

尽墨者必黑。近朱者
却未必赤
天下是他一个人的
关尔鸟事?
大幕已然合拢,仅余告别


十二

好在还有青田旧居,有
十亩南山,有那昔日养鹤之地
可以归去。江湖虽大
大不过帝王之心
故居虽小,尚可书写残简


十三

廊下观书那一日,杯盏散乱那一夜
也是春天。此后数百年
每每杨花翻飞之际,我都要朝南拜祭
以此来祭奠一个谋士的死去
以此怀念,一个书生的荣耀与伤感


十四

百年之后,谁又喊我
托生为一刀笔小吏,蜗居北方
于纸上涂画星空,于词语之中
寻找归途,亦于杯盏之中
觊觎明月山峦


十五

但南山梅花已谢。春日
充斥沙尘与虎狼之声
有人在墙外纵火,有人
在屋内聒噪,更多的人
深陷物质的黑暗,不可自拔


十六

《诗经》何解?
《九歌》何解?
《归园田居》何解?
可我身处下游,身处
乌鸦与麻雀的丛林


十七

想那清修之时
你也曾用百丈漈的流水濯缨
想那踌躇之际
你也曾将铜铃山的栏杆拍遍
出入之间,动静之际,近乎虚妄


十八

“世间安得万全策,
不负如来不负卿”
40年倏忽而过,百年之后
一个悲观主义者的喟叹,亦将归于尘土
而他小小的悲伤,仅仅
源于热爱,源于内心一丝不舍的执念


十九

那就去山水之中吧,忘情于
杯中那短暂的眩晕与颤栗
纵使每一年,雷霆
会在眉目间炸响。纵使每一日
白发都会在镜中复活


二十

我要动身了。你看那落日低悬
如忧戚的孤独者
我要动身了。你看那白鹤于镜中起舞
如披头散发的未亡人

                2016-3-26 写  于古成纪。2018年1月18日改定



注:浙江文成县,明开国谋士刘基故地,因刘谥号“文成”得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7 06:27 , Processed in 0.05724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