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8|回复: 0

[原创贴诗] 证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6:3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证  词(组诗)
                                   李满强
梦中三日

第一日用来见面。第二日
我们喝酒。登山。一起采集星光
与众峰比肩

第三日就用来告别吧
十里长亭,小酌一杯,作鸟兽散
余生陡峭。后会无期

           2016-5-24

内心博物馆

每个人的内心
都是一座藏品可观的博物馆:

有人收藏黄金,也收藏羽毛
有人收藏灰尘,也收藏星星

有人收藏了刀子和道路
有人收藏了落日和陷阱

而我迷恋于收藏一些过期的火车票:
收藏着半生途经的山川与河流——

我怎么会忘记?那每一次离开和抵达
火车都会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长鸣
                    2017-2-21晨

迷恋一些虚无的事物

他们说,你看,
那就是氧气,是青铜
是鹰隼的翅膀
我抬头,寂静的天空里
空空荡荡

但我相信氧气存在着。青铜的骨骼
仍在继续生长
星空还在我们的头顶闪耀
闪电的花环
正在白云的内心编织

还有一个字!
我不说它已经很久了。即使
在酒酣耳热的时刻
更多时候,我几乎以为
它在人类的字典里已经失踪

但我又分明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这些虚无的事物
看起来一无所有
却能给我们以长久的安慰

金脉黑斑蝶

我曾豢养过老虎
野狼和狮子,在我年轻的时候
我以为那就是闪电,刀子和道路

不惑之年,我更愿意豢养
一匹蝴蝶。它有着弱不禁风的身躯
但能穿过三千多公里的天空和风暴

漫长的迁徙路上,它们
瘦小的触须,每时每刻
都在接受太阳地指引

在我因为无助而仰望的时刻
金脉黑斑蝶正在横穿美洲大陆
仿佛上帝派出的信使

整理骨头

坟墓打开的时候,他忽然停止了哭泣
曾经壮硕高大的父亲,现在只剩下几块骨头
像叶子落尽的树,躺在阴湿的黄土里

请来的阴阳师傅,开始细心地为父亲整骨
头骨、长骨、短骨……啊!
他看到了父亲宽大的手掌骨,童年时
那曾击打过他的屁股,又摩挲他头发的手掌
现在只是一些散落的残枝:
没有了温度,也失去了重量

给父亲迁完坟之后的夜里
他把自己脱了个精光,在床上
辗转反侧。左手紧紧抓住右手
用力拿捏着自己——

时间已是中年,他开始提前
为自己整理骨头

21世纪

早上,有人在微信圈里晒欢乐——
被景色、美食、衣物所高举着的欢乐
真实而渺小的欢乐,似乎不曾短暂地沉睡

正午时分,有人在彩笺上写下
“爱在黑暗中集聚,在激情中
磨损和消退……”

黄昏时候,一面镜子
忽然破碎。镜中的河流
忽然暴动和转向——

直到午夜,洪水退去
一个婴儿的尸体
在淤泥中顺从地躺着——

我知道我,又死了一次
在我梦想过的21世纪
这如流水的一天
             2016-7-24

亚洲

“二满兄,我梦见你了!
就在昨晚,那风雨肆虐之夜……”
微信上,她有着灿烂的笑

事实上,我们只见过一面
在兰州的酒馆里,众多
执杯相碰的人群中
我们对视了一眼,不到一秒的样子

但我确信她的梦是真的
同样的奇迹,也曾在我的身上发生
某个夜晚,我和一个余生
再也不愿见到的人
在梦里会面,她甚至还微笑着

我甚至梦见过喜马拉雅的雪
梦见印度的丛林里,老虎
在悠闲地漫步;尼泊尔的山崖上
一个等风的人。但我的确没有梦见过日本
和太平洋上,一场正在酝酿的海啸


自由

过斑马线,一定要记得得给流浪狗让路
即便是地铁拥挤,也不要轻易打扰一个正在读书的人
取款机旁遇到戴口罩的年轻男子,你得留心他的善意
但如果想顺利通过机场安检,那就请你顺从地举起双手……

在马路上捡到一分钱,你不用
急着交给警察叔叔,可以选择丢进乞讨者的饭碗
倘若你看到一个摔倒在地的老人,请你三思
之后,可以选择扶起来

怀揣理想的鸟从天空飞过
为米粒奔波的蝼蚁从尘埃里爬过
你看,街道两边树木都被园林工人精心修剪过
他们都有着一张向往自由的脸

                2018/5/16

五台山礼佛记

那么多菩萨,尊者,罗汉
我该信哪一个?我该在哪一座庙之前
焚香,匍匐,说出我内心的小念头

一些佛像,金光闪闪,门庭若市
而有一些菩萨,满面灰尘,门可罗雀
倒不如我谁也不拜,免得加剧他们之间的分歧

直到后来,在万佛阁楼附近
我遇到一个小沙弥,他抱着一只猫
眉目之间全是一尘不染的欢喜

他自顾自地和猫说话。而我垂手
倒退着下山。他的身后
冰雪覆盖的群峰,忽然耸起

                   2017-5-26
柏木

我曾见到过高大茂盛的柏树,在北京
在山东,在陕西……历经风霜的柏树们
依然葱茏。扭曲的躯干上,有着许多
虫洞和裂痕,人们说那是柏树的眼睛

——有多少故事隐藏其中?那些疼痛
悲伤的闪电,曾在刹那之间,击中过
多少路过的行人?当我面对那柏树的时候
我都会低下头来,我怕注视那些蓄满苦难的内心

直到后来,父亲住进了一棵柏树之中
每一次看到柏树,我都要去抱一下
我愿把大地上所有的柏树,都视做
在尘世相依为命的亲人

2017-9-26

旅行箱

亚麻色的旅行箱
没有上锁的旅行箱
不安地站在书房一角

偶遇者的名片
几张废旧的车票
似乎从来没有被掏空过
磨损的小轮上,残存着
异乡的气味

它曾经装满了对道路的新奇和忐忑
划过清晨的街道。曾经
被不停地搬动,挤压,曾经
借用过汽车、火车、飞机的
假肢。获得短暂的今日

时至中年,旅行箱
还在深夜里不肯睡去
在它的开合之间
站着两个完全陌生的人


在南去的火车上阅读昆德拉

K378,一辆从兰州的午夜出发
驶往异乡的慢车
三个青海人围成一圈
兴高采烈地斗地主。一个撒拉族少妇
转身用乳房堵住了孩子哭叫的嘴
车厢里弥漫着开水泡面的味道
而我仅仅只是这狭小空间里
一个孤单的过客

多年来,我与这个世界
保持着恰当的距离
我曾置身其中,但很快
又抽身而退。陷入虚妄
“轻者为正,重者为负”
这到底是对是错
的确是一个问题

昆德拉,你这诡异的捷克老头
要把我引向哪里
就像这列火车,它有着
让人惊讶的慢
但这并不代表
它的每一次停靠
就是一次有意义的思索和出发

钟 声

那是在清晨,我尚在睡梦之中
“铛……铛”的钟声,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我忽然惊醒。侧耳倾听
但窗外只有汽车的轰鸣,小贩们
电动喇叭的叫卖之声

钟声从何而来?这让我疑虑
很久以前,这个城市的百货大楼上
车站的候车大楼上……都有古旧的大钟
每到整点,悠扬的钟声都会响起
提示在小城里行走的人们:
是时候了……

但后来,这些建筑和那些钟声
一起消失在拆迁改建的潮流之中
窄小的街道上,挤满了蚂蚁一般
爬动的汽车和人群,我的耳朵里
聒噪不断,而又空空荡荡

钟声究竟从何而来?
在一个被速度和雾霾俘虏了的时代
我已经认同于河流和风声的去向
一些陈旧的事物,为何如此固执地
要将我从睡梦中唤醒?

“或许是的,是时候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5 07:54 , Processed in 0.05976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