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28|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他的故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6:3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清明如水 于 2018-7-11 16:32 编辑

他的故乡


众吾说,
那是他的故乡。


山风猎猎
衣角跃起在千古的疏影里
锦蓝与朱灰
师父和观音
峭壁上的悬棺啊
神秘的文字
步步生漪


为什么还在这里?
流,依旧是万年的流
桨,依旧这般刺目
为了高举旗帜
先人啊
早将自己隐去行踪


金羊毛,毒牙齿
海妖的歌声
可曾捕捉明月
行走在悬崖边的日子
日子
一箩筐一箩筐的
笼着光影渐渐稀疏


人群没入杯水中
众吾说
故乡
回不去他了


隐身的故乡


烙一张饼
再烙一张饼
张口的盘子
抓不到一物
朱毛衣,灰灰菜
欢喜扎堆的枸杞子
是童年故乡的全部


一场雨
催醒红薯朝天的小喇叭
笔直的水泥路疾驰在地头
隐了身的故乡
滴答滴答
搅着听不见的钟声
淌到家门口


金龟子来了
天牛也来了
他甲衣上的小珍珠
密密斜织起清明雨


数字
数字
数字!
口口相传的数字
只有它们才有意义,
不是吗?


光明和光明的使者
恰如黑暗和黑暗的箭镞
从来都是微笑着
将日子揉在掌心


风口
   ——夜遇患者家属


我看见风
在长满尘灰的身体里吹
失序的烟雾
在夜的拐角拭泪
那些明明灭灭和唉声叹气
迷失在中世纪的眸子里
倘若老天再淋上一团湿漉漉的时间
一切便可望再次复归

断章


在现实的世界里
你是我心灵世界的唯一
要是在你那里不是这样的
我就不要了


有时我抬头望天空
它像一头无尾的鱼
在时间的水里穿来穿去
只见开始
不见结局


有时我低头看大地
它主宰着不息的四季
春夏秋冬里
既看不到开头
也看不到结尾


有时我登上高山呆望人群
像观看煮沸的水
那升腾的雾气
让人不知其开端
却明了其终极


你问我为什么哭泣
我只能告诉你
在心灵的世界里
你是我现实世界的唯一
但在你那里不是这样的
所以我选择放弃


夜白


今夜
如同众多的夜晚
我不思念任何人
窗外
风筝在追逐风
氧气瓶里的汩汩声
惊醒了
梦里的梦境
我起身看天
夜,通身雪白
不见一丝星


记忆


一个人的记忆是不可靠的
他看见了山
记忆便是山
他望见了河
记忆便是河
他一生从没离开过土地
记忆便也只是土地
他的眼里只有星空
记忆便也只是星空
至于其余的
就交给时间好了


一生中
总有一个时刻
记忆的杯子会注满
再来的
就溢出了
剩下的
就是等待蒸发
直到
直到干涸
到了一定年龄
人靠记忆活着
而记忆,倚赖人获得
新生,毁灭,或
永恒


祈祷


啊,不朽的光
此刻
我就仰望在你的圣殿
我所有的虔诚
都一一陈列在你面前
我不求宽恕,只因
而今这个魔幻般的参照
清晰地透视出我诚挚的变迁
我不问将来,只因
即便身在高山之巅
一棵小草也从不过问她的花期何在
我不伏地跪拜,只因
时间,这智慧的法师
已将我宁静的心怀窥见
神奇的光啊,此时此刻
我,遗失在昨日之晨的残雪
只想隆重祈祷
为经过的每一条河流祈祷
一个魂归故里的明净的春天


水中央


黎明没在膝盖
风轻轻悬着
一个又一个
透明的奢望
混沌中
再也拢不住谁的
发丝歌唱
合上双眼
一只雁的呼吸里传来
水域的白色
倒影里
谁披起血红的夕阳
痴望着水中央


麻雀


去年挂在树上的那些红果子
如今怎么样了
你知道的
有些门永远开着
却失去了选择
有限的天空
来来去去地飞着
一批又一批
压缩过疆域的
麻雀
我已不知
哪一只是你
哪一只又是我


唯一的传奇


从未走出你的视野
从未看清你的样子
虽然生来就在你的怀抱里
时刻紧握我能看见的
你的悲喜


从未有人比你更沧桑
从未有人比你更美丽
虽然一直在追寻你的足迹
永远激荡着我能感受到的
你的叹息与崛起


走到今天
我已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描述你
时间,分明一张
天空和大地牢牢织就的
网。而我们,是那针眼内的
一丝丝。在某个干旱的天气里
断裂。脱落。进而
腐朽。分解。组合。而只有你,
时间,却成为空中
唯一的传奇


时间只见证了我的消逝


从不希图截获过去
未来也不在阻断范围
我不在现在
甚至没有现在
我只在时间的消逝里


我是星辰
远望是光
近观仿若尘
我是尘
翩然而来是愿景
踏歌而去即为根
我是这世间的根
向着空气攀缘是白天
因为远近出发成黑夜


但我非星
非尘,亦非根
我没有白天
没有黑夜
我不在时间里
时间只见证了我的消逝


这个春天


这个春天
天空仍然允许
云片一样的花瓣
数着时间,看光的
把戏又一次上演
希望和希望的
新一轮凋谢
对没有厚度的她们来说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没有谁发现
时间只是一种不倦的
循环,而光
是那生命必经的
朝圣之路


魔镜


疯狂地想要抓住什么
什么蒸发得越快
那个将杯子一次彻底倾倒的
到底是傻子
还是溢满了智慧


清明过后的街
旁若无人
只有睁大眼睛也看不清的谁
手挽着飞


从来不懂
平原的风,为何也
如此痴狂地倾倒自己
那纵横于时空的
究竟是怎样一种深不见底的引力


夜晚的梦境
总有不明生物闯入
那些星球之外的呼唤
清晰得足以数清每粒牙齿
而持续到来的每一个白天
在接踵而至的杯子里
渐渐退化成一面面真实的魔镜


雨,死去的日子


雨,死去的日子
各各回溯
看不见的眉眼,另一个时空
缓缓泅游
文字,又冷又饿
隔夜的馒头
窝在一角愤怒
天,瞬间炸裂又爆开簇新的蓝
终于高悬起梦中的冰雪,看见
干枯的石头吞噬了
远道而来的
你的苔藓


青苹果


摘下一缕星光
裹住整个身子
假装不识东风
只寄信于青葱间
调配浅绿深红


蚂蚁的吭哧
蚱蜢的憨直粗暴
蟋蟀的谨小慎微
在逡巡地面的骤降中
集结起最后的对白


之后浸入长夜
待月光路过
便是天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2 19:32 , Processed in 0.06790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