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311|回复: 1

[原创贴诗] 我们都需要相互温暖(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6: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都需要相互温暖

严冬。风刀子就像给树剥皮一样
剥掉人们身上所剩不多的体温。剥掉理想
与信念,只剩下形式主义的外包装
大家迫切需要一个不计回报的火炉子

但炉子需要被煤来填充
就像爱情需要爱来燃烧
但煤总是在路上。远水不解近渴
锦衾不耐夜寒。冰温暖不了冰
这些都是是常识。但真正懂的人不多

除了太阳,除了大地
这世上没有单向的给予
我们需要相互温暖。就像一只炉子
把热传递给另一只炉子;就像一朵火苗
闪身融进,另一朵火苗


乡村葬礼

一条黄土飞扬的土路,扯出一支
送葬的队伍。青年四筒鼓在前开道
粗壮的鼓槌,重重敲击着
狂热的牛皮鼓,老年娱乐队断后
老而弥坚的舞步风韵犹存
整个村庄鼓乐喧天
整个村庄仿佛都在鼓槌下颤动

一碗又一碗散酒
哗哗灌进村庄即将生锈的喉咙
掀起一次又一次欢乐的高潮
每一个能够舞动的人
都血红着双眼尽情狂欢
在蜿蜒的送葬队伍里,哭声总是
被压得很低。低于一次次扬起
又一次次坠落的尘埃
低于呼呼刮着的西北风

沉重的黑棺木
从孝子贤孙背上缓缓走过
炮仗的硝烟盖住了天上的乌云
躺在棺木里的人
压根没想到生前土坷垃一般
死后竟让死水般的村庄
沸腾如滚水。不禁激动万分,差一点
翻身爬起加入狂欢的队伍


乡村腊月

云在天空举行葬礼。当然
死去的不是天空,而是那些腐朽的事物
比如曾经的切肤之痛,飘满岁月沟壑的落叶
以及被秋天,随手丢弃的腐烂的果实

太阳是个和事佬。它一出现
刻薄的西北风,顿时柔顺了不少
村庄终于完全放松下来,敞开肢体
接受阳光的抚爱。老憨家那只多情的狗
也变得目光迷离
尽情享受着午后暧昧的时光

村口,一只唢呐拉开了一条欢乐的河流
娶亲的队伍,如同移动的花边
与村庄的幸福息息相关。土地需要经营
爱情需要经营
只有屠夫的生活不需要刻意经营
上午九点。一把尖刀
轻车熟路抵达一头猪的心脏


报  复

你给我断肠草,我给你砒霜
你给我坎坷,我给你绝路
你给我倒春寒,我给你数九寒冬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理想的报复手段
倒不如,你给我冰块
我给你温水,你给我夺命的刀子
我给你一个蜜罐


一  步

有些事,快一步不行
慢一步也不行。有些事需要借一步说
而有些事则需要退一步

林冲不知道退一步,舍不得将漂亮的娘子
拱手于高衙内,把自己逼上了梁山
落草为寇。他其实太憨
他愣是弄不明白,漂亮的娘子遍地都是
八十万禁军教头,只有一个

宋江倒是想退一步,但一回头
那还有退路。前有梁山,后是水泊
朝廷路远。江湖,埋伏着刀枪和暗器


曝  光

逆光拍摄的照片
表情藏在过去昏暗的时光里
我只能借助“光影魔术手”
给照片曝光。往事随着曝光次数
一点一点,渐次亮了起来
但一个问题,也随之产生了
当我将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
曾经精心挑选,作为背景的春天
正在强光中,一点一点淡去


笼  子

关住一只鸟
就关住了一片天空;关住了
一只虎,当然就关住了一片森林
起初,鸟和老虎都急欲逃出去
但时间一久,它们都不约而同地发现
其实笼子挺好,即使将它们放生
它们也总是恋恋不忘
笼子里衣食无忧的生活
它们哪里知道
当年的绿林好汉拼死拼活
就是为了抢夺一个舒服的笼子
它们也不会知道,人类历史就是一部
抢夺,与反抢夺笼子的历史


草  稿

写不了几个字,又撕掉
重来。如此反复,废纸满地
最后勉强成篇,也是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
被反反复复修改的情节
曲折,却充满了斧凿的痕迹
而我们,没有草稿
就是现场直播
每一个镜头都是一次成型
不能回放,也不能跳过和修正
纵有再多不堪和疼痛,也只能
踩着伤口,一步一步趟过去


安  放

把梦安放在流水里
把幸福安放在战乱年代
把易碎的古董,安放在风中的塔尖
把理想安放在风筝上
如同一个人将自己安放在
对另一个人的幻想中


所  见

在摄影家眼里,为秋风
所破的茅屋,是风景;衣不蔽体的孩子
水晶一样的眼神,是风景
犁铧上迈不动步的老牛
背上驮着重物的瘦马
是风景;火塘前守着一堆死灰的老人
也是风景。快门响成一片
山中浑噩的岁月,却不为所动


羡慕那些羊

朔风依然不肯止息,一遍又一遍
搜刮着大地的体温
人们都冷得抱紧身子
不愿动弹。但高原的那些羊因为穿着
厚厚的羊皮袄,没有丝毫寒意
它们心无旁骛,低头啃食着寒冬
若有若无的枯草。不像思想复杂的人类
看到羊,就想到了喷香的烤羊
想到了羊肉火锅,想到了暖和的羊绒衫
生而为羊,它们心思单纯
没有太多的想法
没有勾心斗角,即便是争夺交配权
落败者也是甘心情愿
拱手相让,决不会
琢磨着深更半夜去偷情,或伺机报复
就像现在它们眼里只有草,只有
啃食不尽的幸福时光


脑门上写着“王”字的小男孩

冷风抽打着高原的天空。他瑟缩在
哥哥的披毡里,只把头伸出来
钻石般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我们
摄影爱好者们,不失时机按动快门

这是一个典型的山里娃。穿着单薄
身体瘦弱,肤色黧黑。瘦弱的山里娃
遍地都是,不稀奇
缺乏爱,也缺乏营养的留守儿童
也到处都是,已引不起摄影家的兴趣

而眼前这个小男孩,戴着黑笔画的眼镜
脑门上是大红的王字。在这荒寂的大山里
除了那些朝夕相处的牛羊
相依为命的哥哥
他心目中,也许自己就是自己的王


双刃剑

直白一点说,双刃剑
就是两面都有口的剑,就是
剑锋指着对手,同时也指向自己

但玩剑者前仆后继。有的技不如人
刚一过招就成了剑下鬼
有的剑法炉火纯青
身剑合一,难逢敌手,只得在时间的深处
自己和自己决斗

犹如虎卧深山,龙翔深潭
真正的宝剑高深莫测
总是深藏于剑鞘中
要么不出手,出则杀人不见血

唐宗是玩剑高手,宋主也是
成吉思汗更是无可挑剔,每一匹草叶
都臣服于其剑下,但他却没逃过
秋风,这把双刃剑


母亲总是很挑食

那些年,母亲不吃大米饭
专吃玉米饭和洋芋。尽管噎得直打嗝
她还是吃得很有味道的样子。她说大米饭伤胃
玉米饭有营养。我则正好相反
拒绝吃满嘴跑火车又呛人的玉米饭
只吃华润香甜的大米饭

那时,母亲也不吃肉
一年难得吃一回肉,我们吃得舔嘴抹舌
意犹未尽,母亲却看都不看
说肥腻腻的肉,看着就心翻,不舒服
母亲还不吃鱼肉,她说
一闻到鱼腥味,她就想吐

凡是我们喜欢吃的东西
她都不喜欢,凡是我们不喜欢的
她偏偏吃得津津有味。我们感到纳闷
百思不得其解。多年以后初为人父
我才终于恍然大悟,母亲心里
藏着多少爱,挑食的毛病就会有多深


云中大山包

海拔三千余米的大山包很高
却搞不过黑颈鹤的爱情;大山包的天
如同小孩子的脸,变化多端
却赛不过荞麦花的芬芳与色调

登上大山包,伸手可揽月
弯腰可摘云。大山包的天寒凉无边
“高原红”的苦荞茶却有着
爱人一般的温暖与香甜

在大山包,挥鞭的农夫一不小心
就会将天空犁翻,播种上珍藏一生的春天
鸡公山二千四百米的绝对落差
无论怎样绝情的人,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台历终于被翻完了

每天一张。不经意间
手指轻轻一拈,一本台历就被翻完了
有时也会几天想不起翻一张
待有需要记住的日子,才会连续翻过数张
那些不痛不痒的日子,被瞬间一翻而过

那些被一带而过的日子,其间发生了些什么
一般它不会留下任何印象
更不会被载入史册
比如春风哪天吐出了第一个花蕾,哪天
秋风吹落了第一片黄叶,大雪何时
落在了某人的梦中。等等

有的日子胸无大志
任你怎么折腾也波澜不惊
而有的日子,则始终泯灭不了革命的斗志
动辄示威抗议,让世界风起云涌,危机四伏
极端天气也不肯善罢甘休
不失时机地在暗地里
煽风点火,恨不得将地球掀翻

2013,一本厚厚的日子
终于在风风雨雨中侥幸翻完。2014即将登台
越来越波诡云翳的日子
暗藏在薄薄的纸页里
被蛇咬过的手指,已成惊弓之鸟,狐疑不已
不知该如何,将其一页一页顺利翻过


结冰的路途

如潮的车流在大街跳起桑巴
钢铁的外壳,宁肯被撞得伤痕累累
也要死死护住车内尊贵的主子
捡破烂的乡下老头
可没那么幸运,连续摔了几个跟头
索性坐在冰冻的街上,不肯起来

水是最不靠谱的主儿。如同一个
丧失节操的人,遇上高温施压,它们就哗变
成为滚滚热浪,助纣为虐
若遭遇寒流威逼利诱,它们就六亲不认
把一个冷屁股,留给世界

走在冰冻的街头,仿佛一片落叶
行走在秋风里;如一只蚂蚁,行走在热锅上
须得提臀。收腹。弯腰。小鸡捡米似的
踩着小碎步,偶尔还得横行
才能顺利从人生的这端,走到那端


夏之果

有点小羞怯。像青春期
正在发育中的小女孩,藏在火热的懵懂中
悄悄地做梦,悄悄地丰满
我发现她的时候,她正一门心思
将满腹的相思苦,借助夏日的阳光
光合作用成,经秋越冬的甜


天空并非一无所有

很多时候天空是裸着身子的
连一片遮羞的云也没有,看上去就像
一贫如洗的穷光蛋,赤条条
来去无牵挂

如果你被这个假象所迷惑
那就大错特错了。如同表面不显山
不露水的人,最阴险
天空也是。如果需要天空马上
就可以甩出闪电,就可以扔出雷霆

要是你有超级电子眼,你还会看到
无数的隐形轰炸机、无人机、仿生侦察机
还有中远程导弹、各式卫星、火箭等等
幽灵般从你的头顶划过
消失在你的恐惧里

天空深不可测。所以天空
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任由各类欲望满天飞
任由暴雨成灾,任由太阳这只独眼
把可怜的人类,看扁


回填土上的夏天

熬久了,石头也会开花
何况是心怀梦想的泥土。只要给她阳光
给她雨露,她就会像忠于爱情的女人
在春风中逐一,将怀里的每一粒种子叫醒

转眼到了夏天。回填土已渐渐
适应了城市的喧闹,以及路人的漠视
勉励养育着每一株植物。如同一位慈爱的母亲
从不厚此薄彼。无论是野燕麦、野芝麻
还是不会结籽的也艾蒿,铁线草
都找回了蓬勃的青春

每次路过,我都会咸吃萝卜淡操心
一旦工程开工,这里的每一寸土都将被钢筋水泥
强行占有。那些野生的花花草草
将从此消失无踪,而不会得到任何补偿


寄生虫

它可不那么认为。有机体
就是它的故乡,就是它的口粮地
无论它怎么享用,怎么糟蹋,甚至将它
赖以为生的肉体蛀空,痛得满地滚
成为一堆废物,它也不会有半点心疼和怜惜
就像寄生于地球的人类,对待土地



月又中秋

月亮很近,触手可及
就像民国那人,丢失的一块大洋;又像你当年
用来锁住心扉的那枚纽扣儿

秋风拍打着往事的门环。流水的心事不腐
李白的月亮归了别人,他只能端着空空的酒杯
幻想着对影成三人

李贺仍在千年前,背着个破布袋
一路寻找诗句,杜甫依然为秋风所扰
忧愤成疾

树叶纷纷自天庭飘落
曾经私奔的嫦娥,制止不了疯狂的吴刚
越来越短的捣药杵,顿生悔意

只得独自一人,坐在空洞夜色里
守着一片大众化的月亮虚情假意。钱塘再次潮涌
拍打着,你摇摇欲坠的堤岸


冬天来了

水开始变硬。风暗藏刀具
大地拒绝繁殖。懒惰的动物以冬眠的方式
逃避寒冷。蛇的阴险在于
它用大半生的时间装睡
逃避冰霜的审判。植物们无处可逃
只能不断妥协,先是被迫交出
积攒一生的叶绿素,继而
被秋风搜刮掉兜里仅有的那点金黄
然而寒风依然不依不饶
将其一片一片驱离枝头,四处流浪
冬天来了。衣服越加越厚
但还是冷。炉火越烧越旺
但还是冷。源自骨头里的冷
火焰只能助纣为虐
一个心里藏着冰川的人,走到哪里
都会扇起一股寒冷的旋风
冬天来了,只有麻雀不畏寒苦
在贫寒人家的屋檐下
筑起一个又一个温暖的巢
孵化出一个又一个春天
为异乡的游子治疗难愈的乡愁


咸鱼翻身

翻身,应该不是咸鱼的本意
此前在那么大的海里,它有着
吞咽不尽的自由,也有着消化不完的苦涩
如今都被捞上岸了,变成了咸鱼
只剩下了苦涩,还有翻身的可能和必要么
近处,群蝇乱舞。远处
一些人在交头接耳。而咸鱼安静地
躺在商铺里的货架上
发表于 2018-7-16 19:3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好诗,留个脚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2 19:12 , Processed in 0.061732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