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56|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喊一声:父亲》(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5: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喊一声:父亲》(组诗)涂拥

《狮 子》

一头老狮子,拖着血染的夕阳
缓慢,孤独,走向沙漠深处
它败给了另一头雄狮
完美地输给岁月
王国就此坍塌,曾经的荣耀、尊严
换成一具残躯,回归黑夜
这只是电视画面
仍看得我潸然泪下,让我想起
远方患绝症的老父亲
也像一头狮子,此时正躺在病床
眼巴巴地等我回家
等待我成为另一头雄狮
2018.1.15


《他不是父亲》

我真的不敢相信眼睛
病床上的父亲
轻得像一张纸
医生不敢下笔,时间
屏住呼吸
这应该不是父亲
我的父亲不是英雄
也应该是肩挑一家老小的汉子
这咬紧绝症,始终不叫痛的老人
只是上天飘来的一份状纸
他不是我父亲,也不是你父亲
但我依然将他抱得紧紧
生怕窗外挤进寒风
只是一缕,就将他吹远
2018.1.18


《房 子》

从老家大房子
父亲搬进病房。田土和鸡鸭
换成药水,纱布,疼痛
越老越小的父亲
这狭窄病床,足够他咳嗽、呕吐
容纳日子。房间
只要能放下一口气,就好
接下来,他还会搬到更小匣子
装下一生,更轻更小
这小小匣子
将成为房子多出来的部分
2018.2.4

《弥留之际》

正在向黑夜走去
父亲目光起雾了,他努力想睁开眼睛
但仅能看到他儿子
其他地方都是黑色湖水
哪怕偶尔有声呼唤
能搅碎月光,但瞬间又回归平静
他的双手不停摸索
想再次感受人间四月
可夜越来越深,天越来越凉
纵然我双手紧紧拉住
天堂还是深不见底
2018.4.13
《春短》
泸州桃花,在父亲不停咳嗽中
纷纷落地,春天也落下
李花不合适宜,将白色粘满枝头
结果还是被一场大雨
淋成坟前纸屑
这个春天,我来不及更衣
突然就进入夏季
高温停留在了父亲额头
我知道从古至今,清明
必有一场雨纷纷
但还是没有准备好,迎接雷电来临
2018.4.4
《与父同眠》
不是第一次,但肯定最后一次
明天你就要成为火焰
带走所有泪。困扰一生的
命运、悲伤和遗憾
明天它就是灰烬,趁着天黑
雷雨也前来泥泞
父亲,一切的一切
都阻挠不了我们今晚安息
让哀乐成为最平静呼吸
让你最小的儿子
最后一次有父亲相陪
在你前往天国的路上
带着我酣然入梦,因为
睡眠不属于死神
2018.5.22
《喊一声:父亲》
趁没人,面对冬日长江
我忍不住,喊了一声:父亲
江水并不因此而激动,它老了
瘦下去的河床中,露出骨头
还漏洞百出
几只水鸟立在上面,朦胧中
像是几块墓碑
我站在岸边,淤泥张开大嘴
已经有水喝不到了
腐烂无法抑止
我的绝望如夏天洪灾
泛滥,蛮横,席卷一切
趁我还在恍惚中,儿子
突然从背后将我拦腰抱住
大喊一声:父亲
2018.1.24
《大寒》
最寒冷一天,被疼痛替代
检查结果包不住
父亲瘦出的骨头,寒光闪现
亮出我们悲伤时刻
最后一个节气,弥漫病房
苍白、无助、哀声、叹气,传染
窗外小草,寒风中瑟缩萎靡
我的痛苦如医院点滴
是天与地没完没了的纠结
楼上产房,竟在这一天
传出新生儿哭声
2018.1.20
《天色已晚》
随着鸟儿归巢,阳光也收起翅膀
只有病房还在昼夜苍白
让父亲看不到外面天黑
其实他的胃比天黑得更早
但自已感觉仅是黄昏
他相信好人一生平安
就像相信太阳落山,有月亮升起
月光下还有蟋蟀齐鸣
我不忍心说出天色已晚
更不敢言癌症晚期
只将望向窗外目光收回来
守着灯光下的一片空白
2018.5.26
《不要轻易碰掉李子花》
我不能原谅自己粗心
赶往桃花路上,碰掉了李子花
白色花瓣从枝头洒落下来
像送葬队伍中
突然炸开的鞭炮碎屑
又像这山中坟头上,零星
白纸屑,还没被风吹雨打干净
只是不像医生为父亲
出具的那张癌症证明
更不像仍在田间劳作的父亲
将血吐在手中,悄悄扔在树下
那些染红了的白色纸巾
2018.3.11
《打虎上山》
在即将跃入天堂之际
父亲,请再听听你最爱唱的
《智取威虎山》片段
“穿林海,跨雪原”,陪伴几十年
再次响起,仍然眼角有泪
仪表显示:心跳突然加速
这是你又爱又恨的小儿子
用手机放的音乐
不用等下辈子,再过20
我就会骑上白马来继续做你儿子
甩掉座山雕一样的匪气
挥舞“气冲宵汉”
陪你,继续打虎上山
2018.5.21
《乱草》
走出医院,才发现冬天
早已传染大地,杂草
蜷缩,混乱,像逃难人群
更像病床上父亲的胡须
急需修剪打理
可是寒风总让万物反应迟钝
现在父亲要剔除多余部分
必须动用锋利刀子
而这些杂草要好看,除了等春风
还必须依赖镰刀、锄头等铁器
可是锄头生锈,锄把发霉
镰刀挂上墙壁
只有放在门槛上的斗笠
随时等候,父亲戴它出去
2018.1.21
《回家》
父亲准备搬家了,他用尽一生
咳出最后一口老痰
像要吐掉人间
可天堂那么高
他哪有长出翅膀的力气?天天
咳嗽,饥饿,出血
心中肿瘤,沉重拉住他
我也累了,多么想随他而行
可老母亲被大雪覆盖的屋顶
还在大地摇晃
春节就要来临,回家的路
埋在了雨雪里
2018.1.19
《干净》
医院最干净的地方,要算
体检表上所有空白
拆掉天堂或地狱的阶梯
让我们在人间脚踏实地
一生酷爱干净的父亲,现在
住进医院,除脸色苍白
其它部位都塞满垃圾
行动艰难,但他仍坚持
天天刷牙、洗脚、擦身
我本想为他祈祷一场大雪
但不敢下跪
怕他猛然爬起来,为我拍打
膝盖上灰尘
更怕他还用颤抖的双手递过来药水
要我洗手,消毒,换衣
2018.1.25

《走了》
病重的父亲,已经开始糊涂
带着含混的天堂口音
只能听清俩字:“走了!”
这是他每次清醒后
催促我们离开医院
也是他昏迷前,怕影响我们工作
落下最多的话音
可天大地大,父母在
我们就不敢离去
等我们真正想迈步时
走了!却没有了父亲
2018.4.29
《今天母亲节》
母亲节我却去了医院
看望病床上的父亲
已经说不出话的他
噙着眼泪,紧握我手
含混地表达着很多意思
护士告诉我
母亲刚刚离开病房
哦,我明白了父亲意思
他着急地想要告诉我
今天母亲节
2018.5.13
《通往医院的小路》
不过三公里,我却走成万里长城
不说从秦朝到今日,也不言
冰雪过后,路边枯枝又长新芽
只要父亲还在病房
只要他见到我时微笑
这条路,它就注定比长城长
父亲在,它就永远不会倒
就算孟姜女再来哭
八国联军架起洋枪大炮
我也不会跑,我甚至还祈祷
这长城路上,最好空无一人
最好被荒草埋葬
2018.4.2
《握手》
握过枪的手
此时攥住我手,却不再发热
这是父亲的手,曾扭断过土匪脖子
摊开撑起来,就是屋顶
为一家老小遮风挡雨
当然小时候,也暴打过
我的叛逆
现在病重的父亲,无缚鸡之力
使出浑身解数
喉咙中还是无法发出清脆枪声
但我仍然屏气凝神
不敢轻易将手翻动或抽出
因为我知道,这手
随时都有可能
引爆炸药,一生一世灰灭
2018.4.18
《阳光无力》
春光穿越冰雪,气喘吁吁
趴在医院窗前
再无力抵达病床
一步之遥,阳光听到了父亲微弱召唤
也看见他抬起手臂
指向远方,那儿不仅有雪山
还有蓝天下,青青绿草
一直不肯将手收回
可要挪动半步,比愚公移山还难
我看到他们即将握手瞬间
阳光无奈向西消失
父亲再次进入黑暗
2018.3.11
《二月最后一天》
按照惯例,这早春二月
应该有所谋略
我却还在最后一天,为一个读者
赶写一首没完成的诗
我想让汉字洋溢花香
读出来比鸟声还动听
最好还能治病
我知道,我做不到
但还是想把这首春天的诗
念给父亲听
两个月前,他就查出癌症晚期
2018.2.28
《另一种雪》
在医院,我的白发
与白光、白墙、白大褂、脸色苍白
交替飞舞
成为另一种雪,将寒冷
浸进绝望者骨头
如果揭开冬天的皮
还能看到白骨嶙峋
这种雪不能开花
落在山上,也只能是纸屑
这种雪经不住赞美
开口即化,化成悲嚎
现在我手中,就攥着这样一团雪
无法松动
2018.1.27
《遗物》
父亲留下的鞋子中
我选择最合适一双,替他继续走
路上寒风刺骨,我还得挑选
一件贴身绵衣
这样,我就拥有了父亲体温
替他继续生存
或者说父亲陪我前行
去认领他还来不及见到的日子
所有遗物
都将长出翅膀重生
儿子目睹了我所做一切
一直沉默不语
2018.5.2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2 19:13 , Processed in 0.05988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