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5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天空中飘洒着酒(六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5: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周瑞璘 于 2018-7-18 14:36 编辑

《父亲》

父亲每一滴眼泪的重量
都是秋天的净重

如同每一粒泥土
在风中低低地

低过铁犁的锈迹
低过田地的忧伤

再低一点
就是田地的灵魂

父亲啊!无论泥土还是眼泪
即使是田地的灵魂
都低不过田地里
一道道深深垄沟

低不过田地里
祖祖辈辈朝黄土的脸
和脸上一道道深深皱纹



《天空中飘洒着酒》

燕子低飞
又高飞,来顶替一场雨
抵达内心的高度

当燕子飞走
留下的是上下飞翔的
空白

我突然意识到那燕子
是我的一个念头

天空那么辽远又如何目送
那只远去,飘渺的燕子

我只是个酒醉的人,低下头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


《九转弯》

一朵杜鹃花飘落
就会带走一条山间小道
蜿蜒的终点

从菌子山盘旋而下
驶入九转弯左冲右撞
我多想带走杜鹃花内心
整个山下坠的深度

沿途零星大砖房和
一小段段白石灰矮墙
偶尔刮擦
这人世间的触碰
又怎能停止

公路前面一对
相互搀扶的行人
也不能放缓这梦境之行

杜鹃花飘零的
一个虚拟的世界
粘有尘土的我依然
行驶在里面


《三生三世》

就让我活着死去
在平静流畅的言语中
在安祥的生活中

在周围人们对未来的
憧憬中
在亲人甜蜜的回忆中
在清晨当初的蓓蕾绽放中

即使是夜晚也要
有星光的闪烁
不再有空出的悲伤

即使是远在他乡
也要让身影
还在信纸上闪着波光
天马行空
成为思念的人
将来吟诵的诗句


《苞谷地》

锋利的苞谷叶片
分开,又收拢
收回这生长愿景

掰苞谷的父亲
在地里穿梭,砥砺
把叶片一叶一叶再次拉开
一叶一叶再次拉长
秋天却依然那么短暂

短过几只飞鸟的鸣叫
庄稼摆动一下又重新
缩回到原本寂静的记忆里


《聚集》

雨水慢慢松手
从玻璃上滑下

滑过车窗反射的
雨后之景

景中一辆辆车驶过
打着超车信号灯

每辆超车灯的灯光里
都有一只手伸出
像是要抓住这雨水

那手的形状是灯光塑造的
水洗过的时间的形状

简介:周瑞璘,男,45岁。公务员,业余写作,喜欢与诗歌一同自由、想像、飞翔、生长、抵达。

通联:云南省师宗县漾月街道文化路28号 师宗县环境保护局 周瑞璘(收)
邮编:655700
邮箱:237854430@qq.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9 06:11 , Processed in 0.08224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