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42|回复: 1

[原创贴诗] 我正在发愁的事也是老天爷正在发愁的事(小诗3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10:4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远沫 于 2018-7-11 14:00 编辑


我正在发愁的事也是老天爷正在发愁的事(小诗30首)



修行



修行三十年
他终于在某日
修成了正果

多不容易
在某日之前
他曾经开了
三十年的花



楼下的那盏路灯在黑夜里晃来晃去


我确定是春天
革了冬天的命
是白天
革了黑夜的命

一个人死了
另一个人诞生
一个日子刚好能够掩埋住
另一个日子的尸骨

往事从来都不值一提
我们除了让那些伤痛
烂熟于心
历来无所作为

翻开任何一本史书
都记满了某朝某代的辉煌
某朝某代的天下
乌鸦一般黑

像极了楼下的那一盏
忽明忽暗的灯



想念白骨精


送奶奶去火葬场的路上
我越来越想念白骨精了
看着这么多的人
一个一个被烧成了灰
活了一辈子
连一块骨头都没留下
更别指望骨头能成精了
想想就想哭
就一个白骨精
还让金箍棒砸死了
以后的人们很快就会忘了
白骨精是怎么回事
忘了骨头是怎么回事



障眼法


他们一颗一颗地种树
他们在山上种满了树
他们种下了一片又一片森林
他们把沙漠里都种上了树
他们把地球上能长草的地方
都种成了树
他们把树种的连他们自己
也没有了立锥之地
只好暂时住在树上

他们种树只是为了能有足够的叶子
来遮住我的火眼金睛



一个想法


刚才脑袋里冒出来的一个想法
突然就没有了
怎么着也找不到了
我把脑袋翻开,从里到外找了一遍
还是没找到那个想法
就找了一根蜡烛
点着了,放进我的脑袋里
我提着我的这个脑袋
在人群里找了一天
也没有找到那个想法
直到我换了三次蜡烛
直到我已经筋疲力尽
直到把找那个想法的想法
彻底忘掉,我才把脑袋合上
像个没事人一样,哼着小曲
上了烟花巷



奈何


三十年过后
我还是癞蛤蟆
你还是天鹅

但是我想吃一口
天鹅肉的痴心
没有丝毫动摇

只是我已经不说
想吃天鹅肉
我改说“君子好逑”



后来的戊戌


变法之初
他就留了一手
遇到紧要关头
赶紧变了个戏法
把自己从历史的长河中
变得无影无踪



借景


苍山不远,星辰很近
我向黄昏借一面山坡
遭到了一只乌鸦的拒绝
接着是两只乌鸦
三只乌鸦
是成群的乌鸦
铺满了整面山坡
铺天盖地
拒绝了我的不劳而获
我被迫咽下了它们的聒噪
放弃了抒情诗



被动


他把我的把脑袋里装满了齿轮
一胡思乱想,我的脑袋里
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动凡心,我的脑袋里
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想干坏事,,我的脑袋里
就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顶着这个整天”咯吱咯吱“的脑袋
不敢上街,不能动歪脑筋
只能在家里闭门思过
一心向善,让“咯吱咯吱”的声音
慢慢停下来,不再转动,直到有一天
我的脑袋里的那些齿轮
心灰意冷,慢慢生锈



被迫抒情


在一只发情期的母老虎面前
我的彬彬有礼显得多余
我的抵抗是多么没用

我的一身臭肉满足不了它的欲望
我无病呻吟的抒情诗
缓解了空气里弥漫的性压抑



连灵魂也不是吃素的


我喂灵魂以草,它向我吐以口水

我喂灵魂以肉,它向我吐以骨头



保留意见


对于孟姜女哭倒长城一事
我一直持保留意见
虽然我知道哀痛本身
并没有错
但错就错在
真的把长城哭倒了
倒一堵墙也就罢了
还一倒就是八百里
八百里啊
倒了还要重修
还要加固
还要死很多人
还会有人对着重修的长城哭
直到让它们
再倒一次



关于灵魂的问答


你问我灵魂
是一个人死后,从火葬场的烟囱里飘出来的一缕青烟吗

我说灵魂是
一个人出生前,在母亲的子宫里做过的一个白日梦而已



风刮了一夜


隔着双层的玻璃窗
尘土还是吹进了屋里
隔着一床棉被
隔着我的身体
尘土还是吹进了梦里
我那梦中的情人啊
灰头土脸的
如同刚刚出土的陶俑
我需要用手小心地拂去
她脸上的尘土
才能看清楚
这一个是
这一个也是
这一个不是

而当我在早晨醒来
风还在吹着
风把窗玻璃吹烂了
我那个独一无二的老婆
正从那扇破窗户伸出手去
一把一把地抓着
满世界乱飞的

抓回一把我
扔在床上
再去抓一把
总也抓不完
还越抓越多
那些在窗外
尘土般飞扬的我啊
沙尘暴般的我
几乎遮住了天空



我正在发愁的事也是老天爷正在发愁的事


连阴雨没玩没了地下着
正在生火做饭的母亲
找不到一把可以点着的柴草
只是熬熟一锅粥
就用光了一盒火柴
心疼的母亲直骂老天不快放晴
“这样泥泞的日子还有多久”
喝粥的时候我想
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骂老天也没有用
不远处的火葬场大烟囱里
冒出来的烟都能拧出水来
可怜的老天爷啊
他要想喝上一口热粥
还不知道要再烧掉多少个湿漉漉的人



私奔


梦中的我正跟别的女人鬼混
被老婆抓了现行
我从床上一骨碌下来
抱着自己的衣服就向门外跑
留下门里两个争吵的
不可开交的女人

这种事情几乎天天
都在我的身上发生
有时是我醒着
赤身裸体的向梦里跑
有时是我在睡觉
赤身裸体的向梦外跑

但是不管哪种情况
我都是在逃命



失眠夜


失眠的我
把自己拆成三个我
还是孤单

打发一个我出门
找个人说说话
结果连个人影也没见到
连他自己都没有回来

打发另一个我出门去
找一个鬼说说话
结果连个鬼影也没见到
连他自己都没回来

还剩下一个我
已经不舍得在打发他出门
只好独守空房
等着来个人
或者来个鬼
或者那个找人的我
找鬼的我
哪怕两手空空
只要平安归来



这是我不能忍受的


他们说我有病
他们说我是个病人
他们说我已经病入膏肓
他们说我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
他们说我的灵魂也已经无药可救
这些都是我能够忍受的
我不怪他们也不恨他们
我知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我不能容忍他们
说我写下了一大堆病句
虽然我知道这也是真的
但是我不能容忍
他们要买给我
治好那些句子的灵丹妙药



一定有什么是比死亡更可怕的虽然我不知道它们究竟是什么


在走廊里
等了三天
终于有了
一张空床
我住进去时
天色已晚
同屋的另一个人
背对着我
躺在床上
“刚走了一个
又来了一个!”
像是自言自语
“床单是新的!”
我明白刚才
躺在这张床上的人
在刚才死了
他没有出院
直接出了人间
我躺在这张
刚死过人的床上
只能凭空想象
他留在这个世上的
最后的挣扎
和温暖
直到第二天早上
我醒来后发现
失眠这么多年
这是第一次
我竟然睡了
一个囫囵觉
一觉睡到大天亮
连一个恶梦
都没有做



兵马俑


转了半天
没遇见一个熟人
到处都是兵马俑
和瞎转的游人
他们也像兵马俑一样
表情严肃
不发出一点声音
有几次我就要忍不住
想喊一声
“我和他们不是一伙的”
又有什么用

直到后来
有一个人在身后
喊我的名字
我回头一看
他是我的朋友
只是他站在那里
已经上千年
只是此刻
他站在那里
已经一动都不能动



诗人卡扎菲


卡扎菲的一个儿子
和三个孙子死了被炸死了
北约还在像一只无头苍蝇
到处轰炸卡扎菲
一直没把他炸死
卡扎菲急了
出来说
北约是找不到我的
因为我藏在人民心中
这是诗人卡扎菲说的
他没说自己活在人民心中
也没说自己死在人民心中
他说自己藏在人民心中
天下之大
萨达姆藏在地窖里
本.拉登藏在小镇上
敢藏在人民心中的人
真的没有几个



对一个虚假命题的主观判断


我看破红尘
或看不破红尘
这是一种情形

红尘看破我
或看不破我
这是另一种情形

而真实的情形是
我和红尘
老死不相往来
谁都懒得看谁一眼



母亲是怎样修辞的


村边的那条河
过几年就淹死一个人
过几年就淹死一个人
母亲常常告诫我
要离那条河远点
越远越好
她说这些年
淹死了好几个人
可是那条河
还是越来越馋
谁离它近一点
它就会把谁拖下去
一口吃掉
母亲说那条河馋了
这是我听过的
最好的修辞



没有一个人能够死的像他那样好


那个做着白日梦
做着黄粱美梦
做着春秋大梦的人
突然就死掉了
活生生的
死在了自己的梦里
他顺便把自己
埋在了自己的梦里
而在他生前
所有的人都在担心
他不得好死
还会死无葬身之地



下午,和一个叫雍正的人一起看电视剧《雍正王朝》


他否认那些话是他说过的
他否认那些事是他做过的
他否认那些人是他爱过的
他否认那些人是他杀掉的
他否认有过那么一个王朝
他否认有过一个名叫“雍正”的人

在他一再的否认之中
终于让一个名叫“远沫”的人
荡然无存



整个冬天没有下雪


整个冬天没有下雪
连一片雪花也没有
连一片雪花的影子也没有
我站在窗前
开始冷笑
我倒要看看
在这个无雪的冬天里
窗前的那一株老梅树
还怎么好意思
开出一朵梅花



美女蛇


她缠绕着我
她缠绕着


缠绕着


慢慢的
撕裂
我的皮肤
勒进
我的肌肉
融入
我的血液
渗透
我的骨头

慢慢的

消失了
只剩下


缠绕



两只鸟


是一只鸟和另一只鸟
一共是两只鸟

是一只鸟和它的身体里的
另一只鸟,一共是两只鸟

是我看见的一只鸟和你看见的
一只鸟,一共是两只鸟

是我左眼看见的一只鸟和我右眼看见的
一只鸟,一共是两只鸟

是我看见的一只鸟和我说出的
一只鸟,一共是两只鸟

是刚才的一只鸟和现在的
一只鸟,一共是两只鸟

是我看见的一只鸟和看见我的
一只鸟,一共是两只鸟

可以是一只鸟,也可以是两只鸟
也可以是一群鸟,可以是数不清的鸟

当然,也可以是没有鸟
也可以是那根本就不是鸟



那个坟


埋在那里三年了
那个坟,三年了
坟头上
一棵杂草也没有长出来
我不知道埋在那里的
是什么人
只能大致推测
在死亡
被火葬
装进骨灰盒
埋于黄土之下三尺
之后
他的毒性
还远远超过除草剂



我看不见,我听不见


他用眼睛
遮住了我的眼睛
他用耳朵
堵住了我的耳朵
他用嘴巴
咬住你我的嘴巴
他用脑袋
压住了我的脑袋

我看不见,我听不见
我什么话也不说
我不思
不想

我天生的一个好人模样
一幅菩萨心肠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16: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钻石老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1-15 12:16 , Processed in 0.05835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