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2|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傍晚》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1 09: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傍晚


傍晚
光滑的鹅卵石静静的躺在那里
我最喜欢这个时候抚摸他
抚摸他的柔软的头发
双手托着他幸福的脸
甜蜜的亲他一下
再亲一下
然后吻他的唇和牙齿
把手伸进他的腋窝下暖和暖和

多么美好啊
幸福总会在此时
拥挤着向我
靠拢而来


请原谅我对一头狮子的爱意


我给他温暖给他
更多的田野,草丛和空旷
我给他手和手指
给他指出黑以外的地方
给他黎明
自由
我给他夜和夜深了的草原
给他一头狮子的疯狂

请原谅我
原谅我又一次的给了他
攻击的力量


犀牛


阳光暖暖的
一只犀牛向一条河发动攻击

他先用头上的角
又用头部
前蹄和大半个前身
他用着
一生都没用过的力气
对着河里的水
不停地攻击

一串串的水花发出了从没有过的
幸福的响声
从昨天到今天
他屡战屡胜

这越战越勇的家伙
让我决定了
要爱他
一生


相爱的方式


从你家到我家
步行仅需十分钟的路程
若是骑自行车
顶多五分钟吧
但你还是喜欢步行着来我家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你用这种方式来
爱我


秋天的菜地


秋天了
父亲在菜地上种下白菜
又在白菜垄上种上菠菜
这样
年轻的菜地上就可以
一季能收获两种菜


三月


三月,在你的画里
三月,在我的诗中
三月,用羞涩杀死你
三月,用体温杀死我
三月,这个该来不来的男人
打乱了坝上的季节
三月是砒霜
来得这样决绝
三月,经过你
也经过着我
经过着坝堤
经过疯了的
麦子地


敲打


不停地敲打
敲打坝上的石头
敲打水
水上的浮云

不停地敲打
我身边的人
我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也一起敲打
敲打夜
巨大的黑
敲打犀牛
敲打它们尖锐的角
角上的贫穷

不停地敲打
一分钟也不耽搁
敲打下去
敲打蓝
深色的
黎明和那些正在扫大街的老女人

敲打
不停地敲打
骨头 唾液
愤怒和坝堤上
已近坚硬的破碎





你在我的怀里
回归成我的孩子
我比一位妈妈更疼爱
亲爱的你
你的小手很调皮
你把嘴唇贴在
你的桃花上
坝里的水还年轻
比起坝上的芦苇
我更喜欢从南向北吹起的
风声
这更像极了妈妈轻声
唤她
亲爱的孩子的
乳名


在葱郁的田野上劳作


在葱郁的田野上劳作
沉静的豆子地里一会就传出了
秋虫的歌
那些发了疯的草丛
只要我弯下腰去
他们就会趁机亲吻我的前额


一只麻雀在雪地上走着


一只麻雀在雪地上走着
它走走停停
停停走走
雪那么大
田野那么小
一只麻雀在雪地上矛盾地走着

它有一些恐慌
一些失意
一些饥饿
一些思念
一些煎熬
夜那么深
黎明还没有到来
坝堤上还吹着一些风
空出的玉米地上雪已经很厚了

一只麻雀在雪地上走着
发出嘎吱的痛苦声
黎明还没有来
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啊
都将被这场大雪覆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9 06:11 , Processed in 0.082397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