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醒洱

[诗歌奖投稿·短诗] 醒洱的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7 13: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薰衣草 发表于 2018-7-27 13:11
什么是好,什么是差,也从来没什么定论。就像吃饭一样吧,看对不对胃口了。

你个人见解我不想反驳。多说无益。
发表于 2018-8-5 12: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面最好的诗其实是《鸢尾》和《圣徒》。这两首诗的毛病没有另外8首那么明显。《圣徒》虽然也是不够凝练,结构控制需要把握,但没有过多的主观宣泄和上意识的干扰,比较忠实于对诗歌素材和外部世界的主观经验,意象相对来说凝定一些,叙述也更有自发的渗透性。《鸢尾》直到最后一句前都没有大的问题,但最后一句很突兀,并不是从前文中自然透露过渡而来的。这显然是作者不知道怎么写下去而刻意往深处想,并非忠实于主观经验,通过强行扭曲本意制造出来的,并不顺应诗歌自身的生命。其他8首过分突出自我意识,或者过于强调诗句的制造,而违背诗歌进程的自然性。显然作者还是没能领会诗歌必须避免主观的逻辑、思想、观念、意志的干扰,而且这种西化的写法也必须植根于西方的文化背景,但是作者显然没有深入了解这些。这也难免,因为她毕竟年轻。从手法来说是很先进的,很有创造力,很多手法运用的技巧相当有艺术表现力,但是糅合得不好。而且读到主观宣泄部分时,读者会觉得降低了那些象征、超现实、后现代手法运用的格调。这些宣泄毁了原先那些手法的意蕴。
发表于 2018-8-5 13: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鸢尾》的最后一句:是一种危险的智力,反复地释放和摧毁她遥远的声音。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语句或暗藏的关系可以联系到声音这个词。我当然不反对思维的跳跃,但我想请问作者这里的声音是什么意思!而且从头到尾我也没有感受到遥远这个词的含义。相反,我倒是觉得作者在观察时离花很近,所以才能深入花的内部去感受。而且遥远这个词没有任何意义。虽然作者自己肯定有她的用意,但放在诗里别人完全感受不到。这就是我说的必须要尊重诗歌的生命规律,你所表达的和诗歌呈现出来的不一致,这就是你的失败。如果你的诗只是写给自己看,可以。但是你要给读者看,就不能这样写。读者可以看不懂,但绝不能被你搞得无厘头。每每冒出一些惊悚的句子,其与主题的关系我们只能猜测,而且我认为作者自己其实都没搞明白。这些句子根本缺乏支撑它们的背景,无论是直接的、间接的还是跳跃的。比如“筑世界于洪水的暴怒与滞留”“于时代的罪业诸峰”,虽然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句子和作者或者作者描写的有机形象的心境有关,但是这些句子来无踪去无影,如果给一个诗评家看,作者自己又不解释,诗评家完全不知道从哪着手去理解这些句子。即便是作者自己解释了,诗评家也看懂了,也会认为这些句子虽不是空穴来风,但来得太牵强。这种写法让别人无法评价是好还是不好,诗者的内宇宙可以收敛一点,多接触接触外部世界。其实从第三代诗人开始,这种写法就存在,逐渐造成了诗歌鉴赏与评论的混乱。作者在挖掘事物内部的同时,也要注意实现物我同一。如果只是让自己站在事物外部去往事物深处摸索,始终是外缘性写作,要不就是内源性的自我发泄。这两种写作都是需要避免的。
发表于 2018-8-5 14: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树线 发表于 2018-8-5 13:25
《鸢尾》的最后一句:是一种危险的智力,反复地释放和摧毁她遥远的声音。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语句或暗藏的关 ...

批评当然很好,只是很基本的,批评者要确切知道自己运用的的每一个概念都是澄清的,然后才能谈论美学观念,美学观念是没有定论的。
发表于 2018-8-5 15: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斐 发表于 2018-8-5 14:40
批评当然很好,只是很基本的,批评者要确切知道自己运用的的每一个概念都是澄清的,然后才能谈论美学观念 ...

美学观念当然没有定论。但是写作者所犯的毛病最终会影响他自己的水平。你所谓的每一个概念具体指我说的哪些,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还请你一一指出。毕竟我没怎么提到美学概念,所以你说的话我也没办法给你有效的回复。
发表于 2018-8-5 16: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树线 发表于 2018-8-5 15:40
美学观念当然没有定论。但是写作者所犯的毛病最终会影响他自己的水平。你所谓的每一个概念具体指我说的哪 ...

我不想说话呀。你也确实没思考透你所说的话。
发表于 2018-8-5 16: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斐 发表于 2018-8-5 16:04
我不想说话呀。你也确实没思考透你所说的话。

我在评论时自己头脑很清晰。现在是需要你指出来。无论你怎么指,我都可以回复你。没有所谓的没思考透。讲哪点我都可以和你谈。当然这并不代表我对每一首诗的每一句话都能完全理解。任何人都不能!但是就我自己说的话,我没有任何不清楚。谢谢!请赐教!
发表于 2018-8-5 17: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辛斐 发表于 2018-8-5 16:04
我不想说话呀。你也确实没思考透你所说的话。

看你比我还大几岁。以后不要说这种幼稚的话。什么叫你不想说话?你要想说你尽可以说。我写的又不是什么晦涩难懂的文字。很容易懂的几段话,随你挑毛病。你现在又不挑了,这是吊我胃口?什么“你确实没思考透你所说的话。”这是酸葡萄心理吗?给自己一个文饰的理由?你怎么知道我没思考透呢?我评论焦伊宁是因为我能感受到她创作时的状态,所以我敢评论。我有什么错我完全可以承认。错很正常,没有人永远是对的。但你这种武断的评论是什么意思呢?你是想说我没思考透就打字,所以我说话不用负责任是吗?恰恰相反。我说的话我都会负责,虽然是在网上。错了我担着。不用侮辱我人格,我才不是那种没思考透就说话或者依靠评论别人来提高自己身价的人。麻烦你以后不要装模作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不针对谁。你说的有理我们可以讨论。希望心态放平和一点,诗歌创作是艺术,诗歌翻译是桥梁,诗歌评论是价值评估,这些都不是用来表现自己的工具。使用文字时带点敬畏之心,别想歪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6 06:38 , Processed in 0.05862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