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82|回复: 0

[原创贴诗] 是武器,也是花朵(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21: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武器,也是花朵(组诗)
文/陈红为

题记:
我爱你,樱桃颤抖
我爱你,鸽子生锈
——大卫《荡漾》

剑兰,会不会弯腰

该开的花,收成了刺儿
长在鼻尖儿
我吻你,要歪着脑袋
就像重叠的亚当和夏娃
我要你的尖叫持续向上
一定不要,弯下来
扎进我的颈椎
你盯着我的穴位很久了
千万不要治愈
没有了疼痛,我哪有
这么多的时间
反复爱你


慵懒的剑兰

避开高傲的头部
所有的抚摸都是丰腴
我喜欢凭感觉
推测一个被爱的人
是否被爱
牙齿,成为浪头
激情澎湃的最佳角度。
夜晚来临
丛林让我惊慌失措
深陷战壕,上刺刀
无法言喻射击,还是肉搏

剑兰与悬崖

剑兰,唯一自备绳索的悬崖
有意无意轻易蹦极
让我对陡峭,心生敬意
后背坡度舒缓,不再漫长
古韵的魅力肯定早已
穿透了唐朝,瞬间的生死
才得以分布于任何方向
站着是悬崖,躺下还是
你没有理由不走动
如果一步踏进海里
无数波浪,将触摸到颤抖
和哭泣


雾中的剑兰

喜欢梦幻
不是此刻的梦幻
此刻,雾也在梦幻
我在你的耸立里
梦幻顽强
你在我的深情中
梦幻向往
大雾模糊了你的视线
我不敢走近你。我怕
清晰,会摧毁
一个人的光芒


剑兰,另一种美

爱就爱吧
一个中年男人别样的爱情
清凉的火热,另一种美

直立前行的夜晚是透明的
那些尖锐的铁丝网只会包裹别人
我们用来悬挂风衣、乳罩
飘逸的长发和值得炫耀的生殖器

在温室里
等待一场大雪,怎么看你
都像是冰雕的爱情


剑兰,新的春天依然新鲜

隔壁的板子节奏紧凑
啪啪啪,撞击着出汗的物体
所有的水都将成为海水
海礁,沙滩,棕榈树
泉水叮咚,落下来即刻变酸
好像稀释的巫婆,早已腐朽
袖子里藏着钢针的容嬷嬷
声音一旦停顿,便无影无踪
看不到的空间有太多的惊奇
在多维度里变形
鬼不像鬼,人不像人
那些新鲜的事物依然新鲜
只是设计了不同的存在
萎缩着生或在边缘死


我和剑兰都知道,无语言表

不在乎心里想什么
那些神秘就算真的神秘
只要抓住这些神秘的包裹

不会抓过来成为自己的包袱
你的还是你的,我会随叫随到
负责打开,不会探究密码
不会在感谢的氛围里赖着不走

有些包袱注定要背一辈子
即便有时大如磐石
我可以帮你,喘口气
我们都会如释重负,已无影无踪
如影随形的东西


剑兰,武器一样的身体

武器一样的身体
有时是矛,有时是盾
有时是一把精致的宝剑
慢慢生锈,或闪着光陈列
单一的坚硬
或深或浅的划痕
很快掩埋。成为这片土地的元素


剑兰,承载不了一滴雨的叶子

石板和方砖密封下
还原土层的颜色
无法踩踏松软
无法弥漫泥土的气息
高跟鞋的声音,不忍和马蹄声
产生联想

那些承载不了一滴雨的叶子
趴在水洼里,覆在草叶上
成为晚秋

天空和大地的灰
挤压的绿和红
让欣喜若狂的人们
在灰烬边缘,欢心鼓舞

血管变为皮肤
毛孔失去血性
仿佛脱离母体的新生



剑兰,相信爱

我们都是孤独的
在孤独里另寻新欢
增强爱,点燃
当初的爱情

我们在圈子里淡然理智
用愧疚换取指数
计算愧疚。给你的与
给别人的成一定比例

我们都相信报应
但是,更相信爱


剑兰,醉人的苦痛

我的头部抵在你的脖颈
贪婪啄食
孤独的虫子,怨恨的虫子
烈日下凄厉的虫子

没有人能够蜕变
那些矫健的翅膀是透明的
羽毛是闪着泪光的灯
是美丽传说中挣扎的部分

我的梦在最残酷的大街上
没有尽头。烈酒没完没了
瓶子没有底儿,比剑兰的花池
还要高
装满着醉人的苦痛


剑兰,我们太想恋爱了

我们太想恋爱了
同样也很恋家
多肉的双手弹不出交响的命运
双脚不由自主朝向家的方向

纯真的岁月
白云没有家,星星没有家
家乡的河离大海很远
与海岸线平行
与远山平行

我们的手,总在
最接近的距离,试图抓住心
悸动,不安,层层涟漪
新建的水泥大桥下
有欢乐的漩涡

我们围绕桥墩旋转
恋爱的根基
和花盆上的古典建筑一样
凝重





虎皮剑兰之一


虎皮是自己的
不会像旗帜一样,随风飘扬
纹络比西瓜模糊
只能凭想象成型
对幼芽的包裹很粗旷
不遮风,也不避雨
只是努力,向上的尖锐

被周围的小花小草
视为大树
对蚊虫叮咬无动于衷
我喜欢你,对阳光的深情
厚实,似古老的宝剑
透着神秘的幽香


虎皮剑兰之二

美丽的花朵无数
我偏爱不开花的剑兰
宽厚,雄壮,尖锐,挺立
如果配上昂贵的花盆
像一位骑士
也像一套无影剑法


虎皮剑兰之三


我只认庄稼
所有的花,都会被当做野草锄掉
我认识的花
都是野花
喇叭花、狗尾巴花、泥胡菜、还有无用的野芝麻

进入城里
房子小,没地方养花
也没进过花市
房子大了,无意中买回一盆剑兰
我也不知道这是剑兰
开不开花,开什么样的花

连续几年
我都养虎皮剑兰
因为我开始写诗
因为不实惠,花朵少而花色单一
只是欣赏,有限的土壤里
生长着有型,厚实的叶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0 04:39 , Processed in 0.0555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