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1|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雨人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5 16: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雨人,本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1989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现居南阳油田。作品入选多种年选、刊物,出版诗集《雨人》。

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精品展读
   
●养鹅人

自从女儿离开后
在装扮森林的舞台上
我与一只鹅相伴度日。
很小我就把它养在笼子里
逐渐长大它亦不觉得狭小。
有一天女儿回来
说她丈夫杀了人
我吃了一惊。
“不,是他的上司杀了人。”
这与他何干?
“因为是他让服务生捎信
误闯室内
打扰了与美人喝酒的雅兴
一时失手
用餐刀捅伤侍者。
法官说,皆因他而起。”
你不会赶紧送到医院抢救?
“送是送了,手术室正在抢救领导
的尸体,需要等待。”
那你明天到法院,把这笼鹅送给法官吧!

●电话手册

吃完晚饭,妻子散步回来说:
“外面很亮。很白。很干净。”
老师也发来短信:雪大。路滑。
今晚,儿子不用上自习。
一场雪足以改变我们的感受,尽管它短暂而表面。
“有事,你给我打电话。”这是卡佛小说里的一句话
在生活中,遇到陌生电话
我不知道该不该接。也许是商业推销、诈骗电话
也许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换了号码。
有时在电话里我们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的声音会暴露你的情感,而你又害怕伤了对方。
所以我比较喜欢在QQ上聊天
你敲上的文字没有温度,可以很好表达。

●电视手册

在家看电视
首先,抢夺遥控器。
妻子喜欢韩剧,儿子喜欢NBA篮球赛
我喜欢看电影频道。
春上春树在小说中描述了电视人:
有一天,进来两个工人
给房间装上一台大屏幕电视。
这一微小的变化,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沉浸在电视里
还钻进纪录片中和他们谈话。
来自远古星星的你借助打水漂原理
和万有引力的弹弓效应在星际旅行
穿过房间玻璃把他接走。

●情人节手册

今天我就乱写一气
管它触不触“底线”。踩不踩“雷区”。碰不碰“高压”。
我不避雷。不防火。不护身。
你说我是水做的还是泥做的或是神马浮云
都没关系。只要你高兴
时间就是可以吃的
棉花糖(把坚硬的方糖吹成一束你想象的味蕾)。
时间也可以是飞行器
把你从万里之外风和日丽的内地送到大雪冰封的新疆
我工作的地方。
孤独,来自距离,也来自爱的温度。
写诗就是错误的表达。
在情人节这一天,我没有买99朵玫瑰像歌中唱的那样。
陪你买了一袋面
多么老套的方式,儿子说:
带老妈去看一场电影。

●溪山行旅

从窗外飘来辣椒炒肉的味道
但他知道他的味觉已经尝不出。
第二天,没告诉任何人就离开了。
坐火车一直往北跑
来到一个寺庙就停下。
一个和尚把他安排在客房
说明天你就在柴房砍柴吧!
这里每一个人都有事做。
夜里他被溪水声惊醒
窗外的月亮照着远处的山峰
他想起范宽的溪山行旅图
整座大山扑面而来
又黑又厚
像黑暗中的猫咪
一队商旅微不足道
如松树下的蚁群。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
他除了吃饭就是劈柴。
一天,那个和尚路过
他说真美啊!你不觉得嘛。
和尚说还有超越美的东西。
你们每天吃饭、扫地、睡觉
这样过得有意义吗?
和尚说这座山和夜里照耀溪水的月亮不需要。
十天后,他砍完所有的木材
码好,就走了。

●午后

强烈的干咳中醒来
正是午后
尼采所说太阳从最高点降落的位置。
我拿着刀切西瓜
吃了几块就不想吃了
西瓜在我嘴里是咸的。
妻子曾反对我写诗,现在她说
没事就写写诗吧,多想些美好的事情。
最近,梦里我老回到小时候的地方
我们一起捉泥鳅
看见一个大人钓到一条大鱼
快拖到岸又蹬掉了线
“大鱼,快跑”,我大声喊。

●纸上生活

我愤怒犁过人们惊愕的脸庞。
这是梦里出现的句子
现实中我不过从A房间搬到B房间
再回到A房间。
我还不如植物
的一朵花
“晨如早霞夕成白骨。”
我只在纸上构筑生活
把毫无关系的大大小小的方块
涂抹成有节奏的空间
或把一团乱麻挤压成有弹性的心绪。
旁边写上:一个胖妞闯进厕所。
对微不足道的东西视而不见
我不经意间碾死爬过书页的飞虫。
(而每只虫子都有完整的一生是我所不知道的)

●装修

我出院回来
家里已经装饰一新
是我大姐在我治病期间找人修的
说墙皮都掉了。
我感觉进入另外一个人家
连睡的床都换掉了
唯一留下的是带斗的写字桌
和那只壁虎
每到天黑它就来到我窗前
扑捉飞蛾。
我整个过去就像放在餐桌封装的矿泉瓶
等着你喝掉。

●暗物质

妻子说看人家写的:
“玫瑰行走在路上”
你心中没有玫瑰。
大家都喜欢
但我过了年龄。
有时,我抚摸妻子的乳房。
你都这么老了,妻子说
但我需要幻想。
最近,悟空探测到异质粒子
可能来自暗物质。
百分之五是我们看到的世界
还有百分之三十五是暗物质
以及百分之六十的暗能量
是我们看不到的。
也许,我们的亲人去世后
到另外一个世界
就像暗物质
围绕在我们的世界。
一想到这一点,我欣喜若狂。

●名字

我上班时
路过修自行车的摊点
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
我惊讶地张了张口:
哦,修车呀。
我记得年轻时她并不漂亮
是什么慢慢改变了她
变得更迷人了。
我摸了摸头发
渐渐有些秃顶
快走到办公室也没想起她的名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6 05:02 , Processed in 0.07733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