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67|回复: 3

[诗歌奖投稿·组诗] 《大地回声》(组诗)/ 刘波(安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13:2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htcliubo 于 2018-7-4 15:06 编辑

《大地回声》(组诗)
作者:刘 波(安徽)

明月清风,映带剡溪的流水
一只夜莺衔含垂柳
把堤岸推向湖心

饮醉可以留名
也可以装饰缤纷过客
一朵秋菊至今未能给予命名
遗憾春天太久了
你无法剔除我体内隐居的药引

谁能忽略一场深秋的落叶
如同忧郁深藏的河流
去庇护你我,让彼此形同陌路

我必须去追赶流水
怀抱尘埃和巢穴
收藏下一季花开花落的声音


《醉春风》

雨水,花朵已经启程
谁在昼夜不舍
探究大地的隐秘与深微

春风这一匹黑骏马
塑就无数条河流的疆域
让内心的沉默开阖,落地生根

三四月,杏花雨,小桃红
许多绿意闪亮的声音雀立枝头
醉春风,忘念归途


《乡土颂》

一滴雨水,无须假设
它能够执著地站立起来
抚摸春色无边的天穹

大地流年底事,也许光阴
举起了太多抉择的锋芒
隐蔽了无数冲动的善念

乡土慈悲的风月
菩提抑或罪恕宛如一支独白的香火
谁来宽宥这金黄倾覆的尘世

寻觅苦短,逐日艰辛
静坐俯身之际,何不去舔砥一下
一座故乡的温暖
一条河流的源头


《极花》

有故乡适合安放于清芬
有爱人日夜种植向日葵的锋芒
道声双亲大人万福,请允许小辈
奉上一束沧桑的百合之欢

是否可以拔停墙上的指针
置换苦丁如茶的往昔
极花啊!这些未名的大地疼痛
极致之花,极美之幻

从此岸到彼岸的花期
承载爱恨以及悲欣
那些无法复制
藏匿进历史而站立的角色

如果愿意,请放缓时光之轴
用它的一半慰藉乡土
还有一半系结小庐
慢慢揭晓它风月交集的乳名


《瓷器》

那是一抔抔泥土
闪射出上古的光芒
有无数烽火穿越
洗礼春秋。浸润时空的奢华
与素简

今日一切隐痛
浮现雕栏玉砌的往昔
帝候不在,侍女已远
市井江湖的淘沙者
已重新定义了晨钟暮鼓

年轮最终撷取了光华
一尊尊窑吏拓跋的历史
从此烟云浩荡,吐故纳新
化所有干戈为玉帛
再勾勒一幅
富贵青花,故国佳人


《红月亮》

今夜有雪花飘过
坐守一方悲欣起伏的江山
那就与往事言和,跟兄弟干杯

红月亮,据说百年一次的际遇
邂逅晚雪的身影
却错过了亘古如许红颜

一辈子可以赏读无数场雪意
这轮圆月的爱与被爱
谁人知会,还能够坚持多久

红月亮,红月亮
寒夜如酒,擎执起娇柔辽阔的杯盏
饮尽月缺花残的流光


《等雪帖》

江北飞雪,浙东苍茫无边
白雪之心已暗自涌动
时晴快雪,王右军笔端犀利锋芒
投身如今的江南
这类似一场初恋的脚本

故乡永远在高处,去覆盖雪的寒澈
像团篝火那样明亮
怀抱大雪,它泼墨挥毫
掩隐自己客居异乡的起伏

今夜注定点燃城市,山野
那就与雪花对饮言欢
激赏你酩酊后起舞的芳影

大雪。醇酒。我的酒樽
你纯净闪射的平仄
是否抚平烈焰焚心的悸动
也许这帖雪,停留在清寒的记忆中


《吃茶》

吃茶,我们一直以吃的状态存在
我们无法镂空自己
在吃茶的渴念里表白生活
表白姻缘,表白远近的烟火

吃茶,必有好山好水
那一壶香茗必定氤染着纯净的源头
更多时候心灵在朝拜山水
礼佛时空的刹那芳华

从青年渐近中年
始终穿越在吃茶这条冗长的隧道
紫陶青绿,知己红颜
如许多吃茶的自己及背影
叹红尘轻浅
就让唇齿留香,掩与岁月


《咏叹调》

一座精致的城池,河畔可以洗砚
西山、南山以及前朝隐逸了自己

小心剥析这枚内核,凭吊者雨后春韭
如同母性盖过了父辈的光芒

一座城,蓝色阴影巨大而彰目
香樟桂树已遗腹出幼婴

独自行走着,惊诧于庭院深深
蒿草和蟋蟀静默不已,且已不再沉默

一座似乎迷失的城,一条似乎静止的河流
梵高的另一只耳朵早在黎明前割裂


《大地白雪》

这大地之白,如同体内的盐粒
腊梅呼吸足以抚琴煮雪
饮者的白与黑,不再隐姓埋名

湖水清明。人间空旷冷峻
一座禅寺的眼神
盛下道路上纷繁而疼痛的碎影


《寒露帖》

仲秋所报告的消息定位于正邪之间
想仰天长啸,也想掩面而泣

露寒而冷。我总想着逆光行走
这温情却悲怆的尘世,无人揭杆而起

我盲从于绚丽和黑暗,一直不安,一直彷徨
十月仅限为一个过程,并非谜底

霜叶静美,一定胜似二月花庞
此刻以露珠起誓,弦月下亲恩呼啸不息

寒露升降,我已沦落成面壁之人
内心如此仓促,躯壳如此苍白


《立夏之际》

是啊!豌豆花枝旁边背影多么熟稔
一夜春风已拂过两岸
蔷薇触角铺展另一段芳香之旅
田园和城市孪生曲折
倾听那些欢颜,旧愁迟暮
谁慢慢揭晓夏日火辣热情的谜底

此刻似踏进不再返青的麦浪
这柄双刃的尘世,令人独醉且无解
而自己仅仅剩下一双手
像飘荡的徒然草,抚摸故乡的门槛


《黑白的影像》

出身世家涉猎辽阔
水乡或桑麻之地
如此隐身之术令人回味
我尊重这样黑白穿梭的作答

时光倥偬的脾气契合于你
二十多年来描摹剪裁
无法复原一脉脉旖丽透明的往昔

谦卑旷放,纷繁简约
用手势的骨感褶皱岁月
放牧小南风中春天的马匹

黑白宽容我们的内心与欲求
有时禅定,有时扪心
一副入世的皮囊曾几何时
清素相扣,明静如初


《新年的街道》

新年的味道染有橙香
在自己喜欢的街道流淌

仿佛又见你秀发的背影
很矜持但也羞怯
一些明艳欢悦如雀
浪漫隐入了巷口

也许你奢爱德芙,我善饮咖啡
冬日的阳光
多像你一件甜美纷纭的衣裳

这些街道充溢烟火霓虹
陌生与熟悉的脸谱莞尔而过
老店堂招牌醇厚
令人触景村庄,荷塘,金黄的庄稼

一名新年漫游者
在喧哗起伏的街头聚集信号
收纳律动的乡情
此时云淡风清,阳光正好


《落叶颂》

松针,香樟,桦树,银杏叶
像一个守夜的人
想表达却哽于咽喉
这页纸涂满了规则与矛盾

预知到这个季节内心不安
抵达过高贵,寂灭于风声
许多人在黄昏落日中游历
许多青草碾为白雪的灰烬

就这样对视吧
吞噬午夜与晨练的人们
难以回报早春的绿叶
刻意提紧花朵蓬松的衣褛

诸多良辰暮色,落叶在此时
犹然胜过四月之花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流水日夜,唯一不变的诵读者


《向日葵影像》

不想唤起栀子花、牡丹花的失忆
必须肃静,或三缄其口
因为它陷入了沉思的火焰

习惯于紫陶的丝帛之声
一片向阳容颜高蹈而明亮
镰刀影子一般锋锐

雪花的闪耀不过如此
它让人返回汗渍交集的泥土
不再厌恶岩石、藤蔓、鸟巢

它的春天仿佛一纸婚约
我想学会等待
仔细聆听那身世多舛的密码


《断章》

执酒的人有着褶皱与完美
就像紫色的女人多么清逸温婉
许多花朵在独自凋零
或暗藏命运

天空的黑白,有飞鸟逆光驾驭
谁能够保存青春的芳香
雨雪是一种疼痛
让我们记住阴影和光明

一垛城墙,一截月光
人们在青草的气息里安然入睡
晨起的门扉涂满了烟火蜜汁


《小寒》

此季道路影踪过于茂盛
昨夜一座禅寺的钟声
已经淹没大雪莅临的咽喉
芭蕉这尊容器盛进了
木鱼的一只眼睛,清澈而苍茫

山水清瘦,江南洇染着红泥
想必叩问过刘十九的小火炉
一株梅清描淡抹,慢慢推开了风雪黄昏
浮世中红颜是否身系护花之铃

这小寒词章里北国有雪,南方冬雨
雁雀早已飞越屋脊
今夜后花园,醉唱梨花白的汉子
住着一个人的岛


《有一种蓝》

坐在蓝色而笔直的风中
丛林高拔,远观苍翠与阴影
掩隐尘埃的面积
更加重叠,像一本中年赋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迎娶过一节浪漫的青春
有过感喟或情怯
这枚沉醉、纯净辽阔的照片
容易让人独自偷欢仰止

这么多年,一颗树的成长
与一座城市的建筑史
自己扪心而羞愧
如今这种蓝,令人无限靠近
温和、沉默者
甚至一部重新等待修辞的族谱




个人简介:
刘波(笔名江淮之波),男,安徽桐城人,70后。供职于服饰贸易企业,业余热爱诗歌创作,崇尚诗意地生活,坚持纯净的抒情。有诗歌作品散见于报刊,曾获安徽省作家协会“金穗文学奖”和首届“国际诗酒大会现代诗歌优秀奖”等奖项。现居安徽桐城。

诗观:朝觐人生善爱之旅,握住内心灵魂的光芒;诗歌是生活与心灵交集的自我观照。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07: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大家批评与指正。向大家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7-31 07: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顶一下。
发表于 2018-8-2 21:3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学的摇篮
盛满夏日的火焰
点燃三冬寒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15 02:07 , Processed in 0.05886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