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116|回复: 0

[诗论随笔] 《屎诗,又见屎诗:读陈笑诗歌<屎>有感》作者: 董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2 21: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屎诗,又见屎诗:读陈笑诗歌<屎>有感》


                                                                    作者: 董辑


       屎是人类的排泄物,拉屎是人类的日常生理活动之一,屎从某个角度来说,可以说是人体的一部分,和五官、四肢、内脏、大脑、肌肉、皮肤一样,是人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是就人体来说,五官等是“永在”的,人存在,它们便永远存在,只在不同年龄段呈现应有的变化而已。屎则和人时而在一起时而不在一起,屎和人体的关系,属于“暂在”,在的时候在人的肚子里,拉出后就不再属于人体。但不管怎么说,人体内永远都会有屎,多好的皮囊里面,都是屎;拉得多干净,肠道里也还会有屎。但是,因为屎是废物,是食物被人体消耗后的残渣余孽,而且屎味呛人屎状呕人,屎里面还有大量的病毒细菌等与人为敌的东西,所以,人体的任何部分,都比屎的地位高,同是排泄物,美女出的汗可以是香汗,童子尿可以入药,都还有用,甚至可以被用作审美。屎则除了用作肥料之外一无所用,只有饿狗和饿猪才会追逐之。屎是人体诸多组成部分中最被人厌弃和最被人舍弃的东西,屎也是人体诸多组成部分中最没有审美价值和情感含义的东西。在人类的文化和文明中,屎除了偶尔用来骂人,毫无用处。屎在人类的艺术和文学中,没有一点位置。
       人类的文学史中,谁写过屎?有过知名的屎作品吗?
       人类的美术史中,谁画过和雕塑过屎?有过知名的屎画和屎雕塑、屎摄影吗?
       人类的音乐史中,谁为屎写过歌曲和音乐?有过知名的屎歌和屎曲吗?
       没有,没有,根本没有。
       人类的各种生理本能、功能以及生理行为,都能有所升华,甚至上升到审美、精神和神圣的层面。大脑的功能就不用说了,人类文明的一切都植根于大脑的功能及其开发;听觉升华为音乐,肌肉本能升华为体育,视觉升华为美术和建筑、电影等,心等同于心灵,触觉让人感知世界的冷暖,嗅觉和食欲升华为美食、香水等等,只有“拉”这一人类的生理活动,成为最为隐私和最无意义无价值的人类生理行为,人甚至不愿意去触碰之。吃、喝、生孩子、哭笑、交媾、说话等等生理活动,都可以艺术化、审美化、形而上化,独有拉屎不能。
       可见,屎以及拉屎,的确是人类本能中最没有价值、最无用、最被厌弃的部分、产物和功能。
       把屎写成诗,以屎为题材写诗,把屎作为象征和隐喻,把屎处理成意象,在后现代文化出现前,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后现代之前,人类无屎诗,屎不入诗,无人写屎,谁写,谁就是疯子或者傻子。
       但是,后现代来了,人类的审美和思想都发生了巨变,人类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变,屎诗,竟然也出现了,甚至还有可能成立。
       中国诗界中最知名的屎诗,是垃圾派的徐乡愁的屎诗系列,徐乡愁是中国新诗中第一个集中写屎,第一个以屎为题材,第一个从屎出发展开联想和营造想像世界的新诗人。他的屎诗短小精悍,惊世骇俗,饱含反讽、解构和恶毒的破坏,而且拥有一种天赋的控制感和智性。这些诗,主要有《在荒郊野岭》《人是造粪的机器》《屎的奉献》《拉屎是一种享受》等,虽然为人所不喜,但都是比较成熟的先锋诗歌,是垃圾派诗歌中的重要作品,将之放到后现代诗歌和先锋诗歌中看,更是具有题材开拓和不破不立之功。
       网络诗歌热的时候,上海先锋诗人徐慢也写过一首《大便颂歌》,是徐式的长篇大赋,和徐乡愁短小精悍的屎诗比起来,徐慢的这首屎诗气势有余,机巧稍欠,对大便的直抒其情,读起来容易让人反胃。
       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在汉语的分行世界中看见过屎诗。屎,到汉诗中来一次、几次足矣。先锋一次、几次足矣。多了,就烦人了。
       今年除夕,前吉林青年诗人,现海南青年企业家、互联网创业者、创业导师陈笑,突然写了一首屎诗,不知道是过年吃美了;还是多年的习惯性便秘好了,拉美了;还是没吃好坏肚子窜稀了,总之,陈笑一气呵成,写出了这首肛门欲极度释放后洋溢着肛门快感的屎诗。
       屎诗,又见屎诗。相比于徐乡愁的智性、控制力和徐慢的宏大抒情,陈笑这首屎诗很有一些他个人的特点,经得起诗学意义上的细读和分析。
       诗一开始,陈笑就将美食和屎并列,“美食时常被人赞颂/屎却从来无人喝彩”,对美食进行无情的解构、拆解,进而指出,屎只是“食物的另一副面孔”,从而新设了一个我们观看文明史的新视角。而“面孔”一词的使用,无疑是对屎的神圣化和人格化,因为从古至今,只有人才会有面孔,和面孔一词发生关系的,都是郑重其事之事之人之物,屎也会有面孔?陈笑给屎的这个面子有点大啊。紧接着,陈笑开始通过戏仿极尽解构之能事,既肯定屎、赞美屎,为屎正名;又借助屎的独特力量和角度,解构宏词正调。


       有幸或者不幸从你的身体路过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被人类汲取养分后仍然身残志坚
       又以肥料的身份
       关心粮食和蔬菜


       这一段诗中,陈笑非常密集的戏仿了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雷蕾李易茗曲词刘欢唱的《便衣警察》(海岩原著编剧,赵宝刚导演)主题曲、“身残志坚”这一体制面孔的主流化宏词以及海子的流行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戏仿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解构,造成反讽、恶搞、破坏等效果,陈笑的密集化戏仿,还在反讽的基础上呈现出了某种狂欢化意味。


       它有时羞羞答答扭扭捏捏欲说还休
       有时就迫不及待势如破竹宏大叙事
       体现出南方的温婉,或北方的豪迈
       西部的倔强粗犷,沿海的百转回肠
       屎如其人
       有时比文字或者星座更诚实


      《屎》第二段继续解构,只是不再通过戏仿,而是通过对有关语词的反讽性使用,激活这些语义凝定的词语的诗性意味,对之进行暧昧化处理,进而带来诗歌的解构效果和应有的诗性。“羞羞答答、扭扭捏捏、欲说还休”“迫不及待、势如破竹、宏大叙事”“南方的温婉”“北方的豪迈”“西部的倔强粗犷”“沿海的百转回肠”,这些词语和短句,语义相对恒定,意指也相对稳定,都是一些正面的饱含褒义的常用语词,其诗性效果早已在千万次的使用和表达中磨损殆尽了,陈笑用之写诗,则赋予了它们以新的多义性和含糊性,陈笑用屎激活了这些平常语词,同时对伟大祖国东西南北的地域特点和气质进行恶毒的解构。
       后面这三段,陈笑分别通过对杜甫诗歌、戴望舒诗歌、徐志摩著名的《再别康桥》等的改写来强化反讽效果,并通过和辟谷、爱情、供给侧改革等对比来为屎正名,强调屎在人类生活和社会中的正确性和必要性,其实并不低等于辟谷这类人类的玄学行为和爱情这种人类的情感和精神生活以及供给侧改革这种经济制度性行为。


       我喜欢延迟的满足感
       波澜壮阔气势如虹
       排山倒海天崩地裂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屎来如山倒,屎去如抽丝
       那种被屎耗尽全部力气的畅快淋漓
       就像疯狂荒唐匆匆而逝的青春
       奔流到海不复回
       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一段则完全是拉美了之后的抒情和兴之所至,从中可以读出一个长期便秘者对顺畅排泄的向往和感激之情,但是,拉这种人类的生理行为,实在很难情感化、精神化和审美化,陈笑只好再次祭起戏仿的后现代手段,以将屎和拉屎纳入诗歌的语境。这段诗中,陈笑分别戏仿了杜甫诗歌,民间俗语、李白诗歌、徐志摩诗歌,读起来倒也不乏畅快之感,至少是很有笑果的。
       最后,陈笑通过“吃屎”这一骂人用语,对《舌尖上的中国》进行恶搞,同时也蜻蜓点水般的解构了一下中国的国民性和中国文化的世俗本质,然后以这样两句对古人大不敬的戏仿之语结束全诗。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宿便
       古今多少屎都付笑谈中

       陈笑的这首《屎》,除了题材的先锋性,反文化、解构的姿态之外,妙在戏仿的丰富,语感的多变以及进而形成的狂欢化的效果,作者通过戏仿、改写、恶搞等营造出了一种反诗歌的新型的诗歌语境。此种诗歌,在后现代的语境中,是非常成立和可以经得起诗学解读的,但是在大众阅读和经典文学阅读的层面,则会被人斥为非诗,斥为低俗、恶俗、恶心、下流的非诗。
       此诗确实很反讽,戏仿丰富,破坏有力,但是作者没有营造出一个意象和隐喻,只有词语,其诗歌效果也是只到狂欢化为止,审丑是审丑了,但诗歌缺乏必要的深度和智性,语言也是一览无余的,如果剔除作者所戏仿的那些元文本,本诗就几乎没有什么诗歌效果了。因此,针对这样一首屎诗,我们不禁要问,作者写这样一首诗,其目的是什么呢?惊世骇俗?为反文化而反文化?或者就是图一乐,有趣,玩,狂欢,快乐?或者为屎正名,歌颂屎,赞美屎,让人类正视屎,把屎纳入到人类的艺术世界和精神世界?或者只是一种手段,借助写屎来达成某种调侃和解构、破坏?我不相信作者真的爱屎,喜欢屎,爱拉屎,爱嗅屎,甚至爱吃屎……陈笑是我的发小,我识他时,他尚不满18岁,还是一个目光只有一尺半的黄嘴丫子犹在的懵懂少年,他心理中是有点变态的东西,但绝不是个爱屎狂,绝没有食粪癖,他本质上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人间正道是沧桑的走阳关道的正派人,体面人,他追求的也是那种高大上的成功人士的体面日子,他写这样的一首诗?其目的何在?只是自己兴之所至随嘴吟哦?自娱自乐自我消遣?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作者自己知道否?
       我越来越倾向于,诗人创作出一首诗歌,必须是一首——有意义的诗,有价值的诗,有技艺的诗,有历史感的诗,审美的诗,语言的诗,想象的诗,创造的诗,思想的诗,真理的诗,神性的诗,为人类的诗……当然了,一个诗人,终其一生,可能也写不出几首包含上述所有诗质的诗;就算人类的那些大诗人,他们写出的诗中,包含上述全部诗质的诗,也是寥寥可数的。但是,一首成立的诗,必须是这些诗中的某一种或者某几种诗,必须包含上述诸多诗质中的一种乃至于很多、很多种。以此为标准,我们对照一下陈笑的这首屎诗,可以发现,他这首《屎》,至少还是一首有技艺的诗,有历史感的诗,语言的诗,创造的诗,因此,算是一手好诗了,在后现代的语境中,更是一首好诗。
       屎曾经出现在禅语中,高僧曾用“干屎橛、厕头筹子”等做禅语,来示现真理,引人开悟;习语中也有“道在屎溺中”这样的话,但是,屎这个东西,还真是个埋汰东西,没什么大用的东西,难以审美化、精神化、形而上化的东西,真的不宜多出现在诗歌的世界中。
       屎诗,我希望到此为止,不要再现身诗江湖了,再有,我也绝不再看。屎,还是把它狠狠地拉到马桶里哗啦一声冲进下水道吧。陈笑啊,屎诗写一首,够了,大千世界,火热生活,痴男怨女……足够你写,写吧,尽情写,屎尿屁这套玩意,写一首足矣。


                            (2018年3月10日)


附陈笑诗歌:


《屎》(修订版)


美食时常被人赞颂
屎却从来无人喝彩
其实,它只是食物的另一副面孔
有幸或者不幸从你的身体路过
历尽苦难,痴心不改
被人类汲取养分后仍然身残志坚
又以肥料的身份
关心粮食和蔬菜

它有时羞羞答答扭扭捏捏欲说还休
有时就迫不及待势如破竹宏大叙事
体现出南方的温婉,或北方的豪迈
西部的倔强粗犷,沿海的百转回肠
屎如其人
有时比文字或者星座更诚实

好屎知时节,当天乃发生
人可以三天不吃饭,美其名曰:辟谷
却很难三天不拉屎
严重的拥堵会引起灾难性的自我膨胀
屁也不过是虚张声势,狐假虎威
真正的勇士在动手前从不大嚷大叫

吃时欲壑难填,拉时毫不留情
就像爱情,初见时恨不能吞下所有
你的每个毛孔都是美的
你的屎也是香飘飘可以绕地球几圈的
相看两厌时欲除之而后快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不管是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还是榴莲一样结着冤仇的婆娘
你与食物终究会有一场恩断义绝的别离
或快刀斩乱麻
或一步三回头

轻轻地它走了,正如它轻轻地来
那脂肪过剩的排泄物,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食物摄取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我喜欢延迟的满足感
波澜壮阔气势如虹
排山倒海天崩地裂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屎来如山倒,屎去如抽丝
那种被屎耗尽全部力气的畅快淋漓
就像疯狂荒唐匆匆而逝的青春
奔流到海不复回
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外国人喜欢用“shit”表达不满、不屑和愤怒
中国式的表达里,屎是用来吃的
吃屎去吧
这里是舌尖上的中国

咏屎之诗有可能会如大石头掉进粪坑——激起民粪
正所谓一屎激起千层浪里个浪
也可能被奉为遗臭万年的屎诗
成为餐桌上的一道津津有味的话题
有道是——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宿便
古今多少屎都付笑谈中


        ——陈笑 作于2018戊戌狗年春节


蕫辑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6445220102x8jb.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7-17 04:22 , Processed in 0.08757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