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313|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陈一军诗歌杂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2 15: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昏
黄昏——
太阳抚摸了一把榆树的梢顶,
红着脸说:
“孩子,我要暂时离开。”
榆树照旧抖抖枝丫……
有谁的爱会像大自然一样永恒呢?
奶奶
奶奶爬着走过了她的晚年。
孙儿只是看见,
从没想过她爬的艰难。
看见孙儿走过,
奶奶总要紧挪几下膝盖,
让在一边。
双手扶着拐棍,
拿一双老眼看定孙儿。
是抱怨吗?
分明没有怨恨的意念。
只是拿老眼看,
然后低了头,哼哼……
就这样——
奶奶爬着走过了她的晚年。
清晨,
白霜还在屋瓦上逗留。
太阳出来,
把它收走了。
它是个淘气的精灵,
乘太阳休息时溜出来。
往往像纯洁的心灵一样舒展,
暗地里却爱打听人间的消息。
不过他总以自己的方式回馈——
告知今天又是个好天气。
贝多芬
一颗反抗的心,
特立独行,
冲开王公贵族和他们的车马,
就像踩过垃圾。
拉低帽檐,拢紧衣服,
陈腐也无法浸入
不附就的身躯。
与人诺诺,
不过是弯曲了骨骼。
对人哈哈,
不经意间已散失浩然的精气。
独树
孤单在山坡的独树上生长,
向上的枝丫想抓住蓝天,
下伸的枝条在触摸大地;
远处的谷子和小麦,
你可注意到他伸展过来的讯息?
梦中他看见四周长满他的同类,
醒来的失落爆裂了他的皮。
他渴望牧羊人鞭打他的身体,
虽痛,片刻——却驱走他的孤寂。
他最爱鸟儿,
她们和毛毛虫一起带给他快乐。
他最感激风霜雨雪,
给他滋养,让他坚强,教育他:
要学会忍耐,在忍耐中成长……
心曲
磨声停了,
妈妈知道青驴在耍滑。
坐在土窑外面的她,
便吆喝一声。
阳光里不时渗入丝丝柔风。
妈妈手里做着针线,
嘴里哼着小曲,
词都是自编的:
我的儿女在四方,
心都成八瓣了……
蓦然,停下手中的活,
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前方;
目光被树叶阻挡,
徒然长叹一声。
土窑里的青驴又停歇下来,
似乎也在听;
打着响鼻,
似乎还懂主人的心。
野花
野花开了,
在山坡上,在荒滩上,
在深沟里。
白色的小小的花儿,
急急的风催着它长,
隆隆的雷追着它长,
冷冷的雨浇着它长。
风吹就吹吧,
雨打就打吧,
惊雷也响过了,
都没有什么。
经历了这些,
野花谢了。
故乡的秋天
深秋的早晨,
故乡——
像一个青脸蛋的毛孩。
发黄的树梢,
是他的头发。
冷冷的空气,
是他紧闭的嘴唇。
太阳是他的眸子,
掩饰着他好奇的童心。
他正站立在如洗的蓝天下。
土人
瘦瑟庄稼就像病弱之人,
满身痂垢和飞屑,
一铣扬起,落下三粒粮食,
滚滚灰土却把人吞没。
可怜的庄稼,
可怜的人。
越少的粮食却要吃越多的尘。
阴戾的脸满是沟壑,
疲软的心无法立定。
整个人就是泥土的塑身。
九月的故乡
小村——
静卧在一片舒缓的坡上。
温暖的阳光抚摸着她,
五彩杂树正在为她穿上华丽的衣裳,
鸟儿还在为她不倦地歌唱。
青堂瓦舍间冒起青烟,
母亲开始呼唤贪玩的孩儿回家吃饭。
有个不知疲倦的耕夫还在劳作,
一声悠长的吆喝声萦绕在山间……
深秋的写意
如无愁折之童心,
蓝天任性地铺展开去。
太阳被温情的少女
教会了恬静,
也学着故意以冷漠面对众人。
有主见的老树一动不动,
似乎对什么都成竹在胸,
蔑视周围的琐屑议论,
只管享用大地的温存……
古树
这是一棵古树,
历史上它覆盖着整个园子,
园子里的花草和小树都气若游丝。
如今古树枝叶凋零,
狂风再也唤不回它的热情。
园子里草密花盛,
小树飞跑着伸向天空
古树谦逊地发出嘘嘘声。
深刻
要认识深刻,
你就去把握时间。
恐龙的世界已埋成白骨。
山河翻转,
喜马拉雅还在向天空伸展。
时间还把猿变成人,
又把人变成奴隶,
做祭祀的殉葬品;
又让他站起来,
重新做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3-23 22:49 , Processed in 0.05225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