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0|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诗歌25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9: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我拿走伊凡哥尔的七朵玫瑰

第七朵玫瑰!让我走出与你共眠的血泊
第六朵玫瑰!你掀开用锡纸包裹的春天
第五朵玫瑰!飞鸟亲吻你死去的第一千零一张面孔
第四朵玫瑰!你我之影重合于诞生你的夕阳
第三朵玫瑰!回来吧!你曾试图携带它的刺
第二朵玫瑰!把我混酿进夜宿醉的薄唇
你的,第一朵玫瑰
我已拿走它的梦
并让它闯过最坚硬的词语之门
没有一片灌木丛
能治愈你的聋哑
仅是在众多聆听下,哭泣的每一首歌
不再将你苦涩地咽下
你掰下的每一瓣
重生


2.朝向

我们向着所有深蓝
沉默
向着笔直的,一个虚无的钉子
搅动
深蓝
发霉的钟表,你扳动
我们从疼痛齿轮里抠出的
春天
弯曲它
我们说出暮冬

不再打开的,冰冷咽喉
当我们听懂
从一对蓝色手纹里
攥紧的雪
那天空吊环上的沉重哑语
告诉我们
逐渐从深蓝坠入

以你最颤动的翅
尖叫


3.在科洛尼亚

让一节车厢
钻过
伞的心脏
我们将不会
和水交谈
在科洛尼亚
数满钟点的死者,往返于词
从那里的一个
打开的伤口
包含太多
铁鸟


4.总有一天我会流干我的瞳孔

总有一天我会流干我的瞳孔
总有一天,衣衫褴褛的夜会向我崩裂的眼睑下跪
曾经狡黠的礁石撞击天空的床架
摇曳的月亮被镰刀割成众多岛屿
海浪拄着白帆捅破倾颓的晦星
它会坠入意志的薄暮并分裂成焦躁的海港
我怒视从那儿爬出的一只钢铁巨鲸
用它伤痕累累的黑鳍砍下所有城市高楼的头颅

总有一天我会流干我的瞳孔
总有一天,死亡成为我血管里疯狂跳动的电钻
那些膨胀的手掌隔着铝片擦出缄默之火
在生产线上疾走的蚂蚁和我一起打翻
一盒盒贩卖太阳的铁罐
从那里倒出的螺丝被食腐的手套吞下
它破裂的咽喉会随着炽灯愈合迸出一个疲倦的白昼
我倾听夏天是如何用它写成无数暴动的真理

总有一天我会流干我的瞳孔
总有一天,我以塞满罂粟的肩膀来告别我的恋人
蓝色石榴是我多汁的伤口,从记忆之叶里走出的女孩
会用她盛满果实的墓穴招待一双溺死黎明的手
风的绞刑架,我受冻的爱欲无法在上面绑架
病痛的白云,一朵黑玫瑰哑然刺入她发霉的心脏
在失去滋养的房子里,我和她同时缠上腥臭的绷带
并忍受黄昏的蛇信子轻舔我们泛蓝的皮肤

总有一天我会流干我的瞳孔
总有一天,我会看见所有蝴蝶都死于沉重的钟响
那时,安静的天气将任凭春天吮吸我干涸的泪腺
而失明的雨水继续冲刷黑暗中闪避岁月的睫毛
在我流干瞳孔的第一天
我无法告诉偷偷啃食教堂的蛆虫
那些蠕动的誓言
会再次从我干枯的躯体上长出复活视觉的骨血


5.猎人

穿着僧袍的猎人,把秋天蒙了起来
自遥远的山丘,他尝试
掏出鬣狗嘴里的罂粟
自脖颈以下,无数变白的词语
拼接
两面深陷于血的面具
一朵正绽开的死者之花
躲进自身
通过石头,沉默中
传递猎枪



6.她说

我无法从黎明走入那些烟雾,和白窗帘
她说

我无法从野猫失焦的瞳孔里找到
昨日
被蓝色伤害的女孩
她说

我无法跨越溶化的铁轨,和腐烂的火车皮
那些悬挂的电线是我的黑眼泪
她说

我无法在秋天穿上夜海棠的裙子
因为我的锁骨亲吻过秃鹰
她说

你不可能从幽暗的门廊里找到孤独
你只能从黎明的烟雾里亲吻囚笼里的手
我说

那些藏匿在街角里的眼睑
索取你蓝色的头发,你无法向漂浮的
塑料面具
泄露在破碗里被乌鸦发现的
糖果
我说

阳光是塞满你泪腺的爬山虎
黄昏的皱纹铺在胡乱延伸的车辙上
它会和飞鸟一起成为你遗失的睫毛
你有足够的时间哭泣
当你收获众多
白色舌头
我说

那些美丽的裙子,在你躺下的地方
我向秃鹰抛出我所有的梦来换取一朵玫瑰
然后在你紧张的绿唇上
种下一个秋天
我会告诉守夜人去撕扯所有变蓝的睡梦
来缝补你无法愈合的心脏
我说


7.解冻

风,被石头穿过的——惊瞥
转瞬间
一朵宁寂的幽蓝
是否在意
轻茫之雪——剥落
冬天

蒲公英——不可被预示
光芒的骨骼,飞扬——把自身停留在
闪耀
它成为
骤聚的时间——那迟到春天
猛然存在
先于——所有天籁的冰裂
疼痛

在枝桠晃动的——银色秘语
——躲藏的缝隙之境
所有黑暗
有力地——缺席

蓝色,荒芜——一个孤独的孩子
敞开
冰雹的眼睑——惊愕的
白昼顿悟——来自
童年伤口吐露的
唇语


8.诗人在马德里(写于2018/5/13)


五月是马德里哭泣的眼睑
春天死于多变之风
醉酒的铁轨正在撞击惊慌的黎明
你诞生于
白昼的罂粟花蕾
地平线会疯狂跳动成一张
信仰的纸钞
那是我即将停止的心脏

你苏醒于禁止紫藤花开的六月
我在倾听
红马尾燃烧黑色制服的嘶鸣
沉默的警察拾起苍白的太阳
大厦会变成无法站立的筷子
——群鸟飞越之墓
你偷偷钻进
用白色广告纸编织的连衣裙

七月是黄色孩子烧焦的侧脸
在谋杀安宁的车站
城管会哀悼死于钢铁的蔷薇,你和
锈色的乞讨者一起饮下
性欲的烈酒
你们滚动的肉体演奏
夜莺的颂歌,灰色雕像
那无法转动的黄昏之眼
我会和夏天的某一个骄阳一起种下
十二颗盲目的石头

我尝试穿越一万颗雨滴的蓝色
寻找光明
八月的白色瞳仁碎裂
——那水晶闪烁的镜子
你进入塞拉诺的门廊
窥探蓝色的亚麻布
它会从货员的手里爬满
童年的老茧
那门外灰发女孩的死亡
你无法找到
你只能找到雨滴

我站上钟楼与聋哑的风为敌
九月,茫然把你作为沉重的影子
抛进谎言的车辙
你喝下路旁蓝莓树堕下的原液
并触碰行走人类脚底的谚语
我会告诉警觉的猎犬
如何亲吻窥视者
膨胀的眼球

在风车离开田野的第一百年
原始的硝烟还在翻涌
人间漂浮的红地毯
一个遥远的词团逼迫我学会
如何脱去十月黑色的围巾
摇晃的马德里
你和夜
慌忙跳出
那储藏秋天的深井

苍白照亮——我与你牵手一起
走进十一月的地下酒窖
那里,逃窜的仓鼠曾撕咬
我过去
被枫叶戳破的流血嘴唇
通过透明的橡木
你会看见
死去的玫瑰如何把一首秋天的童话
酿成
明日的单宁

疾驰的列车
穿过你未来的耳廓
幻想将我变成
一颗来自喧嚣的子弹
打穿
薄雾后
蠢蠢欲动的冬天
十二月的河流嘶吼
我落进野兽嗓音里的裂缝
你向何处飞跃
盛放云层尸骨的沉痛大桥?

我有一千个理由去携带光明
但我早已忘记所有
颜色的流向
密密麻麻的深黄回声,我听见一月
蠕动的蜂巢
你用尾刺扎进
千万荧屏的尖叫之嘴
从陌生的
灰暗中逐渐泛蓝的手指,你即将找到
乌塞拉失去的名字

二月之晨,我脑海里滚烫的
冬日幽火
你钻入褪去衣壳的杏花网眼
它在我的身体里疼痛扩张
那枯朽的枝桠撑起我抽搐的胃
那腐烂的花朵流入我沸腾的骨髓
那欢乐的男女肿胀我绿色的性器
春天在我皮肤的癌细胞里咆哮
你逼我想起血脉喷张的大地之死
我会因此砍下时间痉挛的树干
我砍下脑袋
那时,褶皱的乔木丛会释放一个
白色的天气
它可以帮助你完整地穿过二月的血管

这是我离死亡最后的三十一天
我试图躲藏于马德里的地下之海
来逃避停驻天空的捕鱼船
砖瓦是羞红的贝壳,它会不断伸展成
解锁我海棺的钥匙
我小心地抬头凝视胆怯潜水的教堂
它在暗示你聚拢成人潮的黑色海葵
球场——信仰的深蓝巨鲸
你让众人看见
混凝土的牙齿如何摩擦灵魂的暗影
它将鲸吞
马德里整个生腥的三月

我终于到达最后的应许之地
四月——那繁星吹出的水泡
一个孤独的男孩在广场上歌颂我
被流星遗落的音节
那时,我会变成所有人
春天的睡梦
在那遥远的山峦和那多变的风里
天堂让我穿紧
你曾在马德里贩卖的雕塑翅膀
然后找到十二朵朝着人间开花的石头
我们会在那一刻
向着燃烧的银河
歌唱


9.猎人

穿着僧袍的猎人,把秋天蒙了起来
自遥远的山丘,他尝试
掏出鬣狗嘴里的罂粟
自脖颈以下,无数变白的词语
拼接
两面深陷于血的面具
一朵正绽开的死者之花
躲进自身
通过石头,沉默中
传递猎枪



10.窗外


暗淡的山体,当它死在
隐线的更深处
那张明亮的荒原之脸
垂于肿胀的沟壑,等待我们
把它装进,最空寂的

信壳


11.城市看见我

在头部与楼房之间
一个几乎失语的标识,被注入
裂缝处照亮的
人类褶皱
我们可以开始剖开我们的脾脏
我们剖开所有城市仓促闪耀的白斑
当一张碟裂的脸开出黄昏
我们躲在砖瓦的影子里
敞开,心





12.你未喊出的

你未喊出的
嘹亮冬天
当它被蒲公英
吹入海
远离你的白色
向着漩涡
走入
深凹





13.伞

让伞镂空雨
让颜色钻入所有透明的洞
然后把白昼也掏空

你和卖帽子的人共用一只眼睛
她揭开血的面纱,以灰云的沉重
埋下那个女孩的心

黑暗的,会来一个
逐渐密集的,湿透的月亮
它被母亲的白发刺痛
所有星的划痕骤然聋哑

伞,带上爬向它的暴风
如此轻地,摊开人群的床单
抖落它,你即遗失
那些溺死在雨里的年轻名字


14.墙

那堵红的墙终于落泪了,艾莉娅!
黑的风铃,把太阳吹进你的发梢
从墙草里长出的手,缠住你指尖的暗血
它蒙起自己,一直挥动着
勒紧玫瑰的绷带,你嘴里
有它残余的词语
艾莉娅,快回来吧!
迷路的南方之雪也落泪了,红色的泪
让充满铅弹的脸埋进冬天的额头
你脑海里忏悔的真理,破开枯杨之伤
无数灰烬嘶哑的沉默,也和这雪一起崩裂
现在,白鸽正从睡眠慢慢走向你
一对美丽的瞳孔泛着死亡
艾莉娅,快入梦吧!
夜写给你的信,还被钉在故乡的山脊
当你流完泪,墙洞里的遗骨也泛红
所有昏暗的心都会在夜里,盛开黑色之花
风铃也会捎来你逐渐变白的喉音
哦!沉睡的艾丽娅,别再醒来
那堵红的墙,已在亲吻新的泪水!





15.折纸

一张变白的折纸
使童年变白
我们折出绿的姑娘
让贝壳把她的梦安置于沙砾之口
让所有海鸥被天空的语言深埋
我们铺上一张,她安睡的
夜的破损摇床

走入她心脏的蚂蚁
曾搬运,承载童年的触角赠予她的
最轻盈的死亡
那继续变白的折纸,我们传递
从她唇语里开出的,逐渐褶皱的
白房子

绿的姑娘,折出一张
沙沙作响的夏天,我们躺进
一个纸做的灵柩
脱去自身所有的沉重
不断摇晃
她年轻白发里隐匿的秋千





16.挥动

一只挥动的手
挥动
我们轻浮的死亡
挂满黑色斑点的马德里
裂开一片
城市咳嗽的肺叶
血之白墙
我们正朝着
在那里的,渐渐深红的蚁洞
徘徊,如一颗尘埃的
半哑回声
挥动





17.废墟

临近,无人的闪耀
我从光线后穿越
铁锈之叶被风折成记忆的信
偷偷啜泣
童年隐疾的低语

昨日——我如此尖叫地窒息于
明日缺席之网——宁寂
白鸟的黄昏之死
我从墓碑里挖掘信仰的混凝土
我吃下长眠的种子

肉体,向着腐朽春天发芽的
螺丝
钉住真理
我从那敞开的伤口内
听见
一个孩子的葬歌——时间怯弱的滚轮
呐喊

疼痛的废墟




18.“我们

在下面
在钢筋混凝土成为你耳廓的下面
碎裂的电脑成为你的肺
你银色的嘴唇亲吻着机械的爱人
你躺下
灰色的高塔是你的床
激流的电缆催燃沸腾激烈的热吻
我们
我们交换多余的筹码,它来自时间的油脂
白色的盒子
残留的腥臭是我们原始的爱欲
绞刑架上的皮革,那些腐朽的粉停在一张灰色的脸上
爬动的蛆虫,在牙齿下咀嚼松弛的灵魂
我们
死亡下的二十岁
你从荧光屏里乞讨呼吸



19.车厢

横线中的风来自你的眼
天空占据你梦里的三分之二
草原上的白马慢慢潜入你那静谧思维
松树线向着你的出口方向逃跑
无法分割的棕色屋子企图上升于这
灰茫茫的云
那是你的入口
越过飞翔的桥,如同我们聆听奔跑的
牛群
车中人在颤抖
由影子组成的苍白的脸
不断提醒你,蜷缩着走出你的梦
有时,它们会被变成盲目的石头
凿穿
正在想象的玻璃





20.夜歌
(在圣沃尔夫冈)

在所有断裂月光通向的房子里
你因黎明而闪烁成星
时间沿它走出,林叶飞舞如火
冰冻溪流会让你倾听一句春天的警语

临近奔跑的城镇
紫罗兰刺开朦胧的足音
你从寂静中召唤幼时的风车
哭喊被刮落
那来自童年的黑色石墙

白鸟辗转在无人的路口
你听见天堂用蓝色湖泊凝结的祈祷
沉睡的乔木在那一瞬偷听凌晨的歌谣
那些欢快的钢琴家,弹奏着石头
雪会告诉雨水
镇外银色的轰鸣不再成为压抑死亡的山岗

游荡的风让你窥探
梦与钟摆的窃窃私语
信仰,这人类坠落的巨大陨石
在你背上雀跃
那些长长的路上
过去太阳匍匐在黑色沥青的哭泣
在你身上攀爬如粘稠之网
提醒着午夜的野兽时刻苏醒

危险的马蹄藏匿于明日的铁轨
流星正在追赶惊诧的乌云
这湿漉的小镇和你同时拥抱
真理之雾
伸出的洁白之手

那时,你急促的心跳会成为一只疲惫的山羊
荡涤的飞蛾变成你的红唇
你朝着遥不可及的山峰,用灵魂歌唱
在那儿,会有一座高高矗立的墓碑
刻下一个
来自冬天的绝响




21.空谷原野

原野——白昼的巨大深渊
我和你同时落入
空谷之网
我们下坠——成为寂静的风
开放的灵魂,你越过风叫喊:
“何处,来自光明?”

白裙孤悬——漂浮之花
坠落让我记住你成为灰白
——凝视深渊,那绽开之眼
沉默——空谷回声

我们同时说出:
“我失去你——私语者的拥抱。”
原野,纯洁缺席之地
一个悄然的词汇在闪躲——“你”
逐渐
黑暗



22.蜂


完整的叶子穿过我的肩
用那最斑驳的树,到达
季节翻过森林的薄船

我的回声包含你,绿的嗓音
暮色已长出发芽的头颅
和不断水肿的白发,触摸夜
它曾说出,一个梦一般的
你与我的对视

此刻,你已逃出它,而风声渐蓝
让昼夜的凹深充满你,如同
一朵埋入我的花瓣诞生
在宽敞的天气里,以我们最尖锐的尾刺
褪去,你匍匐在蛹里的,蠕动夏天


23.带上你陌生的

带上你陌生的
在一个翻涌的钢铁海湾里
长出高塔的脸

你睁眼即失去我
闪耀了半个荒漠的骨骼盔甲
如此多的眼睑,进来
这季节体内残存的
灰色的钟锤
它把黎明架在,你的鬓角



24.村庄与脸

你回头便能到达的村庄
到达
你的额头
冬野卷起你裙子般的眼角
让你的瞳孔长满杨树

并非一个变亮的时刻
把你
赶出湖水的词语
它即将承载
这村庄唯一的
你脑海里涌动的睡眠

那植入在头发上的水草
泛满独自行走的白日
如一个变暗的脚印
停顿于你额头石路的皱纹
在越冬的村庄诞生你之前
你小心翼翼地摘下
遗忘村庄的脸





25.你成为冬天

未至的时间
绽开你
凿开苍白的裂缝之词
无处汇入的
悬镜之河
在一张冰雹的手帕上,点燃
两个黄昏的暗语
你用山脊试探
所有不会走路的冬天
当你撞向一个不再变蓝的眼角
你成为冬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6 06:56 , Processed in 0.05330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