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66|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关连(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头上的姓名,都是被人间开除的姓名

脚步,应该再轻些。下重了
就踩疼那些会叫喊的野草

北风有很多玩耍的方式
直立,倒立,扯几嗓子,踢几来回

我们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抽烟
妄论青龙,白虎,风向,水口……

树林里的松针落了一层又一层
石头上的姓名,都是被人间开除的姓名

2018-01-13

每一声凄厉的哀嚎,都插着一柄钢刀的颤抖

还是那笨拙的杀法,猪
被摁在案板上。举头三尺
拱手作揖,烧纸焚香
喂猪的祖母或母亲
照常躲在门缝里张望
同样的杀猪匠,满脸横肉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杀白猪和杀黑猪
同样手起刀落,饮血吃肉
腊月的村庄,炊烟缭绕,柴火要旺
每一声凄厉的哀嚎
都插着一柄钢刀的颤抖
那个我叫三叔的人,首先是一个
好石匠,磨碑,砌墙,只有在腊月
他才握紧那把祖父用过的尖刀
皮大衣上,沾满油腻和污垢
他时常半夜磨刀霍霍
刀锋,又斩下流水和铁锈

2018-01-16

堆雪人

再好的心情,也敌不过那个白白净净的胖子
通体雪白,丝毫没有一点儿黑的意思
它戴过我的帽子,穿过小弟的衣服
我们一直在河套里干耗着
一次次转身,又一遍遍握紧手上的铁铲
我时常想,干掉它需不需要更锋利的武器
祖母常说,雪人是不能过夜的
它会偷走我们的魂。时至今日,我终于相信了
祖母的预言,我们的魂儿,终归还是丢了
以后的雪,要不就落在山腰上
要不就落在屋顶,就从来没落过在河套里

2018-01-28

风吹三月,塘水一片晃荡的银器

他牵牛出栏的时候
阳光,撒落在瓦塘上
他赶牛上路的时候,阳光
往上挪动三尺
风吹三月
塘水一片晃荡的银器
公牛的鼻息雄壮得像男人
对土地的惩罚有多种方式
比如踩踏
再出水两腿泥。一个男人的价值
就是不断踩着自己的足迹
最后又死在自己的脚印里
屋上无片瓦
正如遍身罗绮者者,皆不是养蚕人
这是很多年前
我看到他们在瓦塘里踩着泥巴
噗嗤噗嗤的声响
溅得我的童年一地泥水

2018-02-08

雪后偶得

山川都成了胖子。大地啊
欠你的今日归还
余下的,已交给河流和颤抖

2018-02-09

新年第一首诗

人间幸福,无外乎慵懒和日常
太阳很好,流水反光
春风起,冬有寸短,春有尺长
生活的外形,同样是一双不合脚的鞋子
而只有穿鞋人自知
天空蓝得小家碧玉
让人心生同情和怜悯
说说现在吧,美好的心情一定
源于春光四起
我似乎已原谅了隔壁人家接神时
吓着我孩子的炮仗。如果时间
允许,太阳不急着离开
我就坐在空气里继续发呆
透明的想法把一冬的思想宿疾
统统拿掉。道路上车来车往
忙碌的一条新年流水线
等我写完这首诗,很多人
已经收到新年的祝福了!前路还需继续
日子尚缺赞美
好风光,好风光

2018-02-16

樱花赋

星期日,满树的花骨朵
像哺乳期妇女
鼓胀,羞红

星期日,满树繁花,像一场雪
飞起来,停顿空中

我不在的日子
其间不知道有过多少蜜蜂和蝴蝶
经历甜蜜

淡雅的表达,又热情奔放
是春的开头
多少未尽之言,完美邂逅

2018-03-04

马 说

——多美的一首藏头诗
而它张扬的四蹄
分开,刚好两行。草地的低凹处
它遇到水

雪亮的马蹄铁,像在铁匠的火炉里
淬火。惯性的嘶鸣
藏着情爱和性,它身后的草原
都奔跑着风

一匹欢快的马驹子
在春天的草地上撒欢,光滑的皮毛
如同水洗过锦缎

“春风吹拂青草地”。

所有的青草都抬起头来
所有的春天都在草地上翻滚

2018-03-08

访辍学生

我们在山间行走,也坐下来
与沉默交谈

每一个辍学的孩子,都有多个
厌学的理由,或打工,或出嫁,或赖在家里
(他们的名字,反正不在书本上)

三月的西黔大地,春寒料峭
群山黛黑,墨云碾压乌云,乌云碾压天空

2018-3-08



刘晓娟21岁,宋小武23岁
张东车祸,李华落水
这些提前出走的玩伴
有时候我心生悲悯,有时候又羡慕他们
小时候算命先生占卜
说我六亲不认,兄弟不力
我现年34岁
一直努力的活着

2018-03-09

望 山

风一抬头,就吹着白云的半边脸
青杠和灌木
从山顶繁茂到山脚
十年前的姿势和今日偶同
记得那风的形,从山坳里扯起
像一面反旗
山色褐黄,草木枯蔫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我看到山坡的体积越来越大
我也看到自己冥顽不化

2018-03-15

风跑了一阵,停下来

跑是小跑,迎面的花枝撞个满怀
流水化开来
太阳,总想着往哪儿贴金

这让我想起我的猫儿兔
炊烟一幕薄绸
犁铧奔跑在泥土中
王大伯又背着青草粪,从小桥经过

文字赶考的夜晚
所有的乡愁都是细软

2018-03-16

货郎记

清脆的敲击,一定源于做扁担的钓鱼竹
来自外省的回音,有些空
最先冒出头的,打铁的杨铁匠
接着是发婶,花婶,福贵婶,二丫,冬梅,王小花……
琳琅的小竹篓,就是一个百货铺
木梳,篦子,发夹,劣质香粉……
记忆最深的那一面波浪鼓,像刘富贵他爹死时
敲的那一面。咚,咚咚
那年梨树不开花,刘富贵他爹就葬在梨树下

2018-03-17

老 磨

父亲敲击它的时候我以为它会开口说话
但是它没有。它只是由不规则变成扁平
再由方形变成圆形。最后它们像爱情重叠在一起
仅仅依靠木头支撑。十年或更久,老祖母
添磨时的簸箕空了,母亲弯腰扫面的姿势
也仅作缺席的陪衬
我还记得它开口说话的样子,地道的吃包谷的肥唇
咀嚼,吞咽,上牙和下牙,摇晃和嗑嘣
磨面机取缔了生活的口感
之后它们分开,又做回石头,墙根下吹凉风
见到它时,我又一次经历饥饿的恐慌

2018-03-27

春芽记

对一座山的恨意,亦从一棵春芽开始
像对主谋,战败它
就要在之前不断剪掉它
多余的羽毛
你有一口五十年养精蓄锐的牙齿
嫌不够。带了镰刀
网兜就盛放在香椿树下。原本
一切近乎完美,无懈可击
多好的一张春色,你尝试着修改后,涂抹
问题是镰刀会挂在香椿树上
你也会从树上落下来
一座山就这样有故事的,每一叶春芽
仿佛便到了更年期。

2018-03-30

天 色

苍凉会发生变化,甚或噙着泪水
毛公脸的雷神,善于使用拟声词
而它多余的神情
显然还贪恋人间
天空下的事物,大者不外乎高山流水
渺小的如蝼蚁草命
一月和二月颜色不同,三月和四月味道不同
两小儿古书辩日,一说大小
一说东西。争议还是昨天的争议
而现在他那么古旧,暴雨欲来
黄昏早于天色

2018-03-30

上坟记

一年又一年,我们之间
已不止是旅途的距离

我宁愿相信,野草的脚
都能深入进泥土
也不相信泥土里会伸出手来

那些化为灰烬的纸钱
最后又都回到人间

再多的悲伤,也挤不出泪水
青草繁茂,只是一场春雨的功果

我们只是找一个理由
让中年的膝盖弯曲
又轻轻掸去沾上的新泥

2010-04-02

关 连

成片枯萎的白茅
和春天没发生关系
和泥土里的人也不可能发生关系

而你近乎疯狂的拔
仿佛茅根就是喉咙里的毒刺
于是你动用了镰刀
暴力,野性,绝情,也绝望

天地开阔了
地面整齐了,阳光又从树叶间洒下来
你终于斩杀了所有茅草

现在,你心里只剩石头

2018-04-06

青草繁茂在黑夜的肋骨上

春风一吹就乱,现在我又回到
刚灌下两杯凉水的心情
一个人彳亍和踽踽
无非刻意到影子和灵魂分开

路灯开足马力
同样在习前朝的劈空斩
窗前的樱花是靠近心脏的地方
香甜的柔软夜空里跌宕

其实,说了那么多,就想告诉你
刚才我从操场上走过
没雨的夜晚春风九曲回肠
天幕上拴着几颗星
青草正繁茂在黑夜的肋骨上

2018-04-10凌晨

松下事

久坐的石头,会生出记忆
一叶障目,细密的松针遮挡天空
我们割松脂
打松果,爬上松树上掏鸟窝
玩腻了就枕着松针午睡
那时的梦里都满松针
一到秋天都是迷人的松香味

2018-04-1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18 11:58 , Processed in 0.07159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