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4|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组诗] 夜的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8:2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的组诗(25首)

夜的序曲
黄昏已近
飞鸟四临
云齿间散落的光
啃噬着远离神话的土地
路,踯躅在异乡
无数的支流
惊醒了守在荒野入口的两株
目光凌厉的树
不远处
光秃秃的树群
一生都在等待
静默的星辰
黑夜是白天的一部分
黑夜是白天的一部分
正如人世是人的延伸
你不知道吧
我追随白天的脚步这样深
却从没见过夜的心
就像星空永远不懂
月的盈亏
夜的宁静
铺开远方的地毯
不停回想
云的舞步
此刻
星月已沉沉睡去
只余一角时间
窥见
守夜人
以古老的耐心
测出了灯盏的忠诚
那映出我们渺小的
是偶尔散落在
巨大阴影里的
微弱火星
更多的来者
风一样掠过自己
却从未想过探寻
夜的眼睛
   秘密
我渴望进入每个人的内心
不管高矮,美丑,或胖瘦
我知道,每个人
一定至少有一处
是我永难企及的
那像是荒野里的坟墓在闪光
然而没有人知晓
光将他们的故事收集
永恒的夜却主动为他们
无言地守护这些
主人自己也不会发现的
秘密
   夜影
天空下
所有的一切都在绽放
那些光穿不透的
是夜,还是
影子
像往常一样
这深不见底的夜的浓汁
循着奇怪的路径
缓缓流入谁的心房
每到这时
我便抬头仰望天上的星河
想那必是物种的天堂
为此我常夜不能寐
惊叹时空的不眠不休
是怎样的理性和睿智
才能让宇宙各司其职
同时让昼照亮世界的身体
夜析出万物的灵魂
  夜的探询
夜一回头
泪水中的夕阳正缓慢西沉
那囚于心脏之牢的朦胧祈愿
飞溅起无数光的碎滴
每一滴
都在时光之眸里安然静立
从未得到
像从未失去
所有的行走
都像想象中的空气
还有什么是该留下的吗
如果
生命突发奇想向草根看齐
我会赶在真相扇动第一次羽翼之前
先结束轮回
尽管
古老的阿拉伯数字寥若晨星
其组合已将人心道尽
若飞翔一定要靠数列才能回归
我宁可流落街头
与星月同席
   唯一
白昼想要唯一
天空于是给出了太阳
黑夜想要唯一
天空于是给出了月亮
我们想要唯一
天空于是给出了无数的星星
又让每一颗星星都代表
一个生命
   意义
还有什么是没说的吗
所有的想象
都是庸人自扰
所有的美丽
都是空间挪移
所有的祝福
都是迟缓的焦急
期盼的越多越撕裂
话说的越多越薄脆
所以啊
长时间以来
我藏身于暮色四合里
令人惊奇的是
这个世界仍然热衷使人
一分钟一分钟的欢喜,也让人
一小时一小时的痛心
其余时间则让人不得不
凝望起自己
深夜听雨
那雨声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有意义的是
一个失眠者的醒
但也许正是那没意义的
创造出了
这世上所有的意义
   夜寻
抒情曲已经上路
夜在缓缓沉降
数不清的圆心
渴望寻找距离自己最近的
那个圆
即使相隔
亿万光年
影子
比白天还要模糊
我们
从来辨不了什么
仿佛
夜是白日的雾
我们却说
那不过是酒
烈酒入喉
如剑没入
酒吧里
微醺的小夜曲
刚和星月打过招呼
窗外
西北风却在吼
我们生来即残缺
所以才渴求光
将我们
圆满倾诉
  穿越黑夜
时空的回旋中
再也寻不到一面熟悉的明镜
当一切无法确定的时候
我唯一能选择的,只有
不停地向文字靠拢,就像
我让自己不停地走到一个又一个
接踵而至的黎明,方能
触摸到清晰的梦境
这么多年了
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
只有向文字靠拢,那像是潮水的涌动
我知道,只有这一件是我的事情
其余的,尽数是他人的清醒
因而我曾无数次告诫自己
也许真正的分歧只在于
我们凝望的方向不同
终结者
  ——黑夜赞歌
我一生都在拼命逃离
逃离那不可名状的欢喜
我一生都在欢喜
欢喜那月亮也厌恶的墓地
是的,地狱于我是欢喜
在那里,我可以抱紧夜的黑
不再担心谁窥见我的失忆
在今天,我同时失去了三个方向
我的根,我的信仰和一条
足以连接起整个地球的衷肠
从此我在那并不存在的星河里辗转
辗转寻找人世的天光
关注脚下的,被赞为务实
执着于仰望天空的,被浮夸梦想
那我呢,我在哪里呢
在路边堆砌的祝福里吗
嗬,所谓的祝福
不过是悬空的希望
瞧,我已被垂钓到天边
是谁撑起长长的钓竿
一头荡着饵的悲欢
一头放飞风的迷眼
让我不得不借用一个又一个
盲目的夜晚。夜雾中
谁要钓起的信任,潜伏在
马里亚纳海沟凹凸的地面
谁发现
信任和信任之间
是不可逾越的时间
于是我被迫寻找
各种可能性的因果根源
不看我看到的
不听我听到的
不想我想到的
眼前,孔子,赫拉克利特听见粼粼波光在自语:
这世上最无情的当属时间
身后,德谟克利特,博尔赫斯隐入黑暗王国的天窗
将真理的八面来风采摘
整合后忙着发表世纪宣言:
真理是个容器
在不同的人那里被重塑成不同的形状
从一维到多维
维维都导向守恒的空间
另一个梦境里
二十度的空气
我偎在火炉旁
滴水成冰
门开着,进进出出的人群
这里嗅嗅,那里摆摆
在钟形罩里埋下簇簇玻璃样的起点
我起身来到窗台,在亲亲的暮色里
栽种下一株黑色的葛藤,望见
伊卡洛斯浮在太阳的那一边
藤断了,整个夜空瞬间布满结晶的碎片
我突然明白
过去我常常以为是真相在背离皮肤表面
其实是认知和想象的深渊作怪
我的愚蠢,虚无,回声和所有遗失在亚特兰蒂斯的美
抵不上我十万分之一的病态
那病态竟顽固坚信
人迹达不到的地方
草儿在生长
花儿在开放
对于我们之外的精彩
夜已全部看见
月汐
我打牌出来
看见门成海了
我们还都没学会游泳
青蛙四处疾奔
疯狂撞击传说中的龙门
太阳落山以前
我一个上古客人的孩子
他死了
药,十八次流进了夜的唇
瓶子,空等饥馑的年轮
他们伙同那贫乏的谈资一起
迅速被铲出了地心
随后月亮偷渡来潮水
淹没了黎明前的山村
我打牌出来
眼前全是海水
我们还不会游泳
青蛙四处狂奔
争相撞击月的雪门
  笑话
在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
打开回话,看见
撒哈拉飞起了沙
我在祭奠死去的一切
你说:我们来讨论死吧
呵呵,这真是个笑话
冬深了
一个光脚女人在路边对着夜空说话
泪珠一串串挂在夜的脚丫
我央你一起安慰她
你随即把烟甩下走向她
还说:那我们留下,你走吧
呵呵,这真是个笑话
天还在墨色里挣扎
你已等不及启程出发
我说:我可以相信你吗
你答:无关利益,当然可以了
呵呵,这真是个笑话
就连夜都知道
我向往的庄周
这世上还没什么能够抵押
后来
我就走呀,走呀
努力走出夜的巨爪
既然所有的一切都是自说自话
那么从今往后
我只管专心走自己的路好了
原来,你是这样的你                
           ——文字颂
从未读懂你
摊开的纸张里
尽管都是你
墨色晕染时
我仍在蛛网里打结
停顿或撤退
似乎都没什么意义
可当我打算就这样逃离
你亲率你王国的大军突然而至
如蝶群般翩跹而来的
是我的惊喜
原来,你是这样的你
  夜桃源
我向往风,雨,云,和一个
从没见过的国度
在那里
思想,灵魂,精神
栖息在太阳下
聆听天空和大地的神话
理解,倾听,慰藉
遍地生根发芽
每一个行人,每一天
都静默着微笑如花
有很多年
我都在一条路上来来回回
从不觉厌倦
直到一天
突然对自己失望之后
在夜色中发现了这样一户人家
在那里
思想,灵魂,精神
徜徉在太阳下
细细聆听天空和大地的神话
理解,倾听,慰藉
沉静地生根发芽
所有的行人,每一天
都静默着含笑如花
  寂月
潮退了
像退去所有的生命
潮来了
像涌来无数个你
静寂无声
牵引古往今来的思绪
她从未属于这世界
尽管我们深陷其包围
她已许黑暗
签下终生契约
指尖的月光
流于大漠
仍无处可躲
索性蒙上一层纱
观风尘厮打
金黄或银白
不过贮藏时间的障眼法
月光
自万物的指尖
落寞着滑下
子夜归来时
重又潜入梦境之中
只有一个人,只有一个
在镜子里发现了真实
  在海上
渐渐逼近的皱纹间,闪烁着
众多的星星
火柴一样的星星,在
时间的外围,轻轻
擦一下,“哧啦”
就划过了
永恒的夜空
即使
在创世之前的黑里
我依然听见
岩缝间的水滴
碎裂了千万次
也依旧渴望着
回归
就像星星,呼喊着
要融入夜空
我有诗就够了
我有诗就够了
你自悲喜你的悲喜
即使卑微到底
她都送你无价的情谊
你渴望走出去
我希冀走进来
我们都在黑夜里坐了很久
也没见什么影子
地上的分合倒流失了一堆
于天光中
你飘忽如云
而诗
却是一种极致的存在
她在
时光便起于两次黑暗之间
其芳香徐徐散开
宛如夕阳的华丽
子夜的咏叹调
也许梦中的彼岸
一生也难以企及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
努力才是最重要的事
那个晴朗的午后
那个迎春花鲜亮到天际的午后
我们谈到了死
从你的眼神里
投射出厌倦的气息
厌倦生
厌倦多种疾病的活与死
那时
我们都还不懂永生的意义
尽管我们已经四十岁
已经明白死只是一种回归
而我们所有的努力不过为了
来去皆欢喜
那时于我们来说
都还只是彼此的陌生人
习惯了子夜醒来
很少入睡,即使
不需要迫切的应急
那些时间与空间,有限与无限,孤独与拥挤,悲伤与理智,天空与大地,坚持与放弃,欢聚与别离
已经习惯了夜夜归来
搅扰梦的气息
只是梦中从不见你
只余仿若末日来临般的努力
也许梦中的彼岸
一生都难以企及
但那有什么关系呢
努力才是永远最重要的事
手握一把月光
手握一把月光
在无声无视里
前进或后退
要怎样才能抓住你
我的命运?
风,擦过了眼睛
雨,差遣着旅人
而我只感到生命的消退
如儿时品尝石榴的滋味
我曾抚摸帆——
那涨满了风的帆
恳求我驾在它头顶
征服神话中的特洛伊
我不寻那海伦
也不觅众英雄
只为着心中的那个姑娘
她有着太阳一样的光辉
让我轻轻唤醒她的美:
伊菲革涅亚,我心里真正的神
然而夤夜再次证实了我的无力
此刻我只能手握一把月光
无论前进或后退
都没什么风
能带我飞
水中央
黎明没在膝盖
风轻轻悬着
一个又一个
透明的奢望
混沌中
再也拢不住谁的
发丝歌唱
合上双眼
一只雁的呼吸里传来
水域的白色
倒影里
谁披起血红的夕阳
痴望着水中央
在沉沉的黑夜里
在沉沉的黑夜里
数着你的名字等待归来
尽管我这样的老太婆
已没有资格狂喜,和
讲述秘密
一切就像风暴中的岛屿
既给人希望又晦暗不明
我们是航船,最忠诚的
莫过于颠簸贯穿的
生命的纹理
也曾无限接近灯塔
这海上唯一清晰的言语
已耗尽我眼中长驻的星辰
见,或不见,光
都在向上,或向下
出发,稳稳行驶
星光
星光徒劳。
抵达你的路
我已走了
千万年。如今
再没有熟悉的信念
重又载上这条
旧途。数不清的门
吱嘎吱嘎地收容着
循环小数的热度
太多的故事
只望得见那星光。星光
徒劳
虽然记得通往你路边的
每一寸景致
记得墨色映照下你的
每一寸表情
而现在我也依然在眺望
时间却已禁止每个人
回想。此路不通,
尽管你的路标上高高竖着:
你的世界如此完美
我也并非多余
从时间里采摘欢喜的一朵
从时间里采摘欢喜的一朵
种进我们的田地里
如果感到难以割舍
是因为你的始终如一
白光中
天空的广阔足以使我们俯首低眉
大地的怀抱里
有谁看见
万物的影子比其自身更美
而这时,思量在空中一颗颗坠落
这是怎样一种安慰?
夜行者如风
奔驰于萤火的森林
森林的边缘
层层叠叠的天光
与夜同辉
不眠的湖泊里,倒映出
湛蓝的天空。天空从来
一如既往的
美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9 10:49 , Processed in 0.07311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