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01|回复: 0

[诗歌奖投稿] 石矶头是一个小街(2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4:5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矶头是一个小街
               天露

石矶头是一个小街,作为老石矶镇的商贸中心
石矶镇政府被合并已成为历史遗存
而石矶头依然活在嘈杂之中

它没有方向,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容纳在
荒凉的地方
它是小镇
在繁华的地方,它是荒凉

它偏安一隅,故事每天在重复但从未断过
只有清明春节
它的份量才显得稍重一些,
它的微不足道在此刻才扮演了主角

也有了变通的商家:见到陌生人就捉黑
见到熟人就冒充

我知道我用自己的散步写诗
有里尔克的规模,辛波斯卡的眼睛

2018年3月11日夜

自然界的女人

               天露
我发现周围没有妈
妈的孩子很多
她们都是云南贵州那些住在深山大字不识一个的女人

被娶不到媳妇的男人买来
把孩子养出来之后
毫无留恋地拍拍屁股走人的角色

我羡慕死她们了,甚至是妒忌
她们像一阵风
连灰尘都不带
像极了徐志摩式的爱神

再瞧瞧我和周围那些人
起早摸晚
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原来她们扬起的灰
全吹给了我们这些半死不活读过书甚至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身上

现在正逢国家放开计划生育
她们像是有先知先觉
关键时刻拉了国家一把
其实她们一直就这样生活着

2018年3月12日凌晨
寻找

          天露
你们黑,终于和黑夜光亮的融为一体
在纯火中煅烧,在清水中淬火
在光明处繁衍成的观念
终于在大海中发育成一对对流浪的白细胞

这挺着螺栓的男人。这嵌着螺母的女人
这被女娲撂在十字街头的标准件
从一开始
就失去了人间
他们仅仅守护人间就已活出了久远

酒精也问不出话的雄性。
水也说不清眼睛的雌性。
高堂之上的双亲
一切俱可辜负
惟有膝下的儿女,万万不可辜负
2018年妇女节

初心
          天露

蛙鸣叫醒已到来的三月和即将到来的四月
仿佛回到了当初
你放下了活计
我放下了美文
我说这拖把这灯芯绒的拖把
多么经久耐用
不声不响就把这地拖得一干二净
你惊愕地看向我
像看见了一枚打磨至今才发光的瓷器

这是十元买来的
别看它便宜
也只有擦在地板砖上才会
擦得干净
她不像化纤
只适合在粗糙的水泥地上
来来去去地磨蹭:油嘴滑舌地嘘寒问暖

2018年3月2日

理论上是可行的

        天露
地气上升。脸上浮动的坐标由冷冰冰
逐渐缓过神来
幸亏人间也有百度

前方的雨水放过了所有的行人
后方的雨水留下了所有的知己
明亮的姿态是任何一片星光的光阴所没有的
他们停下了从未有过的孤独

举起的双手像是枯枝
向碧绿进发
像小河解冻,流水不腐 ,
青春有寄,老有所养

春风浩荡的气流像一只巨大的喇叭
吹去一切行人
也吹来了漫山遍野灵魂的存所

2018年3月7日夜
苟且

天露

你选择一种先入为主的生活
得偿所愿
鲜红色的视野即将完工
紧巴巴地付出
在东方花朵上燃烧

你写诗胜过在塔尖上呼吸
并不代表
你能成为一名精致的利他主义者
你被迫放下自己
像放下一个本该鲜活的口哨
因为你就是这鲜活的一叶浮萍

可首先你还是成为了一名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在上帝面前
你要多无聊有多无聊

2018年3月3日
艺术的背景

        天露
相对于电影人来说
做个诗人要幸运得多
因为诗人已准备饿死
不会因为饿死而以自杀的方式挣扎
诗人的死都是想
别人能够活下去或是活得比苟且精致一些
相对于诗人的抗击打能力
大象的坐功似乎还嫩了一点
英雄与败寇的区别
其实就是看谁执刀的问题
在杀与被杀之间
伤口从来就不是新的
看见抡刀子的那一瞬间
我仍然没有看到一个人类的强者
而是看到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俘虏

2018年3月1日

沉默说

                天露
我们双手抓住时间:做引体向上
所有的力量不过都在划一个向内收缩的圆
与少年的幼稚一起涉险混沌
与青壮年的活力一起涌动奋进
与中年的油腻一起瘦身
牢记初心
与老年的安详一起保留
远古的寂静
有的人需要永远记住
与他们一起生
一起死
一起怀旧和重生
有的人需要永远忘却
即便让他们遗臭万年
他们也不知道事情有多恶劣
如同一只啄木鸟多年来
一直在一棵树上工作
某些偶然的因素产生了一个
必然的结果
但最终我们还是要用温暖的方式深刻地留他们
在岁月里
完成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命运现在真的够强大了
看从我们身体里荡漾出去的涟漪
多像已环绕我们自己多年永不放弃的意义

2018年元宵节



       天露
那些经年的书籍不断地提醒我
将我的陈年旧事
持续绵弱无力地抖出来

数不清有多少皇冠一样的日子
淌着淌着就这样淌掉了
有多少未来的小溪
流入曾经的海洋
要多广阔才能容纳下自己

升华的节奏。像蝌蚪奔赴青蛙
急促,呆板
养大了舒缓,灵动
拓展的空间
所有的机遇最终合并
为一个机遇

那不是一盏
只知埋头干活,释放包袱的包裹
而是时刻保持着新鲜感
将黑暗当成醍醐灌顶的馅饼
能够不断的,起死回生的心

2018年3月26日夜

一个人的影吧
      天露

凛冽中,你可以就这么一路逛下去
像一根青藤
无意中抱到了一个瓜
沿途你可以发现卖烧饼的
烤红薯的
还有卖蒜瓣和新布鞋子的旁边
都围着一大群人
你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
你离开的时候不知哪只眼睛发现了他们

2018年1月30日夜于安庆

黑乌鸦

             天露
乌鸦将一粒粒黑米叼来
在天空下
背对着我们,头戴着“聒噪”的首饰
发出别样的情趣

乌鸦以黑为美
倒映出天空之水的安详

在我的故乡下
故乡被天空遮住了
只有乌鸦还在那里不断地挖掘铅字

2018年元月20日

怀旧
         天露

阳光照在脸上。我的被褥也在阳光下活动筋骨
替夜晚搜集温暖的小脾气
该是多么温和的场景
白天被阳光覆盖
夜晚再履行覆盖的使命
留下的光阴
将光明与黑暗分配得如此均衡
而逐渐折旧的部分,便是这疏忽而必须承受的刀伤

2018年2月22日

如果我要领养宠物,我就领养一场雪

               天露
她失去的边界是土;她获得的疆域是天
她轻飘飘地下,步履缓慢
语言平缓
此时无声胜有声
带着不可名状的温柔风雅

她是真理:同情落叶,但绝不枯黄
她让美以肺腑的语言
失去逼仄的瞬间,
得到辽阔的永恒

她把长相均匀地分布在脸上
没有喜怒哀乐
她要歌唱的家就是这永生的白:执着便是太阳的包裹
放下便是水的陶醉

她会寂静地告诉雨:不要轻言悲伤
也要忍住欣喜
努力学会冷静地放弃和获得
她会像时间的银针一样与心灵的白银沟通

说到这里该收工了
在我已发生的:雪人的面前

2018年元月2日夜

雪的启示
            天露

这件外套
自然整整给我们做了一年
每年换一次新的

所有工匠的活
都被省了

我们重新被安置在
人类的基因里

就像我们从来没有出现
所有固状的器皿
最终都化作了流水

2018年元月26日

蛙鸣

        天露

脚步声由远及近,散落在大地的边缘
吞噬年轻人的骨骼
和老年人的肉体
你在哪里也不及
在我这里安静
你去哪儿也不及去我那儿整齐
所有的高贵都来自白天,但都从夜晚开始

2018年3月16日

消失的自然

        天露
我将天空想象成我的手
握紧了星星
它只是张开,并没有握成拳头
能用语言表达出来
现象
就已足够
就拥有了全部的光辉
练习就如同复制
我正在练习搜集
那些被光辉破坏了而生成的黑暗

2018年2月22日

一张照片
——与儿之间

天露

这是我第N次犯傻了
又被你照了下来
在这里说声对不起,你的成长我几乎没有看见
我的“成长”你倒看见了
我俩之间的焦点都由你
一个人来完成
在日记中调节焦距
张灯结彩
了解漫漫的夜晚
成为我
成为一个人的主角
定格一个个可触摸的时光
你有时发动的两个人的兴奋
过于温和
目标只是为提醒我
你的存在
你攻陷了我的盲区
让我在那一刻意识到自己的闪光
获得了生存的权利
让沉默的大多数
失去了一个知己
更多时候你是一个猎手
将我逃出来的小兽关在
可感的黑夜中
更多时候你在歌唱
为这黑夜里的反光
你坚持怀抱一本书,像抱着一个人无边的话筒

2018年2月12日


感恩节

          天露
对于进口的产物来得快,去得也快。总是有一种
居高临下的气势
从而自然而然地被轻视
消失之地人们就会慕名而往
感恩节就是这样,她没有光环
只是把光环戴在每个人的头顶
在森林里一个一个找到迷失的人群
和回家的小径
她路过时清点一下,时而踮起脚尖,时而扒拉着荆棘
抚摸突然狂涌而出的泪水
她怔怔地看着你,
说你是一个天使
用阳光的品位厘清脸上浑浊的倦容
从来不具体地告诉谁,只依赖想象

2017年感恩节



    天露

经过轮回。她用于修饰的部分已经彻底放弃
成为六边形的外框
就是要将黑暗完全挡在门外

成为生命的主宰,经营自我的发声
她终于有了自己的留声机
谁要踩上去
就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放弃了水的眼睛,让自己拥有了缤纷的局面
自己还是那个自己
没有改变思想和生命的准则
不过向内和向外都能将时光照亮

从而有了自己的山川
没有瑕疵
但却让大地上的浊物
光一样
暴露无遗

2018年元月26日凌晨

方向
          天露

我在观看:大洼水库一定
像往常一样平静
直到我们来到它的面前
从坡下爬上去
湖底的光升上来
与我们对话
它有多久没有进食了?
把它投进长江也浑浊不到哪里去
它有自己的夜景,白天一样
照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只是滔滔不绝地谈着过去
2018元月3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8-21 20:07 , Processed in 0.056056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