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03|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高座寺的雨花(外10余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3: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座寺的雨花
文/谢耘

南朝四百八十寺争相冒头
只有你不显山不露水,以度人为日常
万事由人
眼见你败了,又见你被修葺一新

石子岗上,六朝龙兴敌不住王旗变换
清泉两口,安乐时泡茶,离乱时泡血

我曾是佛龛前皈依的一粒尘埃
香雾缭绕
口吐莲花的云光法师设坛说法,引来天花乱坠
你面壁苦修,朴素的僧衣在黎明破晓前悄然顿悟

启明星退场,日升月落
雨花台的险要在历史的刀兵中铺陈开来
钟声未到
林中早起的鸟儿已在偃旗息鼓的某个瞬间
拍手歌颂生命的美好

一千五百年的修行,尘世仍旧被凡夫俗子所主宰
神仙高高在上,由来已久
那时我只是一个过路的香客
黄昏的时候
借佛祖的一片屋檐暂做栖身

红尘打滚,我不怕铜臭,每次都尽量多添一些香油
我生怕哪一天信仰走丢了
会饿着菩萨的肚子,瘦了普渡的心肠

楼台烟雨,刷多少金粉都抵不过岁月的反扑
终究
你度得了芸芸众生,却还得靠万千凡人来重塑金身
这天上的雨花,怕是亿万年也难得一见
所幸
这人间的芳草见惯了四季轮回
却总在修行中迎风怒放



关于你的禅
文/谢耘

随处都是你
在山间,在水边,在楼中
在云深处
晨钟暮鼓里浮动的人影
或手握念珠,或怀揽经书
凡心不死,你如何分辨执念红尘的那人

佛龛前的香火醒着
禅房里的《楞严经》醒着
久经敲打的木鱼醒着
寺内心怀远大的菩提子醒着
更高的天空空出一片空白
醒着
屋檐下的雨和你娇艳欲滴的红唇

也醒着。你不是入定的碧螺春
也非浸润着一身功夫的铁观音
但我偏要在这时光荏苒中
分出一杯茶。顺便
看一看,前世的缘分
品一品,今生的因果

向南两千里,日头未上
南山的糯米糍(荔枝)上挂满了
令人垂涎的甘露
它一头靠着东篱下的菊花
另一头遥接着古道边的柳树
我折下最细的一枝,沾染净瓶玉露千年的风雨
你一回头,飞流直下的发梢顿起云雾





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只虎

文/谢耘



夜雀向着池中的树影惊鸿一瞥

近水的巢穴险些成为镜花水月

晚归的禅师有点自顾不暇

他把暗夜的阴影藏于腋下,妄图忽视这人间的风月

准备远行的鸟儿收拢疲倦,闭目养神

但远方的丽影早已在脑海生根

心湖边的沙洲空留一片寂寞的清冷

夜色飘渺。相思愈发浓郁

何处惹尘埃

惹来了你这一生都悟不透的禅

往南两千里

我为一片深谷里的丛林痴心不已

丛林里突出一棵唤做“新浩”的树

我缘木求鱼,学会了猫的敏捷

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一只虎





一首诗印在脸上,逆流成河

文/谢耘



我把思念的苗头放进火堆

妄图燃烧出一片大海

海上的雨劈头盖脸而来

灰烬是游走在黑白间的孤独魅影



云朵高高在上

一片羽毛化为我前世的陌生

我相信夏天的雨和春天的风

我的心一直在期盼那个人



脚印踩踏的地板流淌成

一曲似曾相识的歌谣

一首诗印在脸上,逆流成河







我的四周

文/谢耘


我的四周是无边无际的天空
我的四周出现了许多忧郁的乌云
抬头看不到天空中的夏日
我静静行走
脚下不沾染这世俗的露珠

尘埃被风扫尽
连雾霭都放弃了冲锋
此后
你如这梅雨
稀释掉周边的一切事物
你脱掉思念的包袱
你打破镜花水月,遁入孤独


一只虎以猫的姿态俯首

文/谢耘



一只虎以猫的姿态俯首

它细嗅蔷薇

收敛住头顶的王

万物低语,千山寂静

有人驾一叶孤舟在河边垂钓



人生无限斑斓

霞光披上了金色的衣裳

还送出了一轮欢喜的月光照亮远方

夏花繁盛,我们四目相对

远道而来的爱情有点猝不及防





只消一朵花,就可以诠释

一个季节的存在

如果两个人爱的热烈

冬天的雪花照样能够因为爱情

欢欣雀跃



就像一些事物的隐退

是为了另一些事物的萌发

就像

这深入花朵里的蜜蜂,一头连着花粉

一头酿着甜蜜





五月的金湾,在一首诗中行走

文/谢耘



鸟羽卷起流云,失声于海岸蜿蜒的一角

海浪裹挟着潮汐刺痛了近岸的红树林

船帆被不断抬高

而后彻夜未眠,一路乘风破浪

抵达远方前

它最后一次眺望,金湾最初的灯火辉煌



五月,在一首诗中行走

你离港时,我扶着栏杆大声呼喊

你挥一挥手,那些忧伤的词语

还未来得及进入你的耳朵

就已被汽笛的长鸣淹没

只剩不知疲倦的海鸟用优美的弧线

描着你的眉毛



情感萌发的春天我只收获了空想

除了不说话的礁石,没有人能够读懂海的心事

烈日当空

一粒盐突然从海角蹿出

瞬间融化成珍珠做的情感枷锁

一只落单的望潮连忙

龟缩进洞

失去海水的抚慰,所有单身的事物

都担不起生活的重量



风往南吹,似一枚回港避风的孤舟

一头扎进爱人的怀里

靠岸、抛锚

我陷在岭南的梦境里,任一个人

的笑容,在指尖化成细白的海浪

五月的金湾,看似平常

只是那沙滩上一张张大手拉小手

漾起的秋千

往来如刀

一下子,便彻底暴露了我心底的忧伤





最是江宁心如梦

文/谢耘



遥遥地

三面环抱南京的主城头

挑一担箩筐、扛一把锄头

打理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之后

善于种田的江宁人会在闲暇时

会支上一张小桌子

和江南梦里的南京天南地北地

闲聊



有时他们会泡一壶茶

顺便把六朝金粉和李煜的那些词章泡到里面

看历史悲欢离合与王朝的喜怒哀乐

争相冒着泡、鼓着烟



这时的天空一般都长不高

我的鼻梁却瞬间高高在上,有时还能嗅到秦淮河上

胭脂水粉的余香

一只鹧鸪突然越过低矮的女墙

就像一轮东吴故里潜伏的明月

在看过千年的王旗变幻之后

又躲回了落寞已久的乌衣巷



这时,一股汤山的温泉也紧跟着

翻腾,喧闹

一回头

甚至没人发觉

又一列风驰电掣的高铁已驶过了

长江大桥



这么些年

内心黑暗的角落一直盼着一缕阳光

总想找段南京城的老城墙做依靠

不必太久,或许五百年就可以

撑到明朝

今天,我多想向天再借五百年

去打开蒙尘的心窗

看煌煌青史里忙着晒书的那个太阳

不偏不倚

洋洋洒洒照亮我的胸膛







昨日小满

文/谢耘



昨日小满

百花渐落

灌满浆的麦子

开始在夏风的摇弋中展现饱满

垂柳不甘落后

一甩头便暴露了身材的丰满

趁着一只夜莺在乡间表演的时光

一轮袅袅的素月一动不动

趴在了你的心窗

我的眼睛就藏在夜幕里

但我无意窥探你的闺房

我只是好奇

好奇所有关于你的美好

于是

我祈求万籁俱寂

我甚至一度屏住呼吸

可只一眨眼

我依旧跌入了你的心房

我突然手足无措,呆若木鸡

下面的悲喜,全然由你





立雪亭

文/谢耘



你说雪花下得潇洒,下得迷人   

其实它们是在等人立于雪下

展现出某一种毅力和决心



力可以是仙鹤游戏人间的遗世独立   

心也可以是鲤鱼跳龙门之前

吞吐时光的那份决心



而   

亭上飞檐翘角的张扬无疑是让

沉积的情感

得以迅速开口透风



小风是偷入寒窗翻书的书生气   

大风是雪夜拍窗击门的大将风



春天来了

并不代表开了眼的老天就不再下雪   

我爱的人在远方替我温酒   

我在梦里听到了她拨弄的琴和琵琶



夜越来越长   

人生这首诗却越写越短   

我在时光的拐角看亭下流连的人

换了一波又一波   

唯独剩下那块磨砺了百年的石板

还在素面朝天,默默承受着人间的罪过





烟花三月下扬州(只为一口乔家白)

文/谢耘



烟花三月下扬州

夜渐浓

二十四桥留住了明月清风

留住了玉人芍药

唯独留不住一曲度人的笛箫和古琴

小桥流水,挡不住大运河的南来北往

诱人的琵琶,稀稀落落

掩盖不住茶楼里半遮的人面

江南的花北移

移来一树海棠、十里桃花

移来大乔、小乔频频盼顾的一壶白酒佳酿

而后东风一吹

迎来羽扇纶巾的隔岸观火

迎来一张历史逢里铺天盖地的素笺

后来我笔一滑

同样无可奈何迎来元嘉草草的,仓皇北顾

来不及去追夕阳残血

也就无心去拾落那些渐行渐远的马蹄声

扬州自古繁华

我大笔一挥便略过唐宋元明

落墨处

肥了个园的君子胆,瘦了西湖的少女心

管他春江潮水连海平

我与张若虚打过招呼之后

一轮明月自海上应邀而来

决定与心潮澎湃的潮汐共死生

弄潮儿踏浪而来,里头竟然藏着贪杯的康熙、乾隆

谈笑间

一座城再也藏不住扑面而来的酒香

甚至

连上了柳梢头的月亮也趁机回归千年的妩媚

只有即将退位让贤的春风

依然因为输给夏天借酒浇愁,酣睡不醒,不愿醒







我决定穿过二千里来爱你

文/谢耘


爱就爱了
就像时节一到花自然就开了
我决定只身南下,来爱你。
穿过三湘四水的重重阻拦
穿过大雁也心生畏惧的南岳衡山
穿过绵延起伏见惯风雨的逶迤五岭
直到
一路穿过粤北领略过霜雪的群山
我决定
继续穿过广州大平原一望无际的繁华
穿过虎门一侧投奔怒海的潇洒珠江
穿过岸边高耸入云的大岭
穿过水田、穿过隧道
穿过曾经雄关漫道的羊台
临到福田之前,就停在人潮熙攘的深圳北
我决定
在穿过这难倒众多英雄的“梅林(美人)关”之前
最后一次鼓足勇气排练跟你见面的那个场景
此刻
你就在那里,就在那栋唤做“新浩”的写字楼里
我心忽然生出多重忐忑
尽管你已触手可及
尽管我已穿过二千里来爱你
这时
一朵路边留连戏蝶的小花突然暴露了
我的忧虑
我多么害怕
在成为你的唯一之前
已有多双贪婪的眼睛,偷偷瞄上了你的美丽
我多么害怕,你的拒绝






对你的情,一落地就成不朽

文/谢耘



夏风,掠过心楼的暗孔

将葡萄般的心,风透!

念想,在风中结晶

在贝壳的肚里长成晶莹剔透的骨头。



我的心,闻琴舞袖。

对你的情,一落地就成不朽。

潮涌的思绪,在风中的港湾往来逗留

弄潮的海鸥在风尖浪口走秀



我守望着一片天,迎风颔首,

想象着让自己的心思与你无限重叠

爱的表白是一场踩钢丝的独舞

我知道,一失手便是粉身碎骨

但情到深处,须义无反顾



我伸出大手,渴望最美的邂逅

让自己的心思抽穗成稻

那抖落的稻花养大一条鱼的胃口

嘴一馋,加上一点桑叶便可以

实现一条蚕的自缚



一见你

我就像入夜的鱼,盼见了心仪的渔火

我用发光的眼神燃起一处晚灯

在岁月的长河中

把遗落的情愫一点一滴拼凑

你翩然一笑

我飞流直下,堕爱成河





高铁上的禅

文/谢耘



云,从天边赶来

成为一波忘情的雨水



车外,人潮汹涌

正紧赶慢赶的搬运红尘



门口,一朵迎送的红花

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



汽笛,在车顶

念诵每一阵掠起的清风



车内,每一尊佛都已入定

而空下的位置早已改签



车行,转瞬千里

窗外

所有静穆的树木纷纷起立

它们仿佛在为一次向南的远行

致意







就像一颗真心在你前,七上八下

文/谢耘



春已杳杳隐遁  夏雨荷撑着油纸伞而来

砌两面墙

想象这应叫  雨巷

下在当今的江南  粘成丝一样的梅雨



树上的杨梅熟了  咬在嘴里的蜜汁一定

富有诗意

雨声中  晚归燕子剪不断许多愁

雨雾里  桃李飞花留不住许多情

沉下心,把所有满怀心事的石头

都流放到你早晚流经的那条河流



破晓的晨钟唤醒了过路的客船

那古道上的苔花开得静寂无声

负重的驮马只顾着低头看路

忘了雨中的李白沉醉未醒

杜甫的城,草木已深

四条腿的汽车跑得飞快

我一向南,便感受到了你的脉脉温情



撩拨历史  越过岭南的重重封锁

你的心里安放过几多颠沛流离的人

那时  也许  一颗荔枝便足矣俘获

才子佳人旷绝古今的痴心

流转千年

我终于在一朵花的世界里

寻落到了你的暗香

就像一池疏影在月下,横生枝节

就像一颗真心在你前,七上八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0-19 11:13 , Processed in 0.05900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