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23|回复: 3

[诗歌奖投稿·组诗] 审视生命(十一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1 17:4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审视生命(十一首)

                          洛阳  冷慰怀


       凝固的微笑

公元2013年12月5日
一朵微笑安详地凝固
20点50分
上帝亲自敞开天堂大门
迎来一位皮肤黝黑的居民

哀惋爬上非洲眉梢
彩虹之国垂首肃立
歌舞照亮了沉沉黑夜
鼓声涨满小巷大街
约翰内斯堡烛光摇曳
眼泪和悲伤在微笑中隐退
火苗如无数挥动的手臂
向世纪老人温馨道别

古努村鲜花盛开
挽歌深情天公洒泪
为长征归来的儿子洗尘
简朴的葬礼举世无双
炽热的微笑
融化了半个世纪的政治坚冰

雷霆在微笑中喑哑
刺刀在花丛中卷刃
仇恨被宽恕降服
囚牢被坚守粉碎

一个微笑凝固了
千百万微笑茁壮萌生
曼德拉:一片生长慈爱的沃土
世界在这里播种敬仰
收割和平与秩序
感受流动的血脉和体温


        一场械斗

黑压压的人群趋之若鹜
我知道这场血腥迟早会发生
大千世界陡然变色
原本葱茏的四季
被莫名其妙的奢华一统天下

逃不脱铺天盖地的广告
沾满蜜糖的图案全是绑架和陷阱
我被迫壮烈中招
所有愤怒反抗都不堪一击
瑟缩在辱骂的重围中
我只能双手抱头昏昏入睡

次日凌晨一觉醒来
孱弱的呻吟不绝于耳
遍地血迹令我胆颤心惊
昨晚,灵魂与金钱殊死械斗
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此刻却成了万众瞩目的英雄


       飞翔的石头

石头在水中飞翔
河水是辽阔的天空
静止的轻盈
来自对梦的谙熟

水不断从石头身上流过
这种感觉让石头身轻如燕
无形的翅膀掠过漩涡时
总能让石头想起许多往事

而往事是沉在梦里的
和石头沉在水里并无两样
今天,石头终于飞起来了
如同在失重的太空随意漫步

沉重的往事像流水淌过
面对艰辛
我们必须伸展翅膀
保持像石头一样的飞翔姿势


      我无权消费自己的离别

我的离别和许多人一样
不可能属于自己
它历来被号称“白衣天使”的圣人垄断
头顶至高无上的光环苟延残喘
尊严请务必忍气吞声
按照这个逻辑推理,所谓善始善终
绝对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伪命题

当呻吟和痛苦将求生欲牢牢捆绑
父亲离别时没留下片言只语
然而朋友们却安慰我说
如此高寿,实在难得

我曾在欠费清单的威逼下顶着鹅毛大雪
火急火燎找主管领导签字
一次次出演千里走单骑过五关斩六将
两眼喷火,双手颤栗
把救命银子送进一具填不满的胃囊

那只垄断离别的幕后黑手
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又敢怒不敢言
否则必将遭到针管、刀锋和呼吸机们
变本加厉的报复围剿

明知会被贪欲巧立名目地挥霍
明知要让魔鬼奢侈无度地消耗
真到了那一刻,谁能手握良知利剑
护住我伤痕累累的尊严


          当我老了

当我老了,肯定身体里
有不少铁杆粉丝相继逃亡
我很清楚它们是不得已离我而去
却又无力挽留
这一点我早有自知之明
致使孤独和悲伤虚晃一枪草草收兵

我不会像撒了气的皮球
软绵绵地躺在灰尘里
怀念曾经高高弹起的辉煌
更不会像那些打发日子的围观者
表情木然背着手看别人下棋
还时不时自作聪明地插上一嘴
——将军,没棋了!
其实真正没棋的是他们自己

我知道自己也快没棋了
所以才不轻言放弃
想想这辈子,赢棋确实太少
先是战车侧翻马失前蹄
接着炮弹阵前卡壳
拼到最后,幸亏还有精兵勇往直前
一鼓作气杀出残留的血性

我知道自己已经老了
镜子里鬓发全白
但绝不会投子认输
我就是那枚过河小卒
一次次逃过疾患追击仍毫不手软
擂响心脏战鼓擒获命运主帅
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


          女铁匠
  ——致一位女诗人

女铁匠是位传奇艺人
熊熊烈焰在脉管里咆哮翻滚
她把毕生的智慧和力量都攥在手里
一把大锤风驰电掣左右逢源
液晶屏是博古通今的铁砧

女铁匠没有强健的肌肉
打铁时,她只须用指尖轻敲键盘
那些貌似顽劣的锻件
便会被搓揉成乖顺的柳条
在春风里摇曳生姿发芽吐绿

女铁匠身段勻称舞姿优雅
具有超凡的想象力
每次打铁都会把剧情推向高潮
大锤抡起时如蛟龙腾空
即使轻轻落下
也能将心灵砸出一串串火花

女铁匠从不张扬
儒雅的举止四季恒温
千变万化的锤法
有时像锉刀,有时像鸽哨
有时又像绣花针
在她手里,粗粝被打磨成细腻
狂躁被安抚成宁静
气馁和绝望被调教成愈挫愈勇

女铁匠目光快如闪电
一个眼神便能看透对手的瑕疵
每逢此时,她便会睁大眼眸
将怒火喷向阴暗的角落
焚烧那些冷漠、伪善和欺诈
她深知必须一锤狠过一锤
才能赶尽锻件的怯懦把杂质逼出体外

阳光和月色在女铁匠锤头上晶亮地闪烁
一首首劳动号子响彻海北天南
她用秋波驱赶重重雾霾
让心灵的小鸟飞越崇山峻岭
在催眠的锤声中把春意撒遍所到之处

岁月多情,光阴荏苒
女铁匠无暇在穿衣镜前过多停留
望着青丝里夹杂的白发
她恨不能把普天下恋人都锻打成一对对鸳鸯
而嘴角眉眼的清秀,竟不知不觉
把她还原成了一名柔情百结的女汉子


            读

我是一本闲置多年的旧书
某个秋日
被你锐利的目光扫过
站得笔挺的诗行
顿时感到了一股灼热

一年又一年
期待出征的文字队列
始终在秋风的寒意中坚守
每个字都像一道断茬
多少漫不经心的视线
都被锋利的诉说砍得七零八落

此时,那一瞥射出的闪电
竟然从封面直达封底
于是,花种张开了小嘴
阴暗和寂寞急速逃离
根须像蚯蚓在字行间蠕动

你并拢手指,抚平破损的折页
抚平我曾经的伤痛
又用细密的指纹
熨展我心底的陈年皱褶
我仿佛听到了“立正”口令
全身血肉都在闪电中沸腾

“寻觅幸福也是一种幸福
心灵的春天从不怕面对严寒”
当写满执着的扉页映入视野
感动中你停住了匆忙的脚步
时间凝固了
阵阵花香从书中溢出

记不清读过多少遍
你忽然发现所有文字
都成了小鸟的鸣叫
乘着飞翔的心声
书页是你轻灵的翅膀


      铁壶与水

铁壶与水相依相偎
像一对患难与共的兄弟

隐身的利齿无处不在
每当危险袭来
铁壶总是挺身而出

一滴、一滴,生命被嚼食
一滴、一滴,铁壶在喘息
谁能阻止干涸的暗算?

铁壶曾屡遭击打
遍体凹陷,所幸并未破裂
变幻无穷的水
总能躲进阴谋的缝隙

铁壶到死都没明白
不露声色的锈蚀
竟然是受了水的指使


           大年初三

一纸禁令
卡住了鞭炮得意忘形的喉咙
少了些喋喋不休
这个年我过得比清洁工还要轻松
无雪可踏,照样有红男绿女
搔首弄姿叫板快门

我趴在窗口往楼下看去
路边,礼盒堆积如山
几家超市平日里个个半死不活
今天都摆出决一死战的架势

遛狗的照常遛狗
出租车照常载客
公路上车流稀疏反令人觉得
空空荡荡
这世界一旦少了拥堵
收费站会不会发霉

拿起剃须刀准备打扫一下腮帮
镜子映出一蓬枯枝
才想起年前忘记了清理
怪不得喜庆之日胡言乱语
原来是疯长的茅草打乱了正常思维


         车过墓地

搭上时间班车
每个人都想在下车的地方
留下标记
想不到
一生只有一站

一块铭刻姓名的石碑
就是一篇生命的摘要啊
寥寥几个字
怎么说得清一路的颠簸?

我在旅途中回望车厢
回望这些曾经的同行者
他们太疲惫了
一下车便倒头大睡
全然不顾身后的
荣辱冷暖

一块墓地
举一片密集的站牌
每一枚
都是扬起来就收不回的手掌
向沧桑人世
最后挥别


          乳   汁

你提着生命乳汁
向节日跑去
那么迅速又那么谨慎
绝不能让它们泼洒出来
一滴也不能

这仅有的爱
已经被烈日蒸发了大半
而长在节日里的大树
却渴了整整一冬
此时正翘望以待

你瘦小的背影
如一道闪电划过
张开的臂膀
像是提前拥抱大树
在节日怀里一醉不醒

快点,再快点——
一刻也不要耽搁
慢点,再慢点——
让憧憬完整无缺
全部渗入未来的根须

-------------------------------------------

作者简介:冷慰怀,1945年生,江西宜春人,1995年加入中国作协,现居洛阳。

Email:lwhuai@126.com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1: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管理转帖,您辛苦了!
发表于 2018-6-13 13: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生命质感与力度的好诗。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21: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阳剑影 发表于 2018-6-13 13:07
有生命质感与力度的好诗。

谢谢鼓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19 07:46 , Processed in 0.06370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