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93|回复: 0

[诗歌奖投稿·短诗] 木盒子(6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1 09:2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阿色
◎木盒子

洺河东岸的柳树      
派去野鸽子  
通知村西头的柳树
微风中      一片杂草落地      
过了村庄又接上

看不太清的绳索  
摇晃着水车   
关帝庙    五月的麦   八月的枣  
走动的小孩子
试一下      跳起来      

点灯笼      听评书
乱葬岗猫头鹰的叫声      
忽近忽远  
压在案桌中间
稀稀疏疏      
剩下几个主要人物

没错      
星星排列   
我是距离他们最近的豆荚
秉承相似的街道房屋
攒着一点时间
供你描述    或是怀念

2018-6-1

◎平面图

后续的若干个冬天
老李头    牵牛放牛    䙡绳解绳
观看枯黄的草丛中
一阵寒风
跟随一阵寒风

雪粒子   
零零星星引着回家的路
更多的雪
在云层深处堆积
不消说        洺河滩上的村庄
又要一齐进入
空阔      寂静的长夜

老李头    吃过晚饭     添了灯油
侍奉母亲睡下
明日的场景      围着灯芯类推
有人使用木锨
有人手握扫把  

白雪覆盖的街道   小巷    梯子  屋顶   
可以再次连接起来

2018-6-4

◎空气

多数人向前探去自己的头颅      
包括母亲
一种本是同根生的伤痛
能够理解
他们只是不自觉地  
加重了
空气压迫的力度和湿度  

我站在门口  
沿着光的缝隙   瞥见白墙壁    白床单
白色的塑料瓶  
一滴接一滴
顺从去势的透明液体

二姨一动不动     
微微的鼻息
跟着监护仪上的线条起伏
证明了
她岌岌可危的位置

我尽大努力   保持身体平衡
生怕
一根稻草的摇摆
压垮她
又爱又恨    想走又走不得的人世

2018-6-6


◎一种预兆

母亲回忆   二姨出嫁的那一天     
大雨瓢泼      
她在雨中跑丢了自己的新鞋   
这能称之为一种预兆吗

二姨背着我
走街串巷  看人箍木桶  摇辘轳
大把的绿叶子
在头顶  长高又变黄

四岁男孩的眼泪并不能阻拦
一个
娶走二姨的男人
如今  他原路返回
以苍老的面容
领去我当年的悲伤      

我们并排坐在
医院吸烟区的石凳上
远处苍穹安详
拥抱怀中的白云

2018-6-6


◎谁的故乡

平原   有水    植被丰茂
传说中的村庄
起源于
明代的一次大规模移民

最初的情形   
也许和树杈的鸟巢差不多少
先是几只大的
然后是一排小的

断断续续的风雨霜雪
来来回回的黑夜白天
大的  小的    一起飞
荒草  五谷    一起长

摘枚野果     啃口干粮     
扬鞭打你的马
过了大召店      
你就遮手望

绿树掩映     土膏麦黄
那是洺河滩上
一个个阿色深爱着的故乡

2018-6-9

◎雪就落了   

灯火疲倦   月光徒劳
这一具空空的   空空的躯壳
令人生厌

是该换一换了
换一换他的眼神   换一换村庄
换个鬼娃子
重启嘴角贼贼的微笑

偷就偷你院子里的桃花
耍就耍你一个人的流氓
你拼命追   我拼命逃         
总会剩下一片尘土
容我们哈哈大笑

是吧     是呀   
流放宁古塔的诗人
走着走着    雪就落了   

2018-6-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9-20 13:05 , Processed in 0.05738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