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217|回复: 0

[诗论随笔] 我不保留:关于书法艺术的一点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16: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不保留:关于书法艺术的一点思考


操练书法载体二十一月里,我现在正进入这样的状态:横向是手似鹰爪握钢笔式的,腕掌平行,全站立全悬肘,手式为横端毛笔,切入字面的样子,相当于俯视全字,然后有一种全局的文化观念的感觉在支配着行字。
竖向是笔尖有一种向下伸缩的状态,呈弹性,向下攥力。
横向与竖向相加,形成为一个十字立体型,也相当于横竖坐标一样,戴在手上,进行全方位书写。
我现在正在进入,横竖相加在一起还很不习惯,等我慢慢适应了,我想,我就会成为一个立体的自我。
好了,这时,我已不在任意的对某一角度的心理或手势的书写,而是从对字的片面性歌咏中走向自我,让自我成为一个活体,把笔墨纸纳于心中,然后去写,去放任,去做人。
也就是说,由于我对字面的十字型把握,迫使我上升到自我的收归中,从而我无法再对字面进行单方面爱好的表现或抒发,而只能是把自我印纳在字面上一样。
这时,动作上的纸笔墨,实际在我胸中,物质上的纸笔墨,其实只是写给读者和自己可供观赏、理论或反刍的。纸笔墨的好坏,与我字意的胸中是没有关系的,只与观感的明晰性有关。纸笔墨愈好,清晰度愈高。它本身是不能给艺术加分的。
在书写的过程中,我现在的字还是很粗糙的。但我不急,只要我心中够劲、够味、到位,我就知道好坏的。我现在欣赏自己的书法,其实是不用看字面的,全凭我写时的感觉。就像走围棋,不点目,就凭行棋的过程的得失,就知道整体的多少了。
等我自己够味,精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相反,精致可以作为衡量自己到位没有的一个表面标志。
但是,如果一个人妄想投机取巧,故意从临摹学习等唯精致入手,那样的假精致,一定是僵硬的,是油滑的,是技巧的,像鬼一样可怕,毫无血色的白面书生。
所以,书法死也要死在自建中,相严格避免学习、临摹等沽名钓誉的手段。
活也要活在自然的丑态中。
否则,沽名钓誉得来的东西,就建立的不是人间。
这才是艺术的兴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12-12 06:28 , Processed in 0.05117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