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404|回复: 2

[诗歌奖投稿] 《在人间》等8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13:5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人间》等8首
文/卓兮

《在人间》
黎明和夕阳,有大致相同的色调
不同之处,在于,摆荡思想的钟声
每个人有不同的回响
柔软的婴儿,善于哭泣中求索
儿童的笑声,始终跳跃银铃的频率
少年的花蕾,总是突然放冉,一颗心
跳动的回音,是另一颗心的羞涩
二十岁的郎当年华,是一只鸟掠过头顶
当抬头看到自由的翅膀,一瞬,自由已飞走
盛年时光,驮在一匹马背上
拖着缰绳奔跑,风景的开阔,在于抵抗
妥协和坚持两种不同的风向
后来,岁月炼化了慈悲,他们容易
为一片叶子的掉落升起悲悯,却从未想过
此生,活不过一棵树
夕阳之后的深邃夜色里,只有晚风
一次次摆渡,从人间掉落的每一片树叶
而后,黎明到来的时刻,并没有
异于往常的不同
《我拒绝》
应该有一种不妥协
水和石头的碰撞
浪花激越出一种逆反
彼此消磨的日子,印记浅淡
当水滴穿越石头的身体
被掏空的部分,自成深谷
我一生的拒绝,都堆叠在深谷
那里野玫瑰疯长,它们拒绝开花
植株内外,只有棘刺
在风来的时候,一遍一遍划破空气
空气从不流血,回音负责喊疼
每一株野玫瑰都是一次拒绝
我拒绝过眼泪划过鸽子的翅膀
我拒绝过小鹿经过时匆匆一瞥的惊慌
我拒绝过一只手伸出后得不到回应的荒凉
我还拒绝过一阵绝对自由的风,一朵遗世独立的花
以及一个在路口等月亮的人
那阵风,那朵花,那个人,都像我
每拒绝一次,我就在这深谷中行走一次
谷中,所有的风都扑面
不论我站在哪个方向,都是逆向
谷中,我的对面空无一物
无论我站在哪个方向,背后都是别人的影子
应该有一种不妥协,就是这样
直到野玫瑰开在最后那块墓碑上
《错过》
南风和北风,在碰撞的幻想中错过
同一片树叶,却可以拥有两个方向的吻
夕阳和朝霞,停留在时间的两个彼岸
如果风静止,空气窒息
同一片云,或可以被命名为晚霞
无数的自我,在表盘的圆轨中擦肩
刻度上残留的影子,足够拼贴出一幅自画像
在他的眼神里,你看到画里的女子
珍珠从耳垂上晕开暧昧的光泽
眼睛里藏着春水与飘萍,聚拢又散开
涟漪回荡,揉搓出从思想抽离的语言
你嗅到盐的味道,也从画像重合到身体
他和她的画像相遇
那一刻,现实已经预演了一生的错过

《林中鸟》
这一树樱桃,都已归属天空
雕琢宝石的方式,属于
大地的歌颂者
偶尔,激起一阵风
穿透空间阻隔,不怀好意地
掀开躲避一隅的目光
玻璃折射的光,易于分辨
渺小与伟大,每一片鸿毛
都在以绝对的自由,嘲讽
紧闭的窗口
《花与蝶》
一把鲜花早被截枝
瓶口收束最后的倔强
一只蝴蝶突然闯入
从玻璃窗上跌落
撞向墙壁、桌椅,终于力竭
蝶与花对视,有了相同的惊慌
屋子里各种事物,因此尖叫:
别再关心外界,只对美负责
《蔷薇与鸟》
一声久违的问候,解锁
四月的门扉,一夜之间
蔷薇从床单、窗帘、桌布上遁逃
移花接木,沿着眺望的目光
爬过墙头。你看到
季节攒足了花香
翘首以盼
花朵以极盛的姿态舞蹈
香露,颤栗于春风的尾声
一只鸟,却有不同往日的婉转
它已准备好,在风雨来临前
啄食目光里,提前的叹息
《蔷薇与我》
蔷薇
类似于玫瑰
像我,类似于蔷薇
刺藤上细密的恐惧,刺疼我
一瓣馥郁的香,一半属于我
还有一半,离弃我
像一朵玫瑰的睥睨
它们开落得极为无序
我也被允许散漫
等待时节,给我的生命
定制 相同的时序
《失眠》
被囚于一张床的睡眠,从左边
滚到右边,有悬崖相逼
从右边翻回左边,是峭壁的窒息
羊群被赶入绝境,在默数中
一头接着一头死亡
强闭的眼睛,总是看到更多面孔
他们大多有相同的漠然
不如睁眼。看黑,如何填满了夜
想像,一束光,如何照亮了我



简要诗观:

写的时候,唤醒自己,与内心对话,与外界对话,从而实现一次内省。

写完的时候,如果能唤醒读诗的人美的、诗意的感受,那么,这一首诗,就是完成了。

我写我的诗,和你读我的诗,必然有一个契合点,交集处,那一点微茫,就是诗歌闪耀的星光。

若一首诗,没有这一点星光,则不必要作为一首诗存在,不过是日常生活中,一句随意的对话......

大家好!我是卓兮。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间》

黎明和夕阳,有大致相同的色调
不同之处,在于,摆荡思想的钟声
每个人有不同的回响

柔软的婴儿,善于哭泣中求索
儿童的笑声,始终跳跃银铃的频率

少年的花蕾,总是突然放冉,一颗心
跳动的回音,是另一颗心的羞涩

二十岁的郎当年华,是一只鸟掠过头顶
当抬头看到自由的翅膀,一瞬,自由已飞走

盛年时光,驮在一匹马背上
拖着缰绳奔跑,风景的开阔,在于抵抗
妥协和坚持两种不同的风向

后来,岁月炼化了慈悲,他们容易
为一片叶子的掉落升起悲悯,却从未想过
此生,活不过一棵树

夕阳之后的深邃夜色里,只有晚风
一次次摆渡,从人间掉落的每一片树叶
而后,黎明到来的时刻,并没有
异于往常的不同

《我拒绝》

应该有一种不妥协

水和石头的碰撞
浪花激越出一种逆反
彼此消磨的日子,印记浅淡
当水滴穿越石头的身体
被掏空的部分,自成深谷

我一生的拒绝,都堆叠在深谷
那里野玫瑰疯长,它们拒绝开花
植株内外,只有棘刺
在风来的时候,一遍一遍划破空气
空气从不流血,回音负责喊疼

每一株野玫瑰都是一次拒绝
我拒绝过眼泪划过鸽子的翅膀
我拒绝过小鹿经过时匆匆一瞥的惊慌
我拒绝过一只手伸出后得不到回应的荒凉
我还拒绝过一阵绝对自由的风,一朵遗世独立的花
以及一个在路口等月亮的人
那阵风,那朵花,那个人,都像我

每拒绝一次,我就在这深谷中行走一次
谷中,所有的风都扑面
不论我站在哪个方向,都是逆向
谷中,我的对面空无一物
无论我站在哪个方向,背后都是别人的影子

应该有一种不妥协,就是这样
直到野玫瑰开在最后那块墓碑上


《错过》

南风和北风,在碰撞的幻想中错过
同一片树叶,却可以拥有两个方向的吻
夕阳和朝霞,停留在时间的两个彼岸
如果风静止,空气窒息
同一片云,或可以被命名为晚霞
无数的自我,在表盘的圆轨中擦肩
刻度上残留的影子,足够拼贴出一幅自画像
在他的眼神里,你看到画里的女子
珍珠从耳垂上晕开暧昧的光泽
眼睛里藏着春水与飘萍,聚拢又散开
涟漪回荡,揉搓出从思想抽离的语言
你嗅到盐的味道,也从画像重合到身体
他和她的画像相遇
那一刻,现实已经预演了一生的错过

林中鸟

这一树樱桃,都已归属天空
雕琢宝石的方式,属于
大地的歌颂者
偶尔,激起一阵风
穿透空间阻隔,不怀好意地
掀开躲避一隅的目光
玻璃折射的光,易于分辨
渺小与伟大,每一片鸿毛
都在以绝对的自由,嘲讽
紧闭的窗口


《花与蝶》

一把鲜花早被截枝
瓶口收束最后的倔强
一只蝴蝶突然闯入
从玻璃窗上跌落
撞向墙壁、桌椅,终于力竭
蝶与花对视,有了相同的惊慌
屋子里各种事物,因此尖叫:
别再关心外界,只对美负责

《蔷薇与鸟》

一声久违的问候,解锁
四月的门扉,一夜之间
蔷薇从床单、窗帘、桌布上遁逃
移花接木,沿着眺望的目光
爬过墙头。你看到
季节攒足了花香
翘首以盼

花朵以极盛的姿态舞蹈
香露,颤栗于春风的尾声

一只鸟,却有不同往日的婉转
它已准备好,在风雨来临前
啄食目光里,提前的叹息


《蔷薇与我》

蔷薇
类似于玫瑰
像我,类似于蔷薇

刺藤上细密的恐惧,刺疼我
一瓣馥郁的香,一半属于我
还有一半,离弃我
像一朵玫瑰的睥睨

它们开落得极为无序
我也被允许散漫
等待时节,给我的生命
定制 相同的时序


《失眠》

被囚于一张床的睡眠,从左边
滚到右边,有悬崖相逼
从右边翻回左边,是峭壁的窒息
羊群被赶入绝境,在默数中
一头接着一头死亡

强闭的眼睛,总是看到更多面孔
他们大多有相同的漠然
不如睁眼。看黑,如何填满了夜
想像,一束光,如何照亮了我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4: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粘贴发布后没有分行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6-17 16:55 , Processed in 0.0530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