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276|回复: 0

中国优秀诗人写作史之10首精品展读|晏略殊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6 08: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晏略殊,70后诗人,后意象诗派创立者。有诗歌发表于《诗刊》《星星》《诗林》《中国诗人》《诗潮》《绿风》等诗歌刊物300多首。曾获得“第三届盛京网络文学奖全国大赛”诗歌奖及“最佳网络人气奖”等多次奖项。入围“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辽宁文学奖”等。出版诗集《暗河记》等。

精品展读
   
●斗牛犬

华山脚下,我遇到
很多斗牛犬
它们将骨头吞进嘴里
再吐出来
吞进去,再吐出来……
直到骨头变成
没血没肉,惨烈的白骨
我也沉迷于
这种毒。它们吃饱撑得
一脸戒备,向你迎来
用宽大的狗鼻,嗅你的身体
和脚,撕咬你的小腿
带走你的体味,也发出
近乎扰民的汪汪叫
秋风萧瑟,甲虫茶翅蝽
躲在树根。斗牛犬
穿着人一样的坎肩和漂亮
的小蹄鞋。有的在石头边
抬起后蹄尿尿
有的在草丛中蹲着拉屎
这时我才惊恐地发现
这些斗牛犬,原来有雌犬
也有雄犬

●霜 花

以为单位的车质量好
可以使劲造
在去内蒙的路上
我们还去了修理部
检查了气门
没毛病。后来张师傅
发现发动机拉缸
我呆呆地看着地上的霜花
让其他人陪着我受冻
等着修理部的女工
擦胭抹粉,涂红嘴唇
不必谈泄露的多,校园的霜花
一定还在背地里叫嚣
这回好,活塞要换
曲轴要换,机油泵也要换
就这样,都换新件了
单位的车质量能不好吗?

●早会

每周日,这些鸟都在
巢里开会
叽叽喳喳
早会,将我吵醒
先是鸟领导讲
然后,是鸟同志们补充
他们像是在吵架
你一嘴,他一嘴
他一个树枝,你一个树枝
在眼前晃呀晃
听他们辩论,翻译
我抽了很多烟
抽着抽着就困了

●回应

我在家里摆弄着手机,
听到门口有脚步声。
我问道:“谁啊?”
“主人在吗?”一个声音传来。
我穿上拖鞋,
挪了挪脚边的红豆杉。
“噢,在呢。”我走出了客厅。
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
夹着黑褐色的包站在门外,
从门缝看着我。
“我看一下您家的水表数,”
他很客气地说。
“就在那,”
我指了指餐厅里的厨柜,
“需要把头探进去。”

●落叶外传

落叶继续在风中舞蹈
马路上,行人众多
有的人看着自己的脚尖
有的人看着前人的脚跟
厕所的窗户上,挂着
破碎的磨砂镜,照见千百个我
露水中的晨勃。落在地上的
空白稿纸写满春梦,了无痕迹

秦砖汉瓦是抽屉里的日用品
被游人们拍来拍去
又踩来踩去
孩子们手中的窜天猴
等着被烟嘴点响
皮鞋等着被抹布擦亮

海洋之星华灯初上
点点秩序,在梦幻的潮波中
打开前戏。勇往无前的
水手,体味人生起落
宇宙苍茫渺远,生命永无归途
敬畏今日,且歌且行
也怀念老房和烟筒
你有门洞风,我有霸王弓

骑长风,回到故国边塞
两军阵前,厮杀惊天泣鬼
携夫人上马,私奔
在朝圣的道上,一路乞丐
地上的盔甲被人流踩踏
目不堪睹,沟渠里血流成河
我有退却之心,流浪
想到活着,而你们的梦
长在我的腿上
我的梦,藏在你们的眼中

我拔掉城墙上过季的草
也擦去了秋霜的痕迹
在沙滩上放歌,在绝壁上舞蹈
以偏见解剖偏见
以梦想造化梦想。好吧
我像落叶掉进了
洞庭湖,月高风黑
游了七天七夜,才回到了现代
上岸后洗车,加油
换了空气滤芯,可是一露头
就被雾霾呛得咳嗽

想去北京,卫星导航说
北京塞车。想去洛阳
广播说牡丹,迁都菏泽
想去回沈阳,教授说乡道颠簸
是不是我耳朵生病了
去医大吧,我的天啊
长长队伍排到了怀远门

想去旷野,哒哒溜马
可电话,总是串频
先生,你金地悦峰的房产装修吗?
先生,你投理财吗?
先生,你周六来万达广场
参加家私活动吗?
免费赠送在大礼包
先生,你把妹吗……
终于有一天,我勃然大怒
狗日的,我正在开车

是的,我想随你们回到初来的城市
抽烟、喝酒、赌博
输掉我生活所有的积蓄
让反而轻松的自己
走街串巷,落草读书
举头三尺,人前人后有神灵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请不要奥脑,美好的日子即将来到”
鬼才知道还要学会聊天
交朋友,才能四处混饭吃
到女友家,食海鲜,喝红酒
驾车江边游,后山捉迷藏
人生漫长,归去月下花香

历史的磨砺期,稻草人养足了精神
他日,商贾云集,交友圈地
装模作样,却也有利可图
“生活,就是让别人也生活”
对付满地的无赖、骗子和愚蠢的小人

●还俗

老鼠啃咬着墙角,工人
在小区里大修边幅
鸽子拍打着翅膀,从高处
欣赏讲复数的蚂蚁
雨点撞到通透的玻璃后
疼痛地流到地上。牛羊在这边
吃进草,在那边挤出奶

一些新栽的植物
借着风势,先要学会推翻
经典建筑,轻易
水中的倒影摇摇欲坠
教堂何其遥远
轻易,动摇了显露在水中
浮萍的肚脐

秋风瑟瑟,动物排挤着植物
青蛙将鸡毛蒜皮
广播了一个下午,却忘记了
井有多深。我俯身
村庄的广告牌,看
画面上的老柳和装死的猫
冷风中的人们排着
长队看热闹。候鸟提醒我
该添衣服了。他们
成群结队地飞向桃仙机场

美术课上,孩子们
集体画落叶,但是都画
的不好。只有
一个孩子画的像,他画了
一棵胖墩墩的秃头树
风吹窗前的落叶,沙沙地
低吼。聆听大自然的
曲调是回到童年的事……

而今,那些牛逼的鸟
在天空飞,将鸟屎任意
地拉在名车上
夜空星星点点,照亮撒在
庄稼上的毒霜。照
是来自低层的油纸
给没有立场的人以指挥棒

我不是不想睡,是睡
不着。梦里被踹了窝心脚
小男孩病了,他高烧
额头烫手。喝了太多的酒
他却拒绝吃药

他在梦里走路,说胡话
跪拜,走岔路
他兜了一圈又一圈
小男孩迷路了,他只绕着坟
走圈。不,小男孩病了
他在深夜的樟树下吐白色的药

直到晨雾填满了山腰
如瓷器磨砂,患得患失
浩荡的波浪是顽皮的
老板,在沙滩上打组合拳
人群围成了三个圈子
他们兜售各自的江湖补药
广告是名与利
的游戏。英雄要问出处

游客们一堆堆,一块块
撑起了各自的营帐
近年,泡沫覆盖了生物圈
石油的泄露
使大批水鸟生不如死。鱼
失去了大自然的天敌
在水面上翻白眼。人们打扑克
划拳,喝酒。仿佛
等待着,一场飓风的到来

我右后侧一千米处,半蹲着
一个穿鸭鹅绒坎肩的人
向我这边比划着,他制造了
并传播着自己的妖言
人们各行其事,偶有几个
孩子跟着模仿
狭窄的帐篷内,族人
习惯了闻那些臭脚和
混浊的气味。习惯了听
那些肮脏的谶骂
和低劣的调情。习惯了
肆意地乱投垃圾
堆空酒瓶,往地上弹烟灰

这是一个航天飞船的时代
人们不再谈论公理
我不再仰望人们行走的路程
只要看走路人的眼界
看他们是否坦胸露乳,就
知道是不是本地人
出来混是要还的
砸庙堂之高,让神迹还俗

●盲人推拿

在一加一洗浴
我喊人按摩
来了一名女士,给我
按几下,感觉不爽
我问经理,有盲人按摩吗?
经理说,有啊
盲人戴着黑框眼镜出场
果然,推拿力道十足
开始的时候
我感到后背的皮肤
火辣辣,爽歪歪
可是不一会
盲人就把隔壁客人叶飞
紫灰色的肉皮
推到我的后背上来
后来,我知道
给我推拿的盲人
是经常来洗浴的看客

●秋日开发区

我摇下车窗,看鸭鹅
在池塘中插科打诨
垂柳像丢盔弃甲的战士
假嗓子不敢着面
完整的荷叶在昨日
枯死,掩人而涕。残缺
是季节的独厚
那些看似风光的门脸
是空气中的浮雕
在季节的尘埃中,负债累累
色即是空,门洞风
如沈表妹的话语
在可有可无中呻吟
无法对号入座
亚麻色的藩篱,先于
野牛的到来而倒塌
那晃眼的纸牌,等待时间
之雨来预埋
所有通达的柏油路上,落着
无边无际的灰
沙沙沙,寂静走向远方

●旅人蕉

走在沙漠上的人,久了
总会寂寞,累,口渴
在辽阔无边的沙画上跋涉
请相信,每一粒沙
都有其精致、开放
幽微的嗓音
可以举沙成塔,也可以
压倒一切昆虫
在沙画上任意地涂抹
是你的行为艺术
如果造化好,会遇见
旅人蕉,不必急于去投胎
请将你的匕首
插入草的腹部。那眼里
会流出汩汩的甘泉

●悼左秦

十一月的天堂足够凉爽
兄弟,别忘了给自己添衣
去年的今日我们网上
青梅煮酒。明年的今天
我们梦里聊诗

你曾向我讲述过去意
我愤怒地指责了你,原谅我吧
就像原谅世道、命运和哀伤

你走的太匆忙,直到离去很远
我才知道。勇士可以低头
这显然不是一个意外
那一碗酒,我还给你留着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2 19:13 , Processed in 0.14135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