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192|回复: 10

[诗歌奖投稿·组诗] 【嗟春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 17: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烟波江上 于 2018-6-1 17:59 编辑

◆嗟春秋

春雨无色,能染万物
桃红,李白,柳绿
且絮意飞花,仿雪效梨
后起,一河的蛙啼,溢
形同虚设的堤,耳根淹在了水里
燕子却掠影渡水,低徊
此时风微
彼时槐花高绽,又时而汹涌于树冠
风涛沃面,凉热适中
宜在指上听琴,或于梢头闻风
恰伊人茎叶在手,绕指柔
低眉,低头,含笑,含羞
忽又蝉声如雨,骤落,耳畔的滂沱
却泻下一地浓荫,镂空光影
若无风,漂移的树影,看不见的动
但日月,行色匆匆
徒扼腕,岁月如歌,不耐穿梭
蹉跎成满树黄叶,酝酿凋零
只欠西风
一朝凌波,水也老了,皱纹层生
锦鳞碎,一道残阳万点,柳发披散
凭栏候,一轮明月簪头
一时晚云不屑跟风,泊于天海不动
街走游龙,人,却萍踪难定
顺风而行,冷雨从背后偷袭
细密的打击,考验我的听力
却也下江河万千,窗前,即岸边
将晦暗坐穿,朝幽静下潜
淡漠舒展,思绪超越斗室的边缘
心事难言,却难掩,只缘
人生如网,编织苦乐
难逃经圆纬缺,况且纵福横祸
入夜,虫声偶发,点亮谛听
不平为谁而鸣,那断砖下的孤蛩?
夜半三更,又是谁的耳朵独醒,将哀伤收听?
沁凉,把肌肤感动
又梦,落木当风,纷乱了眼睛
只等,三千夜雨,下一城清凉
清晨,清爽
只凉风低度,微醉愁心
缤纷,看落叶无主,无助
风向指引归处,伤心的音符
不垢不净,哪来哪去,泥土
而雨洗风涤,尘污坠地,晴空一碧
宜,向晚登原
北天,参不透的悠远
视线之外,天外又天
但穹枝裂天,金丝铁线,破碎的蓝
一度,于落日近,于远眺远
是那南飞的雁
畏惧严寒,去远方,远离冰霜
让我们隔时空遥望,星光即眼光
并共戴日光,月光
然后霜降,白露未曾为霜
草上,缀多少珠朝阳?
与老树比邻,感受沧桑
闭目,半脸斜阳,群山托不起的苍黄
一轮颓丧
开睑,望残秋最后一眼,用尽凄然
江山,倏忽易主冬天
于是风曳枯木,搦管操觚
于午后,枝影题壁
抽象的文字,记载冷天冻地
最荒凄,太阳在冻云后运行,早中晚分辨不清
气温会趁势逆行,午前午后,比早晨还冷
索性
就给我一方残山剩水,由我一个孤家寡人
怅寥廓天地,一去无际
似孤鸿,千里单骑,漂泊无依
悲离,欢合的形影兄弟
后来,后人,依旧红尘滚滚
可谁能辨白,那起自脚下的尘埃
哪一颗来自我千年以前的遗骸?

◆雨夜梦回

夜深,与海无异,心坎决堤
被一件最冷的兵器,沁凉漫溢
透过窗,偷袭了帐底
那抹轻寒,薄似蝉翼,一袭绫纱蔽体
而老透的秋夜,静谧
此时谁发悲歌,于万籁饮默之际?
孤蛩啼泣,其鸣盈耳,将死的谵呓
凄切,将心反复切细,但再碎
久经腌渍,肉丝,也已浸透秋意
雨,开始鞭挞铁器,弃置檐底
无序的敲击,交替的疏密
最终,将虫声浇熄
生命,若注定是一出悲剧,当用尽一生演义
聊以自欺,也不过是在梦里,排演现实的续集
那里,花经雨洗,有我,有你
就是没有失意

◆写给静秋
——感于《山楂树之恋》


酸,伪装成甜,两厢行骗
山楂,为悲剧冠言
用最初的一眼,望最后一眼
然后,他直奔青天
弃你在人间,仰望,漫天星寒
他比星远
你,人衣两单,霜肩
担不起太美的从前,月下,花前……
都说,人生苦短,却于伤者漫漫
山楂树下,你站,悲怆腾焰
烧你的有生之年

◆雪中行

打开伞,撑起一片仅属于自己的晴天
任雪乱,风的回旋,迷茫在眼
大步向前,路,直指天边
可天边望断,鸿蒙再现
且看山虽近,却不见,何况遥远?
树,披挂上阵,俱缟素
列队路边,谁不胆寒?
人心似水,你冷他硬,反之软
雪花入怀,硬度锐减
成水于瞬间
而践踏之下,溶雪成冰,坚
夜早产,灯火迷离,蛾蝶千万
天地间,青光微泛,童话上演
行人几点,将何种角色扮演?
寒冷针砭,手足脸
家,风雪围困下的温暖
此时,乃归心最核心的概念

◆晚风初定

躁动了一天的暖风,向晚初定
万籁敛声,肃静中,鸟鸣脱颖
直达谛听
几朵浮云,若萍,动似非动
天边淡抹绯红
草色青青,露水潜滋暗长,于深更
体态丰盈,珠光辉映繁星
我,傍水骑行,迎送
柳暗
花明
野芳正盛
昆虫小股出动,与我狭路相逢
一任上脸的触碰,频仍,零星
而手脚裸呈,清凉任由受用
只眼睛,隔着树丛,迷离于昏黄的远灯

◆龙床水库

崖壁内切,石床上,一个王朝曾在此休歇
瀑布千尺,一泻千里之势
既像崛起
亦如衰落
水库,水静如镜,太平
将军石,空守着波澜不惊
一身的武功
只下游,穿插芦苇丛,鹅鸭演兵
但仰望,湛蓝的天海,鲜翻白云之浪
兵戈,早成年深日久的断档
耳目,聪明,如今却只为风光
听,水击石响
看,草青苔苍
且林荫森凉,任由肌肤歆享
徜徉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4 09: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坐镇宇宙 于 2018-6-4 09:13 编辑

旷世奇才的说。但有点哆嗦,其原因,是不注意“意念包含”,所谓透,一定包含着“隐”。只有隐的加入,你才能够更透、更包容、更有在、更全面、更合成得起来。

从穿透力来说,在行文方式上,与雪原兰波相似。都具有全面深刻的穿透力,把载体嚼得比较烂,自我形成较为明显。

但是,就缺乏对最后那层膜的穿透,不能像雪原兰波那样,具有了伟力的包含、蕴养与爆放。

不够隐,即不够爆。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7: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6-4 09:12
旷世奇才的说。但有点哆嗦,其原因,是不注意“意念包含”,所谓透,一定包含着“隐”。只有隐的加入,你才 ...

感谢您的关注,感谢您的细心惠读,更感谢您不辞辛苦的评判,让我能得以换位,从您的角度来审视自己,避免当局者迷,谢谢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7: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兰波君的评分,在此向您致敬、问好!
发表于 2018-6-6 21: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烟波江上 发表于 2018-6-4 17:26
感谢兰波君的评分,在此向您致敬、问好!

看完诗,知道你是活在古代的人,那语言保持新鲜。问好兄。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7: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原兰波 发表于 2018-6-6 21:24
看完诗,知道你是活在古代的人,那语言保持新鲜。问好兄。

“语言保持新鲜”,有道理!学古,但不泥古,在继承精华的基础上,能有所创新最重要。而且,我还感觉,多背点古诗、古词、古文,到一定程度,量变会引起质变,从而反作用于白话文,使行文运笔发生质的飞跃。

发表于 2018-6-8 18: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烟波江上 发表于 2018-6-8 17:41
“语言保持新鲜”,有道理!学古,但不泥古,在继承精华的基础上,能有所创新最重要。而且,我还感觉,多 ...

注意力应该放在精神上。不要狡辨。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21: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6-8 18:59
注意力应该放在精神上。不要狡辨。

您误会了。
我只是在说自己的一点想法,观点当然不一定正确,但绝没有不接受别人好的建议,反而还为自己的不足辩护的意思——“讳疾忌医”,是比缺点本身更大的缺点!更何况我还明白,您和兰波君能关注我,并给我提意见,是为我好,是希望我能有进一步的提升。对此我心存感激,谢谢!

发表于 2018-6-13 08: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烟波江上 发表于 2018-6-11 21:21
您误会了。我只是在说自己的一点想法,观点当然不一定正确,但绝没有不接受别人好的建议,反而还为自己的 ...

呵呵。可能我的表述方式,是本质自然真实式的。所以,我所说的不要狡辨,并不是指你在狡辩,而是说不要去那样做,是我对逻辑本身的一种预置。我说话,都不是表面上的对意,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建构性的。因此,可见,真正的做人,表达方式都必须走入本底。从此一见,你的能力,还挂在表面上,下不来。但妙在,你不是安顿在表面上,这就是我之所以我欣赏你的地方。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7: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坐镇宇宙 发表于 2018-6-13 08:22
呵呵。可能我的表述方式,是本质自然真实式的。所以,我所说的不要狡辨,并不是指你在狡辩,而是说不要去 ...

原来如此。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4 05:57 , Processed in 0.1730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