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楼主: 罗文辉

[诗集奖投稿] 《仲书的诗》(作者:仲书)-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国际诗歌奖第一部诗集奖参赛诗集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1:36:41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1 青春足迹

秋天里的一丝冷


炎热的夏走了,
它静悄悄地,
在人们的视线中,
一晃而过了。

深夜,
我在电脑前发闷,
无忧无虑,
无所事事。
忽地,
一丝冷意不禁涌上心头。

风细细地吹,
鸟儿在欢歌。
嘈杂的鸣叫声,
仿佛泯灭在这深夜之中。

这晚,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小秋的到来。
她来我们这里做客,
彬彬有礼,
轻拂衣袖,
翩然而来。
秋天里的一丝冷



炎热的夏走了,
它静悄悄地,
在人们的视线中,
一晃而过了。

深夜,
我在电脑前发闷,
无忧无虑,
无所事事。
忽地,
一丝冷意不禁涌上心头。

风细细地吹,
鸟儿在欢歌。
嘈杂的鸣叫声,
仿佛泯灭在这深夜之中。

这晚,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了小秋的到来。
她来我们这里做客,
彬彬有礼,
轻拂衣袖,
翩然而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1: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1 青春足迹

冬花


透过半开的明窗,
映入眼帘的是茂涩的青叶。
依连着冰簇的棕枝,
独自,独自沉寂在冬花的落膝。
我希望飞过,
漫长而积淀奋执的三年。

远方的冬花,
大抵同曾年的忆册;
在冰寒弥浸的“黑省”①,
侧躺着一个,
一个含香般的,
凝结殇怨的姑娘。

她的身上,
是有含香一样的素丽,
含香一样的柔幔,
含香一样的芬芳,
如冬花洁白,
洁白得不染一滴浊液。
在冬的冰城中,
坚忍又彷徨。

她彷徨在那寂凉的冰城,
套着小手套,
静默地等待,
等待在冬花烂漫的伊角。

她无意地走进,
走进我的心扉,
在心扉里轻奏,
奏出漠茫的关心,
缭绕、牵绊、徜徉。

透过半开的明窗,
映入眼帘的是茂涩的青叶,
依连着冰簇的棕枝,
独自,独自沉寂在冬花的落膝。
我希望拥守一个,
紧扣心锁的虫儿飞②的姑娘。


【注释】①黑省:指黑龙江省。②虫儿飞:一首歌曲的名称。这里是说心爱的远方的姑娘喜欢听《虫儿飞》这首歌,他对这首歌情有独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01:04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1 青春足迹

含羞草


昔日,
我曾深爱的姑娘,
我曾一如既往的相思,
她的身姿依旧妖娆,
她的声音宛如天籁。

可是,
在几乎接近成功的理想,
在几乎快实现诺言的中途,
她,
无情地,
不知缘故地,
悄然远走了,
走到一个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我心中的含羞草,
你可曾知晓我的真心?
你可曾明白我的努力?

如今,
你离我徜徉而去,
你不由分说地远走而去。

我,
伤心过,
难受过。

但是,
我始终没有后悔过,
也没有放弃过。
我等过你一个月,
等过难熬的烈日。

可惜,
你却没有回来,
你更没有解释。
我在迷茫中寻你,
在期待中望你。

最后,
另一株陌生的含羞草,
在我的心中发芽,
在我的内田生根。

而我,
只能容纳一棵我的含羞草,
只能去关心一棵可爱的含羞草。

这棵含羞草,
应该会在我的心田开花结果,
应该会在我的眼中默默相视吧!

含羞草,
我心目中的那个姑娘!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04:24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1 青春足迹

本帖最后由 罗文辉 于 2018-6-11 12:06 编辑

夜光下的法兰西


忙碌整日后的夜幕,
在隔了时间的空隙里悄然而落,
疾风将我送至向往的目的地。

远处渺茫的漆鸦,
仿佛是曼妙的身姿在摇曳,
抢夺去我那宁静的心。

时光的沙漏在一点点地流逝,
我已没有过余的生命
可以维系那颗宝石,
只能在沉寂的夜晚,
留下我的葡萄——
和着四起的风,
拌着甜蜜的沙拉,
不留遗珠地喂着远处的你。

朦胧的月光
温和地照在你的身上,
却打落在我的脚踝。

让我们尽情饮完最后一杯羹,
不让法兰西的土壤上留有遗憾。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1 青春足迹

论国育


在念高中的以前,
一个美好而温柔的声音传响了:
国家强大了,
人民自由了,
生活富裕了,

这,
听起来是美丽①的感慨,
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还编织了谬言,
不知道德地传骗一个个孩子,
还“教育”了一代代学子。

不知何时,
也许是命运捉弄罢。
曾经的紧张学习,
曾经的谆谆优师,
曾经的比现在更铁②的学校,
悄悄地走了,
悄逝在一次松懈③的不经意④间。

现在的处地,
是前年传说⑤的回收窖⑥。

初入陈校⑦,
陈破的课桌,
灰蒙蒙的房窗,
在混淆白漆的室壁上,
竟凹嵌着没有壳皮的电线。

无论春夏秋冬,
始终不变的是破败的教室,
始终不变的是霉发的食物,
始终不变的是缓慢的进度⑧
——居谬⑨“为了适应学生的接受力”。

远远落于公校⑩的师资不论,
仅进散发着恶臭的宿舍楼,
硬顶着午休的闲散的强规,
有心学习也被缺陷的规定,
也被渐行的进度,
也被少作业的克扣,
在光天化日下公然扼杀了,
血淋淋地迫害数年的光阴。
眼前的烂腐,
是曾几何时的我,
亦或是无悉⑪的外人,
所不能想象的啊!

未来和曾经,
在用历史警醒着我,
也在提示着人们:
如果合理地“贪污”⑫,
如果金到用处⑬,
如果官民合心⑭,
如果没有无知,
教育何以不兴?
受教何患至少?

国之教育,
何时能清醒着发展啊?


【注释】①美丽:这里隐喻不合现实的感慨,有讽刺意蕴。②铁:强硬。铁规:强硬的规定。这里讽刺良莠不齐的民办高中在物质上低烂不堪,在制度上却严厉得毫无人性。③松懈:放松。这里指学习不认真。④不经意:这里指没有在意拥有过比他人好的学习条件。⑤传说:这里是从未听说过的意思。⑥回收窖:浅意为回收废品的集中地,深意为接纳中考落败且无权无钱的家庭资历的学生集中的民办中学。⑦陈校:这里仅指江西上饶本土有名气的房地产开发商陈冬英建办的民办中学。⑧进度:这里是指教学进度。⑨居谬:居,居然;谬,说谎话。⑩公校:公办的学校。⑪无悉:不熟悉。⑫贪污:这里指在国强民富之时,官员应可向国家领导人或上级部门申请涨工资,非因私欲而挪用建国之款。建国之款,亦称公款。⑬用处:有用的有益的地方。⑭官民合心:官员与百姓同心协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1 青春足迹

本帖最后由 罗文辉 于 2018-6-11 12:35 编辑

你说·我说·他说


(一)

说话,
是上天赋予人的伎艺。

生物,
身处三维空间,
仅用三维思想去说。

先知,
超越三维的高等人,
极易被低等人所俘,
押进铜墙铁壁围死的深渊——
关,
闭了超前的言词,
灭了前方的光明。


(二)

忙碌的人们,
等着生命的终结——
没有明灯指引。

被迫无所事事的人,
无奈地待着大船驶来——
始终牵挂儿时的梦想。

这俩类人,
出现于同时同地,
却不同于选择,
最终的结局
也不尽相同。

或许在曾经,
他们都做过——
低下眉梢。

然而低眉,
抢走了他们的尊严,
送来了无尽的凌辱。

你说——
要钱。
他们说——
给钱。
结果——
谁也没有钱。


(三)

低等人,
没有幸福地活着,
没有欢乐地活着,
又为什么要活着?

高等人,
欢笑地活着,
却不全是幸福地活着,
又为什么要死了?

我说——
活着,
不是为即将死去的自己,
而是为刚重生的自己。


(四)

生活在地狱的人,
总会用邪恶的心,
愚蠢地戏谑着诚信。

生活在天堂的人,
总会用正义的心,
聪明地捍卫着诚信。

他说——
诚信是什么?
一文不值。

她说——
诚信是良知,
价值连城。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32:48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2 微观新文化

本帖最后由 罗文辉 于 2018-6-11 12:34 编辑

Part 2 微观新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2 微观新文化

本帖最后由 罗文辉 于 2018-6-11 12:44 编辑

思念

破浪的风帆将我行进,
远方的姑娘你又在何方?
苦苦追寻追寻。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2: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2 微观新文化

本帖最后由 罗文辉 于 2018-6-11 12:52 编辑

一世纪

生活在过去的人啊,
重温党史的人啊,
安逸拼搏的人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8:40:44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2 微观新文化

成绩

勾心斗角的官地,
为教育学习的生地,
成绩是多么的重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7-18 12:47 , Processed in 0.0576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