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37|回复: 2

[诗歌奖投稿·短诗] 短诗10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 07: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惊蛰之惊

当一朵花落在我怀里
用花的睡眠
置换我的梦

我的呼吸始终
试图寻找比惊悚
更有效的侵入

你不肯承认你自己
原谅一次菜青虫的理由
仅是
它已长成粉蝶


◎立夏之立

在春天你可以
绕过一棵粉红的杏树
绕过连续阴冷的雨天
绕过跌破膝盖的尴尬和血痂
绕过婆婆丁悄悄顶在头上的黄花
和荠菜的小手招摇
绕过感冒时
丁香花的芬芳领域

但是总有些是绕不过去的吧?
比如这个立夏
伙同一场强对流天气
突然降临


◎小满之小

世界太小了
堆满了我们说过的话

以至于我们很小心地转身
很小心地咽下
一句又一句辩白


◎白露之白

凝结的过程
不掺杂任何思想

它先不染于内心
然后不惹风尘


◎寒露之露

车过寒岭的隧道
山崖旁某片叶子上凝结的露
滴落到风挡玻璃中间
它身不由己地向上滚去
那不是它的风
却是它的冷

它原本想折射阳光
焕发璀璨的色彩
它宁愿消失在阳光中
——但是它很冷

在没有风的早上
它被迅速风干


◎大耳猬

它对自己的保护
不是依靠盔甲
而是与整个世界
针锋相对

它扩展着自己的聆听
它的聆听里充斥着
千疮百孔的回音

它爱它自己
但不爱它眼中
那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P.S.大耳猬,荒漠地带特有的刺猬,属濒危物种。

◎花格贝母

那株植物
穿着我少年时的悲伤
重复我的过往

我找不到一种沟通
将他的未来阻挡
只能看着它
把我中过的毒
一一品尝

P.S.花格贝母,百合科贝母属植物,花朵有英伦衬衫般的格子。


◎从高层住宅上落下的拖鞋

是驾着小家庭的争吵声
穿过纱窗?
还是从衣夹上看破窗外世事
奋身降落凡尘?
一只胶皮拖鞋用它的粉红色
吸引路人的猜想

拖鞋虽然不会坠亡
而我差点就被这透明的情绪
狠狠踢了一脚
就差一点


◎缀行甚远

其实狼早就不纯粹了
融合了太多的威胁
便不肯再用声色
来标识自己

它藏身于自己的名字中
愿意以一个暗示
让啼哭戛然而止
让美梦一脚踏空
让欢愉在瞬间被截断

狼如今就紧跟在我身后
我试探了很多次
显而易见的是
我携带的口琴、圆珠笔和马鞍
都不是它想要的


◎盆栽

他泡脚泡得太舒服
泡到水都懒得再流动
双脚被冻结在盆中

装着自己脚丫的水盆
沉得无法想象
他怎么端也端不起来

于是他
像盆栽一样站着,像盆载一样
等春天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10-18 01:52 , Processed in 0.05195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