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诗歌奖
查看: 79|回复: 0

[诗论随笔] 一个奇怪的现象就在我身上发生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17:4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奇怪的现象就在我身上发生了


      人之初,语言短,需要格律来保证艺术的样子。于是,产生了格律诗。这实际上是对低幼级艺术的一种提领与保护。
      但随着人的艺术走向精神的诉求越来越高,或者说真正的艺术水平越来越高,格律诗就越来越不适应需要了。这一点,从格律诗的不断被打破走向自由化,可以很明确地看出来。像李白这样的伟大诗人,虽然也写格律诗,但处处都不按规矩办事了。毛泽东也劝现代人不要写旧诗。当然,一些故纸堆的文儒却赞美格律诗是戴着镣铐跳舞。但你见现代人有几个人都爱载着镣铐跳舞的。你想想,我自由自在地跳不好,为什么要戴着镣铐呢?何况,自由自在,失去了镣铐的借口与保护,不是更难更能够体现精神所至吗?很简单的道理,只不过在历史中不同的诉求层次的自我维护,所故持的口实不同罢了。
      这是诗。对于任何一门艺术,其实都有着同样的人的历史,载体在历史中的反应不同样罢了。比如书法,楷书就是律诗。当然,篆、隶等就可以是骈、赋之类的,太历史了,就不说了。说远了,还有甲骨文、金文之类的。行书,就是李白体的长诗了。而现代就写纯粹的自由诗了。文儒杨炼曾批评我说,说我写的格律诗不是真正的格律,我说当自由诗就好了,他怎么有话可说呢。实际上,一切诗都可以看着自由诗,只不过在特定条件下产生的相对不自由诗,或者说是自由诗本身谋求的一种模式罢了。但前提是,自由待之,取梗而弥新。当然,一切书法都可以看着狂草。只不过,行书和楷书是特定的狂草罢了。而且,一定要把行书和楷书当着狂草那样去制意。这也是苏轼所说的“狂草难得严重,楷书难得飘逸”了。当然,他说的很粗俗,细致的理论不能这样表达,有种华而不实的感觉。
      我倒霉在于,我的人生境界已至自高,年过半白了。但我现在才手执书法,加之习惯性的机械传统的楷书感觉影响了我,所以,我现在楷书写得很难,特别是写的很不舒服,强求起来,似乎更加困惑。但我写草书,虽然自得还不如人意之多,但已能让我得到充分释放,写得心甘情愿,因为全是意气在里面造作,因此得心应手于发展途中。
      基于前。楷书难在基功,它必须有长久的时日,但一般也不过就十年寒窗。但草书,要求的不仅是基功,而更多的是意气。但意气的形成,就不仅是十年之功了,而是一辈子的事,甚至是天赋所有。如此,我明明知道我的草书最终还是要过楷书这一关,但我现在的草书就比楷书要好好的多,其实是因为意气素质的原因。如果我对书法更加熟悉,我的草书就会得心应手,高成低秀。而楷书就会在我草书熟悉透之后,偶尔以草书的姿态写写就。毕竟我才练了不到两年,据说书法五年以内都是新手,我就心安理得多了。
      刚练书法,我就急着想用自己的意气迅速打开书法的大门,但发觉根本不知道如何入手。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也写的很顺手,差,差在明白处,好,好在自得里。于是,一个稚嫩的书法圣手就这样诞生了。不记不过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8-6-24 10:54 , Processed in 0.10938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