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艺网

查看: 461|回复: 0

[原创贴诗] 雨人——拾穗集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0 15:5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人 于 2018-5-31 09:16 编辑

雨人简介
本名陈洪远,广东平远人,1966年11月生,1989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现居南阳油田。作品入选多种年选、刊物。诗观:写诗是一门手艺,也是生活的一种方式。
具体地址:河南南阳油田档案馆  陈洪远 收     邮编:473132
电子邮箱:kkkvvv6@163.com    0377-63830581


《等雨时所写》


佛言:在一切足迹中,大象的足迹最为尊贵。
你写诗的语气太急促
放慢一些。
是什么,在逼迫你?
快下班了,十二点
雨突然大起来。这样回去会湿透。
我给家里打个电话,晚一会。
望着窗外的雨丝
读到朵渔的访谈——
“其实你的人生是被设计的”
想到这,心情很糟糕
像藏在夏天草丛里的蟋蟀,被秋天
赶到大楼的走廊。
人们都习惯于顺从身体
很多罗马尼亚男人走路时搔自己的阴囊
将一些用于性交的词汇挂在嘴上。
杨黎在废话诗里讲
不要比喻,直接说。
比如:一个终日抱着电视赖在床上的人
直译过来——沙发。土豆。
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
楼上有人打鼾
夜不能寐,怎么办?
你也打鼾。


《旅行》


大街上女孩子穿的越来越少
分不清你是在室内、室外。
楼对面
一个女的在屋里
光着身子自由地走来走去。
我想敲她的门
谈一谈诗歌
也应该裸体呈现。
夏天一起到西部
拍一部纪录片
讲述一个放弃工作的人
去旅行
在赶往灵山朝拜的途中
他变成了一只山羊,混在羊群里。


《狗套》


夏天的空气像铁丝网。(我不知道有谁曾用过)
在这个时代,做到词语不重复,很难。
我站在路口,观察上班的时间
没有人停下或弯一下腰。
只有形迹可疑的人:
小偷、流浪汉、妓女、诗人无所事事。
踢脚下的落叶、石子。
打开镜子,涂涂口红。
我神情恍惚,前言不搭后语
烧上水,忘了关火。
医生说,把心脏换成闹钟吧,你就有时间概念了。
我有种菜的经验
茄子、黄瓜、西红柿在地里静静生长。
但一提起笔
总想到如何用阴影衬托面部表情。
灵魂是什么?
取下两节电池,手电筒就不发光了。
就这么简单!
七个月大的胎儿被强行流产
因为他的母亲交不起罚款。
无人能逃脱,这个世界
在工作的地方
我是外乡人,回到出生地我还是外乡人。
像寻求避难的女孩
在狗镇
被一群没有恶意的普通人像狗一样在脖子上栓上狗套。



《工匠》


顾城把裤衩改成帽子
戴在头上。
我也需要换个地方
新的感受。
涂上泥巴,扮作稻草人
在公园
她把衣服搭在雕像
草地上花儿吐着热气。


对着电脑屏幕
时时陷入生活的单调。如何虚构
来自大脑的压力。
医生劝我练练倒立。
耳朵灌水
踮踮脚尖,一蹦一跳。
在生活中
我是被追赶的兔子。


魔头贝贝说:
决不再酗酒,喝大,绝不。
像宋庄的诗人
狗一样生活。
白天我们是工匠
设计精密的仪器。
夜里放出 猛兽
在梦里,到处杀人。


《谈论》


鱼缸里游着两条鱼。
“我们谈论什么”
“等没人写诗了,再谈论时间”
窗外的建筑工带着安全帽
抽支烟,悠闲地望着升降机。
“他们从不讨论诗、火星人、UFO”
只关心眼下的事:
你做爱进行到一半
政府叫你停你就得停。
尼采曾幻想建立
生殖器决定大脑的国度。
但现实世界被戴上透明的避孕套。
“我们与它们——
有什么区别
地球不过是更大的鱼缸。”


《进步的焦虑》


我在北区
从小男孩滚铁环的动作
想到六十年代
巴黎街垒。校园运动。滚石乐队。
在黑格尔小逻辑中
我感到时间进步的焦虑:
达尔文的进化论。马克思的文明进步说。
科幻片里外星人看地球
就像我们注视蚁穴。
不能确定下一步
踩在锅沿
何时掉入。


年轻时孤独
玩轮盘赌。听巴赫的风琴。
你说,那只是转换成正负电子的二极管
磁盘、光碟的物理
根本就不是你听到的音乐。
人的基因染色体比苍蝇多了两对。
身体是由细胞构成
可以还原为分子、原子。
最后是电子围绕质子
像星球和星球之间
是巨大的空虚。


空虚!你明白吗?
老丁撕下画布
换成可可西里藏羚羊的头骨。
打碎镜子
把自己镶在镜框。
拉辛就是拉辛,不是垃圾。
上帝就是上帝,不是上地。
列宁同志说:
共产主义就是用纯金打的便池。
这点没错。
孔夫子也曾说过,食色性也。
梦中另一个我
掐着我的脖子直呼我是魔鬼。


《枇杷》


出差回来
看见枇杷树上结的黄澄澄的果子
想起姐姐
往年这个时候会给我们送过来
与我们老家的不同
移种在北方的枇杷
微微发酸。


《物语12》


心情不好。
樱花盛开
如温暖的雪。


《物语13》


事情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终究不可避免
十几条尾巴栓在一起。


《性取向》


兄弟:
雌孔雀不开屏。


噢!我忘了
动物与人的不同。


《在办公室值班所作》


你说诗里应该有节日的热闹
假如我是猫你是老鼠。
可我一个人
在办公室值班
没有尾巴
可以追逐打转。
点开周斌、邵勇的博客
无法连接。
拨打多日不联系的电话
不在服务区。
如果一定要熄灭远处的湖水
生是一日
死是一日
虽然我们现在拥有不同的名称。


《元宵节观烟花所写》


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只有此刻。
现在。
灿烂如谎言与欺骗。如昆虫
装死求生。
如杨柳顺从春风的权力
如园丁修剪保持园形。
每日所见:
惟玻璃和墙
双重的谬误。
陷入只有事实的存在
一颗树
变成干巴巴的三角。缩小的公式。
那出自农民工之手的烟花
与上帝之杰作
巨大星体
爆发之华美和消逝之迅疾
并无差异。


《无所适从》


写诗这么久
我还是无所适从。
不知如何开始
你不知道天上会掉下什么
但不会是大饼。
现实中
倒走的人。扛梯子的人。
过河拆桥的人。
不过是瞬间性的政治动物。
我不是黑暗骑士
是骑墙派。捏泥巴的人。
随意摔打
视为自由的形式。
正如蛋壳
有母性的一面
也是墓地。


《清明所思》


布施波罗蜜。持戒波罗蜜。忍辱波罗蜜。精进波罗蜜。禅定波罗蜜。般若波罗蜜。
解脱是一门技艺。
生死只是表象,真如儿戏。
茄子变笑脸
笑里藏刀。露珠上的弓
和墙上挂着的世界地图
像烂土豆
在发芽。
虫子长成恶棍
仍是骨肉。


把一个人关在房间
四周是墙
都一样的白。
说到底都是名词
的铺设。让清明变成热闹的节日。
一把油伞遮断天空
的雨滴。
烧成灰。一样地轻。
我像没有引擎的摩托,有真实的悲伤。


《赤脚种菜》


在菜园
赤脚种菜。
泥水。卷起的裤腿。妻儿。远处的树林。
关闭手机
除此,一无所求。


《母亲》


我每晚有时间
就骑自行车到我妈家坐坐
陪她看电视或听她唠叨
说以前的事。
这没什么
如同在诗里说废话,不需要意义。


《由一个词引发的一首诗》


黑光说:这首好。(《在落叶中构想的一首诗》)
绵痛!
我在回帖时,误写成“棉痛”。
(这是一种什么心理暗示:口误中出现一个女人的名字)
像打在棉花上
软弱无力。又不能自拔,陷入其中
(桂花的浓香
仿佛挣不断的绳索,捆绑你对亲人的思念。)
生活在自己打造的铁罐里
又如何否定神迹?
(你可以选择在黑夜看星星。为什么非要在白天——
指着耀眼的太阳。)
我们都是瞬间性的动物。
偶尔翻出
“这是我写的吗?”我怀疑。
(就在昨天,她找我盖章
一个十多年没见面的同学,我竟问:“你是哪单位的?”。)
很可笑吧!
在灭火时,发现灭火器喷不出来了。
(时间长了
不知不觉失去了压力。)


《盒子》


办公室堆积愈来愈多
的盒子
那是东西拿走后
留下的。
我想也许有一天
用的着。
可我没有什么需要寄出。
有一天
起了大雾,愈来愈浓
我感到绝望。
突然冒出:
写诗就是收尸。


《交叉》


你知道吗?
精神病人与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只是虚构了出发点。
一转身
发现我曾居住的楼房不见了
变成一片废墟。
在病房
姐姐与以往不同
脸上有道疤痕
像布娃娃被缝制后留下的针脚。
一个强迫症患者
害怕一切刀具。我害怕诗歌。


我把塞满房间的东西
往外扔。
只留下一张床
可以休息。
一张桌子,可以读书。
每天捏死一些光顾的蚂蚁
白纸上,写下黑字。
在我的印象中
十字架是沉重的。
但有一天
我观察
空中飞行的鸟
远远看去就像小小的十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文艺网 ( 京ICP备06048188

GMT+8, 2019-8-22 00:05 , Processed in 0.05071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